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色妃》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第一章 穿越

昏,這是什麼世道,還講不講道理了。

她木小冉,絕對是一個驚世的大美女,眾星捧月似的嫁給了鑽石王老五杜偉民,成了不折不扣的富婆。

富婆又怎麼樣?長的漂亮又如何?她的老公不還是在外面包起了二奶。

她從不是個離經叛道的女人,但這一次她真的憤怒了,她決定去夜總會找一個GG,她要玩出點兒花樣來給杜偉民看看。

第一次來尋救刺激的她,絲毫沒有緊張之色,優雅地躺在床上,凈等著淫媒給她介紹GG,頗感無聊的她竟然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她隱隱感到有一雙手在輕柔地撫摸她,全身竟然盪起一陣酥癢的感覺。睜開眼睛一看,一張足以迷倒眾生的臉赫然出現在她的眼前,她甚至可以感覺得到那個男人略顯急促的呼吸,更另她不可思議的是那個男人居然穿著一身古裝。

呃,這家夜總會還真的花了不少心思,不知道這衣服是從哪兒找來的,不過這個男人穿上他還真是絕配。

廣告

第二章 昏厥

褐色的眸子里透著一絲不悅,盧有義自是看得真切。他咬牙切齒地看向木小冉,這個膽大的女人,竟敢惹怒他們的大王。

此時,披金帶甲的侍衛們也都蓄勢待發,只待他們的大王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那個膽大妄為的妖女便會被五馬分屍。

「大膽!」蕭天宇擺出帝王的威嚴,「沒有本王的命令竟敢擅闖進來,都給本王滾出去!」

侍衛們得到命令,都收了手裡的劍,列隊成排退了出去。盧有義低下頭,狠狠地咬著嘴唇,眼光不禁凌厲起來,這是他第一次沒有正確的揣測聖意。讓他心裡不痛快的是,大王竟然無視他的關心,在眾人面前嚇退了他。

此時盧有義的心情頗為複雜,傷心中帶著更多恨意,最後他又將滿腔的恨意,毫無遺漏地轉移到了那個來歷不明的女人身上。

「小明子,過來。」盧有義喚過一個小太監來,在他耳邊低聲耳語一番,小太監點點頭跑遠了,隨即一抹陰柔的笑再一次爬上了盧有義的臉。

廣告

木小冉顯然是被嚇壞了,她神情木訥坐在床上,彷彿剛剛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場荒唐的夢。她一把掐在自己的胳膊上,疼得她嘶嘶咧嘴,胳膊上紅紅的印跡提醒著她,這不是夢。

杜偉民,木小冉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一切的一切,都跟杜偉民脫不了干係,她甚至懷疑杜偉民知道自己來夜店放縱,故意安排這樣的場景來警告她。

第三章 身份

木小冉醒轉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男人溫暖而結實的懷裡流口水。那個男人俊美無比,英氣十足,正滿臉笑意地盯著她看。

「你……昨天我不是給你小費了嗎?」木小冉一把推開蕭天宇,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沒錯,鐲子和項鏈的確已經給他了,她不再欠他的。

該死的女人,腦子有病嗎?居然還在以為他是男娼,看來得好好教訓她一下了。

蕭天宇的嘴角漾起一絲邪媚:「昨天你給的太多了,我總覺得欠你的不好,所以要好好地再為你服務一次。」

廣告

呵呵呵,天下還有這樣的GG?木小冉真懷疑自己的耳朵,不過她又忽然想明白了,這些GG平時都是侍候一些大媽極的人物,難得碰到她這個美女,所以才……

沒等她想完,蕭天宇已經將她攬入懷裡,吻上了她的唇。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的吻技很純熟,很誘惑。木小冉想著,反正有了第一次,也不怕第二次了,來就來吧。於是她再一次反客為主,將蕭天宇壓在了身下。

「說好了是我侍候你,你怎麼……」

第四章 藏嬌

王宮的別院,在木小冉看來要比正式的宮殿好看多了。正式的宮殿巍峨地聳立著,而這別院在這氣勢宏偉的殿群中,算得上的獨樹一幟了。

園子里春意盎然,怪石林立,溪流潺潺,亭台樓閣,相映交錯,見慣了大都市高樓林立的木小冉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兒。

「姑娘,大王讓小的們來侍候姑娘,以後姑娘有什麼事就儘管吩咐小的們。」一位小宮女低著頭,無不顯示著身份的卑微。

廣告

「你們誰會爬樹?」

「小的會爬。」一個小太監向前邁了一步,應道。

另一個小太監也不甘示弱,搶著道:「小的也會爬。」

「那好,你們倆個,做個鞦韆給我,就綁在那棵大樹上。」木小冉指著不遠處的花海之上的一棵桂花樹,「限你們三天給我做好。」

「什麼是鞦韆?」小太監扭頭問另一個小太監,「你聽說過嗎?」

另一個小太監輕輕地搖著頭。

木小冉不禁愕然,他們居然古老的連鞦韆都不知道。

算了,進了屋,木小冉讓他們找出紙筆來,給他們畫了個草樣兒,他們這才明白。

「姑娘早說是悠悠不就得了,小的們這就去張羅。」

第五章 警告

正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愁。離妃站在宮門口,痴痴地望著通往她寢宮的那條正道,失望之色再一次爬上她的臉。

自從那夜被大王從寢宮裡給攆了出來,她就再沒見過大王。而後得到了大王寵幸了那個來歷不明的女子整整一夜的消息,她憤怒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居然搶了她在大王身下承歡的機會。更令她倍受打擊的是,第二天,大王不僅依舊沒有出現在她落離宮,而是宿在了鳳祥宮。

廣告

好不容易才讓大王疏遠了王后,結果一個陌生女子的出現,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她又怎麼會甘心?怎麼能不怨恨呢?

還好大王只把那個女人安排在了別院,她的心裡這才平衡些。只要她沒有封妃,一切都還在她的掌握之中。

「娘娘,您快休息一會兒吧,大王要是來了,小的們自會稟報。」素兒看著自己的主子在門口站了一個上午,心裡也很難過,只是這宮裡只有一個大王,娘娘們又多不勝數,對於那些進宮幾年都沒得到大王恩寵的女人,她的娘娘可是好的太多了。

素兒在宮裡當差幾年,見過的怨婦絕非少數,那一個個痴怨的眼神看得她觸目驚心,現在想起來她也會覺得全身發冷。而她的主子的眼中也開始出現了這樣的神情,這怎能讓她不緊張。

「素兒,不如我們去別院轉轉吧。」

「娘娘?」素兒皺了皺眉,「可千萬要沉住氣呀。」

廣告

離妃嫣然一笑道:「你當本宮是找她麻煩去的嗎?本宮還沒糊塗到那個地步。不管那個女人有何能耐,能夠輕易地魅惑大王,但本宮也得讓她知道,這陌阡國還有我離妃這麼一號人物。」

第六章 桀王

一頭烏絲垂及腰間,隨著鞦韆地輕擺隨風飄搖。粉嫩白皙的臉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金光,那一臉燦爛的笑容使她原本美之若仙的臉龐顯得更加奪目動人。那一身曼青色的紗裙,似發著淡淡幽草的香氣,沁人心脾。

遠處,一雙鷹眸正一動不動地注視著仙子般的木小冉。

「她,就是那個從天而降的妖女嗎?依我看倒像是從天而降的仙女啊。」

蕭子俊滿眼放光地沖著身邊的小太監小聲說道:「你去弄個紙鳶來。」

紙鳶到了蕭子俊的手裡,根本不像有繩子拴著一樣,簡直像是一隻飛上天的鷂子,在天空中自在翱翔,盡情穿梭於一片湛藍之中。

小太監不禁看呆了:「王爺,您這紙鳶是活的吧?」

蕭子俊笑著說:「當然,本王要讓它帶本王去認識遠處那位仙子。」

說著,蕭子俊用力扯斷了紙鳶的線,那紙鳶果然應了蕭子俊的話,直直朝木小冉的方向飛去。

「姑娘,那是我的紙鳶,可否撿了還給我?」

木小冉應聲回頭,笑容隨即僵在了臉上。眼前的男人,天啊,極品男?他比大王長得還要妖嬈,一身淡青色的長袍讓他的顯得更加邪媚。

木小冉吞了吞口水,這個男人如果不弄到手就太可惜了。她不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的,但憑直覺,男人都應該喜歡誘惑女吧?

第七章 捉姦

「王兄?」蕭子俊急了,王兄怎麼來了,千萬不能讓他看見才是,可這屋裡躲無可躲,藏無可藏,豆大的汗珠滾滾而落。

木小冉看著急得團團轉的蕭子俊,心底一陣輕笑。她指了指窗前的一口大木箱,蕭子俊想也沒想就鑽了進去。

蕭天宇進了內殿,看見全身赤祼、神情自若的木小冉,當即楞住了。

是的,他是捉姦而來的,他甚至為了避免醜事張揚,只帶了盧有義和幾個貼身的小太監。

妖媚的笑容凝上木小冉的臉,眼角的風情猶在,這樣一個渾然天成的猶物,怎能不將他的心弦撩撥而起。

她是在勾引本王嗎?蕭天宇眯起眼睛,如果是平常,他一定會心荊蕩漾、難以自持。可今天,他聽盧有義說看見一個男人來了別院,趕緊放下奏摺,急勿勿地趕來。

這個女人,她顯然還不懂得欲蓋彌彰的含義,是如此就越證明她有問題。

蕭天宇眯著眼滿屋巡視,一個細節也不放過。浴涌里的水早就涼了,說明她出浴已久,卻依然沒把衣服穿上。床蹋之上凌亂不堪,分明是激情纏綿的罪證……

第八章 封妃

木小冉看著蕭天宇漸行漸遠的身影,雙腿不禁打起了哆嗦,再也無力支撐那早已僵直麻木的身體,一下子攤軟在地上。

她暗自慶幸蕭天宇沒有用手摟她,那新穿的錦衣背上早已被汗水浸透了大片。

蕭子俊從箱子里翻出來,將木小冉從地上拽起來,滿臉嘲笑地說:「怕了?是怕死還是怕我王兄吃醋?」

木小冉冷哼一聲道:「你不也是躺在箱子里,將臉埋在衣服下面瑟瑟發抖嗎?」

蕭子俊不禁啞然,有心想替自己辯解幾句,可剛剛自己那慫樣兒確實是無可辯駁。

經蕭天宇這麼一鬧,兩個本來情趣盎然的人再也提不起興趣,只得早早散了。

木小冉哪經歷過這樣的大場面,躺在床上依然後怕得不行,絲毫沒有睡意。

蕭天宇一路回到寢宮,臉色陰沉,盧有義小心地在後面侍候著。

「盧有義,你竟然敢無中生有,欺騙本王?」蕭天宇皺著眉頭,「本王的臉都差點丟盡了。」

剛剛在別院,除了將木小冉穿衣的全過程看完,對衣著稍加評論一番,他幾乎一言未發。

第九章 偷歡

夜色如墨,皎月當空,瑩瑩碧輝透過窗欞均勻地撒在窗前的木箱上,箱上大王賜下的那一盤碧玉首飾,正散發著幽幽翠光。

木小冉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她這個二奶似乎很容易就轉了正,這一點比起勾引杜偉民的那個女人來說,她是比她強多了。當了妃子,最最有利的就是可以堂而皇之地勾搭全國最富有的男人,最最不利的就是以後她只能在那個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呆著,絕無媚惑帥男的機會了。

想著前天獵艷行動的失敗,她心中不禁懊惱,早知道自己就……

窗外有些輕微的響動,接著窗子竟然微微晃動起來。

「誰?」木小冉起身,摸到窗下,壓低了聲音問道。

「我,蕭子俊。」窗外人答。

「不認識。」木小冉頓感無趣,不再理他,準備回床上繼續數綿羊。

「我是王爺,放紙鳶的那個……」

《極品色妃》 -參考資料:

http://xieshulou.com/files/article/html/0/421/index.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