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供奉彈箜篌歌》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李供奉彈箜篌歌》是唐代詩人顧況所作詩詞之一。

廣告

1 《李供奉彈箜篌歌》 -作者

唐 顧況

《李供奉彈箜篌歌》《李供奉彈箜篌歌》

    顧況(725---814),字逋翁,晚年自號悲翁,海鹽(今浙江省海鹽縣)人,一說蘇州人.至德二年(757)進士,官著作郎.因作《海鷗詠》譏諷當朝權貴,被貶為饒州司戶參軍.不久隱居茅山,自稱華陽真逸.
顧況具有蔑視權貴的精神,因而遭到權貴的排斥,一生仕途失意.他重視詩歌的「聲教」,反對詞藻華麗的詩風.其詩平易流輰,俚俗口語,多入於詩;又能注意揭露社會現實的各種矛盾,對人民的苦難表示同情,對權貴豪門的驕奢淫佚予以諷刺.部份詩歌流露出虛無出世的道家思想. 琦



 

2 《李供奉彈箜篌歌》 -詩詞正文

國府〈1〉樂手彈箜篌,赤黃絛索金鎝頭。

廣告

早晨有敕〈2〉鴛鴦〈3〉殿,夜靜遂歌明月樓〈4〉。

起坐可憐能抱撮,大指調弦中指撥。

腕頭花落舞制裂〈5〉,手下鳥驚飛撥剌〈6〉。

珊瑚席,一聲一聲鳴錫錫;

羅綺屏,一弦一弦如撼鈴。

急彈好,遲亦好;

宜遠聽,宜近聽。

左手低,右手舉,易調移音天賜與。

大弦似秋雁,聯聯度隴關;小弦似春燕,喃喃向人語。

手頭疾,腕頭軟,來來去去如風卷。

聲清泠泠鳴索索,垂珠碎玉空中落。

美女爭窺玳瑁簾〈7〉,聖人〈8〉卷上真珠箔〈9〉。

大弦長,小弦短,小弦緊快大弦緩。

初調鏘鏘似鴛鴦水上弄新聲,入深似太清〈10〉仙鶴游秘館〈11〉。

李供奉〈12〉,儀容質〈13〉,身才稍稍六尺一。

在外不曾輒教人,內里聲聲不遣出。

指剝蔥,腕削玉,饒鹽饒醬五味足。

弄調人間不識名,彈盡天下崛奇曲〈14〉。

廣告

胡曲漢曲聲皆好,彈著曲髓〈15〉曲肝腦〈16〉。

往往從空入戶來,瞥瞥隨風落春草。

草頭只覺風吹入,風來草即隨風立。

草亦不知風到來,風亦不知聲緩急。

爇玉燭〈17〉,點銀燈〈18〉;光照手,實可憎。

只照箜篌弦上手,不照箜篌聲里能。

馳鳳闕,拜鸞殿,天子一日一回見。

王侯將相立馬迎,巧聲一日一回變。

實可重,不惜千金買一弄。

銀器胡瓶馬上馱,瑞錦輕羅滿車送。

此州好手非一國,一國東西盡南北。

除卻天上化下來,若向人間實難得。

3 《李供奉彈箜篌歌》 -註釋

《李供奉彈箜篌歌》


 〈1〉國府—內庭樂府的通稱.
 〈2〉敕—即聖旨.
 〈3〉鴛鴦殿—唐宮中的建築.
 〈4〉明月樓—同上註.
 〈5〉製裂—或作「掣裂」形容形像聲音的效果.
 〈6〉撥剌—同上註.
 〈7〉玳瑁簾—用玳瑁製作的門簾.
 〈8〉聖人—對皇帝的尊稱.
 〈9〉真珠箔.—用真珠製作的門簾.
 〈10〉太清—天上.
 〈11〉秘館—深邃的秘室.

廣告

 〈12〉供奉—唐朝官職名稱之一,指供職內庭擅
長文學、技術的人;當時也有「符詺」的稱謂.
 〈13〉儀容質—端莊而美麗的豐姿
 〈14〉崛奇曲—高雅美妙的樂曲.
 〈15〉曲髓—樂曲的精華.
 〈16〉曲肝腦--樂曲的精華.
 〈17〉玉燭—白色的臘燭.
 〈18〉銀燈—用銀質製的燈台.

<<李供奉彈箜篌歌>>--演繹

  顧況是唐代有名的詩人,曾經寫過不少有關描述民間樂器的詩歌,如<<彈琴谷>>、<<箏>>、<<鄭女彈箏歌>>、<<劉禪奴彈琵琶歌>>…..等等;有名的<<李供奉彈箜篌歌>>是他更有代表性的傑作.我們可以從這闕<<李供奉彈箜篌歌>>裏,了解到箜篌這作樂器在盛唐時代流行情況,社會地位和各種演奏技巧,以及豐富的表現力等等.這對我們今天恢復和發展箜篌的藝術來說,是頗具借鑑和參攷意義的.謹應瀋陽民族樂器廠箜篌改革者韓其華先生委託,試將此歌演繹如下,由於個人水平所限,難免有誤繹之處,尚希識者批評指正.

廣告

 (譯文)
 由宮庭的樂師來表演彈箜篌.箜篌上用赤黃色的絲絛拴結著名貴的金鎝頭(說明箜篌裝飾的考究).天亮時就有聖旨召她到鴛鴦殿去表演;晚上夜靜時又被召到明月樓來歌唱(可見箜篌在宮庭內受歡迎程度).表演者的起坐很吃力地抱彈這件樂器;用大指挑動裡面高音的絃,同時用中指勾撥著外面低音的絃(表演者在表演前的調絃情況);手腕的運轉,就像花製裂花瓣一樣舞動著,動手彈奏時又如同受驚的鳥兒振翅起飛而發出撥剌的聲響(表演者調絃後,舒展手部的動作).
 在珊瑚席前,響起了一聲聲錫錫的聲音;在羅綺屏風後面,又有如同搖撼著銅鈴一般的撥動著每一條絃(描寫箜篌的聲音效果);急速的快彈好(聽),舒情的慢板亦好;宜遠觀欣賞聆聽,亦宜近距離觀摩及聆聽.演奏者左手低(彈奏外部絃線)右手略舉(彈裡面高音的絃,與現代彈奏豎琴的姿勢相吻合),無論是演奏任可曲調或走指換把都熟練地順應樂器本身的條件來進行.當演奏者彈奏粗絃時,所發出的低音是渾厚有力,就好像一行行秋雁,聯聯飛渡玉門關一樣;而演奏細少的高音絃時又清脆嘹亮,好像春天的乳燕,呢呢喃喃向人說話一般(高低的對照).
 指頭觸絃的力度是強而有力,適當地配合手腕的輕柔來換把的來回轉動,就像旋風一般.琴聲的清脆—泠泠索索,就像掛在半空的明珠或碎了的玉塊,忽然從空中墜下般的清脆嘹亮(演奏者技術的熟練、琴音的美妙).
 那些漂亮的宮女們,都被美妙琴音所感動,爭著從玳瑁簾的縫
隙中偷看錶演;皇帝也忘了尊嚴為看得更真摰,下令把阻隔的真珠簾捲起.
 大絃長──是低音絃,小絃短──是高音絃;小絃是高頻率的振盪,反之大絃是低頻率的振盪.
 開始時樂曲是舒情的慢板,鏘鏘的琴音,如鴛鴦在水上戲水、在暢泳.到旋律的中段,令人覺得如在天上遨遊、如坐仙鶴暢遊於天宮.
 李供奉,是個端莊而高貴的淑女,個子中等,稍稍六尺一吋;她不日曾在宮外教到學生,因為宮庭的禁令是她的技藝不得外傳.她那纖纖玉手像剝了皮的蔥一樣,她的手腕像用經打磨的白玉雕琢而成;不用加鹽也不用加醬也能嘗盡天下美味.
 在座的名人雅士,誰也不知道是什麼曲目;所彈奏的都是世上高雅而美妙的樂曲──真有此曲只得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之感.不管是外國名曲或者是中土的樂曲,都能傳情達意地演奏出來.聽眾的感受是被演奏者所帶領著,像從戶外帶領入戶內,宛然隨著薇風飄落在春草地上.當草頭覺得風吹到時,草就隨風而立.草是不知風何時到來,風亦不知道風聲音有緩急.
 晚上燃點了玉燭,又燃點銀燈;燭光只照著演奏者的手,實太可憎;因他只能照著絃上的,未能照出箜篌裡面的聲音.
 剛馳騁於後宮為宮中隹麗演奏,跟著又要上金鷥殿為聖上表演,受到皇上的賞識,每天都要進見一次.連王侯軍相亦要應酬為他們演奏,所選的曲目隨之亦要天天更換.
 當然,由於她出色的演奏技巧,不惜千金一擲來聽一曲的大有人在.甚至送來的銀器、西域的精緻盛器用馬馱回家,綾羅綢緞載滿車.
 這個是州裏的名奏家,但你走遍國內東西南北,也不可再找一個.除天仙化人來,若向人間找尋,實在是難得啊.
      
                 1979年春節試譯,

《李供奉彈箜篌歌》


                 以顧況原各稿為據.
                  曹正.    
  

 (註:選自曹正老師著作《話說「箜篌」》)  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