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部隊·警例》

標籤: 暫無標籤

31

更新時間: 2013-09-22

廣告

《機動部隊·警例》 由羅永昌導演,於2008年在中國香港上映。

廣告

1 《機動部隊·警例》 -劇情簡介

香港警方收到一卷錄影帶,內容指出三名警隊成員涉嫌當街對一名男子使用暴力。為此,香港警方投訴科的成員開始對機動部隊(英文PTU)的成員進行調查。

《機動部隊·警例》海報

機動部隊的警員李永森(任達華飾)知道錄影帶中的警員乃是自己與同事,而被使用暴力的則是綽號「大麻成」的不法分子。於是阿森決定,對上隱瞞事件,對下尋找「大麻成」私了。而此時「大麻成」卻不知去向。

機動部隊的警員孖八(李國麟飾)因為財務問題向警隊尋求援助被拒,而其在一次行動中又被上司撞倒使用暴力,孖八被逼上人生的絕路。

三隊警察,在一夜之間緊張起來,他們能否解決各自的問題呢? 

2 《機動部隊·警例》 -幕後製作

「銀河映像,必屬佳品」打著這樣的旗號,我們沒有理由不關注這樣一部電影,一部《PTU》類型化的作品。不管宣傳如何灌輸這不是《PTU》續集,幾近相同的主創陣營,同樣的故事人物背景空間,沒有了杜棋峰的掌控,羅永昌拍出了有別於杜氏警匪片的感覺。

故事以尋找一個被警察非法暴力毆打的匪徒開篇,黑道白道都在找這個關鍵先生。阿森跟的一隊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他們比別人更想早找到這個當事人。在層層調查中,警員阿八因為自己欠債申請調離文職工作沒有被批准,誤會領導,導致情緒低落,誤解的加深,工作生活的紛擾使他心裡產生異變,躲藏在警局中不肯出來。隨著每天繳槍時間的臨近,匪徒也被逮到警局,並搶了警員的槍拚死一搏。兩個被尋找的人最後都出現在天台上,結尾是功德圓滿的警察殺死匪徒,大家皆大歡喜。

銀河映像,黑色宿命猶在。結尾的合家歡不同於一般影片的歡快大結局,有著銀河映像一貫的宿命追尾論,命運不慌不迭的開著玩笑,然後讓它產生的合情合理又順乎民意。迎合觀眾的情緒感受不是它的本意,是被一波波事件追趕,偶然加必然,最後轟然爆發讓它歸於一個結合點,像是一隻無形的手操縱著故事人物的腳步,最後的焦點也就顯得讓人恍然大悟,開懷釋然。

沒有了杜棋峰的「機動部隊」只能說是喪失了它第一部的靈動和銳氣,但未嘗不是一個系列劇情片的良好延展。沒有了老杜擅長的大量長鏡頭對峙特寫,場面高潮的聚焦,黑色幽默的如影浮動。在導演羅永昌的部署下,除了個別部分黑色凝練外,充分調度了劇情的發展魅力,應合著「尋人」的一條線逐漸展開成兩條線,最後又匯聚到一點,結局不算意外,很容易會被人猜到肯定是那個消失的警察最後殺了被尋找的匪徒,只是看故事怎樣發展,怎樣合理布局,又怎樣巧妙結局了。

這樣的香港電影不能像娛樂片一樣的欣賞,它的劇情結構巧妙喟嘆,一條主要事件牽連出紛雜的人物線索,各自看似相互獨立,實則為結尾高潮厚積薄發鋪墊基礎。看不慣的人覺得它散,好象沒有一個明確的主題,其實只有到最後所有線匯聚到一處,你才會有那種通透的感覺。杜琪峰尤其喜歡的是渲染氣氛,用冷峻黑色來凸顯靜中有動的態勢,給人的感覺就是「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揮毫他現代狹義片的意境。雖然都是銀河映像出品,本片明顯只能看到《PTU》影子,尤其阿森在包房詢問一個小混混那個匪徒的線索,所用的手法和表現給老大看的目的,簡直如出一轍,照搬,效仿,致敬,借鑒,抄襲,反正人家是一個製作公司的作品,說不定是監製杜琪峰強烈要求加上這段最具杜氏風格片段的。

這樣一部擺脫「尋槍」執意「尋人」的類型電影,有前作很深的影響和鋪墊,沒有讓杜琪峰繼續指導,也是有道理的,試想《放逐》出來后多少評論說是重蹈《槍火》覆轍,影片好不好,絕對的好看,但是沒有太多創新的話只能被認為是江郎才盡,原地踏步,像是《鐵三角》那固定的套路模式讓外行看的叫爽連篇,老影迷看的怎麼又是老套路,只是換了個場景。而且杜琪峰近年電影的水準也是高低不平,既有超水準發揮的《神探》,又有簡單幼稚的《文雀》。所以,既希望杜導能穩穩的連續「機動部隊」的概念電影,又怕拍出一部部風格雷同的無創意性思維。那麼,就讓《PTU》想當年的《暗戰》一樣,在杜琪峰類型風格的強烈影響照耀下,找別個導演演繹一下,同樣黑色的故事主脈,各有各的風味,用小不同來貫穿銀河映像的大同。銀河映像是一個團隊,它不是一個杜琪峰,雖然杜琪峰是響噹噹眾人皆服的「龍頭老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