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書》

標籤: 暫無標籤

4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梁書》,記述南朝蕭梁一代歷史的紀傳體史書。唐姚思廉撰,含本紀六卷,列傳五十卷,共五十六卷。貞觀初,姚思廉任著作郎、弘文館學士。后官至散騎常侍。三年(629),奉詔撰梁、陳二史,貞觀十年撰成《梁書》。《宋書》未立文學傳。《南齊書》和《陳書》各有文學一卷,而《梁書》文學傳兩卷,共收二十五人,反映了梁代文學的興盛。

《梁書》 -簡介
《梁書》《梁書》

《梁書》包含帝紀六卷、列傳五十卷,《梁書》無表、無志。

它主要記述了蕭齊末年的政治和蕭梁皇朝(502—557年)五十餘年的史事。其中有二十六卷的后論署為「陳吏部尚書姚察曰」,說明這些卷是出於姚察之手,這幾乎佔了《梁書》的半數。姚思廉撰《梁書》,除了繼承他父親的遺稿以外,還參考、吸取了梁、陳、隋歷朝史家編撰梁史的成果。

《梁書》、《陳書》修成,加通直散騎常侍,又拜散騎常侍,賜爵豐城縣男。姚思廉的節義、文才深得唐太宗賞識,太宗即位后,他得以繪像列入十八學士,褚亮為撰贊語云:「志苦精勤,記言實錄,臨危殉義,餘風勵俗。」(同上)對他的去世,太宗深悼惜之,為之廢朝一日,贈太常卿,謚曰「康」,賜葬地於昭陵。

《梁書》有本紀6卷,列傳50卷,合56卷。記事起於公元502年梁武帝蕭衍稱帝,止於557年陳霸先滅梁。 《梁書》的紀傳論贊,多有「陳吏部尚書姚察曰」字樣,可知全書的編撰多出於姚察之手,思廉所作可能多是筆削加工的工作。

廣告

《梁書》所依據的材料是很豐富的。在梁朝除史官所撰國史外,還有沈約的《武帝本紀》14卷,周興嗣的《梁皇帝實錄》5卷,鮑行卿的《乘輿飛龍記》2卷,蕭子顯的《普通北伐記》5卷,蕭韶的《梁太清記》10卷,謝昊的《梁書》49卷。在陳朝有許亨的《梁史》53卷,劉璠的《梁典》30卷,陰僧仁的《梁撮要》30卷,在周朝有蕭欣的《梁史》100卷。

《梁書》 -撰成經過
《梁書》《梁書》

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李淵根據史臣令狐德棻的建議,詔群臣撰寫北魏、北齊、北周、隋、梁、陳六代史,姚思廉奉命參與撰寫陳史。但這次修史工作由於人事的迅速變動和組織工作方面的經驗不足,沒有取得什麼成果。直到唐太宗貞觀三年(629年),李世民重新下達撰梁、陳、齊、周、隋五代史的任務,姚思廉一人獨力承擔梁、陳二史的編撰工作。

廣告

唐太宗時史臣們經過認真討論,認為北魏的歷史已經有北齊魏收所撰《魏書》和隋代魏澹所撰《魏書》,它們都很詳備,沒有必要重修了。唐太宗採納了史臣們的意見,只命重修五代史。七年後,即貞觀十年(636年),五代史同時撰成。姚思廉撰《梁書》五十卷、《陳書》三十六卷,終於實現了他父親的遺志。這一年,他八十歲。第二年他就去世了。姚思廉的史學事業,除了撰成《梁書》和《陳書》而外,他還是唐初第一個撰述本朝國史的人。劉知幾說他在貞觀初年撰紀傳體國史,「粗成三十卷」。成為唐代撰述國史的先聲。當代人稱讚姚思廉的人品和史學是:「志苦精勤,紀言實錄。臨危殉義,餘風勵俗。」

《梁書》 -相關內容

《梁書》所依據的材料是很豐富的。在梁朝除史官所撰國史外,還有沈約的《武帝本紀》14卷,周興嗣的《梁皇帝實錄》5卷,鮑行卿的《乘輿飛龍記》2卷,蕭子顯的《普通北伐記》5卷,蕭韶的《梁太清記》10卷,謝昊的《梁書》49卷。在陳朝有許亨的《梁史》53卷,劉璠的《梁典》30卷,陰僧仁的《梁撮要》30卷,在周朝有蕭欣的《梁史》100卷。

廣告

在隋朝有姚最的《梁后略》10卷。這些編纂整齊的歷史書籍,為姚氏父子撰寫《梁書》奠定了較好的基礎。《梁書》在史料的豐富、完備方面是很有特長的。梁朝只有55年的歷史,《梁書》的列傳則達50卷之多。書中對於各類歷史人物的活動,敘述得很詳細,很多文人和史家都在《梁書》中得到反映。如對史學作出過貢獻的沈約、江淹、任昉、王亮、殷鈞、裴子野、王僧孺、劉昭、蕭子顯、蕭子云、周興嗣、吳均等,都有很詳細的列傳,為後人研究這一時期的史學,提供很多可貴的史料。書中一些學者的傳記,更有特殊的價值。《梁書》為唯物主義思想家范縝立傳,保存了的《神滅論》和《無因果論》;為處士阮孝緒立傳,反映了他著《七錄》及在古代文獻學上的地位;為修道的陶弘景立傳,可以了解他對於醫學及科學的貢獻;為文學批評家鍾嶸和劉勰立傳,介紹了《詩品》和《文心雕龍》這兩部在文學史上產生了重大影響的著作。

廣告

《梁書》的謀篇布局頗有章法,顯示出姚氏父子的史學技巧。書中承《漢書》類敘之法,撰作列傳,能以此法省去煩冗,又不遺漏人物事實。如《滕曇恭傳》敘其孝行,附錄徐普濟被火伏棺、宛陵女子搏虎救母,不但文筆精簡,而且給人以深刻印象。《文學傳》中的《何遜傳》,由敘何遜工詩而及虞驀、孔翁等人,這又很像《三國志·王粲傳》附記一時文人之法。這種編撰方法,很值得提倡。《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說它:「排整次第猶具《漢書》以來相傳之史法,要異乎取成眾手、編次失倫者矣。」這話是很恰當的。《梁書》的行文,頗具簡潔洗鍊的特色,用趙翼的話說就是:「直欲遠追班馬,……皆勁氣銳筆,曲折明暢,一洗六朝蕪冗之習。」

《廿二史札記》卷9《古文自姚察始》)《梁書·韋睿傳》寫邵陽之役,有這樣一段:「魏人先於邵陽洲兩岸為兩橋,樹柵數百步,跨淮通道。睿裝大艦,使梁郡太守馮道根、廬江太守裴邃、秦郡太守李文釗等為水軍。值淮水暴長,睿即遣之。鬥艦競發,皆臨戰壘。以小船載草,灌之以膏,從而焚其橋。風怒火盛,煙塵晦冥。敢死之士拔柵砍橋,水又漂疾,倏忽之間橋柵盡壞。而道根等皆身自搏戰。軍人奮勇,呼聲動天地,無不一當百。魏人大潰」。這個描寫有聲有色,頗為精彩,較之《史記》、《漢書》也是不遜色的。

廣告

《梁書》 -思想價值

《梁書》在思想上值得稱道之處不多。

《梁書》宋刻元明遞修本《梁書》

但它在對歷史變化的看法上,闡發了一些可取的觀點。姚氏父子都是歷經數朝的史學家,梁、陳以至隋、唐之際歷史的盛衰興替、風雲變化,促使他們進行認真的思考。書中闡述出的人事對於歷史變化起著重要作用的觀點,當是他們思考的結果。書中對於政權興起的解釋,雖然使用了一些天意、曆數等陳腐的辭彙,但把落腳點還是放在了人事與人謀上。對蕭衍建立梁政權和梁朝早期的治績,書中作了充分肯定:「高祖英武睿哲,義起樊鄧,仗旗建號。……興文學,修郊祀,治五禮,定六律,四聰既達,萬機斯理,治定功成,遠安邇肅。」

《梁書》卷3《武帝紀》)在此,人們看到的是傑出人物的歷史活動,而不是天意、天命在支配人間治亂。對於輔佐新朝的文臣武將,書中也注重稱道他們個人的才華謀略。《梁書》強調英雄創造歷史,同科學唯物史觀不可同日而語,但在當時,同神意史觀相比還是有進步意義的。書中的思想糟粕也有不少。充斥書中的大量陰陽災異、圖讖祥瑞,乃至望氣相面、因果報應、神怪異聞等,給人以陳腐、庸俗之感。宣傳佛、道等宗教迷信,也是書中存在的問題。《梁書》中的《處士傳》,全不同於《後漢書》的《逸民傳》,傳中所記除了有名的道士,就是奉持佛法的居士。這一方面反映了正宗史學的時代特色,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姚氏父子的思想情趣。

廣告

《梁書》 -特點

《梁書》的缺點

《梁書》《梁書》

《梁書》在記事記人方面,常常有一些時間差誤、前後矛盾的地方。如《江蘋傳》稱何敬容掌選,序用多非其人,而《何敬容傳》則稱其銓序明審,號為稱職。這些互相抵牾的記載,使人莫衷一是,無所適從。《梁書》在筆法上也存在著曲筆增美諱惡的毛病。對於篡代之際大動干戈的血淋淋事實,書中很少如實反映。對於一些權貴,歪曲史實大加吹捧的地方也相當多,與同時撰寫的《南史》比較,《梁書》的這個缺點顯得更突出一些。

《梁書》的優點

第一點,是它敘梁朝史事在內容上比較全面。如梁朝五十多年歷史,梁武帝統治了四十多年,《梁書》六卷帝紀中以三卷紀梁武帝,這對全面記述梁朝史事是很重要的。侯景之亂是梁朝歷史上一件大事,《梁書·侯景傳》長達一萬八千字,詳細記載了事件的經過。《范縝傳》則收入了這位無神論思想家的傑作《神滅論》,突出地反映了姚氏父子的識見。《梁書》還比較詳細地記載了「海南諸國」的情況,這是它超出以前史書的地方。《梁書》類傳中還新增《止足傳》,有人說這是首創,這可能是受到許亨、許善心父子所撰《梁書·止足傳》的啟發而設立的。《梁書》對當時的門閥制度、崇尚佛教等社會特點,也有突出的記載。它的不少傳記里還反映了當時階級鬥爭的情況。

第二點,是文字簡練。清代史學家趙翼稱讚《梁書》對歷史的表述「行墨最簡」,文字「爽勁」。「尚簡」,是中國史學在文字表述上的優良傳統,劉知幾的《史通》特彆強調了這方面的經驗。而姚察文章「精彩流贍」,時人稱為「宗匠」;姚思廉則被李世民列於「十八學士」,這同他們在文字表述上的工夫不是沒有關係的。

第三點,是它的史論除一般評論人物的功過、長短之外,往往還顧及到對於社會風氣和時代特點的概括。在這方面,姚察的見解比姚思廉更凝重、更具有歷史的縱深感。如卷三十五后論,是通過齊、梁二朝在對待「前代宗枝」上的不同態度的比較,說明這是一個關係到全局的問題。卷三十七后論指出:魏、晉時,「時俗尚於玄虛,貴為放誕」;降至東晉、南朝,這種不良風氣更加嚴重,甚至有人身為宰臣,「未嘗省牒,風流相尚,其流遂遠」,結果是「望白署空,是稱清貴;格勤匪懈,終滯鄙俗」,「朝徑廢於上,職事隳於下」。像這樣的史論,在二十五史中,也算得上是佳品。

《梁書》 -相關詞條

佛教繪畫《黃帝內經》《九章算術》《春秋公羊傳》毛文龍
唐朝官制《四書集注》《天工開物》《春秋左氏傳》朱彝尊
樓蘭遺址《白虎通義》《五經正義》《明夷待訪錄》韓非子
中國神話《船山遺書》《梅花易數》《傷寒雜病論》南五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