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亭中秋切鱠》

標籤: 暫無標籤

3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望江亭中秋切鱠》 - 簡介:共四折。現存明息機子編萬曆二十六年(1598)《雜劇選》本、明王驥德編萬曆顧曲齋刊《古雜劇》本和《元曲選》本。前兩本劇名作《望江亭中秋切鱠旦》。 《望江亭中秋切鱠》 - 作者:關漢卿 《望江亭中秋切鱠》 - 梗概:《望江亭》是關漢卿亮在苦寒人世里的一支俏生生,紅潤潤的珊瑚。有竇娥的不幸,沒有她的哀苦。也因了譚記兒是那樣慧黠的女子。 一個女子美貌如鶯鶯,幸福並不能長久。美貌會打折扣,智慧不會。所以慧黠如譚記兒才是真正的幸福,又有那樣一個包容理解的老公,幸福於她,是拒絕都拒絕不掉。

廣告

1 《望江亭中秋切鱠》 -簡介

《望江亭中秋切鱠》:共四折。現存明息機子編萬曆二十六年(1598)《雜劇選》本、明王驥德編萬曆顧曲齋刊《古雜劇》本和《元曲選》本。前兩本劇名作《望江亭中秋切鱠旦》。   

2 《望江亭中秋切鱠》 -作者

關漢卿

3 《望江亭中秋切鱠》 -梗概

《望江亭中秋切鱠》,從此無別離,百事長如願。 
真正的大家並不在乎用全部筆墨來表現一個女人,故事裡有壞男人,但絕對不是她的老公。否則那是苦情戲加偶像劇。 我以為《望江亭》是關漢卿亮在苦寒人世里的一支俏生生,紅潤潤的珊瑚。有竇娥的不幸,沒有她的哀苦。也因了譚記兒是那樣慧黠的女子。
故事無一例外的發生在道觀,做媒的是個老道姑。 
你從不知,上帝何時開啟那一扇窗。即便你靈秀逼人,一樣是命運的棋子。而那木訥的男子,反是你的救贖。
花容月貌經不起生活的負累,譚記兒自嘆命苦,於是有心逃離這春恨夏短的紅塵。白姑姑以身相勸,您的花容月貌怎禁得住這清淡漫長的白天黑夜?
出家是下下之策,譚記兒承認。丈夫夭亡,幸福短暫,我是個被幸福遺棄的女人。
哪裡?白道姑假意一聲咳。
白士中出現了。
譚記兒嬌嗔,哪有這樣的。連他姓名還不知,就為第一眼的不討厭稀里糊塗的把自己的命運交出去?被迫同意也算給自己個機會吧。不過,譚記兒義正言辭,「芳槿無終日,貞松耐歲寒。我、我、我,攛斷的上了竿;你、你、你,掇梯兒著眼看;他、他、他,把《鳳求凰》暗裡彈;我、我、我,背王孫去不還。只願他肯、肯、肯做一心人,不轉關;我和他守、守、守《白頭吟》,非浪侃。」她不是懷春的少女了,不會為一個清秀些的男人做出荒唐事。他要明白,愛我就要接受我的全部,至少要尊重我。
白士中全允。他的確被幸運沖了頭腦,而且這個老實人並不愚鈍,一個聰敏的女子更能給自己枯澀艱難的生活帶來全新的色彩。
於他,楊衙內的再次出現不過是讓他進一步見識了妻子的巾幗氣概。於譚記兒則是小計一展,不僅將好男人白士中的未來牢牢佔住,連他過去女人的優點也要蓋住。
「我不管他花花太歲,也不怕他的勢劍金牌,只叫他滿船空載明月歸!」
譚記兒化身打魚的張二嫂登場了。她巧笑倩兮,言辭諷刺而熱烈,「我從來打漁船上扭的那身子兒別,替你穩坐七香車。」
偷了聖旨,換了金劍,功成身退,把好名聲的帽子送給自己的老公。白士中不費吹灰之力將『真欽差』變為『假欽差』。
從此無別離,百事長如願。 
譚記兒是小女子,關起門來不要人羨慕。儘管如此,不難看出她的不確定感。她偷窺只見老公「手捻一張紙,長吁短嘆」。「相公就別瞞我了,你前妻書信來了,我這就讓位,絕不使你為難。」
好男人白士中哭笑不得,「我家裡哪還有什麼妻室?!」
也許真如《半路夫妻》上管軍的感嘆,下輩子一定要跟一個女人過一輩子。再婚的苦惱,非經歷者不可知吧。
不過話說回來,白士中雖不若老婆的才智,氣量真不小,並不諱言,「我夫人,十分美貌不消說了;更兼聰明智慧,事事精通,端的是佳人領袖,美女班頭。。。」男權社會,女子的才智總要借一個寬宏的男子身上體現,白士中對於妻子親身接近花花公子楊衙內,表現的是關懷和擔憂,沒有不信任。
如是,才得從此無別離,百事長如願吧。
一個女子美貌如鶯鶯,幸福並不能長久。美貌會打折扣,智慧不會。所以慧黠如譚記兒才是真正的幸福,又有那樣一個包容理解的老公,幸福於她,是拒絕都拒絕不掉。 

4 《望江亭中秋切鱠》 -劇本

元雜劇《望江亭中秋切鱠》劇本
第一折

(旦兒扮白姑姑上,雲)貧道乃白姑姑是也。從幼年間便舍俗出家,在這清安觀里做著個住持。此處有一女人,乃是譚記兒,生的模樣過人。不幸夫主亡逝已過,他在家中守寡,無男無女,逐朝每日到俺這觀里來,與貧姑攀話。貧姑有一個侄兒,是白士中。數年不見,音信皆無,也不知他得官也未?使我心中好生記念。今日無事,且閉上這門者。(正末扮白士中上,詩云)昨日金門去上書,今朝墨綬已懸魚。誰家美女顏如玉,綵球偏愛擲貧儒。小官白士中,前往潭州為理,路打清安觀經過。觀中有我的姑娘,是白姑姑,在此做住持。小官今日與白姑姑相見一面,便索赴任。來到門首,無人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雲)姑姑,您侄兒除授潭州為理,一徑的來望姑姑。(姑姑雲)白士中孩兒也,喜得美除!我恰纔道罷,孩兒果然來了也。孩兒,你媳婦兒好么?(白士中雲)不瞞姑姑說,您媳婦兒亡逝已過了也!(姑姑雲)侄兒,這裡有個女人,乃是譚記兒;大有顏色,逐朝每日在我這觀里,與我攀話。等他來時,我圓成與你做個夫人,意下如何?(白士中雲)姑姑,莫非不中么?(姑姑雲)不妨事,都在我身上。你壁衣後頭躲者,我咳嗽為號,你便出來。(白士中雲)謹依來命。(下)(姑姑雲)這早晚譚夫人敢待來也?(正旦扮譚記兒上,雲)妾身乃學士李希顏的夫人,姓譚,小字記兒。不幸夫主亡化過了三年光景。我寡居無事,每日只在清安觀和白姑姑攀些閑話。我想,做婦人的沒了丈夫,身無所主,好苦人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我則為錦帳春闌,綉衾香散,深閨晚,粉謝脂殘,到的這日暮愁無限!

【混江龍】我為甚一聲長嘆,玉容寂寞淚闌干?則這花枝裡外,竹影中間,氣吁的片片飛花紛似雨,淚灑的珊珊翠竹染成斑。我想著香閨少女,但生的嫩色嬌顏,都只愛朝雲暮雨,那個肯鳳只鸞單?這愁煩恰便似海來深,可兀的無邊岸!怎守得三貞九烈,敢早著了鑽懶幫閑。

(雲)可早來到也。這觀門首無人報復,我自過去。(做見姑姑科,雲)姑姑,萬福!(姑姑雲)夫人,請坐。(正旦雲)我每日定害姑姑,多承雅意。妾身有心跟的姑姑出家,不知姑姑意下何如?(姑姑雲)夫人,你那裡出得家?這出家無過草衣木食,熬枯受淡,那白日也還閑可,到晚來獨自一個,好生孤忄西!夫人,只不如早早嫁一個丈夫去好。(正旦唱)

【村裡迓鼓】怎如得您這出家兒清靜,到大來一身散誕。自從俺兒夫亡后,再沒個相隨相伴。俺也曾把世味親嘗,人情識破,怕甚麼塵緣羈絆?俺如今罷掃了蛾眉,凈洗了粉臉,卸下了雲鬟;姑姑也,待甘心捱您這粗茶淡飯。

(姑姑雲)夫人,你平日是享用慣的,且莫說別來,只那一頓素齋,怕你也熬不過哩。(正旦唱)

【元和令】則您那素齋食剛一餐,怎知我粗米飯也曾慣。俺從今把心猿意馬緊牢拴,將繁華不掛眼。(姑姑雲)夫人,你豈不知:"雨里孤村雪裡山,看時容易畫時難。早知不入時人眼,多買胭脂畫牡丹。"夫人你怎生出的家來!(正旦唱)您道是"看時容易畫時難",俺怎生就住不的山,坐不的關,燒不的葯,煉不的丹?

(姑姑雲)夫人,放著你這一表人物,怕沒有中意的丈夫嫁一個去,只管說那出家做甚麼!這須了不的你終身之事,(正旦雲)嗨!姑姑這終身之事,我也曾想來:若有似俺男兒知重我的,便嫁他去也罷。(姑姑做咳嗽科,白士中見旦科,雲)祗揖。(正旦回禮科,雲)姑姑,兀的不有人來,我索回去也。(姑姑雲)夫人,你那裡去?我正待與你做個媒人。只他便是你夫主,可不好那!(正旦雲)姑姑,這是甚麼說話!(唱)

【上馬嬌】咱則是語話間,有甚干;姑姑也,您便待做了筵席上撮合山。(姑姑雲)便與您做個撮合山,也不誤了你。(正旦唱)怎把那隔牆花強攀做連枝看?(做走科)(姑姑雲)關了門者,我不放你出去。(正旦唱)把門關,將人來緊遮攔。

【勝葫蘆】你卻便引的人來心惡煩,可甚的"撒手不為奸"!你暗埋伏,隱藏著誰家漢?俺和你幾年價來往,傾心兒契合,則今日索分顏!

(姑姑雲)你兩個成就了一對夫妻,把我這座清安觀權做高唐,有何不可?(正旦唱)

【幺篇】姑姑,你只待送下我高唐十二山,枉展污了你這七星壇。(姑姑雲)我成就了你錦片也似前程,美滿恩情,有甚麼不好處?(正旦唱)說甚麼錦片前程真箇罕!(姑姑雲)夫人,你不要這等妝幺做勢,那個著你到我這觀里來?(正旦唱)一會兒甜言熱趲,一會兒惡叉白賴,姑姑也,只被你直著俺兩下做人難!

(姑姑雲)兀那君子,誰著你這裡來?(白士中雲)就是小娘子著我來。(正旦雲)你倒將這言語贓誣我來,我至死也不順隨你!(姑姑雲)你要官休也私休?(正旦雲)怎生是官休?怎生是私休?(姑姑雲)你要官休呵,我這裡是個祝壽道院,你不守志,領著人來打攪我,告到官中,三推六問,枉打壞了你;若是私休,你又青春,他又年少,我與你做個撮合山媒人,成就了您兩口兒,可不省事?(正旦雲)姑姑,等我自尋思咱。(姑姑雲)可知道來:"千求不如一嚇!"(正旦雲)好個出家的人,偏會放刁!姑姑,他依的我一句話兒,我便隨他去罷;若不依著我呵,我斷然不肯隨他。(白士中雲)休道一句話兒,便一百句,我也依的。(正旦唱)

【後庭花】你著他休忘了容易間,則這十個字莫放閑。豈不聞:"芳槿無終日,貞松耐歲寒。"姑姑也,非是我要拿班,只怕他將咱輕慢。我、我、我,攛斷的上了竿;你、你、你,掇梯兒著眼看;他、他、他,把《鳳求凰》暗裡彈;我、我、我,背王孫去不還。只願他肯、肯、肯做一心人,不轉關;我和他守、守、守《白頭吟》,非浪侃。

(姑姑雲)你兩個久后,休忘我做媒的一片好心兒!(正旦唱)

【柳葉兒】姑姑也,你若提著這樁兒公案,則你那觀名兒喚做清安!你道是蜂媒蝶使從來慣,怕有人擔疾患,到你行求丸散,你則與他這一服靈丹。姑姑也,你專醫那枕冷衾寒!

(雲)罷、罷、罷!我依著姑姑,成就了這門親事罷。(姑姑雲)白士中,這樁事虧了我么?(白士中雲)你專醫人那枕冷衾寒,虧了姑姑!您孩兒只今日,就攜著夫人同赴任所,另差人來相謝也。(正旦雲)既然相公要上任去,我和你拜辭了姑姑,便索長行也。(姑姑雲)白士中,你一路上小心在意者!您兩口兒正是郎才女貌,天然配合,端不枉了也!(正旦唱)

【賺煞尾】這行程則宜疾,不宜晚。休想我著那別人絆翻,不用追求相趁趕,則他這等閑人,怎得見我容顏?姑姑也,你放心安,不索恁語話相關。收了纜,撅了樁,踹跳板,掛起這秋風布帆,試看那碧雲兩岸,落可便輕舟已過萬重山。(同白士中下)(姑姑雲)誰想今日成合了我侄兒白士中這門親事,我心中可煞喜也!(詩云)非是貧姑硬主張,為他年少守空房。觀中怕惹風情事,故使機關配俊郎。(下)

第二折

(凈扮楊衙內引張千上,詩云)花花太歲為第一,浪子喪門世無對。普天無處不聞名,則我是權豪勢宦楊衙內。某乃楊衙內是也。聞知有亡故了的李希顏夫人譚記兒,大有顏色,我一心要他做個小夫人。頗奈白士中無理,他在潭州為官,未經赴任,便去清安觀中央道姑為媒,倒娶了譚記兒做夫人。常言道:"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論這情理,教我如何容得他過?他妒我為冤,我妒他為仇。小官今日奏知聖人:"有白士中貪花戀酒,不理公事。"奉聖人的命,差人去標了白士中首級。小官就順著道:"此事別人去不中,只除非小官親自到潭州,取白士中首級復命,方才萬無一誤。"聖人准奏,賜小官勢劍金牌。張千,你分付李稍駕起小舟,直到潭州,取白士中首級走一遭去來。(詩云)一心要娶譚記兒,教人日夜費尋思。若還奪得成夫婦,這回方是運通時。(下)(白士中上,雲)小官白士中。自到任以來,只用清靜無事為理,一郡黎民,各安其業,頗得眾心。單隻一件,我這新娶譚夫人,當日有楊衙內要圖他為妾,不期被我娶做夫人,同往任所。我這夫人,十分美貌不消說了;更兼聰明智慧,事事精通,端的是佳人領袖,美女班頭,世上無雙,人間罕比。聞知楊衙內至今懷恨我,我也恐怕他要來害我,每日懸懸在心。今早坐過衙門,別無勾當,且在這前廳上閑坐片時,休將那段愁懷使我夫人知道。(院公上,詩云)心忙來路遠,事急出家門。夜眠侵早起,又有不眠人、老漢是白士中家的一個老院公。我家主人今在潭州為理,被楊衙內暗奏聖人,賜他勢劍金牌,標取我家主人首級。俺老夫人得知,差我將著一封家書,先至潭州,報知這個消息,好預做準備。說話之伺,可早來到潭州也。不必報復,我自過去。(見科)相公,將息的好也!(白士中雲)院公,你來做甚麼?(院公雲)奉老夫人的分付,著我將著這書來,送相公親拆。(白士中雲)有母親的書呵,將來我看。(院公做遞書科,雲)書在此。(白士中看書科,雲)書中之意,我知道了。嗨!果中此賊之計。院公,你吃飯去。(院公雲)理會的。(下)(白士中雲)誰想楊衙內為我娶了譚記兒,挾著仇恨,朦朧奏過聖人,要標取我的首級。似此,如之奈何?兀的不悶殺我也!(正旦上,雲)妾身譚記兒。自從相公理任以來,俺在這衙門後堂居住,相公每日坐罷早衙,便與妾身攀話;今日這早晚不見回來,我親自望相公走一遭去波。(唱)

【中呂】【粉蝶兒】不聽的報喏聲齊,大古里坐衙來恁時節不退;你便要接新官,也合通報咱知。又無甚緊文書、忙公事,可著我心兒里不會。轉過這影壁偷窺,可怎生獨自個死臨侵地?

(雲)我且不要過去,且再看咱。呀!相公手裡拿著一張紙,低著頭左看右看,我猜著了也!(唱)

【醉春風】常言道"人死不知心",則他這海深也須見底。多管是前妻將書至,知他娶了新妻,他心兒里悔、悔。你做的個棄舊憐新;他則是見咱有意,使這般巧謀奸計。

(做見科,雲)相公!(白士中雲)夫人,有甚麼勾當,自到前廳上來?(正旦雲)敢問相公:為甚麼不回後堂中去?敢是你前夫人寄書來么?(白士中雲)夫人,並無甚麼前夫人寄書來,我自有一樁兒擺不下的公事,以此納悶。(正旦雲)相公,不可瞞著妾身,你定有夫人在家,今日捎書來也。(白士中雲)夫人不要多心,小官並不敢欺心也。(正旦唱)

【紅繡鞋】把似你則守著一家一計,誰著你收拾下兩婦三妻?你常好是七八下里不伶俐。堪相守留著相守,可別離與個別離,這公事合行的不在你!(白士中雲)我若無這些公事呵,與夫人白頭相守。小官之心,惟天可表!(正旦雲)我見相公手中將著一張紙,必然是家中寄來的書。相公休瞞妾身,我試猜這書中的意咱!(白士中雲)夫人,你試猜波!(正旦唱)

【普天樂】棄舊的委實難,迎新的終容易。新的是半路里姻眷,舊的是綰角兒夫妻。我雖是個婦女身,我雖是個裙釵輩,見別人眨眼抬頭,我早先知來意。不是我賣弄所事精細,(帶雲)相公,你瞞妾身怎的?(唱)直等的恩斷意絕,眉南面北,恁時節水盡鵝飛。

(白士中雲)夫人,小官不是負心的人,那得還有前夫人來!(正旦雲)相公,你說也不說?(白士中雲)夫人,我無前夫人,你著我說甚麼!(正旦雲)既然你不肯說,我只覓一個死處便了!(白士中雲)住、住、住!夫人,你死了,那裡發付我那?我說則說,夫人休要煩惱。(正旦雲)相公,你說,我不煩惱。(白士中雲)夫人不知,當日楊衙內曾要圖謀你為妾,不期我娶了你做夫人。他懷恨小官,在聖人前妄奏,說我貪花戀酒,不理公事。現今賜他勢劍金牌,親到潭州,要標取我的首級。這個是家中老院公,奉我老母之命,捎此書來,著我知會;我因此煩惱。(正旦雲)原來為這般.相公,你怕他做甚麼?(白士中雲)夫人,休惹他,則他是花花太歲。(正旦唱)

【十二月】你道他是花花太歲,要強逼的我步步相隨。我呵,怕甚麼天翻地覆,就順著他雨約雲期。這樁事,你只睜眼兒覷者,看怎生的發付他賴骨頑皮!

【堯民歌】呀,著那廝得便宜翻做了落便宜,著那廝滿船空載月明歸。你休得便乞留乞良捶跌自傷悲,你看我淡妝不用畫蛾眉。今也波日,我親身到那裡,看那廝有備應無備!

(白士中雲)他那裡必然做下準備,夫人,你斷然去不得。(正旦雲)相公,不妨事。(做耳暗科)則除是恁的!(白士中雲)則怕反落他彀中。夫人,還是不去的是。(正旦雲)相公,不妨事。(唱)

【煞尾】我著那廝磕著頭見一番,恰便似神羊兒忙跪膝;直著他船橫纜斷在江心裡,我可便智賺了金牌,著他去不得!(下)

(白士中雲)夫人去了也。據著夫人機謀見識,休說一個楊衙內,便是十個楊衙內,也出不得我夫人之手。正是:眼觀旌節旗,耳聽好消息。(下)

第三折

(衙內領張千、李稍上)(衙內雲)小官楊衙內是也。頗奈白士中無理,量你到的那裡!豈不知我要取譚記兒為妾?他就公然背了我,娶了譚記兒為妻,同臨任所,此恨非淺!如今我親身到潭州,標取白士中首級。你道別的人為甚麼我不帶他來?這一個是張千,這一個是李稍。這兩個小的,聰明乖覺,都是我心腹之人,因此上則帶的這兩個人來。(張千去衙內鬢邊做拿科)(衙內雲)口退!你做甚麼?(張千雲)相公鬢邊一個虱子。(衙內雲)這廝倒也說的是。我在這船隻上個月期程,也不曾梳篦的頭。我的"兒,好乖!(李稍去衙內鬢上做拿科)(衙內雲)李稍,你也怎的?(李稍雲)相公鬢上一個狗鱉。(衙內雲)你看這廝!(親隨、李稍同去衙內鬢上做拿料)(衙內雲)弟子孩兒,直恁的般多!(李稍雲)親隨,今日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我每安排些酒果,與大人玩月,可不好?(張千雲)你說的是。(張千同李稍做見科,雲)大人,今日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令,對著如此月色,孩兒每與大人把一杯酒賞月,何如?(衙內做怒科,雲)。口退!這個弟子孩兒!說甚麼話!我要來干公事,怎麼教我吃酒?(張千雲)大人。您孩兒每並無歹意,是孝順的心腸。大人不用,孩兒每一點不敢吃。(衙內雲)親隨,你若吃酒呢?(張千雲)我若吃一點酒呵,吃血!(衙內雲)正是,休要吃酒!李稍,你若吃酒呢?(李稍雲)我若吃酒,害疔瘡!(衙內雲)既是您兩個不吃酒,也罷,也罷,我則飲三杯,安排酒果過來。(張千雲)李稍,抬果桌過來。(李稍做抬果桌科,雲)果桌在此。我執壺,你遞酒。(張千雲)我兒,釃滿著互(做遞酒科,雲)大人,滿飲一杯。(衙內做接酒科)(張千倒退自飲科)(衙內雲)親隨,你怎麼自吃了?(張千雲)大人,這個是攝毒的盞兒。這酒不是家裡帶來的酒,是買的酒;大人吃下去,若有好歹,葯殺了大人,我可怎麼了!(衙內雲)說的是,你是我心腹人。(李稍做遞酒科,雲)你要吃酒,弄這等嘴兒;待我送酒,大人滿飲一杯。(衙內接科)(李稍自飲科)(衙內雲)你也怎的?(李稍雲)大人,他吃的,我也吃的。(衙內雲)你看這廝!我且慢慢的吃幾杯。親隨,與我把別的民船都趕開者!(正旦拿魚上,雲)這裡也無人。妾身白士中的夫人譚記兒是也。妝扮做個賣魚的,見楊衙內去。好魚也!這魚在那江邊遊戲,趁浪尋食,卻被我駕一孤舟,撒開網去,打出三尺錦鱗,還活活潑潑的亂跳。好鮮魚也!(唱)

【越調】【鬥鵪鶉】則這今晚開筵,正是中秋令節;只合低唱淺斟,莫待他花殘月缺。見了的珍奇,不治的咱說,則這魚鱗甲鮮滋味別。這魚不宜那水煮油煎,則是那薄批細切。

(雲)我這一來,非容易也呵!(唱)

【紫花兒序】俺則待稍關打節,怕有那慣施捨的經商不請言賒。則俺這籃中魚尾,又不比案上羅列活計全別。俺則是一撒網、一蓑衣、一箬笠,先圖些打捏;只問那肯買的哥哥,照顧俺也些些。(雲)我纜住這船,上的岸來。(做見李稍,雲)哥哥,萬福!(李稍雲)這個姐姐,我有些面善。(正旦雲)你道我是誰?(李稍雲)姐姐,你敢是張二嫂么?(正旦雲)我便是張二嫂,你怎麼不認的我了?你是誰?(李稍雲)則我便是李阿鱉。(正旦雲)你是李阿鱉?(正旦做打科,雲)兒子,這些時吃得好了,我想你來!(李稍雲)二嫂,你見我親么?(正旦雲)兒子,我見你,可不知親哩!你如今過去和相公說一聲,著我過去切鱠,得些錢鈔,養活娘也。(李稍雲)我知道了。親隨,你來!(張千雲)弟子孩兒,喚我做甚麼?(李稍安)有我個張二嫂,要與大人切鱠。(張千雲)甚麼張二嫂?(正旦見張千科,雲)媳婦孝順的心腸,將著一尾金色鯉魚特來獻新,望與相公說一聲咱。(張千雲)也得,也得!我與你說去。得的錢鈔,與我些買酒吃。你隨著我來。(做見衙內科,雲)大人,有個張二嫂,要與大人切鱠(衙內雲)甚麼張二嫂?(正旦見科,雲)相公,萬福!衙內做意科,雲)一個好婦人也!小娘子,你來做甚麼?(正旦雲)媳婦孝順的心腸,將著這尾金色鯉魚,一徑的來獻新。可將砧板、刀子來,我切鱠哩!(衙內雲)難得小娘子如此般用意!怎敢著小娘子切鱠,俗了手!李稍,拿了去,與我姜辣煎火贊了來。(李稍雲)大人,不要他切就村了。(衙內雲)多謝小娘子來意!抬過果桌來,我和小娘子飲三杯。將酒來,小娘子,滿飲一杯!(張千做吃酒科)(衙內雲)你怎的?(張千雲)你請他,他又請你;你又不吃,他又不吃,可不這杯酒冷了?不如等親隨乘熱吃了,倒也乾淨。(衙內雲)口走!靠後!將酒來,小娘子滿飲此杯。(正旦雲)相公請!(張千雲)你吃便吃,不吃我又來也。(正旦做跪衙內科)(衙內扯正旦科,雲)小娘子請起!我受了你的禮,就做不得夫妻了。(正旦雲)媳婦來到這裡,便受了禮,也做得夫妻。(張千同李稍拍桌科,雲)妙、妙、妙!(衙內雲)小娘子請坐。(正旦雲)相公,你此一來何往)(衙內雲)小官有公差事。(李稍雲)二嫂,專為要殺白士中來。(衙內雲)口走!你說甚麼!(正旦雲)相公,若拿了白士中呵,也除了潭州一害。只是這州里怎麼不見差人來迎接相公?(衙內雲)小娘子,你卻不知,我恐怕人知道,走了消息,故此不要他們迎接。(正旦唱)

【金蕉葉】相公,你若是報一聲著人遠接,怕不的船兒上有五十座笙歌擺設。你為公事來到這些,不知你怎生做兀的關節?

(衙內雲)小娘子,早是你來的早;若來的遲呵,小官歇息了也。(正旦唱)

【調笑令】若是賤妾晚來些,相公船兒上黑齁齁的熟睡歇,則你那金牌勢劍身旁列。見官人遠離一射,索用甚從人攔當者?俺只待拖狗皮的、拷斷他腰截。

(衙內雲)李稍,我央及你,你替我做個落花媒人。你和張二嫂說;大夫人不許他,許他做第二個夫人;包髻、團衫、綉手巾,都是他受用的。(李稍雲)相公放心,都在我身上。(做見正旦科,雲)二嫂,你有福也!相公說來:大夫人不許你,許你做第二個夫人;包髻、團衫、袖腿綳……(正旦雲)敢是綉手巾?(李稍雲)正是綉手巾。(正旦雲)我不信,等我自問相公去。(正旦見衙內科,雲)相公,恰纔李稍說的那話,可真箇是相公說來?(衙內雲)是小官說來。(正旦雲)量媳婦有何才能,著相公如此般錯愛也!(衙內雲)多謝,多謝!小娘子,就靠著小官坐一坐,可也無傷!(正旦雲)妾身不敢。(唱)

【鬼三台】不是我誇貞烈,世不曾和個人兒熱。我丑則丑,刁決古忄敞;不由我見官人便心邪,我也立不的志節。官人,你救黎民,為人須為徹;拿濫官,殺人須見血。我呵,只為你這眼去眉來,(正旦與衙內做意兒科,唱)使不著我那冰清玉潔。

(衙內做喜料,雲)勿、勿、勿!(張千與李稍做喜科,雲)勿、勿、勿!(衙內雲)你兩個怎的?(李稍雲)大家耍一耍。(正旦唱)

【聖藥王】珠冠兒怎戴者?霞帔兒怎掛者?這三檐傘怎向頂門遮?喚侍妾簇捧者。我從來打魚船上扭的那身子兒別,替你穩坐七香車。


(衙內雲)小娘子,我出一對與你對:羅袖半翻鸚鵡盞。(正旦雲)妾對;玉纖重整鳳凰衾。(衙內拍桌科,雲)妙、妙、妙!小娘子,你莫非識字么?(正旦雲)妾身略識些撇豎點划。(衙內雲)小娘子既然識字,小官再出一對:雞頭個個難舒頸。(正旦雲)妾對:龍眼團團不轉睛。(張千同李稍拍桌科,雲)妙、妙、妙!(正旦雲)妾身難的遇著相公,乞賜珠玉。(衙內雲)哦,你要我贈你甚麼詞賦?有、有、有。李稍,將紙筆硯墨來!(李稍做拿砌末科,雲)相公,紙墨筆硯在此。(衙內雲)我寫就了也!詞寄[西江月]。(正旦雲)相公,表白一遍咱。(衙內做念科,雲)夜月一天秋露,冷風萬里江湖。好花須有美人扶,情意不堪會處。仙子初離月浦,嫦娥忽下雲衢。小詞倉卒對君書,付與你個知心人物。(正旦雲)高才,高才!我也回翠相公一首,詞寄〔夜行船〕。(衙內雲)小娘子,你表白一遍咱。(正旦做念科,雲)花底雙雙鶯燕語,也勝他鳳只鸞孤。一霎恩情,片時雲雨,關連著宿緣前注。天保今生為眷屬,但則願似水如魚。冷落江湖,團圝人月,相連著夜行船去。(衙內雲)妙、妙、妙!你的更勝似我的!小娘子,俺和你慢慢的再飲幾杯。(正旦雲)敢問相公。因甚麼要殺白士中?(衙內雲)小娘子,你休問他。(李稍雲)張二嫂,俺相公有勢劍在這裡!(衙內雲)休與他看。(正旦雲)這個是勢劍?衙內見愛媳婦,借與我拿去治三日魚好那!(衙內雲)便借與他。(張千雲)還有金牌哩!(正旦雲)這個是金牌?衙內見愛我,與我打戒指兒罷。再有甚麼?(李稍雲)這個是文書。(正旦雲)這個便是買賣的合同?(正旦做袖文書科,雲)相公再飲一杯。(衙內雲)酒勾了也!小娘子,休唱前篇,則唱幺篇。(做醉科)(正旦雲)冷落江湖,團圝人月,相隨著夜行船去。(親隨同李稍做睡科)(正旦雲)這廝都睡著了也!(唱)

【禿廝兒】那廝也忒懵懂,玉山低趄,著鬼祟醉眼乜斜。我將這金牌虎符都袖褪者;喚相公,早醒些,快迭!

【絡絲娘】我且回身將楊衙內深深的拜謝,您娘向急颭颭船兒上去也。到家對兒夫盡分說那一番周折。

(帶雲)慚愧,慚愧!(唱)

【收尾】從今不受人磨滅,穩情取好夫妻百年喜悅。俺這裡,美孜孜在芙蓉帳笑春風;只他那,冷清清楊柳岸伴殘月。(下)

(衙內雲)張二嫂!張二嫂那裡去了?(做失驚科,雲)李稍,張二嫂怎麼去了?看我的勢劍金牌可在那裡?(張千雲)就不見了金牌,還有勢劍共文書哩!(李稍雲)連勢劍文書都被他拿去了!(衙內雲)似此怎了也?(李稍唱)

【馬鞍兒】想著、想著跌腳兒叫,(張千唱)想著、想著我難熬,(衙內唱)酩子里愁腸酩子里焦。(眾合唱)又不敢著旁人知道,則把他這好香燒、好香燒,咒的他熱肉兒跳!

(衙內雲)這廝每扮南戲那!(眾同下)


第四折

(白士中領祗候上,雲)小官白士中。因為楊衙內那廝妄奏聖人,要標取小官首級;且喜我夫人施一巧計,將他勢劍金牌智賺了來。今日端坐衙門,看那廝將著甚的好來奈何的我!左右,門首覷者,倘有人來,報復我知道。(衙內同張千、李稍上)(衙內雲)小官楊衙內是也。如今取白士中的首級去。可早來到門首,我自過去。(做見白士中科,雲)令人,與我拿下白士中者!(張千做拿科)(白士中雲)你憑著甚麼符驗來拿我?(衙內雲)我奉聖人的命;有勢劍金牌,被盜失了,我有文書!(白士中雲)有文書,也請來念與我聽。(衙內做讀文書科,雲)詞寄〔西江月〕。(白末做槍科,雲這個是淫詞!(衙內雲)這個不是,還別有哩!(衙內又做讀文書科,雲)詞寄〔夜行船〕。(白未做搶科,雲)這個也是淫詞!(衙內雲)這廝倒挾制我!不妨事,又無有原告,怕他做甚麼?(正旦上,雲)妾身白士中的夫人譚記兒。頗奈楊衙內這廝,好無理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有這等倚權豪貪酒色濫官員,將俺個有兒夫的媳婦來欺騙。他只待強拆開我長攙攙的連理枝,生擺斷我顫巍巍的並頭蓮;其實負屈銜冤。好將俺窮百姓可憐見!

(正旦做見跪科,雲)大人可憐見!有楊衙內在半江心裡欺騙我來!告大人,與我作主。(白士中雲)司房裡責口詞去。(正旦雲)理會的。(下)(白士中雲)楊衙內,你可見來,有人告你哩!你如今怎麼說?(衙內雲)可怎麼了?我則索央及他。相公,我自有說的話。(白士中雲)你有甚麼話說?(衙內雲)相公,如今你的罪過,我也饒了你,你也饒過我罷。則一件,說你有個好夫人,請出來我見一面。(白士中雲)也罷,也罷!左右,擊雲板,後堂請夫人出來。(左右雲)夫人,相公有請。(正旦改妝上,雲)妾身白士中的夫人。如今過去,看那廝可認的我來?(唱)

【沉醉東風】楊衙內官高勢顯,昨夜個說地談天;只道他仗金牌將夫婿誅,恰元來擊雲板請夫人見。只聽的叫吖吖嚷成一片,抵多少笙歌引至畫堂前。看他可認的我有些面善?

(與衙內見科)(雲)衙內,恕生面,少拜識。(唱)

【雁兒落】只他那身常在柳陌眠,腳不離花街串。幾年聞姓名,今日逢顏面。

【得勝令】呀,請你個楊衙內少埋冤。(衙內雲)這一位夫人,好面熟也。(李稍雲)兀的不是張二嫂?(衙內雲)嗨!夫人,你使的好見識,直被你瞞過小官也!(正旦唱)唬的他半晌只茫然;又無那八棒十枷罪,止不過三交兩句言。這一隻魚船,只費得半夜工夫纏;俺兩口兒今年,做一個中秋人月圓!(外扮李秉忠衝上,雲)緊驟青驄馬,星人赴潭州。小官乃巡撫湖南都御史李秉忠是也。因為楊衙內妄奏不實,奉聖人的命,著小官暗行體訪,但得真惰,先自勘問,然後具表申奏。來到此間,正是潭州衙舍。白士中,楊衙內,您這樁事小官盡知了也。(正旦唱)

【錦上花】不甫能擇的英賢,配成姻眷;沒來由遇著無徒,使盡威權。我只得親上漁船,把機關暗展;若不沙那勢劍金牌,如何得免?

【幺篇】呀,只除非天見憐;奈天、天又遠。今日個幸對清官。明鏡高懸。似他這強奪人妻,公違律典,既然是體察端的,怎生髮遣?

(李秉忠雲)一行人俱望闕跪者,聽我下斷。(詞雲)楊衙內倚勢挾權,害良民罪已多年。又興心奪人妻妾,敢妄奏聖主之前。譚記兒天生智慧,賺金牌親上漁船。奉敕書差咱體訪,為人間理枉伸冤。將衙內問成雜犯,杖八十削職歸田。白士中照舊供職,賜夫妻偕老團圓。(白士中夫妻謝恩科)(正旦唱)

【清江引】雖然道今世里的夫妻夙世的緣,畢竟是誰方便?從此無別離,百事長如願。這多謝你個賽龍圖恩不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