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的葬禮》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廣告

《槐花的葬禮》屬短篇小說,由作者泰陽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槐花的葬禮》 -作者介紹

作者:泰陽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一對風乾的葫蘆》 ,《做個想回家的男人》 ,《老婆跟蹤》 , 《村長王四狗》 等。

2 《槐花的葬禮》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槐花的葬禮》 -原文欣賞

槐花的葬禮
      當天坐在凱旋而歸的列車到達昆明車站的時候,他看到的是花的海洋,可他沒有一絲激動在心裡。面對車站懸挂的巨大的紅色條幅上熱烈歡迎英雄們凱旋歸來,獻給天下最可愛的人等醒目大字,天流下了悲痛而傷心的淚水。
  天怎麼能想到自己在那硝煙瀰漫的老山戰場巧遇月呢?假如上天知道他的心思那一定是上帝的安排。
  1
  那是老山的四月,部隊所在的駐防區山花盛開,而最讓天快樂的卻是那滿山的刺槐。這種樹木在故鄉是最常見最易活的,木質雖較堅硬但卻易遭蟲蛀,並不是什麼好木材,大多數在未成材的時候就被人砍掉做了柴禾。然而槐花卻是人們喜愛的花,而且還可以當食。年年槐花將開的時候,綠色的槐葉叢中串串小花朵雪一樣的白色,滿樹的花朵甚至比葉子更多,所以槐樹只有開花的時候才是它最輝煌的時候。
  也許天的思維里並沒有貪戀人們更為崇高的名花異草,但他覺得綠色的生命和素潔的纖細就更富於了感情的呵護。因為槐花在他賦於了特殊的意義,因為他愛月,他們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在槐花盛開的時候。這是他最不能忘記的,一生都不能忘記。
  天那時是班裡十分出眾的男生,他的成績更是獨佔鰲頭,一副健壯的骨骼在籃球場上奮勇拼搏閃展騰挪常常使所有的女生迷醉。
  當月正在為高考奮勇拼搏的時候,月出現了,月是從臨近的學校轉學來的。當老師領著月走進教室的時候,班上所有的學生都驚異地伸長了脖子,天是最痴獃的一個。那時月正穿著一身白色的運動衣,白色的運動鞋,除了一頭黑色的長發,就是那一副連女生都要嫉妒的姿容。
  天並不以籃球場上的勃勃雄姿而自得其樂,也不因出眾的成績而傲然不群。天的目標是省重點大學——交大。那時高中學生談戀愛雖不公開,但並不是什麼秘密。班裡的花暗戀他,學校里的葉也傾慕他,但天想的是他的交大。然而月的到來亂了天的方寸,他被月的影子深深地迷惑了,而悲然的是月也注意上了天。
  五月里的一天,那是天與月第一次約會。天懷著激動,月更是蠢蠢不安,他倆都將高考忘得一乾二淨,無蹤無影。槐花正在開放,一縷縷的槐花清香飄蕩在槐花林中,這使天和月的相會更加醉人。
  可能男歡女愛是生命的本能而不消人去深鑽細研便通曉章法,擁抱接吻在少男少女情竇初開之時尤顯大膽羞澀而又難於割捨。天那時的激動和月的溫順使他們更加覺得愛情的美麗和迷人。那時的天還不敢造次,畢竟他們的時代還須時間與光明的認定和許可。
  天只是說,月,我喜歡你。
  月也說,天,我也喜歡你
  作學生的還羞於說出一個愛字,只用喜歡二字來表達。
  天就在這不成熟的愛河裡浮遊。
  月就在這不許可的天空中飛揚。
  也許人人都會犯一個致命的錯誤去提前支取自己暫時不可得的東西,儘管天與月做得天衣無縫仍不免要露出一點破綻,天機往往在不經意之間泄露暴光。
  同樣是一個槐花放香的夜晚,月光有些昏暗,彼此並不能看清臉面。月的當局長的爸爸也在這昏暗的月光下,在這槐花放香的夜晚和自己曾經失落的愛情相約。他也沒有光明可言,更不敢光天化日。當發覺突然四十不惑而那曾經的愛情還在折磨自己時,他悄悄撥通了對方的電話,他知道她仍想念著他,她欣喜若狂。他們來到這片槐林。他真羨慕他們旁邊的年輕人有一個談情說愛的好時代而哀傷自己逝去的青春年華,感慨得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可他怎麼也想不到無意間聽到他不遠的年輕人擁抱接吻后居然叫出對方的名字,而這名字就怎麼象自己的女兒月。他不覺一驚,悄悄細聽才發覺那聲音,那身影確系就是自己的女兒。當他不覺臉紅的時候更是怒從心頭起,剛才還漫遊在自己遲來的愛中不覺嘆惋,此時一切都顯得毫無意味。有什麼比自己的女兒更為重要,他憤憤而去,丟下他過去的情人莫名其妙地呆在哪兒。
  挎著書包的月還沉浸在與天的約會中沒有清醒,她幸福而歡樂地回到家裡喊了一聲爸爸。
  啪的一聲清脆的耳光已經掃過了月的臉面,頓時留下五條清晰的指印,月就哇的大哭起來。
  你若再不好好念書,就別怪我不客氣!我給你留一點面子,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打你?月的爸爸有些氣急敗壞。
  月既是那種漂亮乖巧的姑娘,更是聰明智慧的女孩子,她猜到一定是爸爸知道了他和天的事。月竭力地控制自己,她摯烈得讓人吃驚,她認定了天。月悄悄地給天遞了紙條說,我爸知道了我們的事,還打了我。天,可是你放心,我還是愛你的。我會找到機會約你,現在你好好讀書。她還說她爸越反對,她就越愛天。這讓天很感動。
  一周沒動靜,天有些想月,雖然天天見面,但天知道月的爸爸肯定有了耳目在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天不敢貿然行動,他幾乎沒有機會和月說一句話。
  月也想天,月有些心焦火燎。星期五最後一節晚自習前,月悄悄地塞給天一張紙條告訴他,下自習后我在後面等你。天激動不已,他在焦急地等待下自習的鈴聲,他不時地抬腕看錶。
  天也心焦火燎。
  終於下課的鈴聲敲響了,天沒有發現月已經早他走出了教室,他更沒發現教室外已經站著幾個小夥子正在等待他。當天旁無他物眼無他視一心向著他的月奔去時,他就糊裡糊塗地被人打倒在地,確切地說是他剛剛轉過校外的院牆。天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更沒招架之功,拳頭象雨點落在天頭上,腳片象鐵鎚砸在天的身上。當他醒來時,附近已經沒有人,天不知道是誰在打他,也不知道有幾個人在打他。天上月亮明晃晃地照著,天頭腦嗡嗡地響,渾身象散了架,臉上儘是血。
  天住進了醫院,天因為住院而耽誤了太多的時間也耽誤了將近的高考,令天不能原諒的是他住院后一直沒有見到月的影子。
  儘管天的父母強烈要求學校查明真相,儘管學校盡心儘力,但一切都無從查起,一切都無益於天的高考。
  他懷疑是月的家人叫人打了他,月是引誘他的。天主動放棄了高考,天的心裡恨起了月。
  天在整個一個夏天都沒有走出家門,這一年秋天將晚,天帶著對月無限的恨順利參軍,徵兵的腳步聲帶走了天。他堅決拒絕父母的要求去補習,天不想復讀,學校讓他傷心。
  天想,假如他不參軍,假如他再參考,憑自己的能力,考上大學,月終久會嫁給他,但那時他自認為被月傷透了心。
  現在他卻懷裝著月留給他的相片,帶著月留給他的夢,和月在炮火過後留給他的兩行淚水走下戰場。
  2
  還是天上的月,還是那衝天的刺槐,還是那芳香的五月天。
  在營房的邊沿,兩排高大的槐樹正旺盛地開著槐花。晨練並沒有結束,部隊整齊的跑步聲、吶喊聲和軍號聲在營房區回蕩。分辨不出國防綠和槐葉綠哪個更綠,只有晨光中閃爍的紅領章與軍帽上的紅五星方能晰別紅的鮮艷、綠的鮮艷、白的鮮艷。樹上的槐花正在開苞、吐芯,白色的花絮一縷縷掛在綠葉叢中,花蕾上還鑲著露珠。
  傍晚花香一縷縷隨風在營房區吹拂、飄蕩。天望著空中的月,天在想著故鄉的月,天在恨著月。
  當天在營房望月的時候,故鄉縣城裡的月也在望著天上的月。在她和天第一次約會的槐樹林間,她想天在哪兒啊?要不是她的爸爸找人打了天,她怎麼能和天天各一方呢?他不知道天在哪裡?她恨她爸爸,恨打天的人。那時月聽說天遭人暗算住了院。她不敢問她爸,月想去看天,可她爸讓媽把她看管得很嚴,哪怕上廁所,送她上學,連放學也是提前來接月。那時月好象世界末日來臨,一切都灰暗無光,連槐花的清香都沒有一點感覺。
  月好不容易偷空去了一趟醫院,可是天已經出院了。
  儘管月的爸爸和媽媽苦心孤詣欲想高屋建瓴也沒有改變月的學習和高考的命運,月落榜了。
  月是一個暑假沒有見到天,月沒有機會。月的媽媽就象保鏢一樣保護著月。
  月想著天,月並未受到落榜的影響。但月顯得很孤獨而柔弱,病懨懨的。好吃好喝不會使她開心,好穿好戴也不能使她盡興,月象囚徒一樣。
  月很落寞,就象天上的月一樣沒有一顆星星陪伴。
  月想天,月給天寫詩,月的詩很傷感。
  日子在消磨著我的歲月/我的季節早已沒有鮮花開放/我的心正在愛情的秋風中衰竭/沒有一劑良藥可以醫治我心頭的傷痛/天/那曾夢牽魂系的愛戀在哪裡/我將孤獨在這寂寞的荒原上/誰來與我作伴
  月想天的時候就寫詩,她的詩就象成人一樣深沉,沒有學生味,似乎是作詩的老手。
  月還寫道:空沒有雨/地上有水流/是你在嗚咽/還是我的哭泣/愛情啊/讓人心醉
  一次她給朋友的信中將自己的苦衷傾情吐泄,她還將自己的詩寫給朋友聽:
  夢裡的親吻/是安慰我的苦果/白日的淚水已經乾涸/我的呼喚/只有風雨知曉
  月沒有理由讓爸爸相信她能考上大學,月自己的心裡被天佔據著,學習根本用不到日程里,但是月還是去補習了。
  儘管月也非常地努力,但月仍然要在天參軍后的第一個春天去他們曾經相約的槐林里徜徉,槐花飄香的季節,似乎天就在她的身邊,天就和她在一起。月的心裡有了天,就裝不下天以外的任何事情,所以月就把學習當成一項差使。
  自然月落榜了,落榜對於月也是自然的。
  憑月的爸爸炙手可熱的地位月是完全可以有一份如意的工作,但是月的爸爸卻要讓月考大學,這對月爸爸的面子有光。月的爸爸不古板但也很傳統,他堅信「仕途榮耀貴在出身」的道理,他無論如何都要他這一獨生女兒上大學。他說月沒有考上不要緊,再補,他想自己縱使給月創造萬貫家財他也有死的哪一天,將來的路還得月自己去走,只有月自己才是自己一生的依靠和保證,那就是月必須學到真本事。然而月可不買爸爸的帳,他並不能理解一個爸爸的良苦用心。並且對她爸爸叫人打天的事一直耿耿於懷。月說什麼也不再願意去補習,她寧願去街上做生意,寧願在家幫媽媽做家務。
  月的爸爸無能為力。
  秋風過後,徵兵的號角又吹響了,綠色的召喚鼓起了寂寞的月。月想起在補習的時候見到過天給他補習的死黨光寄來的照片,天一身的國防綠和英武的軍人氣質喚起了月當兵的念頭。當時光拿著天的照片在班裡叫許多學生看,大聲地說天是他的鐵哥們。作了軍人的天激起了月的渴望,也堅定了月的信念。春天裡她還從光手裡要過天當兵的地址,並給天深情地寫過幾封信。其中一封信里有一首詩這樣寫道:你相信真愛嗎/它在我心中/那是無言的傷痛/刻骨銘心。
  儘管月無數次地解釋和懺悔,天始終沒有一封信表示諒解。這真地傷害了月。
  月很孤獨很傷心。
  她在自己的日記里寫道:我想做一個遊子/無牽無掛去遠遊/找一份愛情獨自享受/造一份簡單沒有煩惱/浪漫瀟洒/讓生命化著那朵蓮花/功名利祿全拋下。
  月有時常常獨自流淚。
  月也隨著徵兵的步伐登上了去兵營的列車,月是那五名幸運女孩中的一個。月的爸爸在千般無奈在月的萬般糾纏用死相要挾的情況下憑藉強硬的關係讓月如願以嘗參軍了。
  月在穿上軍裝的時候,美麗的眸子里放射著月一樣的光芒,月一樣的秋波。月很美,穿上國防綠的女兵月如天上的仙子,月中的嫦娥。
  3
  天已經是老兵了,老兵的天因為俊朗英武而被營團長看中,更重要的是天在兵營幹得很出色,屢次受到團師部的嘉獎。該是老兵複員的時候,團長留下了天,想提拔天。
  月也有二年的軍齡,月是兵營里一位出色的衛生員,也是兵營里女兵中最美麗的一朵花。
  月所在的兵營里有一位副連長叫星,十分地傾慕月。月把星迷住了,星想追月。星不顧身份拚命向月大獻殷勤。可月不為所惑,她不喜歡星,月的心裡有自己的天空,她已經和天聯絡上並開始通信。
  天在東營,月在西營,天和月隔著一條河,相距咫尺的天和月在兩年時間裡卻沒有見一次面。
  天雖然從月的幾次信件中知道當初的一點情況,但天仍然懷疑月,恨她,固執地拒絕和月見面,月很傷心。
  天和月都不想違犯兵營的紀律,但月相信天仍是她心中的天,總有一天天會張開雙臂來擁抱她、親吻她。
  雖然月的痴心使固執的天不耐煩,但月仍然使天有些感動。月說我如果不愛你,我怎麼會來當兵。你要再不相信我不理我你知道我會怎麼樣嗎?我說到做到!現在我已經不想給你作任何解釋。
  其實天已經想見月了,他這樣固執己見其實心裡是痛苦的,他愛月。天只是不想低頭,面對月的愛,天似乎被月所征服了。天答應和月見面。
  天站在河西的營房區望著河西的天空上的月;月也在望著河東的天。還是過去的月,還是過去的天,一點沒有變。
  天和月約定在下一周的星期日在這座城市的山南一片大槐林見面,現在已經是十一月末,秋風正冷。這是他們都曾經單獨去過的地方,也是槐花盛開的時候。只是天和月在當兵的年月里沒有相約一起去而已。
  再過幾天,月就要見到她魂牽夢繞的天了,她激動的心情簡直使自己不能安靜下來。月想天才是她心中的天,星算什麼?月心裡因為即將見到天而變得很慌亂。而天由愛到恨,又由恨到愛。他還是愛著月,想著月。
  當天和月都在急切盼望美麗的夜空星光閃爍時,一場大雨的來臨註定了他們的相會只能成為泡影。
  部隊接到了緊急命令,半個月後開拔,所有的軍人不得擅自離開兵營,不準請假。
  部隊在緊張地做開拔前的一系列工作:換裝、配發新式而嶄新的槍械和鋼盔。
  象是要做演習。但小道消息卻是要開拔老山前線換防。這似乎是真的,演習前軍官們可沒有這麼嚴肅,而且部隊的番號也變了,這是一種進入戰備狀態的跡象。
  實際上這已經成為了現實,奔赴老山前線痛擊越南侵略者的動員大會正式在每個營區的練兵場開始了。戰士們群情激昂義憤填膺,紛紛書寫誓言、決心書,準備以青春和生命來捍衛祖國疆土不受侵犯。火紅的軍旗上寫著無數的名字和不怕犧牲、不怕流血的大字。「馬革裹屍英雄事,縱使節令汗竹香」,軍人的氣質只有在戰火紛紛槍林彈雨的戰場上才最偉大而豪邁。
  天也寫了決心書,月也寫了決心書。
  天很激動,他終於能實現自己的諾言,用鮮血和生命舒寫青春。可是他不能見到月了,他的衣兜里只有月給他寄來的一身戎裝的照片。美麗的月一如過去楚楚動人,軍營的磨練更使她的美麗有增無減。雪白的肌膚、烏黑的秀髮、秋波蕩漾的雙眼無不使天心馳神往。他壓抑著心裡對月的強烈思念,把過去對月的愛、恨和今天的思念揉進了複雜的情緒中。他已經原諒了月,現在就要進入真正的戰場,生死他已經置之度外,過去對月的情緒現在看來算不了什麼,即使他所遭受的那一頓飽打,自己為此而對月幾年置之不理耿耿於懷。這又為了什麼?況且那次事件與月毫不相干。想起自己蹉跎的歲月,天懊惱不已。
  部隊已經進入保密狀態,部隊和部隊之間並不十分清楚。
  凌晨,天和他的戰友全副武裝坐上了軍列,他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軍列在急速行進之中。天幕下,偽裝的一列一列軍列上載著無數的大炮、坦克、軍車。
  不知有幾天幾夜了,天他們並不感到疲勞,有些戰士還非常好奇,興奮地合不攏眼睛,有的戰士則神情沮喪。這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戰場上沒有和平。而和平有時卻是要用槍炮、鮮血、生命、死亡來換取。死亡對每個人來說都無疑是恐懼的,畢竟生命太寶貴了。然而正義的死對於生命就賦予了特殊的意義。
  人的感情很複雜,誰都難保自己能毫髮無損地走下戰場,而永久的別離就顯得親情、愛情、生命的彌足珍貴。
  天在想父親、母親和妹妹,對於月就淡了些,想過親人後他才想到月。天想,月這一生纏上了自己,休想擺脫得了她,哪怕他死在戰場,也許他死亡前的那一瞬間,他的腦海里依然還殘留有月的影子。
  愛情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他甚至有些怨恨自己在月參軍的兩年裡沒有去月的營房去看她,他可以有十分的理由和時間走出營房,連長並不會為難的,可是天居然始終沒有去,他非常後悔,要是時光能倒流。假如月能主動來,天想那多好啊,起碼不會留下遺憾。唉!如果自己在戰場光榮了,那這生就真留下了永久的遺憾。可是月為什麼就沒來呢?月也完全有理由從西營到東營的,想到此,天就有些惱月。
  天想,月,你在哪裡呢?
  此時月也正在另一蓋有偽裝網的軍列上向南疆飛馳。人的心態太難琢磨,男人在生死悠關之時想到的不光是愛人,還有父母、兒女、家。女人則不同,他們的愛里想的最多的是自己的情人,這就是女人和男人最大的區別。女人把愛看得太真,所以女人的心傷得就最重,月便是如此。
  月是那種易激動的女孩子,她還有些興奮。戰爭這可怕的魔鬼並沒有使她感到恐懼,雖然她也熱愛生命,但是月想到現代戰爭也許沒有過去那麼殘酷。她還沒有想家裡的爸爸媽媽,她想的是天在哪兒?她真後悔自己在那麼多的時間裡就沒有去看望天,好不容易要見面了部隊卻突然有重大命令,軍人所有的公事私事全部取消。月萬分懊悔他們為什麼就不能提前幾天約見或者部隊緩後幾天部署。可是私事再大都是小事,公事再小都是大事。月唯一有所滿足的是天還是給她寄了照片,那天當她打開信封的時候雖沒有片言隻字,但天的照片卻讓她興奮得徹夜難眠。天比過去更加英姿俊朗、神情蕭穆莊重,由此月確信天還是愛他的。她仍為天保留著一顆純潔的心。儘管自從天參軍走後他們班的一個惡少想佔有她,她記得自己非常勇敢地自衛沒有讓他得逞;儘管她們的副連長星曾誘惑她想對她非禮,可月堅定而果斷地警告星,他膽敢鋌而走險她將讓星身敗名裂。星害怕了,這使星很欽佩月更愛月。月鄭重其事地聲言她不愛他,她心裡已有一片天空,再裝不下一顆星。
  月想,天啊,你在哪兒?你可知道夢中的月在你的懷抱正做著五月槐花的夢呢!
  坐在軍列上的月瞅著照片上的天,月的眼裡有了眼淚。
  4
  天所在的部隊在邊境紮營了。
  ……
  沒有任務的日子裡,天就想月。想月是否還在原來的營地,或者也開拔到了這裡?假如我光榮了,就再也見不到月了,那我還有什麼仇恨可言呢?天望著邊境的綿延大山,回味柔情似水的月,他心情惆悵,無限悔恨。天把這種也許一生將可能有的遺憾全部歸結到越南人的侵略,並因此轉化成更為強烈的仇恨和憤怒。如果見到越南人,他將毫不留情地向敵人進攻。天愛自己的家,自己的親人,自己的祖國。雖然他曾經對月和月的家充滿了仇恨,但現在他恨不起來,作為一個軍人,戰場上的敵人才是自己的敵人。忘恩負義的越南人是要好好地教訓教訓。蹲在貓耳洞里的天恨恨地想。
  早在六十年代中國人民抗美援越,越南人跟中國人學打游擊,可以稱中國人為師傅的。然而現在越南人卻利用邊境複雜的地形山勢和師傅打起了游擊戰爭。中央軍委的意圖是要在邊境和越南人來一場真刀真槍的軍事演習,也讓我們的現代軍人嘗嘗戰爭的滋味,同時也想檢驗一下軍人的真正價值,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天的部隊接防前的軍區仗打得並不漂亮,軍人傷亡很大。
  火箭炮部隊萬炮齊發,鎮耳欲聾,邊境的崇山峻岭和高地上,一個時辰不知道要落下多少發炮彈,這就是泱泱大國的軍事力量,它強大地震懾了小國那種自不量力以卵擊石極其愚蠢的冒險行動。越南人搞不起大動作,就和中國軍人玩起了山洞、暗堡、偷襲的伎倆。
  這種遊戲讓駐軍平原的軍區吃了虧。天想,北方軍區多的是山地,大山小山見的多了,怕甚個鳥!天所在的軍區在邊境打出了威風,和東北軍區使越南人聞風喪膽,他們被稱為「東北狼」、「西北虎」。
  但是再強大的軍隊在戰爭中難免傷亡,死每天都在發生,天的戰友每天都有流血犧牲。
  天自從入疆后已參加了幾次大的戰鬥,他作為排長深入前線和敵人鬥智斗勇,每次都能克敵制勝。
  天記得那是個午夜,他們在執行清掃6號地區的幾處守敵時,戰鬥異常激烈。天已經很清楚敵人的位置。兇惡的越南人利用有利的地形負隅頑抗,重機槍密集的火力在山間回蕩,已經有六個戰士倒下了。天急紅了眼,命令用手提火箭彈射擊,火箭彈射手準確地將一發炮彈擊中了目標,轟隆的爆炸聲過後,機槍的射擊停止了,天和戰友沖了上去,發覺只有三個敵人,兩個已經被炸死,一個尚活著,只是炸斷了一隻手臂一條腿。天無比憤怒,他挺起雪亮的槍刺狠狠地刺進了敵人的胸膛。
  這樣的戰鬥並不是常常發生的,往往都是遠距離的對射。所以殺死這一個敵人,天的心裡還突突地跳,因為他是第一次正面殺死一個人,不管他是什麼人,總歸是結束了一條命,事後天還有些后怕。那一次戰鬥,天他們摧毀了三個據點,消滅了十五個敵人,自己也傷亡了二十二個戰士。那是天他們參戰後整整一個年頭。
  戰場的日子裡每天都能聽到槍炮聲,爆炸聲,每天都犧牲的軍人送回後方,傷員便送到戰地醫院,而每天也會有新補充的軍人來到火線。
  看到那些來的時候還是鮮活的生命,有些還是剛剛入伍的新兵,還充滿著孩子氣就跨入了戰場,就把生命留在了疆場。他們或許還沒有體味一下人生的幸福和美好就被無情的炮火奪去了寶貴的生命。天有些悲哀,雖然他們都是光榮地為國捐軀,但一個生命卻從此在這個世界消失,甚至連叫一聲「媽媽」都來不及,而那些不幸犧牲的女兵更使他難過,這些美麗的生命也曾憧憬動人的愛情,可他們再沒有了享受愛情的時間。天為她們傷心,他想但願月不在其中,但願沒有隨部隊一起來。他的心裡還存在一點自私,哪怕自己光榮了只要月還活著。雖然自己沒有將愛情進行到底,但是自己畢竟還算幸運,還愛過,而且正被那個美麗的月愛著。
  軍隊的生活和戰爭的洗禮使天變得成熟。
  天經受了生死的考驗,他並不懼怕死亡的威脅。他在想著為國捐軀那是他生命的偉大和自豪但是活著當然更好,誰都想活著,除非萬不得已。不過天已經把戰爭和死亡看得很淡漠。戰士們正唱著一首歌《軍功章》,「…軍功章,我不能要,我要把他獻給戰士的英靈,戰士的英靈。」天很愛唱歌,這首旋律優美的詞曲感人肺腑,他們常常唱著
  唱著會淚流滿面。
  天的連隊里增加了新的戰士。天在連長陣亡後接替了連長的職務。補來的人員里有一個副連長叫星。這是一個外表精瘦但挺乾淨利落城市軍人。天沒有想到新來的衛生員是他夢中的月。當月前來報到的時候,簡直使天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月,你怎麼來了?天驚喜地握住了月的手。
  天,怎麼是你?月瞪大了雙眼。天臉紅了,千言萬語天竟不知從何說起。
  月也臉紅了,她情不自禁地依偎在天的懷裡。月說,沒想到我們在前線見了面,連長,不,天,你能原諒我么?我向你道歉!都是我爸爸的錯。
  這不是你的錯,我心胸太狹隘了。我也錯怪了你。我們都不應該責怪伯父,他是為了你好!天動情地說。
  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都使他們不知說什麼好,對天來說,過去只是一場夢而已,現在月真真切切地就在他的眼前。他激動地吻著月說,戰爭很殘酷,它是吃人的魔鬼,隨時會吞掉一個人的生命。月,你要格外地小心。分別三年了我們現在才在一起。沒有緊急戰況,你不要走出營房,你要好好地整個一個完整地回去。
  你也一樣,你是連長,更應該小心。見到你之前,我經常做惡夢,這下好了我們在一起了。現在我把自己交給你,要知道我的心還是潔白的,我不會容你之外的任何人來侵犯。月仰起頭關切而堅定地說。
  天不能抑制自己三年來對月的無比思念之情,他緊緊地把月擁抱在懷裡,月更是如痴如醉地享受戰火里這難得的愛情。
  此時星走近了營房,他看到了相擁在一起的天和月。天有點難為情,可月並不害羞,執意不肯鬆開抱著天的手。
  怕什麼,我們正大光明的誰也不怕!月撒嬌似的說。
  你剛剛來,影響不好!戰士們會水果閑話的。天說。
  我要告訴連里的所有戰士,我們曾經是戀人,看他誰還說什麼?月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
  當天和月分開時,星已經離開。月告訴天,以前星和她在一個部隊,一直追她,她沒有答應。月說,星心術不正,我不喜歡他,星讓人討厭。以前他以為自己是副連長,我根本瞧不起他,見到他我都噁心。可是現在上天又把我們安排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議!
  月還說,你不知道他追我追得很急,現在到好有你在我什麼也不怕。
  天又說,月,目前的重要事情是完成師部的戰鬥任務,我們的私事只有等到下了火線再考慮,要以大局為重。千萬不要耍小孩子脾氣,你已經是一個軍人。
  月說,只要他不妨礙我們的事就行。
  5
  副連長星想和連長天了解近期情況,卻無意碰到月突然和連長黏糊上了。星不知道月和天是老鄉加同學加戀人,兩個+號三重關係。他曾經聽月說過天的事,但是哪有那麼湊巧呢?月說天長得一表人才,英武瀟洒,還打得一手好籃球,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星不禁醋意大發,他尷尬而惱惡地退了回去。星想我追了兩年竟然連月的手指都沒摸一下,原想月看不見天後他會慢慢地用感情去感化她,不信月變不成他的人,不曾想在前線兩個人又相遇了。
  星既尷尬又憤怒。
  部隊已向前推進了幾十里,戰鬥非常殘酷,而且讓人難於捉摸。越南人已經發動成了全民皆兵,好象這場戰爭中國人是侵略者一樣。往往一個連隊損失幾十個戰士,等攻下一個據點或高地后發現居然只有兩三個人。而十四五歲的少年,老者都有,連越南婦女也開槍殺人。這太讓中國軍人窩火,戰士們恨得牙根痒痒。天很惱火,所以在出發前他命令戰士們凡是那些拿起槍向我們開火的人不論他是老是少是男是女一律按敵人對待:格殺勿論!
  可星卻暗暗地樂:連隊最高長官是指導員,你天既是指導員,又是連長,所以重大傷亡責任也理所當然是你天承擔的,但星錯了,這是戰爭狀態。
  星齷齪的心理天看得明明白白,天心裡暗暗地罵星小人。但是天並不象星那樣卑鄙,他想的是用最小的傷亡換取每一次戰鬥的最大勝利。天是從城市的郊區農村走進軍營的,戰士們大多數都是農村的小夥子,他知道農民的孩子走進兵營不容易,一個戰士的犧牲他痛在心裡,他沒有為那些戰士的父母看好他們的兒子,可是戰場上的每一個年輕人誰不是娘的心頭肉啊!戰爭的目的是和平,而和平有時就必須用戰爭來解決,有戰爭就避免不了死亡,所以天無能為力。
  天到前線也有一年零五個月了。春天早早地來到了邊疆。
  已經是四月了的最後幾天了。花兒沒有因為戰爭戰火而在大地上遲到,野花開滿邊疆的山山水水。有一種蘭花開得非常美麗,戰士們都親切地稱其為老山蘭。可是天獨獨喜愛槐花。它那麼普通而有旺盛的生命力,它在哪兒都能生根發芽。現在邊疆的山上到處都有槐花開放。特別是傍晚處處瀰漫著槐花香甜的味道,就連鑽在天的連部指揮所里都是香氣濃濃。
  沒有別人,只有天和月。
  月倚在天的懷裡,天抱著月。
  月說,天,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天說,等下了火線完成軍委的作戰任務,我們就結婚,在部隊結,行嗎?
  月說,不,我們現在就結了吧!還不知道以後是什麼情況呢?
  天說,別胡說,現在是非常時期,草率結婚不好,而且我也想讓你風光風光不想叫你委屈。我還要為你買結婚戒子,這樣才對得起你。
  月很感動,仰起頭緊緊地和天抱在一起。月的激動使天有些喘息而慌亂,天似乎也不能抑制自己,月就在天不住的喘息里象槐花一樣開放了……
  此時老山的槐花正香。
  天依舊和星分析敵情,處理戰況,制定進攻方案,按師部的命令春天準備一次大的攻勢要給越南人以致命打擊,讓其無還手之力,目的是將敵人趕過邊境線。
  這是一次大的軍事行動,部隊投入的兵力和軍火都相當空前和現代。
  這是一次正義與邪惡、侵略與反侵略、大軍團與小軍團、武器與槍械、進攻與防守、地理與地勢的較量。
  無疑這將是一場殘酷而激烈的戰鬥。炮聲在春天的凌晨準時響起,火箭炮在空中就象疾速的流星向敵方飛去,將越南人的陣地和據點給於了徹底摧毀,進攻的部隊已經能看到越南人那骯髒的軍衣和醜陋的面孔以及重機槍時時噴射的火舌。
  死神不斷地光顧著戰場上那些年輕鮮活的生命,救護隊在不斷地把受傷的軍人抬下火線,犧牲的人再也無法蘇醒。
  近距離的手提火箭炮在發揮著巨大的作用,能看到敵人在火焰噴射器發射的火焰里象怪獸一樣痛苦地跳躍,炸藥包、手雷雹子一樣在敵人身邊開花,機槍子彈呼嘯著射向每一個目標。瀰漫硝煙的戰場上並不幽默,每一個嚴肅的表情里都燃燒著復仇的火。戰士們在傷亡的時候敵人也在死亡。敵人已經感到恐懼,他們在死神的召喚聲里開始潰退,然而並沒有好運伴隨,滅亡就在一瞬間。
  戰鬥已在尾聲,槍聲變得稀稀拉拉。
  天沒有疲勞,他在聚精會神地指揮戰鬥。天沒有想到當戰友們正在浴血奮戰時星卻準備採取行動,想對天放黑槍。但他的行動晚了一步越南人的槍已經瞄準了他。這被天在望遠鏡里看得清清楚楚,天迅速伸手推開了左邊的星。幸運的星躲開了子彈,不幸的天中彈了。然而不幸中的天很幸運,那顆子彈穿過了天的臂膀,所幸沒有傷著骨頭。天垂著左手,依然指揮戰士用火箭炮一舉將其給予了摧毀。
  不知什麼時候月爬在了自己身邊,開始為天包紮左肩膀的傷口,天說,月你怎麼上來了,快下去!
  我不放心你,就讓我在你身邊吧!看著你我心裡塌實。月動情地說。
  那你可要小心!天一邊說一邊仍在用望遠鏡細細地向山上搜索,他不想讓戰士在不清楚的情況下貿然向上沖。但天沒有發現右邊崖頭一個越南鬼子向他扔來一顆手榴彈而準確在他身邊爆炸了。
  天沒有死,他感到臉上有東西在流淌,順著脖子流進了襯衣里,象泉水在低低地嗚咽。天嗅了陣陣血腥,他的眼裡頓時變成了紅色,天空象出現了晚霞。
  月———!
  月———!
  月———!
  天的心快要從胸膛中飛出。
  天似乎發了瘋,天的呼喚在山間回蕩。
  天的呼喊讓崖頭的越南人發抖。
  天沒有擦臉上的鮮血,他的眼裡有紅色的淚水,淚水裡有月鮮紅的血液。
  戰場上那無數的刺槐已經被炮火摧毀得七零八落,沒有毀壞的槐樹,葉子正綠,白色的花絮一串串、一縷縷地在綠色的葉子里鮮艷地開放,雪白的槐花那麼刺眼,那麼醒目,那樣鮮艷。
  6
  天將那塊二等軍功章和月的照片放在一起,就裝在貼心的口袋裡。
  車站那些美麗的獻花女郎並不能激起天多情的眼睛去看一眼,天的眼神是冷漠的。天在戰地醫院住院療傷。他本不想住院,是星流著淚和幾個戰士強行把天送到醫院,
  天住院期間星去看望了兩次。
  星說當月給他包紮傷口時,她發現了崖頭上甩下的手榴彈,月就毫不猶豫地伏在天的身上。
  星說,月被火化了,麻栗坡烈士陵園有月的墓碑。他說月真是一個非常勇敢的女孩子,他沒有想到。
  星還說他曾去陵園憑弔過月。
  天躺在病床上,沒有一句話,臉上淌滿了淚。
  天出院后每天都去烈士陵園。當他們撤防的時候他已經去了五十次。
  天遺憾槐花的花期已過,不然他一定會帶著白色的槐花獻在月的墓碑前。
  麻栗坡烈士陵園修建在一座山坡上,方圓幾百畝。陵園裡林立著無數在老山地區犧牲的解放軍官兵的墓碑。白色的墓碑上嵌著烈士的遺像。月還是那麼一張美麗的面孔,一對眸子如月光般明亮,嫵媚。月含著笑,望著天。天默默地流著淚望著月。
  天有多少話要對月說啊!他希望月平安地回到家鄉,哪怕月的父母還是不願意他倆的婚事他也願意,只要月的生命還鮮活地在這個世界上。月並沒有多大的抱負,只想和天在一起。天想自己有何德能可以讓月這樣為他甘願拋棄生命,甘心情願與他在一起,月甚至還為自己守著自己的貞潔,自己的一方凈土。
  天想到了家鄉的槐林和盛開的槐花,營地的槐花以及戰火中沒有被炮火摧毀的槐樹也依然憤怒地熱烈地盛開著槐花。
  天想,美麗的月在槐花開放的時候正在享受愛情的甜蜜和折磨,當他們又一次相逢時槐花又開放了,恰在此時月就永遠地離開了他,生命就停留在槐花開放的時節。
  天想到,那槐花彷彿是月的開始和終結。
  六月底了,天所在的軍區開始撤防,當下一個軍區陸續到達邊境的時候,天的部隊也陸續地乘坐軍列返回他們部隊的原所在地。
  當初那些到達南疆的年輕的生命,而今天又有多少將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這許多座綿延而美麗的青山上。
  他們的生命與這片土地同在!
  他們的靈魂也將永遠守衛在這片土地上!
  7
  臨離別的時候,天又到烈士陵園去看望月,天在月的墓碑前坐了一天一夜。
  陵園裡每天都有許多前來憑弔的軍人、和地方人士。
  天告訴月:我們的軍區這次反擊作戰受到了中央軍委的通報表彰;我們的部隊打得非常漂亮,受到了師部的通報表彰。我得了二等軍功章一枚,三等軍功章一枚,還榮立集體一等功兩次。你也不錯,得了一枚二等軍功章。天說這些話的時候淚流滿面,痛哭不止。
  月,我將再也見不到你了。可你永遠在我的心裡,我永遠愛著你。當我的生命將去的時候,我會來陪伴你的。現在你也不會感到寂寞,有那麼多的戰士和你在一起呢,我會將你的骨灰帶回家,我也永遠在你身邊。明年起,槐花開放的時候我會準時來這兒陪伴你,每年我都會來的,你別傷心。如果這世界上誰最愛你,我想告訴你那就是我了!
  月,等著我,下次來的時候,我是帶著一大捧雪白的槐花,你會聞到醉人的清香。
  天明的時候,天告別了麻栗坡烈士陵園,告別了月。天捧著月的骨灰,天的心留在了麻栗坡。
  作者通聯:陝西省洛南縣醫院郵編:726100,電話:13239140898
  (全文完)

4 《槐花的葬禮》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