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死戰》

標籤: 暫無標籤

3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最後死戰》是一部英國超火暴戰爭動作大片,影片於2005年發行,片長102分鐘。

《最後死戰》 -劇情介紹
《最後死戰》精彩劇照


 


Colin Teague

演員表


  邁克爾·麥德遜 Michael Madsen .... Col J.T. Colt   比利·澤納 Billy Zane .... Oates   亞歷山大·斯卡加德 Alexander Skarsg?rd .... Lt. Voller   Coral Beed .... Saskia   Agathe De La Boulaye .... Katrina   Jack Dee .... Warren   Louis Dempsey .... Steiner   Dave Evans .... Private Myer   Tommy Flanagan .... Cpl Baker   Laurence Fox .... Major Kessler   Andrew Howard .... Maj Banks   Nick Moran .... Cpl Ives   Neil Newbon .... Cpl Powell   西恩·帕特維 Sean Pertwee .... Sgt McMillan   凱勒·羅登 Karel Roden .... Beck

廣告

製作人


  Hamish Skeggs ....producer Gerry Toomey ....line producer   

劇情

      在聖誕節前結束戰爭的勇敢嘗試里,丘吉爾和英國最高指揮部策劃出一個特別的計劃----操控蔬果市場。35000名英國兵被空降到德國已佔領的荷蘭敵後。在這次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空中入侵行動中,一小組代號為「火柴盒」的士兵有著自己的任務。當「火柴盒」被擊中在著陸區域以外時,他們的成功機會似乎變的很渺茫。7名完全不同的英國兵發現自己與盟軍的突襲部隊分離,並與三個也想向他們提出權利要求的叛逃德國士兵發生衝突摩擦。

廣告

《最後死戰》 -故事起源
《最後死戰》精彩劇照

       開始於最初的那個「製作一部帶追車戲的警匪片」的建議,《我們擁有夜晚》開始了它在大銀幕上的漫長旅程:早在2001年,詹姆士·格雷就開始了紐約警察的跟拍計劃,到了2003年,他終於完成了劇本的初稿,而他搞創作時,就是以傑昆·菲尼克斯和馬克·沃爾伯格為假想主角的,格雷說:「是的,你可以將它稱為是一部非常『私人化』的影片,但我要聲明的是,這可不是一個自傳類的作品。當我寫劇本的時候,採用了一些來自於當地新聞的故事元素,同時還加入了我跟拍紐約警察時得到的素材。我發現,可能是因為紐約警察所處的大環境,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會隱瞞和家人之間的關係……你在影片中看到的每一個細節,都來源於真實事件,另外,我還參考了和父親、哥哥的相處模式,所以影片也還有那麼點自傳的味道。」   

廣告

       詹姆士·格雷受到的另一個啟發來自於《聖經》,裡面眾多故事中,想必你應該知道該隱和亞伯之間發生的一切吧,當然,還有約瑟夫和他的兄弟們,格雷表示:「這就是馬克·沃爾伯格的角色名叫約瑟夫的原因。」在《聖經》中,因為猜疑和妒忌,約瑟夫的兄弟們計劃要殺死他,只是後來把他當成奴隸賣了,而約瑟夫最終憑藉成為皇帝的導師而重整旗鼓。幾年後,他與兄弟們又見面了……格雷繼續說:「這個故事真的很讓人感動,因為它講述的是兄弟間的那種手足之情--約瑟夫還是選擇原諒了他的兄弟們。我在研究《聖經》中的這個故事時,得到了這樣的結論:有人竟然會想到害死自己的親兄弟,這是一件多麼讓人毛骨悚然事情,所以家庭關係本來就有雙重性,既可以成為你的精神支柱,也可以帶來全然的破壞性。」   

廣告

       同樣地,詹姆士·格雷也在追求一個能以不同的觀點看到不同側面的結局,他說:「我相信很多人會選擇來看這部影片,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認為這是一個關於鮑比的救贖之路的故事……這種想法很好,但在我看來,影片跟救贖之間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在故事開始的時候,鮑比並非一個壞人,他既不參與毒品買賣,也不想幹掉誰,惟一期望的就是隨心所欲的快樂生活。從他生下來的那一天起,未來之路就已經被安排好了--成為一名紐約警察。他可以選擇在別人的注目下,盡好自己的本分,可是那又違背了他的天性。要我說這段描述是最吸引人的,對於鮑比來說,生活就是一門妥協的藝術,當所有的平衡被打破之後,只會讓本來就很頭疼的情況更加糟糕,所以我給了影片一個不是非常樂觀的結局,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整個故事看起來就更像是一個謊言了,畢竟這就是生活,有好有壞。」   

廣告

       出演了《家族情仇》的傑昆·菲尼克斯和馬克·沃爾伯格都期待著能夠與詹姆士.格雷進行第二次合作,因為他們兩人都因為這部於2000年首映的影片而在事業上得到了非常大的飛躍。如今,菲尼克斯剛剛因為去年的《一往無前》而贏得了金球獎和第二次奧斯卡提名--第一次是《角鬥士》;沃爾伯格也憑藉他在馬丁.斯科塞斯的獲獎影片《無間行者》中的出色表演,贏得了金球獎和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不僅如此,傑昆·菲尼克斯和馬克·沃爾伯格還接下了製片人的工作,所以他們對於能夠和詹姆士·格雷再度相聚,都感到興奮無比,菲尼克斯說:「格雷真的關心這部影片,他樂於每時每刻都去挖掘隱藏的各個角落裡的事實真相,他會用這種品質激勵你去做同樣的事。我已經等不及想要和他一起探索影片中的那個家庭的情感詭計了。」沃爾伯格接著說:「格雷那不可思議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而我和菲尼克斯都在《家族情仇》有過非比尋常的經歷,所以對於他特別在這個劇本中為我創造了約瑟夫這個角色,我真的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廣告

《最後死戰》 -幕後製作
《最後死戰》精彩劇照

      編劇兼導演詹姆士·格雷因為之前的《家族情仇》和《小奧德薩》而受到了電影工業廣泛的肯定,正因為如此,哥倫比亞公司才會吃了稱砣鐵了心地特別選中他做《我們擁有夜晚》的編導……格雷說:「影片本身歸屬於特殊且熟悉的警匪片中,但通常這種類型片所關注的都是一些傳統化的情節設置--找到壞人,要麼繩之以法,要麼以暴制暴。所以我希望能夠尋得一個與眾不同的出路,即使是像這種犯罪類的動作片,也可以用角色和情感起伏推動故事的發展。其實對於我來說,電影的歸類只算是一個基本的衡量點,而我想要講述的故事也挺簡單,就是一個被命運緊緊制約住的男人,他那避無可避的結局牽扯出的是有關愛情、失去、背信棄義所產生的複雜程度和內心衝突。」   

       當故事挖掘到影片中角色之間的情感聯繫時,《我們擁有夜晚》使用了一種非常特別的描述形式,詹姆士·格雷繼續說:「我覺得這種形式帶有那麼點古老的味道,我對於鮑比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發生的,都不太感興趣,我會讓觀看影片的人隱約感覺自己回到了古希臘--人的生命與命運,都是神賦予的,雖然不盡相同,卻是註定好的……如果你能夠了解這一點,就算是真正理解這個角色了,一個一直在與命運做抗爭的人,他能夠使用的能力其實比我們想象的要更受限制,因為其它因素在生活中也占著非常大的比重,比如說歷史的洪流、文化、家庭出身、客觀影響、本能以及愛情,我希望通過這部影片,所有的一切都能以一種深刻的方式表現出來。」   

      整部影片的靈感其實只來自於哥倫比亞公司某位製片人無心的一句話,他建議詹姆士·格雷「應該寫一部有汽車追逐場面的警匪片」。即使有了方向,格雷卻一直在苦苦思索,不知該如何下筆,直到他在《紐約時報》上看到了一張警察葬禮的照片,電影劇本的雛形也就隨之出現,格雷回憶道:「照片中,那些穿著警服的魁梧男子,因為一個和他們並肩作戰的同事在一次任務中因公殉職業,互相擁抱,滿臉淚痕……這樣的畫面總能傳達出一種巨大的情感衝擊力。」   

       詹姆士·格雷意識到,他的影片很可能關注的是警察生活的某個組成部分,如果將一部警匪片應該遵循的常規只當成是一個大環境或背景,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創造出一個更有感情深度的故事,那麼就可以成就出一部與其它同類型影片完全不同的作品,格雷說:「相信你很少看到有警匪片是講述家庭和情感故事的吧?我儘力以一種認真嚴肅的態度將所有的情感變遷融入到整個故事中,你完全可以將它當成一部通俗化的鬧劇--我知道這是個貶義詞,但也可以從中看到好的一面:當鮑比的感情變化上升至某個點時,這部分確實可以用鬧劇的形式進行處理,因為這個角色的表現將會牽動外在的戲劇衝突--我認為那才是電影領域的最高境界。」當然,格雷時刻都記得,再怎麼變,自己其實拍攝的都是一部警匪片,他補充道:「我希望這部影片中不只以驚悚取勝,還能擁有爆炸性的時刻和戲劇化的衝擊力,但坦白地說,萬變不離其中,這裡當然會有動作戲,而且還挺多,更不會缺少汽車追逐戰的助陣。」

《最後死戰》 -影評
《最後死戰》精彩劇照

      影片的劇情同樣了無新意。黨衛軍在佔領荷蘭時搜颳了大量藝術珍品並準備在敗退前運回本土,被黨衛軍指揮官栽贓陷害的國防軍軍官帶著兩名手下從東歐前線逃回準備報仇;而準備趁火打劫的倫敦SOE派出特工準備與荷蘭抵抗組織聯繫將珍寶搶到英國,但特工人數太少於是組織了一支傘兵部隊充當炮灰,炮灰們理所當然是不會知道任務目的的。市場花園行動當日,傘兵們跟隨空降機群出發,隨後半路拐了一個小彎,帷幕正式拉開。   

       老實說,這種奪寶片之前已經被好萊塢給徹底拍濫了,若是沒有有新意的劇本或是功力深厚的編導人員,千萬不要嘗試。偏偏《THE LAST DROP》樣樣都缺。導演Colin Teague明顯缺乏掌控大製作的功力,本來在彩色影片中夾雜些黑白鏡頭甚至真實的紀錄片片段可以給人一種凝重感,偏偏在本片里的感覺就象導演強行往一桶白水裡罐了一陀爛泥一樣。 全片片長1小時40分鐘,對於這樣一部有著那麼多繁瑣分支劇情的影片來說根本不夠,偏偏本片讓俺在看完之後有種如釋重負,「總算放完了」的感覺,導演的失敗可見一斑。 影片唯一的亮點是它的實力派演員陣容。比利·贊恩和邁克兒·馬德森這樣的老戲骨就不必說了(當然馬德森近年來一直在走下坡路,感覺這哥們兒自《落水狗》后就沒怎麼認真演過戲);片頭飾演滑翔機副駕駛的是《刀鋒戰士》劇集版中那個雄心勃勃帶領吸血鬼統治世界的馬爾庫斯(Neil Jackson),可惜該酷哥剛出場五分鐘就被德國佬的MG42給突突了;《兩桿大煙槍》里演賭神Tom的傑森·弗萊明這次演一個流氓傘兵,雖然歲月的痕迹已經爬上了他的額頭,可痞勁卻更勝從前,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流氓還是老的辣」! 這樣一個陣容在歐洲片中已屬豪華,可是該片可能也知道自己劇情蒼白導演差勁,為了讓觀眾滿意它又拋下了最後一顆重磅炸彈!該型男一出,前面不論是戲骨酷哥流氓通通閃邊,那就是法國足球史上第二偉大的刺頭——大衛·吉諾拉!大家鼓掌歡迎(啪啪啪啪啪啪啪.......),什麼!你居然不知道吉諾拉?!拉出去翻過來打!!! 吉諾拉在踢球時就被譽為有進演藝圈的潛質,這位老大給歐萊雅代言的時候另一位大衛,也就是今天的萬人迷貝克漢姆同學還在努力向他老婆學習怎麼搭配穿衣呢。記得幾年前效力阿斯頓維拉時教練指責吉哥太肥,憤怒的吉哥在某場比賽進球后迅速脫下球衣跑到攝影機前秀起了肌肉,全球體育媒體瘋狂了。至今還記得《南方體育》上某位花痴女的筆調——那八塊健壯的腹肌! 還是說回影片,雖然吉諾拉退役伊始便有流言稱其已進入演藝圈甚至擔任主演云云,但事實上在開始幾年他都只是為歐萊雅等老夥伴繼續拍攝廣告,偶爾在某些影片中客串一個角色。直到這次,雖然是飾演一個台詞不多的德軍狙擊手,但影片開頭演職人員介紹時卻特地對他的名字做了「特別介紹」。片中的他在一場遠距離狙殺黨衛軍的戲中將一個狙擊手的冷酷發揮得淋漓盡致,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他的本色演出。總的來說,該片作為一部打發時間的影片並不算合格,可是想看帥哥的花痴女們千萬不能錯過本片,畢竟大衛·吉諾拉雖然老了點,可比之現在市場上流行的那批「花樣美男」強悍了不是一星半點。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