《死神勳章》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死神勳章》 -內容簡介


一億年前,死神製造了死神勳章。沒人知道死神為什麼製造這件神器!死神勳章會寄生在某人身上。直到寄主人死亡之前都不會分離。
死神勳章會給予寄主人死神創造出的密咒魔法,而且可以不斷升級。升級到最高級別後的力量甚至能稱霸整個魔域……但是,死神勳章也會吞噬寄主人的生命。只有不斷的升級!升級!再升級!才能免於一死。而且,一旦被死神勳章吞噬生命,沒有輪迴,沒有復生。靈魂和肉體都將會永遠消失……
  一億年後,一位叫李劍的金融系大學生,重生成為一名魔域世界的王子。他偶然間成為了死神勳章的寄主人……
  魔幻、重生、網游、搞笑、YY

《死神勳章》 -第一章魔域王子

「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怎麼聽不懂話呢?我最後再跟你說一遍,我不管你拉來了幾項合同!業務人員實習期間沒有工資!你是實習生,也不享用年底紅包!」一個肥胖的中年人經理對一個年輕人狠狠的說到。

廣告

  「老闆!那我至少得有項目提成吧!而且新勞動法可有規定,實習期間不得……」

  「什麼新勞動法!你是07年12月31號來的,不受保護!項目提成需要對方付款,我方算清賬目才能給你!對方款沒到,財務也忙,給不了!」

  「我要回家過年!我不能一分錢都拿不回去!你這不是……」

  「行了!別跟我羅嗦,沒看我正忙么?你願意乾乾,不願意干滾蛋!」

  沒等李劍說完。經理居然就叫來了兩個保安。李劍被「請」出了辦公事。這是李劍從商業大學畢業后這七個月來。第三次在企業遭到不平等待遇……

  ……李劍拿出一聽罐裝啤酒。夾著兩本他最喜歡看的軍事雜誌,來到閣樓陽台上。回憶著今天被炒魷魚的過程。失落的望著城市的夜景。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室友加班還沒回來。

  下面的街道上車水馬龍,想想今天的事,就感覺窩囊!不過,那老闆還不知道,李劍手上有一個客戶的款還沒結。這筆款子,當時留的李劍的名字。只有李劍親自去要,才能拿回來。一會再跟客戶通個電話,確認一下。明天就和老闆攤牌!這招是要等到最後才用的。

廣告

  「媽的!我他媽要是軍火商!我TmD的開著坦克上街!把那個混蛋老闆的公司給推了!為了表示愛國,我會開著國產125毫米高膛壓滑膛炮ZTZ99式主戰坦克!這款國產坦克在世界上可是很有一定地位的!中國的武器在世界上也漸漸開始有名氣了……可我他媽什麼時候能出人頭地啊~~」

  李劍租的是一間閣樓。陽台就是樓頂。今年南方出現怪天氣。特冷。火車都被大雪封了!據說有的火車站滯留了好幾萬人!

  正胡亂想著。旦丁忽然看見天上出現了一個古怪的漩渦。像是扭曲的空間裂縫一樣。

  李劍好奇探出身體去看。那空間裂縫忽然射出一個驚雷。正好搭在李劍的鋁製啤酒罐上。

  李劍一聲慘叫,只感覺忽然眼前發黑,身體發飄,連自己的命根子都懸浮在空中。瞬間到了另一個時空。

  「TmD!我不過是抱怨兩聲,也不至於用電劈我吧!」

廣告

  李劍緩緩睜開眼睛。驚奇的看著周圍,好一個陌生的世界。

  「這是什麼地方?」自己正裸體的躺在一張天鵝絨的大床上,這是一個豪華的宮殿。到處金壁輝煌。

  忽然門外傳來一個恬靜的女人聲音。

  「旦丁王子!該吃早餐了!」

  旦丁王子?李劍吃驚的看看周圍。一百多平方米的古典式總統套房。自己的床就像是一張小展台一樣大!房間只有自己一個人。她是在叫自己么?

  「旦丁王子?」女人又叫了一遍。

  「啊!我是旦丁王子,進來!」李劍試探性的回話。結果一個身材婀娜的漂亮女僕,用鍍金的盤子,端著一份精緻的早餐,邁著模特步,朝李劍姍姍走來。

  女僕微笑著站在李劍的旁邊。「王子殿下是在床上用餐?還是先穿上衣服再用餐?」

  李劍沒經歷過這場面。有點蒙了。自己心裏面想: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不是剛剛被電擊了么?難道我已經死了?這是天堂?我在天堂成了王子?

廣告

  李劍上下打量女僕。身後沒有翅膀,頭頂也沒有光環。不是天堂,也不像是地獄。那我沒死?啊!我明白了!我是在做夢!反正是做夢,是不是可以為所欲為了?

  看著較小可人的小女僕,李劍腦袋裡幻想出一堆又黃又暴力的場面。可忽然間,在李劍的腦海中,另一個人的記憶突然湧上心頭。王子旦丁的記憶,瞬間和李劍的記憶融合。原來,這不是夢,李劍現在重生成了旦丁王子!

  很快,李劍明白了這是什麼地方?自己是誰?

  李劍重生在一個稱之為「魔域」的魔幻時空。在魔域的時空里,魔法規律和物理規律奇迹般的並存。

  「魔域」是一個魔幻的宇宙空間。由無數的星系組成。不同的星系有不同的物種。他們的魔法、科技、宗教、文化、不盡相同。

  旦丁王子是天獅國的四王子。天獅國是魔羅星南部最大的人族國家。

廣告

  「魔羅星」是「魔羅星系」最大的星球。「魔羅星系」有十多個大小不同的恆星組成。是魔域宇宙的眾星系之一。魔羅星系有很多種族。人類諸國,獸族部落,精靈族、鹿妖族、森林巨魔、地下矮人、亡靈族、天神族、蟲族王朝、水族等,還有很多的特殊生物,例如虛靈,邪獸人、掠奪者、血肉獸、真菌人……

  整個魔羅星系被戰火籠罩。不同種族,不同國家之間,互相征戰了幾萬年。戰火在各個星球上連年不斷。

  天獅國勢力雄厚,是一個武力擴張中的國家。國王叫霍爾頓。他有四個王子。大王子叫賽博。已經是一位高級法師。賽博很有心計,做事手段強硬而狠毒。酷愛權勢。有極強的野心。

  跟大王子關係最好的是三王子。三王子叫亨德爾。是一名聖騎士。雖然是個聖騎士。平時總卻總是一臉的奸笑。三王子內心極其險惡,是個笑裡藏刀的笑面虎。

廣告

  二王子叫霍拉。他是一位牧師。霍拉不同於大王子和三王子,是一個謙虛坦誠,對國家忠心耿耿的人。有消息說。國王有將王位傳給霍拉的打算。

  至於四王子嘛~~

  四王子叫旦丁。才十六歲。他並非王妃所生。是國王和婢女生的。婢女在生下旦丁后就去世了。所以四王子的地位在皇宮中是很受歧視。

  因此旦丁在這種環境下長大,他的性格可想而知。唯唯諾諾,循規蹈矩。而且旦丁修行的是術士。

  天獅國崇尚武力。術士是一個多面手的職業,它雖然有很多別的職業所不具備的優勢。能駕馭很多特別的魔法。但在武力為主的國家是遠不如法師、聖騎士、牧師、戰士受到重視的。

  只有術士既有強大的傷害魔法,又有特別的增益和減益魔法,以及各種稀有的功能性魔法。他們的魔法詭異,邪惡與正義,黑暗與光明都是他們魔法的源泉。從死者身上提取靈魂碎片又是術士魔法能量的主要源泉。因此術士被稱為陰暗的魔法師,死神的魔法師。

  由於性格孤僻,不受重視。旦丁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了術士的修行上!他現在已經成為了8級術士。8級在別的國家已經是一位受人尊重的高級術士。旦丁甚至研究了一些12級術士都不敢使用的危險法術。旦丁能駕馭各種術士魔法。快速的將靈魂碎片轉化成魔法能量。

  而且旦丁十分擅長分解術。分解術是一種研究性魔法。它能將魔法捲軸分解成原始狀態。從而弄清楚一個魔法捲軸的製作原料,幫助研究它是如何被製作出來的。這對於研究魔法的人來說,十分重要!……

  可儘管如此,旦丁仍然是得不到天獅國認可的。因為天獅國是武力強國!

  術士的優點都被天獅國認為是可恥的能力。

  術士被稱為黑暗魔法師,分解術被稱為剽竊,靈魂碎片被稱為對死者的褻瀆!國王也不明白,旦丁為什麼要選擇術士修行!……可自閉的旦丁不管那些。旦丁不想跟其它三個王子在一起修行。只能埋頭研究自己的術士魔法,用它來打發自己的無聊而遭人冷遇的宮廷生活……

  李劍想,管他過去什麼樣!現在是我李劍!再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自己怎麼著都是個王子!有吃有喝,有宮殿,還有美女僕人端早餐!豈不樂哉!不比原來住在閣樓上強多了!

  李劍只顧著理清頭緒,手還在女僕人的腿上。

  女僕過去從來沒跟四王子有過肌膚接觸。這次和王子居然日此親近。王子的手還這麼不老實。羞紅著臉,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聲,一緊張,手鬆了。勺子里的粥溜到了王子的身上。

  女僕連忙拿起金絲手帕擦拭,慌張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李劍心想:何不逗逗她!

  李劍裝作很氣憤的樣子:「太好過分!做事這麼不專心,把你的手砍了!」

  女僕一聽,嚇的連忙跪在床上叩頭問罪。慌張的說道:「王子息怒,王子息怒!不要砍我的手,不要砍我的手……」

  李劍看著女僕慌張的樣子,就感覺有趣。

  「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你猜猜,我裡面穿著什麼?給你三次,猜對了。我就饒你!」

  女僕看看旦丁,赤裸著上半身。下半身被被子蓋著。

  「睡褲?」

  李劍:「錯!還有兩次。」

  「短褲?」

  李劍:「什麼短褲?」

  「四角短褲?」

  「錯!還有一次!」

  「三角短褲!」

  「錯!」

  宮女糊塗了:「啊!那是~~」

  「你想知道答案么?嘻嘻,你自己看看啊?」

  宮女:「您該不會是沒……」宮女紅著臉,心裏面好奇怪:旦丁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坯了?

  李劍裝作要掀開被子給宮女看的動作。宮女連忙嚇的把臉捂上了。李劍哈哈大笑。宮女聽見李劍爽朗的笑聲,也拿開手。羞答答的看著王子。李劍一看宮女不害怕的了,臉上突然又變得嚴肅,故意逗這宮女玩:「我剛才可有言在先,你都沒猜對,可要砍你的手!要是不服氣,你可以自己掀開被子看。」

  小宮女哪兒知道李劍逗他。王子的話,假的也都得當成真的聽。雙手哆哆嗦嗦的去掀旦丁的被子。漸漸露出王子的胸膛、小腹……小宮女一個個都是單純幼稚的很。平時出了伺候王子,連陌生男子的手都沒碰過,騷的臉上紅的發紫。剛露出一點黑森林,一下子看到男人的那東西,那能受得了!緊張的連忙用被子蓋住了,結果還支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小宮女也不知道這是男人的正常反應,意為自己犯了什麼錯。匆忙下跪。「奴婢我不敢看,奴婢錯了,求王子饒奴婢,別砍奴婢的雙手……」

  李劍呵呵的笑。平時穿越重生魔幻宮廷的書也不少看。對這種環境適應的還是比較快。現在親自體驗一下還真是爽快。

  李劍笑著,托起小宮女的雙手:「你看一雙纖纖玉手,又白又嫩。要是砍了,還真是可惜。乾脆這樣吧!我昨天晚上睡落枕了!就留著你這雙手給我按按摩揉揉肩,要是能給我揉好,我就饒你!」

  女僕喜出望外。立刻騎在旦丁的雙腿上,掘著屁股,俯下身給旦丁揉脖子和肩膀。李劍只要一低頭就能看見女僕的香乳。都能聞到女僕身上的體香。抬起手就能摸到女僕的屁股。

  李劍:「嗯~~手法不錯。不過落枕的不光是脖子。我的屁股也落枕了,也給我揉揉吧~~」李劍心裏面美的樂栽樂栽。重生一刻值千金,如果這是做夢,那就更要珍惜每一秒的享受時光了!在重生的世界里一定要大膽逍遙,就算做的過分點也值得!

  李劍正跟女僕打情罵俏。忽然有個男子推門而入:「我家大王子叫你上他的宮殿去一趟!」

  這男子是王子宮殿里除王子外地位最高的公公。在皇宮帶了二十年。統管宮殿一切大小內勤事務。跟大王子和國王關係甚好。

  連大王子都尊敬他。大王子本來就霸道,公公更不把四王子放在眼裡。平日跟旦丁放肆慣了!連四王子的衛兵都不敢攔他!公公知道四王子貪睡,今日大王子找旦丁。便故意親自來闖旦丁的卧室。

  要是原來的旦丁。只會忍氣吞聲。可現在是李劍!

  李劍和女僕調情,哪能容忍他進來騷擾!大聲罵道:「哪來的瘋狗!居然敢擅闖本王子的後宮。來人!給我拉出去砍了!」

  門口進來兩個衛兵,抓住公公。公公大聲嚷嚷著:「什麼!我是大王子派來的!你個婢女的兒子也敢自稱王子?你敢砍我的腦袋?我在皇宮二十年!連國王都不能輕易砍我!」

  李劍不過是嚇唬嚇唬他,沒想到這個混蛋跟他叫板。李劍怎麼招也是個血氣方剛的80后,拿能忍受這個!

  女僕慌了,連忙勸說旦丁:「四王子!這可是大公公,他的後台是大王子和國王!他的頭,砍不得!」

  李劍怒不可設,看著囂張的公公。狠狠的命令到:「那好!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給我掌嘴50!」

  門衛按下公公。啪啪的就開扇!扇的這公公鬼哭狼嚎的!臉頓時腫得像一顆豬頭。

  這件事立刻在皇宮裡傳開了!平日唯唯諾諾的四王子。居然把公公給打了!

  大王子賽博十分震驚!這公公替我叫旦丁,居然被旦丁給打了!這也不像是平日的四弟啊!賽博大怒,可他對旦丁有特殊「安排」。突發這種事,如果教訓旦丁,就壞了他的計劃!

  只能暫時忍著,等我跟你秋後算帳。哼!

  於是大王子主動去找旦丁。

  賽博來到旦丁的房間。旦丁看見賽博。也不執行皇宮內的禮儀。指了指門口的一把木頭椅子。「大哥來了!那有椅子,坐。」

  賽博眉頭皺的老高。平日都只有大王子囂張的份!今日這小四怎麼了?哪來了這麼大膽子?他一肚子氣,本來想甩袖子離開。可他又不想壞了他的計劃。弄的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站著不動。「算了,我就站著跟你說吧。」

  可李劍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著站立的賽博。李劍打了公公。公公可是和賽博穿一條褲子的人!李劍本意為賽博一定會對自己大發雷霆!誰想賽博臉上忽然換上一臉的笑容:「那個公公該打!打的好!四弟啊,我平日對你比較苛刻。那是對你嚴格要求!我總是數落你,那是對你的勉勵……想想那年,你犯了錯誤,不是我向父王稟報。父王才能及時糾正你的錯誤么!……」

  旦丁心想:切!欺負我,居然說成是對我的勉勵?真不要臉。要不看在你是大王子。我今兒連門都不讓你進!

  李劍:「哎呀,我這個人也不太愛說自己對誰多好。就是習慣用行動去幫助別人!我今天來,就是有樣寶物送你!」

  這可怪了!打了公公,他不惱我,卻送我東西。這傢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說著,大王子抽出一把寶劍!

  李劍嚇了一跳!「你想幹什麼!告訴你!我可學過散打!」

  大王子和顏悅色的把寶劍遞給李劍。「這把寶劍是要送給你的!」

  李劍接過寶劍仔細端詳。寶劍的劍鋒銳利,用稀有硬金剛石打造。半透明,發著微光。拿在手裡抖抖劍身,發出嗡嗡的顫響聲。最奇特的是,整個劍身,從劍頭到根部,有一道縫隙。是兩根單刃直劍,背靠背合成一把寶劍。十分的奇特。

  「這是什麼武器?」

  大王子:「這是雙子血劍!」

  雙子血劍!雙子血劍可是上等的寶劍!雙子血劍對術士來說,具有兩種至關重要的特殊功能。

  第一:術士會使用一種叫「吸取法力」的魔法。這種魔法能吸取敵人身上的魔法能量,增強自己。但在使用「吸取法力」時,術士不能做別的事情,不能移動,不能進攻。施法時非常危險。但雙子血劍能在砍殺敵人的同時,能吸取敵人的魔力,通過中間的縫隙,轉移到主人身上。來補充主人的魔法能量。

  這樣就彌補了「吸取法力」的不足。

  第二:術士的很多魔法和寵物,都需要從死中提取靈魂碎片。

  雙子血劍可以在殺死敵人的同時,直接焚化並提取死者身上的靈魂碎片。

  剛死的死屍。靈魂碎片最為完整。在殺死敵人的同時提取靈魂碎片,能得到最大的限度的靈魂碎片。

  所以雙子血劍對一個術士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武器。

  但是,這就讓旦丁感覺奇怪了!大王子賽博向來居心叵測。又一向看不起四王子旦丁。旦丁又剛剛打了公公。公公是賽博派來的。打公公,就等於是間接打賽博。按照常理,賽博應該找旦丁算帳才對!可今天賽博卻為什麼要送旦丁雙子血劍呢?

  換一個角度想。國王年事已高。正是思考皇位繼承人的關鍵時期!

  論實力,大王子賽博和二王子霍拉不相上下。按規矩一般是要傳給年長的大王子。但霍拉的威望遠比大王子好的多。大臣們的對霍拉的評價也遠遠勝過賽博。而且霍拉是牧師。是軍隊中非常稀有的高級醫師。

  最重要的是,霍拉遠比賽博更受父王的器重和愛寵。甚至有消息傳出,國王要傳位給二王子,大王子一定是想拉攏旦丁,所以才突然對四王子這麼好吧?

  李劍想:對自己而言,不拿白不拿!便毫不客氣的收下了雙子血劍。

  還說:「好,我收下了。你還有什麼事么?沒事的話,我想睡個早覺!」

  大王子氣得滿臉通紅。旦丁真的好像變了一個人,大早上打了公公、拿了我的禮物、連謝謝都不說、還趕我走!要不是我對你有「計劃」,我他媽的不……哼!暫時不跟你追究!

  得了,大王子乾脆向四王子舉了一躬:「您收下就好。大哥我告辭了!」

  李劍:「拜拜!順便幫我把門帶上,再把女僕叫來!」

  大王子肺子都要氣炸了!轉身就走!邊走邊嘀咕:「居然把我當僕人使喚!太放肆了!我現在不跟你一般見識!有你好果子吃!」

  李劍欣喜的看著雙子血劍。這麼好東西得拿出去試試身手!

《死神勳章》 -參考資料
http://msn.qidian.com/ShowBook.aspx?bookid=169753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