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庇特與海神》

標籤: 暫無標籤

31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這是一幅充滿浪漫主義情調的藝術作品。畫中描繪的是朱庇特不顧泰提斯的熱戀,將其許配別人,泰提斯逃避這門婚事,反覆哀求朱庇特,畫中正是這一情景。朱庇特身旁的海中女神泰提斯的形象,被明顯地做了誇張,一雙手既長又柔軟,整個軀體為達到對朱庇特的溫存效果而顯得扭曲。顯然,畫家的美學觀聽命於浪漫主義的自由想象力。在藝術風格上,兼容並蓄,方法仍以古典主義原則為主。

《朱庇特與海神》 -作品信息

作者 :安格爾
國家 :〔法國〕
大小 :327×260厘米
收藏地點 :法國普羅旺斯埃爾市博物館  

《朱庇特與海神》 -畫作賞析

 

《朱庇特與海神》《朱庇特與海神》

 安格爾的油畫常常被人譴責為缺乏色彩,當時人們用一種俏皮稱呼來念他的名字,即把他的「安格爾」拼成en gris(即「灰色」之意), 好象安格爾只會用灰色畫畫,或者說他的畫面上色彩單調。這種諷刺的主要原因是他過分注意素描的嚴格調子,而缺乏色彩的熱情。其實,安格爾對於色彩也有許多精闢的見解,比如他認為「組成色彩的基本要素不在於一幅畫的明暗色塊各部間配合得當,它多半是顯示在每一個被描繪對象的特殊的色調差別上面。例如,有閃光的白色織物就會影響到黝黑的、帶有橄欖色調的人的膚色,特別要善於鑒別柔和的金黃色與冷色調之間、人體身上意外的色調與局部性的色調之間的關係。」他又說:「在許多人的眼裡,拉斐爾不是個色彩家。當然,他不會象魯本斯或者凡·代克那樣描繪。見鬼去吧!可不是,……拉斐爾還真防備這一手呢!」這些見解表明他不喜歡誇張浮滑的色彩,而牢牢使色彩依附於物體在相互間的對應關係。就這一觀點看,他是個地道的寫實主義者。 

廣告

但在另一方面,他又把色彩僅僅看作是一種裝飾,他說:「打個比方,它不過象個宮廷小姐,僅僅對藝術的真正完美起些促進作用,所以她往往顯得格外迷人一些。」無怪同時代的法國著名藝術評論家泰奧菲爾·戈蒂葉說他「在對待古代希臘的態度上,安格爾無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與熱情,因此他也比達維特更是浪漫主義者。」我們就這一幅《朱庇特與忒提斯》上可以看出他這些充滿浪漫主義情調的藝術構思。 


這幅畫作於1811年,他那時尚在羅馬。受學院式的正統觀念的影響,安格爾總是把神話故事和聖經題材視作自己的歷史畫的重要源泉。這幅畫如果拿開左邊那個變了形的忒提斯海神形象,就成了一幅極其枯燥的、然而細節刻畫上又十分完備的學院派作品。可是在朱庇特身旁的海中神女忒提斯的形象是明顯地誇張的,色彩也用得很不理想,正如他自己說的,僅僅是一種使形象顯得更迷人一些的裝飾而已。忒提斯的兩隻手被誇張了,既長又柔軟,整個身體為了突出這個女性對朱庇特的溫存而扭曲了。這時,畫家的美學觀似乎在聽命於他的浪漫主義想象力。法國詩人波特萊爾在展覽會評論文上逐條地指出它的缺點,「肚臍已滑近肋骨,……然後是女人的乳房,乳頭不知怎地都靠近了腋窩,……」。    

儘管如此,後代的美術史論家仍然十分肯定這幅畫的浪漫主義手法。安格爾確實在變換著古典主義手法與浪漫主義手法。他並沒有拘謹於形的問題,恰恰相反,有時他也不依靠色彩的組合,僅憑線條使他也有可能對各種感情因素作隨心所欲的表達。

據神話傳說,古代海神涅柔斯的女兒忒提斯曾被天神朱庇特(即希臘神話中的宙斯)熱戀過,但已有預言說:忒提斯將會有一個比父親更強的兒子,於是朱庇特不顧忒提斯的意願,把她許配給凡人珀琉斯。忒提斯為了逃避這門親事,曾再三向朱庇特求愛,后又把自己變成火、水、獅、蛇等形狀,都被珀琉斯所克服。這幅畫是安格爾早期在藝術風格上兼容並蓄的極好例證,但他決非在尋求折衷道路,以後的創作也將證明他所走的是一條極其艱難的道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