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與楊修》

標籤: 暫無標籤

71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新編歷史京劇《曹操與楊修》首演於1988年,剛一問世就「驚世駭俗」,被譽為「中國京劇現代化里程碑式的作品」。劇中所傳遞的兩種人格、兩個靈魂的撞擊,至今仍然有著極其震撼人心的現代意義。

廣告

1 《曹操與楊修》 -簡介

《曹操與楊修》《曹操與楊修》

《曹操與楊修》赤壁之戰後,漢相曹操敗而不餒,力圖東山再起,一統三國割據的局面。他求賢若渴,廣羅人才,名士楊修政績斐然,尤為曹操賞識重用。然而,他們的合作卻釀成了一出悲劇。曹操與楊修,都是出類拔萃的風雲人物。但他們既高大又卑微的雙重品性,使他們無法攜手共事,於是,便有了一系列盤根錯節、叫人怦然心動的戲劇糾葛。

《曹操與楊修》的創作和排演,是在改革開放和煦春風中開始的,但20年後再看這齣戲,它依然魅力依舊,箇中奧秘何在?我認為,最根本的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思想上的禁錮被打破了,藝術家自身的創作潛力獲得了最大的釋放。該戲的主演尚長榮破除了種種禁忌,選擇了一個當時還比較敏感的題材即曹操如何看中、使用知識分子楊修、最後又由於妒才而殺掉楊修的劇目,作為京劇改革的突破口。應該說,這個題材在當時還是很敏感的,戲演出後有人說是「影射」現實,直至驚動了高層,最後還是鄧小平同志一句「我就是楊修」的話,才使這齣戲的爭議終於平息。作為花臉藝術大師的尚長榮,他在塑造曹操這個人物時,一反過去京劇舞台上白臉*臣和話劇舞台上正面政治家形象,而是賦予曹操大雄、大智、大詐、大妒又大愚的多面複雜性格,還破除了傳統戲中的程式,所以,《曹》劇才被公認為是思想大解放、藝術大革新的好戲。

廣告

2 《曹操與楊修》 -特色 

《曹》劇20年長演常新,證明了一個真理,即:藝術家一定要關注現實,唱響時代的主旋律,與最廣大的人民共命運,在自己的作品中體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曹》劇出現的時代,正是改革開放初期,黨和國家提出了加快四化建設的目標,而重要的任務是落實知識分子政策,《曹》劇中體現出來的尊重知識、重用人才的思想,正是公眾所期盼的,它不僅是那個時代的核心價值,也引發了千百萬人的共鳴。然而,近年來不斷有雜音稱文藝創作應該遠離現實,遠離政治和社會核心價值,這實際上也就使藝術家脫離了時代主旋律,脫離了最廣大的觀眾,從而最終被邊緣化。目前,話劇和某些戲曲劇種就存在這種不良傾向,它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振聾發聵的作品問世了。
  
當代藝術要有永久的生命力,還必須充滿文化智慧,這是因為當代的觀眾群體發生了變化,他們普遍文化水平較高、知識盧富、有理想訴求,過去那些私訂終身後花園、落難公子中狀元之類的簡單故事,已經無法引起年輕一代的興趣。我們在《曹》劇中看到了曹操和楊修兩人政治抱負、文學才華和智者的較量,感受到了這個戲的文化品位。全劇表現楊修這個人才從被發現受重用到疑忌被殺,一直劍拔弩張,使人窒息得透不過氣來,但到戲完謝幕時,一對冤家曹操與楊修卻攜手登場,樂隊高奏一曲《讓世界充滿愛》,不僅把氣氛全化解了,也巧妙地表達了藝術家和觀眾的追求和期望。
  
《曹》劇20年輝煌,不是獲得所有藝術大獎的大滿貫所能概括的,它應當是新時期藝術探索和革新的方向。 

廣告

3 《曹操與楊修》 -特點

該劇的情節扣人心弦,以曹操與楊修之間的互相周旋、覬覦、對耗貫串全劇,通過深刻的性格衝突來體現作品的深層意蘊。這是中國歷史上封建權勢人格與文人智能人格難以調和的對峙釀成的不可避免的悲劇:權力與才智相左,政治家與知識者相隔。劇中的描寫,超出了史籍上關於這樁公案的記載,展現了封建社會痼疾性的悲劇,發人深省。它不是簡單地借古喻今,而是著力於對人物心靈深入細膩的剖析,挖掘其內在的悲劇因素,達到貫通歷史與現實的共鳴。   

沒有尚長榮,就沒有《曹操與楊修》,而沒有《曹操與楊修》,也許也沒有今日的尚長榮,兩者相互成全,才造就了這部里程碑式的經典之作,也造就了戲曲舞台前無古人的曹操形象。尚長榮的表演既有銅錘花臉行當的「金嗓子」唱得地動山搖,又有架子花臉行當出神入化的做功,他把花臉行當的表演提升到了一個新境界。    

廣告

此次尚長榮飾演的「新曹操」,既不是《三國演義》中的「演義曹操」,也不是郭沫若筆下《蔡文姬》中的「拔高曹操」,更不是金少山、侯喜瑞、裘盛戎、袁世海等花臉藝術大師們塑造的「白臉曹操」,而是一個有歷史影子、「為人性的卑微所深深束縛和纏繞著的歷史偉人形象」:他既懷有宏圖大略,又掩不住內心的卑微;既肯招賢納才,卻又疑忌人才。這個「新曹操」是一個複雜的藝術形象,是一個可以在中國戲曲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一筆的、「既是歷史的又是現代」的真實的曹操。

4 《曹操與楊修》 -課本劇

       我要借酒將愁解,   
  做一個忘憂鬼酒醉顏開,   
  在生落得身名敗,   
  到陰曹我再去放浪形骸。   
  [斜谷冷月如盤,空曠的斬台邊,曹操與眾將肅立,劊子手押著楊修來到,突有探馬  
  十萬火急來到,向曹操密報「諸葛亮派出奇兵,要斷曹軍糧草」,楊修見曹操神情, 
  料系軍情緊急,立即言明,已派大將前往蜀軍行經處往埋伏,不會兒,果有回報: 
  蜀軍已中了埋伏,大敗而去。此時,眾人對楊修的聰明與才智,莫不嘆服,曹操亦 
  實不舍殺害楊修,只是見其倔傲不馴的樣兒,如果徑自宣布將之赦免,自己怎能下 
  的了台……正在猶豫之中,眾將卻紛紛跪倒,願以性命楊修做保,請求曹操赦免其 
  死罪……   
  曹操:(環視眾人,大驚)哦…呀!   
  (唱)平日里一片頌揚對曹某,   
  卻原來眾望所歸是楊修!   
  楊修:(對眾人連連作揖)列公啊!你們幫了倒忙了…。   
  曹操:老夫有話要對楊主簿講,你等退下……!   
  [眾下 
  楊修:丞相,你險些打錯主意了!   
  曹操:(由衷地)楊修哇楊修,你委實太聰明了,坐下來,坐下來,我二人談談心……!   
  楊修:(高坐斬台之上)為何要坐下來,我乃臨死之人,你還怕我高你一頭?   
  [曹操語塞,拾級而上,與楊修同坐,二人背後,對著一輪皓月   
  曹操:德祖,你可知今天是什麼日子?   
  楊修:(抬頭望月)哦,今日是冬月十五了,好月亮啊!   
  曹操:曾記得,老夫與你相逢在郭嘉墓前,也是月圓之夜,轉眼又是三年了,對酒當歌,人 
  生幾何……!   
  楊修:(黯然神傷)空懷壯志,歲月蹉跎啊……!   
  [一陣鳥鳴掠過長空   
  楊修:(吟誦)宿鳥悲鳴兮,人之將死。   
  曹操:(吟誦)生死永別兮,促膝談心。   
  楊修:說什麼促膝談心,只怕你的知心話,不敢對人言講。   
  曹操:德祖,老夫實在不想殺你呀!   
  楊修:你實在是三次要殺楊修!   
  曹操:(一愣)請問這一……。   
  楊修:丞相殺孔聞岱時,你實在是已經有意殺我,此乃一也。   
  曹操:二呢?   
  楊修:你假借夢中殺人,被我點破,你又有誅我之心,此乃二也。   
  曹操:這三?   
  楊修:踏雪巡營,你為我牽馬墜鐙,乃是三也。   
  曹操:楊主簿啊!三次要殺你的是曹操,三次不殺你的,也是曹操,我已費盡苦心了,今日, 
  我也實實不想殺你,卻又不得不殺!   
  楊修:敢問丞相,你那內心之中,到底為何不得不殺我呢?   
  曹操:……你當初對我立下誓言,肝腦塗地,以報知遇之恩,此心此志,如今安在?   
  楊修:當初群雄混戰,你思之斷腸,招賢納士,山不厭高、水不厭深,此心此志,如今又在 
  哪裡?   
  曹操:初衷不改,天地可鑒!   
  楊修:我更是初衷不改,人神共知!   
  曹操:可惜呀,可惜你!   
  楊修:可嘆哪,可嘆不明白的是你!   
  曹操:啊?   
  楊修:啊?   
  曹操:(笑)哼哼哼哼!   
  楊修:(笑)嘿嘿嘿嘿!   
  [二人由笑,變為痛哭失聲   
  [夏侯敦急上  
  夏侯敦:丞相,諸葛亮的大軍,從四面殺來了!   
  [眾將士急上 
  楊修:丞相,快快撤兵,免得全軍覆滅!   
  眾:(痛呼)丞相…。   
  曹操:斬了楊修,退兵,斬!   
  [劊子手斧落燈滅 
  [追光引招賢者上,他鬚髮皆白,步履蹣跚
  招賢者:大漢丞相,斜谷兵敗!招賢納士,再圖大業!(咳嗽)招賢嘍……!   
  [招賢者隱去,他的呼聲回蕩在空曠的舞台,有頃,大幕沉重地落下

廣告

5 《曹操與楊修》 -獲獎紀錄

1988年在文化部「京劇新劇目匯演」中榮獲「優秀新劇目獎」;    

1989年榮獲中國戲曲學會首次頒發的「中國戲曲學會獎」(金盾獎);    

1990年《曹操與楊修》電視片榮獲全國第五屆「優秀戲曲電視劇黃河獎」、全國戲曲電視藝術片「戲曲電視多本劇一等獎」;    

1990年榮獲上海文化藝術節「優秀成果獎」;    

1991年榮獲上海文學藝術「優秀成果獎」;    

1993年榮獲首屆「寶鋼高雅藝術獎」;    

1995年榮獲首屆中國京劇藝術節唯一大獎——「程長庚金獎」;    

1997年榮獲「寶鋼高雅藝術•精品獎」;    

2002年獲中國音像協會首屆中國唱片金碟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