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王四狗》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村長王四狗》屬短篇小說,由作者泰陽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村長王四狗》 -作者介紹

作者:泰陽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一對風乾的葫蘆》  , 《最後的晚餐》 , 《槐花的葬禮》 , 《桃花流水春去也》 , 《老婆跟蹤》  , 《掛在牆上的藤椅》   等。

 

《村長王四狗》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村長王四狗》 -原文欣賞

村長王四狗
      1
  王四狗一直想當王爺村的村長,當了村長的王四狗感覺自己就有了威嚴和尊嚴,做什麼事情都有了架子,別人輕易吭不動。於是村民只得把他敬得高高的,怕得罪了王四狗於自己不利,所以王四狗就更加有了威嚴和尊嚴,處處以官自居。
  可並不是王爺村所有的人都敬著他。
  現在的村長和過去的村長已經相差甚遠了,現在的村長就是過去的隊長,都是村子里的皇上。過去的隊長,村子里的人誰也不敢得罪他,他誰也不怕,老婆都怕他。前幾年人喝酒有一種酒令是「縣長、隊長、婆娘」,說的就是前二十多年的事情。那時隊長怕縣長,縣長怕老婆,老村婆怕隊長。還挺有意思,你想想,連老婆都怕起了隊長,還有誰不怕隊長的理由。今天酒場已經沒人喊這樣的酒令,嫌俗氣。現在的村長就是過去的隊長,過去的隊長不怕老婆,現在的村長卻怕老婆,村長不但怕老婆,有時也怕村裡那些他惹不起的人。但就是這仍有人想當村長,村長想的並不是誰害怕他,或者他害怕誰。可這並不影響村長在村子里的權力,他雖然沒有生殺大權,雖然不會呼風喚雨,但他卻可以左右你的利益,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你為了自己的事情,在村裡沒有村長的許可或者諾言或者給村長一點好處,村長一定不會給你好果子吃,比如計劃生育,審批庄基等。
  王四狗就是這樣的人。
  王四狗本來當不了村長,沒有人選他。但王四狗當村長心切,不但到鄉政府找了田書記,還尋了李鄉長,說自己如何如何能幹,如何如何想把村裡的事情搞好。說畢,給田書記兜里塞了一百元,給李鄉長送了一瓶好酒一條好煙。事情基本在鄉政府搞定了,田書記和李鄉長覺得王四狗完全是一個可以提拔的村幹部,就聯合出主意,讓他在村子里找些和他對勁的人,準備在鄉政府來考察村幹部時多說好話,就可大功告成。
  於是這般那般地,王四狗就當了王爺村的隊村長。
  王爺村人的意思,不管誰當村長,只要你不欺負我就行,想靠村長給村民辦事,你做夢去吧。現在人的思想是火沒燒自己的房,不著急。也就是只要沒拿我的錢,我管得著嗎?又不是我自家的。
  所以自王四狗當了村長后,他的好處簡直是日新月異,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他就覺得自己現在很牛B,而連他家的狗在村裡都非常囂張,不管生人熟人到王四狗家,狗都毫不客氣地大咬幾聲。
  2
  王爺鄉政府扶貧幹部楊阿四,其實他並不叫楊阿四叫楊思齊,因為他長相酷似電影《開槍,為他送行》里的楊阿四,別人都叫他楊阿四。時間一長,大夥就不叫他的真名,就連田書記和李鄉長在背後都這麼叫他。
  王四狗當村長的這年春天,楊阿四來到王爺村。王四狗十分熱情地拿出一瓶酒,讓媳婦調了兩盤冷盤。說老楊辛苦你親自來王爺村,不知鄉上有什麼指示,說罷端起一杯酒雙手敬給楊阿四。王四狗可不敢隨便叫楊阿四。
  楊阿四「滋溜」一聲喝下去,接過王四狗遞來的「獅王」煙,叨在嘴上燒了起來。
  「鄉上有一批扶貧款,給王爺村分了十個名額。一個名額兩千元,你看分給誰?」楊阿四斜眼看著王四狗。
  「不知道你是啥意見?」王四狗又敬上了一杯酒。
  「這你還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村長的,我可清楚得很。」楊阿四嘿嘿地笑了兩聲。
  「老楊,你說咋辦就咋辦,我聽你的。」王四狗說「我還不得你們多照管嗎!」
  「是這,你從村裡找十個人,都是你的心腹,事情就好辦得很。讓他們各寫一份扶貧申請。我有一個條件,每個人得出五十元辛苦費,因為這事情基本是我說了算。你明白嗎?」楊阿四十分坦白地提出了辦法和條件,「下面的事情就靠你了,我就不消再說什麼。」
  「我明白了,老楊,你放心。來,喝酒!」王四狗又給楊阿四倒了一杯酒。
  天黑了下來,楊阿四醉醺醺地走出了王四狗家,他堅決拒絕了王四狗的挽留和相送,他還有一件事情要辦。
  楊阿四在王爺村有一個相好,叫劉美麗,暗地裡人稱流氓麗。流氓麗雖然四十有一,但仍然很豐滿,並沒有女人四十豆腐渣那麼悲哀,特別是那兩個涼粉坨讓村裡的男人和來村裡下鄉的人不知眼饞了多少,說這女人怎麼搞的,奶子還是那麼大。
  楊阿四踏進流氓麗的屋子時,流氓麗正準備睡覺。楊阿四一把抱住她,嚇了流氓麗一跳。
  「你從哪兒來的?怎麼喝成這樣子?」
  「別廢話!」楊阿四一下子就拉開了流氓麗的褲子,把她按在床邊象豬一樣爬在流氓麗身上。
  楊阿四完事後邊提褲子邊對流氓麗說:「你明天寫一份扶貧申請,過幾天就可以領到將近兩千元扶貧款。不要聲張,否則要的人多,不好辦。」
  「你占老娘的便宜就是來給老娘說這事,請問這錢還還不還?」流氓麗說。
  「當然要還,錢又不是我的。你怎麼說話恁難聽,我還不是為你好。」
  「既是要還,我要它有什麼用處!」
  「真是婦人之道!這錢又沒利息,有些人想要還得不到。你先把錢領到手,還錢的時候再說。你男人呢?」
  「出外打工去了。」流氓麗又說「王四狗知道不知道扶貧款?」
  「我剛才就是從他家來的,你放心,這事是我說了算,保你有一份。我今晚不走了。」楊阿四興奮地往流氓麗的炕上一躺。
  3
  北方的農民實在不能與南方的農民相比,別說農民,連那些當幹部的過的什麼日子誰都清楚。這些年雖然農民富了,但是富的只是那麼一點,大部分人日子過得依然緊緊巴巴,特別是錢,真是不好掙。王爺村就是這個樣子,誰都想掙錢,但沒有本錢舉步維艱。
  王爺村的這十名扶貧指標無疑是王爺村那些最貧困人的救命稻草,抓住它即使不能致富,但完全可以給他們貧血的家庭暫時增加一點營養。
  王四狗把扶貧款的事和楊阿四的意思跟支書一說,還說這事不要聲張。支書叫王學才,別人都叫他王邪才,你一聽名字就知道這傢伙是什麼鳥鳥。他和王四狗是叔伯關係,王邪才叫王四狗叔,他們的老爺是親兄弟。
  王邪才說你按楊阿四的意思辦,我不言傳,給我兩個名額。王四狗說行,只是這筆款楊阿四的意思要每人只能領到一千九百元,簽名冊上的金額是兩千,這也是楊阿四的意思。王邪才說那你就按楊阿四的意思辦。王四狗照楊阿四的意思辦了,還給自己也扣出了五十。
  王四狗並沒有把扶貧款分配給村子里的貧困戶,他侄子支書王邪才拿了兩份,其中一份給了兒子。流氓麗拿了一份,兩份給了其他兩家人,都是王四狗的心腹。另外五份王四狗給了一個在土管所工作的他的一個朋友,這朋友的妻子剛做生意,本錢不足。
  王四狗是在晚上把錢送到每一戶人家的,楊阿四叫王四狗到鄉上領錢時只給了王四狗一萬九千五百元。楊阿四對來鄉政府的王四狗說,我不管你怎麼分配這些錢,或者錢都給了誰,但要做得萬無一失,天衣無縫。王四狗說老楊你儘管放心,不會出什麼亂子。王四狗知道那五百元楊阿四自己得了,心裡罵道,楊阿四你他媽真不是東西,一個村就給自己弄了五百,全鄉幾十個村不知弄了多少。
  王四狗回到家給了老婆四百五,然後齊齊地把錢分給那幾個人,還千叮嚀萬叮嚀說我為了咱弟兄辦事,你們千萬萬千地給我把嘴堵牢。除了王邪才大家都說,「請王隊放心,我們清楚得很,知恩圖報,沒有你我們哪來的好處。」
  王爺村人或者不論哪個村的人都知道政府有扶貧款,但並非是政府想辦法扶貧的人得到了它。真正需要錢的人哪能得到,得到的卻是那些不需要錢但也想撈便宜的人。老百姓都知道扶貧款是關係扶貧,所以他們在無奈的心裡下只是發發牢騷,自己的日子還是得自己慢慢地熬。
  王四狗心安理得給自己弄了五百塊,還有其他人為了感謝王四狗給他還送了人情,其中有一條好煙,一瓶好酒是王四狗那個土管所做生意的朋友送的。
  王四狗很得意,王四狗就暈乎乎地灌了幾杯。
  誰都不知道王四狗和流氓麗有一腿。
  王四狗送錢的最後一站是流氓麗,這是王四狗特意實施的計劃,他知道流氓麗的男人還沒回來。
  王四狗捏著十九張新格嶄嶄的一千九百元錢,把它滑成扇形,就象是孔雀開屏。王四狗說:「美麗,給你這麼多錢,咋感謝咱呢?」
  「王村長,已經是我的了,說那麼多廢話有啥意思!」流氓麗笑著說。
  「來,把你的名字簽上。記住,千萬不要多嘴,就當是天上掉下了餡餅。不管你弄啥,我們都不管。」王四狗只怕流氓麗的嘴不管用。
  「錢真是好東西,可我都不知道拿這些錢去弄啥?」流氓麗嘆息道。
  「那你慢慢去想。」王四狗把名冊往流氓麗的桌子上一撂,從懷裡掏出一張五十元,遞給流氓麗,「給,這是我給你的。」流氓麗沒有客氣。王四狗趁機把流氓麗抱起來放倒在炕上。不巧的很,此時流氓麗的女子從學校回來,看到王四狗的舉動,不解地問「王叔,你弄啥呢?」王四狗趕緊慌慌張張地爬在地上說,我的鋼筆掉在地上了。
  王四狗什麼也沒有找到,卻好象找到了他的東西,裝著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似的往自己衣兜里一摸就又惶惶地逃出了流氓麗的家。
  4
  王爺鄉分給王爺村的扶貧款沒有一中是給了該扶貧的貧困戶,王爺村的村民於無奈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想到也知道他們根本就得不到,得不到就得不到誰都沒有什麼話說。王四狗感到在村子里當一個隊長就有如此的優勢,而好處又遠遠不止這些,因此有好處他就撈,從不放過一個機會。
  王爺鄉在一個川道里,它的北面是一道一道的丘陵,丘陵把許多村子相隔著。這些丘陵依附在一座一座的山下,王爺村就是山區丘陵夾縫地帶里的一個大村,王爺村的背後是連綿的森林,是二十多年前王爺村所有的人栽植起來的,現在這片森林成了國家保護的公有林,不允許私人砍伐。但是它仍然造福著這王爺村的全體人。十多年前這兒的人還得跑二十多里山路到南山擔柴,現在他們已經不需要遠距離勞作,就近取柴給了他們極大的方便,而有些人卻偷偷地砍伐樹木,這是王爺鄉乃至政府都是不允許的行為。因此村子里組織了護林人員,一經發現將受到處罰。可是誰又能看得住每一個人呢。
  王四狗作為一村之長,是這保護樹林的成員之一,但他在看管的同時不但為自己大肆砍柴,而且還偷偷地斫樹。誰監督隊長呢?不是每一個人都害怕他,只是不願與他一般見識。可他卻大言不慚地罵別人,就有人很不服氣。
  次年春節臨近,家家都在準備一些柴禾。趙武的弟弟趙文和村裡的李大計到王爺山打柴。李大計是村裡有名的信息專家,是和趙家非常要好的同村朋友,能說會道,人稱新聞聯播。趙武是一個軍人出身,雖然文化不高,但聰明睿智,說話能抓住根本,人稱猴,在國防廠工作。趙文雖是一個正在大學讀書有文化卻是一個嘴笨不會說話的人,村裡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洋學生」。
  新聞聯播和洋學生趙文到王爺山去鬧些柴,新聞聯播對趙文說,你弄喔爛鬆鬆枝幹啥,斫一個槐樹掂回去算了。洋學生趙文說怕不敢,讓王四狗逮住了怎麼辦?新聞聯播說不咋一點,球咬了。趙文沒吭聲,於是新聞聯播幫忙為趙文斫了一棵不太大的槐樹。新聞聯播則弄了一擔松枝,在他倆回家的途中非常倒霉地碰上了王四狗。
  王四狗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他沒有對新聞聯播說什麼,卻對洋學生趙文說:「噯!你還是個大學生,就這水平,明目張胆地斫樹往家背。你甭看拓(tuo,大的意思)牛屙(ba)粗屎!樹你今天背回去,把斧子留下,聽候處理。」趙文非常生氣,心想王四狗說話太難聽,可他確實砍了樹,說話不起。自始至終新聞聯播沒說一句話,他砍的全是松枝,也是不允許的。但是王四狗沒有說他一句。
  洋學生趙文回家后把這事告訴給他媽,他媽也很生氣,說王四狗真不是人。雖然沒有去找王四狗,但心裡一直記著這件事。趙武春節放假回家后,就緊跟著到了除夕,一家人都忙著判年,趙武正在和面,他媽就提起趙文打柴王四狗說話不好聽的事,說還把斧子沒收了。趙武脾氣暴躁,說趙文你當時是撮口了,不會說話,他王四狗是什麼東西,不就是個村長么,怕他個鳥。趙武正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摔掉麵糰,「我尋他王四狗他媽的,欺人太甚!」馬上就到除夕夜,趙武他媽怕趙武和王四狗打架,趕緊叫趙文去拉趙武。趙文想要是他哥和王四狗發生衝突,他雖然不會說話,但是他準備幫忙和王四狗打。趙文到王四狗家門前時,王四狗家的狗在不住地咬,趙文就用棍子狠狠地抽了王四狗家的狗一棍子。
  趙武並沒有和王四狗打架,趙武對王四狗大聲說:「王村長,我兄弟回來不就是斫了一個槐樹么?哎,你怎麼說話哩?我問你咱王爺村誰是大牛,誰是小牛?誰家沒鬧柴,誰家沒斫樹?看看你院子摞了多少柴禾,到我家去看看!王爺山上的樹不知道都叫哪些人斫了?當年造林的時候我家出了多少勞力,當時我十歲也去了,趙文只有三四歲也去了,你知道不知道?現在用柴的時候,看看我家誰又能鬧了柴?老的老,不在家的不在家。就是我弟斫了一根樹,不應該,你也不能太呲牙咧嘴,張牙舞爪。還大牛小牛,想必你是大牛了?是不是?你今天把話給我說清楚!否則你今天就甭想過好年!你信不信?」
  「我不是這個意思,趙武,你誤解了。」王四狗趕緊給趙武陪不是。
  「你不是這意思,你是啥意思?說出來看看到底是啥意思?」趙武不依不饒。
  「趙武,你聽我說,是我的不對,說話沒注意,但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也沒有對趙文說什麼,斧子就在那兒,我還正準備給你送去呢!你千萬別往意里去!」王四狗怕趙武和他沒完,不住地說好話。
  「王村長,你聽著,別人怕你,我趙武並不怕你,你不要太囂張了!」趙武說罷拿起他家的斧子氣沖沖地走了。
  此後,王四狗再也沒有為難過趙武一家,他也不敢小看趙武。
  王四狗就是這樣的人,能欺壓住的,他不擇手段;打不過又說不過的人他也輕易不惹誰,有時他甚至還對那些人非常服氣而客氣。
  可是不管怎麼說王四狗已經成了王爺村的村霸和人恨,因為了他的囂張和一肚子壞水。
  5
  別看流氓麗象一個騷狐狸,可她有她的苦衷,男人周正寶,人稱周蔫蔫,是一個善良達觀的人,與世無爭,沒有什麼本事,家裡的錢來之不易。可偏偏就說了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劉美麗,讓別的男人見了心裡不知道有多嫉妒,說這小子真他媽艷福不淺。而劉美麗就是那種弄不弄就弄出現在名星們那一套花邊新聞,緋聞不斷。一來二去劉美麗就成了流氓麗,周正寶的多次原諒使他在人們的眼裡變成了周蔫蔫。如今劉美麗四十歲的人了依然風流不停止,感覺自己還是青春當年。可你別看她花狸狐騷,但他對周蔫蔫特別好,把別的男人給她的錢都用在家裡,給周蔫蔫買衣服,買煙,一個女兒當著寶貝似的無比疼愛。有別人或者沒有別人騷擾她都一副處世不驚的樣子,對待村裡一些女人的詛咒她連眉都不眨一下,所以她就顯得格外年輕。
  就在楊阿四和王四狗相繼進了流氓麗的屋子后,王四狗卻沒有摸到她的奶子,心中的不痛快非常難受。他就尋著機會想找回那次失落,王四狗不是沒有和流氓麗干過,可王四狗吃野菜上了癮,吃一次還想吃第二次。
  湖大了,什麼魚兒都有。王爺村有一個鰥夫叫夜應雄,「夜」讀「hei」不讀「ye」,人稱「黑英雄」,為什麼取個這外號,緣由於一個外村的花婆娘與人說話,不自然地暴露了她與夜應雄苟且之事,說他只是夜裡的英雄,床上功夫了得,別的一無是處。於是「夜英雄」的諢名就傳開了。說是鰥夫並不確切,他只有五十多歲,一個兒子業已成婚,與其單另。這黑英雄四肢不勤,五穀不收,好吃懶做,喜好耍錢。贏了錢除了吃飯就是夜裡去找相好的耍獅子,正經人家的婆娘不會接他的手,只有那些貪圖便宜或為某種目的才肯與他一夜風流。
  在農村,一個不務正業的人沒有好名聲,黑英雄沒人瞧得起。就連和他做交易的那些女人也會不失時機地榨他的油。但黑英雄願意。
  黑英雄也早已垂涎流氓麗的美色,他沒有什麼本事可以博取流氓麗的青睞,只有鱉錢才能打通通往流氓麗的道路。
  就在王四狗想再次吃流氓麗這棵野菜的一天晚上,周蔫蔫出外打工還沒有回家,孩子也不回來。黑英雄和王四狗在流氓麗家不期而遇,是黑英雄先到,他知道沒有錢流氓麗不會讓他上船。黑英雄先掏出了五十塊,黑英雄已經為了這一夜熬了幾個通宵,無奈手氣太臭,輸了個精光,白天好不容易贏了近一百,晚上就急急來向流氓麗進貢。黑英雄正準備等流氓麗關門掏傢伙的時候不湊巧王四狗闖了進來。
  空氣有點凝滯,邪氣有些膨脹。
  「王村長,你有什麼事情?」流氓麗已經收了帳,怕王四狗和黑英雄在她家鬧出大節目,趕緊給王四狗丟眼色,「是不是我申報的庄基批准了?」
  王四狗狗嘴吐不出象牙:「批他媽的頭!」拿斜眼瞪著黑英雄,黑英雄也不甘示弱,惡狠狠地準備隨時應戰。
  「黑英雄,我正想找你,前天王爺鄉派出所來人叫你去所里不知道有啥事?我看你是不是趁天黑去一下,免得有啥亂子,現在好解決?」王四狗懷著惡意還一本正經。
  「找我日他媽,我又沒犯王法,誰他媽管得著?」黑英雄根本不算王四狗的帳。
  「你不去我管不著,你愛去不去。我找劉美麗有些事,你還有啥事情?」王四狗想趕走黑英雄讓流氓麗兌現他曾經支付的帳。
  「你辦你的事情,我辦我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你又管得著嗎?又不是我欠了你的什麼帳還是沒交攤派款,太寬了吧!」黑英雄已經站了起來。
  王四狗也站了起來,「我看你他媽的真是流氓無賴!」
  「你是什麼東西,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原來你也不是什麼東西!」黑英雄和王四狗在流氓麗的家裡吵了起來。
  流氓麗大怒:「都滾出去,在我家吵的哪一門子架,要打要罵,到外面去!」
  王四狗和黑英雄真的走了出去,流氓麗隨即關上了門。
  「有本事到窯場!」王四狗一本正經威脅黑英雄……
  「我還怕你不成!」黑英雄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
  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沒有一個人的窯場,王四狗和黑英雄為了流氓麗罵起了口仗,他們沒有動手。
  「老黑,你去劉美麗家有什麼事?該不是想吃劉美麗的豆腐?你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是有怎麼樣?難道你真是去為了劉美麗的庄基,我吃不吃她的豆腐或者她讓吃不讓吃都不是你王四狗管的事。王四狗,你聽著,你當村長我不想干預,也懶得干預,可你所乾的許多事情,我黑英雄也略知一二,而且我有非常可靠的根據。別惹惱了我,我現在是天不收地不管,什麼也不怯火,只要誰不妨礙我的事,我還懶得理別人的事情呢。我只說扶貧款一件事情你就會很明白是怎麼回事。哼!」黑英雄拋出了他的撒手鐧。
  王四狗嚇了一跳,這一跳非同小可,他靜了下來,心想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跟他玩的花槍。
  「黑英雄,好,你有種,從今天起,你見了我,或是我見了你在劉美麗家各走各的,行了吧,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忙的,你儘管說出來。現在我走了,你想去幹什麼就去幹什麼!我說你也別太得意。」王四狗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有什麼得意的?」黑英雄對走開的王四狗說。
  在流氓麗這件事情上,王四狗和黑英雄達成了共識。
  這晚王四狗退場了,黑英雄雖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但還是在流氓麗面前把王四狗大大地罵了一通。
  過了幾天王四狗象一個賊似的鑽進了流氓麗的被窩,王四狗兩手抓住流氓麗的兩個涼粉坨,胡亂地整。
  王四狗象是城市裡的一些腐敗官吏,夜英雄好比街道的流氓二流子。他們是一丘之貉,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6
  王四狗作為一村之長,腐化墮落貪得無厭,欺軟怕硬一肚子壞水已經是王爺村男女老少婦孺皆知的事。
  比如上面給王爺村一批幫困衣服,有四大包,很多。王四狗接到這些城市人獻給鄉下農民的愛心破爛后,而是先把裡面比較好的有些還很不錯的衣服挑出來放好才把其餘的拿回去。在發放幫困衣服的會上,王四狗人模狗樣非常大度地說,村幹部一件也不要,全給村民。
  不明白的人說王四狗這次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明白的人心知肚明說王四狗是什麼樣的人誰不清楚。
  比如搞移民搬遷,坡根的王三性是符合搬遷條件的,但王四狗卻不報批王三性,因為每一戶人家搬遷政府要給補貼四千元。作為一個沒有收入的農民,誰又不想得到這幾千元呢。可有些人不符合條件但是有關係卻能拿到搬遷指標,平白無故得四千元人民幣。王三性黑通搭火地找了王四狗四次,把自己的一頭大肥豬買了,給鄉上管移民搬遷的人送了二百,還給哪一個送了多少,給王四狗送了一百,總之一頭肥豬買的錢花完了才有了他的名額。王三性不是想得那四千塊錢,他想把家搬到村裡的平地,坡根的生活他與老婆、老娘和孩子受夠了。支書的兒子就是一個不需要搬遷卻有名額的人,這樣的人不少。這一美好的政府計劃不是每一個王爺村的人都能夢想得到的,但這一美好的計劃讓那些非常困難的人雖然得到了卻從心裡沒有感到美好。
  王四狗也大大地沾了移民搬遷許多光。
  王四狗是雁過拔毛,兔子也吃窩邊草。
  修從王爺鄉到王爺村的路,是王爺鄉政府新近一項改變農村基礎建設計劃,也是每個王爺村人的願望,但是鄉政府沒有資金,需要王爺村所有人的集資。王爺村人不答應了,嚷嚷說要修鄉政府出錢,或者是村裡出,修不起就不修了何苦?村上開會的時候村民鬧哄哄的沒了秩序,都大罵鄉政府不辦正事情,盡出鬼點子,無非是讓人拿錢。你一句,我一句地不絕於耳。王四狗說:「我也沒辦法,鄉政府在年底要來驗收,誰也阻擋不了。修這條村路看是要花錢,其實也是為了咱村辦大事。我們算了一下需要三萬元,我和村幹部已經商量,準備請咱村在縣上有名的企業家王軍志(外號王能人)贊助兩萬。電話也已經與王軍志聯繫了,王軍志答應了。另一萬就必須咱全體村民按人頭攤派。每人九塊八角,三天後收繳,村幹部帶頭。要不是有王軍志那兩萬,怕我們村人出的錢就更多,這還得感謝王軍志吶!」
  王四狗和會計已經把帳算過了,這條路修成要不了三萬,他出了主義,凡是村幹部,就不交錢了,由湊齊的三萬元里出。村幹部們都很滿意,他們一個子也不用出,收帳的時候先交上,隨後就秘密地返還給他們每一個人。
  別看區區九元八角,有些家真是交不起,一家有五口人就得四十九,就是半張一百元。王爺村的人雖然窮,村民雖然反對,但他們想通以後,錢還是收齊了,連村裡最貧困的王可憐(原名王寶貴)、楊花花(楊銀花)、張空斗(張金斗)都交了上來。誰沒交錢,王四狗不會交的,村裡的會計、支書和支書的兒子。
  王爺村人看到他們沒錢借錢,出力氣流汗水修起平坦寬敞的王爺村大路的時候,當鄉政府舉行修成典禮的時候,王爺村千戶人心裡別提有多高興,這是他們一生一世都要走的路,他們的後代也要走的路,值得。
  但王爺村人不知道王四狗在這三萬元的一筆款里居然還私貪了錢!一千元啊!王爺村人怎麼能想到呢?
  王爺村人並不富裕,王爺村人還很窮。善良的王爺村人寬宏地容忍著王四狗的一切,誰也不想把痛苦有意加給一個家,王四狗有了難過,王四狗的老婆和孩子將承受他們本不該承擔的煩惱與生活折磨。
  你不能說這是人的愚蠢或者是麻木,這其實是人性里最美好的東西,別人痛苦了自己又能怎麼樣呢?這也不是放縱,只是格守了人性里的一點弱點和善良。
  可別忘乎所以地把別人的善良當著無知,把老百姓的寬宏和厚道看著愚傻,那你就大錯特錯。
  王四狗就是這瞎了狗眼的人。當他看到站在路上激動的王爺村人如此地盲目無知時,他得意極了。
  王四狗心裡說,鄉親們,你們知道什麼,我既弄了一筆錢,又耍了人,而你們還被蒙在鼓裡,唉,真是可憐透頂。王四狗想著這些,臉上似是一朵花在開放。
  7
  王四狗春風得意馬蹄疾,人氣旺盛,霸氣上漲。他坐在自家的太師椅上就象江西的陳老太,相貌的冷酷讓人感到他有一股冷瑟瑟的煞氣。王四狗雙手摸著椅子的扶手,二郎腿翹的老高且不住地搖晃,眼睛緊緊地盯著走進他家院子的馬宏奎,馬宏奎外號馬能纏。
  馬能纏這已經是第四次來找王四狗。
  馬能纏想想給兒二子申請一座庄基。眼看著親家發了最後通牒,說房庄基不申請下來,女子不能過門。馬能纏怕到手的兒媳婦泡了湯,就決定找王四狗給他劃一塊庄基,這事情沒有王四狗點頭,就報不上去。於是馬能纏接二連三地尋了王四狗三次。第一次他買了煙酒給王四狗拿去,可王四狗連看都不看一眼說:「馬奎,你不知道現在不批准建房地基?」馬能纏說:「我知道,事情還不是村裡向鄉上報。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二馬學英馬上要結婚,可沒有房基親家不讓女子過門,總不能因為這事把老二耽誤了。我知道你有辦法,給老弟幫一下忙。」王四狗大不咧咧地說:「你說得輕巧,我有恁大本事?那你向上面要個指標。」馬能纏說:「只要隊上批准給我劃了地,我再尋上面。你不批准,我咋找上面?」「那我沒辦法,我還有事。」王四狗下了逐客令。馬能纏沒法,又去了第二次,煙酒都上了檔次也沒能打動王四狗。馬能纏想:「現在天下官官心黑,連村官都想榨老百姓的油,王四狗他媽媽的。」但他還是又去了第三次,沒帶煙酒,直接送了一百元錢。
  王四狗一瞧心裡說馬能纏你太他媽小氣,批個房基就想拿這點煙水打發我,我今天不勒克你什麼時候勒克你,他媽的你是打發懶疙手(乞丐)。王四狗收下一百元錢對馬能纏說:「明天我先去問一下,你等兩天。」誰知王四狗一球日死兔再沒了下文。
  馬能纏不服氣了,天一黑他就去找王四狗。到了王四狗家的院落,那一條大狗混帳似的對著馬能纏使勁地咬。馬能纏一邊繞彎一邊罵道:「這壞松狗連村裡的人都不認識。」他有些罵王四狗的意思,王四狗心裡明白如水,心裡說:「你在我家院子都敢指桑罵槐,背後還不知道咋樣罵我,奶奶的,我要不給一點苦頭吃,你把我當成了什麼?
  馬能纏作了兩手準備,他已經寫好了申請。左腿褲兜里放著申請,右腿褲兜里裝著五百元。馬能纏要是還嗑嗑卿卿,就把錢給了他;若是王四狗說成了,錢不給,就給他申請。馬能纏走時對老婆說:「喔他媽是嫌少,王四狗現在真他馬牛B.」
  馬能纏一見王四狗就問:「王村長,我的事情到底怎麼樣,有沒有希望?」
  「馬能纏呀馬能纏,你煩不煩,你真是連馬都能纏下。我昨天問了,說可以考慮。不過……」王四狗笑這說。
  「別不過了,再不過了我兒子要打光棍了。好歹都是鄉里鄉親,你看我確實是無事不求人的。」
  「你真是說笑話,不求人能有馬能纏這個外號你,逗我開心哩是不是?」王四狗皮笑肉不笑。
  馬能纏不再說什麼了,他忽地從右邊褲兜里摸出五百元錢,送到王四狗面前,「王村長,我這是最後一次找你,再不批我就堅決不來了,對不起,你就把前面那些東西和錢都給我。」馬能纏氣急敗壞。
  王四狗一看馬能纏準備撤股,想到只能到此為止,見好就收,否則逼極了只能落個竹籃打水濕了空籃子,屁都沒有。
  「老馬,甭急嘛,你找鄉上還是得村裡划批,可別想前不顧后。是這,你回去寫一份申請拿來,我直接去土管所,後天聽消息。這錢我就不客氣了,需要去打點,這事隨後你恐怕還得花點錢。你先回去。」
  「你說咋辦就咋辦,花錢我早已經準備著。申請我也早就準備了,給你!」
  王四狗提起筆刷刷刷寫下了王四狗的名字。馬能纏立在跟前左看右看說怎麼也不象王四狗,王四狗說你把眼睛睜大大的看。
  馬能纏心裡說王四狗的王字寫的倒象五,五四狗是他媽什麼狗,哼,反正不是什麼好狗。馬能纏一邊往回走一邊在心裡大罵王四狗。
  王四狗找上他土管所的朋友,他曾經為了這個朋友拿了鄉政府給王爺村的一萬元扶貧款。所以王四狗因為馬能纏的事情自然就找上了他的朋友。
  很順利,事情成功了,不過馬能纏又破費了幾百。
  事後王四狗對馬能纏說,要是你去須弄砸不可,他為此事十分得意。
  8
  王四狗在他榮任村長村的第三個年頭,天上向他掉了一個特大的餡餅,這枚上好的特大餡餅有著無比的美味。當王四狗在大口大口地品嘗美味的時候,陷阱就跟在他的身後張著血盆大口對他虎視眈眈。
  王爺村的人已經無法容忍王四狗的胡作非為,他在一次喝醉酒後說什麼?你聽,「我在王爺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人說了算。我想弄哪個女人就弄那個女人。誰想做成事,他不求我休想!」還說他把王爺村人當了鎚子。
  最令王爺村人群情激憤的還是他私自將王爺村一塊三百畝耕田買給了南方一個來本地做磚瓦生意的客商,那片地是專門用來起土用的。買了就買了,只要為王爺村人辦了好事,沒人在乎,現在路子很寬的。但是沒有,王四狗暗箱操作,僅僅將地買了六千元,也就是每年給王爺村上交六千元人民幣,期限十年。事後南方客商一次性給了王四狗一萬表示對他的感謝。
  王爺村人準備在下一次開村民大會的時候,把王四狗轟下台,但是還沒有等到他們動手王四狗就滾伙了。
  王四狗在沒有弄清楚這個客商底細的情況下轟然地辦了一件令他一生都悔恨的下作勾當,這客商其實是一個大大的專門作倒賣生意的騙子。
  就是這枚巨大的餡餅徹底葬送了王四狗,因為這一個大餡餅下面是一個可以淹沒他的陷阱,他毫無顧忌地跳了進去。當王四狗還在家裡做美夢的時候,一輛「嗚嗚嗚」的帶著特別標誌的車輛停在了他家的門前,車上還有他的南方客商。
  令他十分慶幸的是楊阿四也陪上了他,是王四狗走上領導崗位不久的這個楊阿四鼓惑引導他走上這條路的,所以王四狗沒有忘記他的關懷,很坦白地說出了楊阿四的一點過去。
  現在有楊阿四的陪伴,王四狗不會寂寞了。
  9
  聽說王四狗還當著什麼什麼室長呢,不是村長;沒有在王爺村,是在一群持槍的武警看守下的沒有自由的房子里。
  聽說王四狗原不叫王四狗,叫王好為。為什麼叫王四狗,王爺村人說好象不太清楚了。
  聽說王四狗在裡面歸了真名,沒人叫他王四狗,都叫他王好為。
  聽說他的表現還好。
  地址:陝西。洛南縣醫院羅春會
  郵編:726100手機:13239140898

 

《村長王四狗》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