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米戎著]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暗戰》敘述了兩人之間的爭鬥,對他來說,只是一場名為征服的遊戲;對她來說,卻是只能贏不能輸的角力。

《暗戰》[米戎著] -編輯推薦

比梁鳳儀的商戰更十面埋伏,比《人魚小姐》更扣人心弦。沉寂多年,商戰言情再掀閱讀熱潮,時尚,新浪鼎力推薦《暗戰》。她是最迷人的復仇天使,他們是叱吒金融界的貴族美男。商場鬥智,情感角殺,步步為營,她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暗戰》[米戎著] -內容簡介
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的上流商圈酒會上,神秘美麗的何楚挾著復仇之劍出現在青年才俊許湛面前。兩人幾個回合的交鋒,何楚成功地引起了他對她的興趣。而許湛面對何楚的進攻並沒有防守,而選擇了征服她。
  冷麵冷心的金融巨子蘇意,複雜的背景讓他不再相信感情。不經意間的靠近,使他努力抓住何楚溫暖的背影。可是面對她,他真的有勝算嗎?
  詭譎的商戰、情戰之中,誰是贏家?誰是棋子?誰在唱獨角戲?
  其實這場戲,還未看到結局,卻已經落幕。
《暗戰》[米戎著] -作者簡介
米戎,女,隸屬於民間聲望不高、遭人痛恨的天蠍集體,不敢妄談通史,但亦有幾分歪才。自小涉獵音樂、美術,喜歡看書,理科成績出眾,最終投於理工門下。寫過不少短篇,只為自娛,未曾有過其他念頭。大學畢業后終日與機器、數字為伍,偶爾在網上兼職寫評論。
《暗戰》[米戎著] -目錄
楔子
Chapter 01 美人謀
Chapter 02 交鋒
Chapter 03 底牌
Chapter 04 迷迭香
Chapter 05 世家
Chapter 06 彼岸
Chapter 07 謎局
Chapter 08 亂戰
Chapter 09 Tell the truth
Chapter 10 流年
Chapter 11 盛宴
尾聲
《暗戰》[米戎著] -精彩書摘
  Chapter 01 美人謀
  Section 1
  德國著名的Game遊戲公司,即便放眼世界,在同行中也屬個中翹楚。
  這一次Game選擇進軍中國市場,作為戰略級聯盟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攻佔電子類的用戶端產品,在諸如手機、PDA、MP3、MP4、 PSP等移動設備上,採取獨家合作的模式,推出Game的最新遊戲和經典遊戲。
  雖然Game歷史上曾推出眾多廣受好評的遊戲,但對於盜版猖獗的中國市場來說,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他們並沒有任何收益。因此Game想通過和國內著名企業合作的方式,一舉將用戶端的市場拿下。
  決心踏入中國市場的Game公司,向諸多電子界同仁發出邀請函,正式的招標會將在三天後進行。屆時將由全球執行副總裁Von先生親自挂帥,挑選出未來五年內Game公司在大陸區唯一的合作夥伴。
  對於電子界壟斷型的龍頭老大——大地集團公司來說,拿下Game這個單子幾乎勢在必得。
  許湛坐在寬大的辦公室內,正聚精會神地評估此次招標的主體方案。作為大地的掌舵人,他深深地知道,即便大地今天已經有如日中天的地位,拿下這個單子也事關重大。他不由得想起前一天晚上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年輕面孔,她定下的所謂賭約,就是這個大地極為重視的單子。也是因為她說出了Game公司,他才破天荒地提起興緻。但不知為何,她的面孔隱約讓他覺得有點兒熟悉,似乎曾經在哪裡見過。
  如果沒有記錯,她叫——何楚。
  對,就是這個名字!被何楚邀請出去的一剎那,他看見了她胸口忘記摘下來的工牌。先進科技作為業內的新公司,因前一段時間的挖角事件鬧得很兇,倒也曾給他留下一些印象。這個女人竟然穿著一身職業裝直奔宴會,連胸卡都沒有摘下來!他搖搖頭輕笑著,看來這個女人並不是他想象中的奔放型。
  那麼,一個工作狂為什麼會忽然對他感興趣呢?不是他懷疑自己的魅力,實在是這次的接觸有點兒突兀。許湛摸摸下巴,忽然覺得這個看上去很冒失的賭約,很可能隱藏了什麼。
  何楚,你隱瞞了什麼呢?他微微眯起眼。
  特助林子雨站在辦公桌前,手心捏了一把冷汗。這已經是產品部做出來的第五版方案了,負責人這一次甚至沒膽子親自進來挨批,但為什麼這個頂缸的人是他?
  老闆忽然泛出的笑意,簡直讓他心驚肉跳。只見許湛迅速地翻到文檔的末尾,努力平復了一下心情,林子雨輕輕開口:「許總,這次的方案……」
  其實在眾人眼裡,許湛算是一個很有親和力的老闆,經常面帶微笑,也很少打斷別人的陳述,有耐心,沒架子,似乎很好說話。但和他經常打交道的直系下屬都知道,每當許湛露出微笑的時候,往往意味著接下來大家會被操勞得半死。
  林子雨的右眼皮跳了跳。
  許湛手中拿著筆,迅速地翻著文檔,畫出幾行,然後將文檔放到桌上,「告訴他們,雖然有進步,但上次我說到的問題還是解釋得不夠清楚。將這幾個地方再補充一下,應該就差不多了。」
  林子雨連連點頭,將指示銘記在心。
  在他出去的一剎那,許湛忽然開口了:「對了……」
  林子雨扶著門的手微微哆嗦了一下。
  許湛看著窗外,沉默片刻,才轉過頭來微微一笑,「幫我查一下先進科技的來路,然後交一份調研報告過來。」
  先進科技?林子雨瞬間有些茫然,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小公司也值得老大費神關注了?難道說他們有什麼隱藏的實力是他所沒有看到的?
  但他還是立刻點頭,「我周末前交上來。」
  許湛用筆輕輕敲了敲桌子,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太晚了,明天之前吧。」
  莫名的,他覺得何楚會和這次的競標有非常大的關係。所以他一定要在正式競標開始之前,將一切疑惑弄清楚。
  林子雨沉默片刻,這必然是很困難的事情,之前對先進科技幾乎一無所知,明天就要交一個事無巨細的文檔!
  不過,許湛肯定不會接受拒絕。
  於是他再次點點頭,心裡為自己即將迎來的徹夜加班無聲地哀號。加班,自從他進入大地起,已經是很平常的狀態了。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先進科技為什麼會引起許湛的注意呢?
  真是奇怪。他想了想,不明所以,於是快步將文檔交到了產品部,然後開始從各方面對先進科技進行全面深入的調查與分析。
  有人敲了敲林子雨的辦公桌。
  他抬頭一看,美艷的公關部部長Sarah嬌俏地微微嘟起紅唇,眯起瀲灧的大眼睛,沖他努努嘴,輕聲問:「許總在嗎?」
  林子雨點點頭。
  她索性彎下腰來,與他靠近了平視,「他現在心情怎麼樣?」
  林子雨想了想,「剛才產品部的設計還不錯。」
  即便他們是和許湛一同打下市場的老員工,在面對深沉的老闆時,也個個誠惶誠恐。Sarah伸手習慣性地點點自己的唇,泛出一抹笑意,「嗯,這樣就好,我有要緊的事。」
  林子雨點頭,目送Sarah裊娜的背影走進總裁辦公室,然後低頭重新將注意力集中於手上的工作。
  「許總,據可靠消息,Von先生今天下午就會抵達本城。」Sarah關上門對許湛說道。
  許湛挑眉,不掩飾他的訝然,「這麼早就到了!」
  「沒錯,」Sarah皺皺眉,「行程變化很大,但似乎只帶著一個翻譯而已,我在想今天很重要。」
  許湛點點頭,沉默片刻,「現在去機場來得及嗎?」
  Sarah抬腕看看錶,「恐怕趕不及了。」
  他想了想,啪的一聲合上文件夾,「那我們直接去賓館,你準備一下,我去開車。」
  Sarah笑著頷首,「我們樓下見,我馬上過來。」
  香格里拉飯店,許湛和Sarah趕到的時候Von還沒有到。
  大堂里不時有人出入,一眼掃過去,許湛立刻看到了那個藏藍色的背影。
  她此刻正站在前台與人交談著什麼,穿著修身的職業裝,盈盈一握的腰肢,簪起的長發。雖然他們只見過一面,但他知道就是她。甚至連她小小的面孔、大大的黑亮眸子、挑釁的微笑……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許湛向來最遵從直覺,他低聲對Sarah交代了一句,便緩緩地走過去。
  「又見面了,何小姐。」他在她耳畔輕笑,呼出的熱氣噴在她的耳朵上,讓不曾提防的她猛地一驚。
  她抬頭,訝異的神情飛快地閃過雙眼,但下一刻她已從容地露出笑容,「許總您好。」
  一改那天張狂的氣勢,她淡然地站在他面前,不卑不亢,彷彿她之前大言不慚地扔下戰書的狂妄姿態,只是他的錯覺。
  「哦,你好。」既然她要玩陌生人的遊戲,那他何妨繼續陪到底?不過,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應該是一樣的吧——都是為了Von!
  「您果然也來了。」她輕笑著揚揚手中的手機,「其他人估計待會兒也會到吧。」
  原來Sarah自以為秘密的內部消息,知道的人並不在少數。沉默片刻,他走回Sarah身邊。
  「通知子雨,將Von今天到來的消息私下放出去,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既然不能達到獨家接觸的目的,何妨讓場面更混亂?越是所謂的公平競爭,就越會對大地有利。
  Sarah眼中閃過錯愕,但還是立刻拿起手機執行許湛的指令。許湛又看了一眼何楚的背影,他已經沒有再留下來的價值了。
  接下來你會做什麼呢?之前大地收到的所謂消息,是你故意放出來的嗎?如果是的話,你的用意又是什麼?
  他輕輕微笑——何楚,對你,我似乎越來越有興趣了。
  Von終於到了酒店,大堂中和他打招呼的人蜂擁而至,只有三個人不若其他人般殷勤。
  何楚環視四周,恰巧美艷的Sarah也微微眯眼朝她打量過來,兩個女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片刻,然後若無其事地同時調轉。沙發上坐著一個男子,如果不是他手中拎著公文包,何楚幾乎以為他是和此次單子完全無關的陌生人。
  對上她的視線,溫潤如玉的男子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沖她笑著頷首。明明在這樣紛紛擾擾的場合,他竟然以超然的模樣安靜地坐在那裡,沒有半點兒張望的意思。他是誰?他臉生得很,何楚迅速地在腦中過了一遍競爭者的資料,確定從未見過他,但她直覺地認為他必將會是一個很難纏的對手。
  看來自己需要留意的對手又多了一個,她在心中暗暗對自己說。
  Von客套地寒暄幾句,殺出重圍搭乘電梯上樓,將所有人拒之門外。對於這個結果,何楚滿意地微笑。她必須用特別的手段讓許湛注意到她,即便放棄這個看似難得的機會,也要爭取到他。
  今天的確是她放出了Von到來的消息,並且僅僅針對大地。Von剛剛抵達本城,按照她之前對他的資料調查,請這個人出來攀私交恐怕不是簡單的事。先進科技是新公司,她也不算業內鼎鼎有名的人物,要套近乎恐怕極為困難。螳螂捕蟬,那麼她就要成為那隻在後面的黃雀!何妨借著大地的手,抓到瞬間的機會。何楚的唇角勾出微笑。
  自那日後,Von果然毫無聲息地隱匿了自己的行蹤。何楚在樓下守了一天,確定自己和其他人都無法獲得提前見他的機會後,決定採用早就想好的策略——守株待兔。
  於是每天入夜,全神貫注的何楚都會坐在凱撒三樓的包間內,眼睛緊緊盯著入口的八台監控器。
  如果其他人要在城中為Von安排一場尋歡作樂的戲碼,那麼不會有比凱撒更合適的場地了。凱撒,是本城首屈一指的娛樂會所。
  沈南風輕輕敲門,見何楚點頭,便走進來靠近她坐下,將手中的雞尾酒遞給她。
  「酒精度數很低,水果味十足,適合你。」他低低地說了一句。
  「真的?」她揚起眉,眼波流轉,低頭啜了一口,讚許地沖他點頭,「嗯,味道不錯。不過,凱撒什麼時候開始不賣烈酒改賣飲料了?」
  沈南風輕笑著搖頭,「也就是你來了,才能讓身為老闆的我小露一手,受寵若驚吧?這酒是我特意給你調的。」
  身為城內著名夜店凱撒的老闆,沈南風出人意料的年輕。短短的平頭,乾淨的面孔,和藹的表情,整個人看起來沒有半分危險性。但這一切不過是表象。凱撒躋身黑白兩道中做生意,如果手段不夠狠辣,沈南風絕不會在這個年紀就有如此成就。
  何楚波瀾不驚地接過話:「謝謝,同學這麼多年,您的伺候簡直讓我受寵若驚。」
  沈南風失笑地搖搖頭,她的表情根本沒有半點兒誠意。不過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畢竟她已經目不轉睛地盯著監控器看了兩天,連吃飯喝水都不捨得移開視線,賣力程度比他雇傭的專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很少見她拚命成這個樣子,於是他不由得起了幾分好奇心,「你究竟在等什麼人?」
  何楚笑了笑,「大單子。」過了一會兒,她忽然開口,「南風,你還記得一個叫許湛的人嗎?」
  「許湛?」沈南風愣了一下,旋即說出答案,「大地集團的老總?」作為凱撒的老闆,他自然熟知城中的高級社交圈。
  「不,不是大地集團的許湛。」何楚轉過頭來沖沈南風露齒一笑,這種志在必得的笑,簡直讓他莫名地毛骨悚然,「而是當年十一中的風雲人物——許湛。」
  「十一中,我們學校?」沈南風皺起眉頭,略微茫然地重複著她的問題。
  何楚「撲哧」一笑,聳聳肩,視線重新回到監控器上,「算啦,我忘記你當年是個混混,基本沒怎麼上過課,自然不知道這號風雲人物的。」
  沈南風瞪了她半天,憋出一句:「如果你用帶頭大哥或者古惑仔這些時髦辭彙,顯然我會更高興一點兒。」
  何楚失笑地喝了口飲料,目不轉睛地盯著監控器里來來往往的人,「許湛,十一中的風雲人物,年級第一。」
  「你不也是?」沈南風挑挑眉,平淡地插嘴。
  「國際奧賽特等獎。」
  「你不也是?」他哼了一聲,何楚這傢伙是跑過來顯擺的嗎?
  「精通樂器,學生會主席,科技協會會長。」
  「喂,你確定不是來我這裡炫耀的嗎?好學生!」他沒好氣地頂了一句。
  何楚猛地轉頭,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讓沈南風下意識地輕輕往後仰,「他比我們高兩屆,在我們剛剛進校時就已經風光得不得了。別說什麼『你不也是』,我根本不是,因為他才是十一中第一個做到這些的人,後面的人壓根沒有意義。」
  沈南風吃驚地瞪大眼睛,「不要告訴我,他是你的偶像。很少見你把別人的優點記得這麼清楚。」
  何楚雖然一直很強,但一般來說她只是將目標鎖定在自己,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狂妄與漠然,簡直讓人恨得牙癢。沈南風還清楚地記得,在不算太久遠的高中時代,她每次考試都拿第一,並且對種種殊榮完全漫不經心。不參加補習,不參加自習,老師因她優異的成績也沒有半分抱怨,她完全是自由遊走的特權階級。畢業典禮后的散夥飯,那個總拿第二名的眼鏡兄向她敬酒,她竟然說出了「你是誰啊」的無辜問句,向來好脾氣的眼鏡兄在強烈的刺激下險些暴走。
  許湛即便再怎樣出色,以沈南風對她的了解,他們之間也並非是遙不可及的距離。如果她連雞毛蒜皮的事都記得如此清楚,一定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果然,何楚嗤笑一聲,繼續盯著監控器,淡淡地說道:「偶像是什麼概念?我不太明白。不過我承認許湛會是個很好的競爭對手。和他玩一個充滿挑戰的遊戲,想必會很有趣吧。」
  「遊戲?」沈南風挑眉,「說到男人和女人玩的遊戲,似乎我知道的只有那個叫做愛情的東西。」
  她笑了笑,「不用激將我,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我不會告訴你事情的緣由。」
  「不過,」她話鋒一轉,聲音微微低了下去,「這一次,我一定要贏他!放下我所有的賭注,這一次,我不允許自己再輸了!」
  她臉色鐵青,手緊緊握住垂在胸口的吊墜。這麼多年來,她一直習慣用這個動作鼓勵自己。沈南風微微一怔,心中不由得輕嘆,和何楚認識了將近二十年,他清清楚楚地知道,這個智商滿分的女人,這個在他的印象中從來沒有拿過第二的女人,這個平常總是漫不經心的女人,一旦流露出如此認真的態度,那麼必然會施展她最強力的攻擊與難纏的鬥志——許湛,這個人一定不簡單。
  沈南風破天荒地對他有了興趣。除了大地集團的老總,高中時代的學長,能讓何楚在意到這個程度的男人,究竟在背後隱藏了怎樣的身份?
  但是,如果他沒聽錯的話——沈南風詫異地回過頭,簡直不敢相信地盯著何楚堅定的側臉——剛才她可說了「再」這個字!
  「這一次,我不允許自己再輸了!」
  沈南風後知後覺地睜大眼睛,難道說何楚曾經輸過?在他印象中她似乎是無敵的女人啊!
  她曾刻骨銘心、傾盡全力地輸給過許湛?!
  這是怎樣一樁大新聞啊!他幾乎要從沙發上跳起來了。
  剛想開口,何楚發出清脆的笑聲,她轉過頭來,笑意盈盈地看著他,眉飛色舞的,「南風,我找到了他們。」
  Section 2
  繞了一大圈關係,好不容易才與Von聯繫上。德國人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古板很多,但無論如何此刻他們終於能坐在凱撒的VIP包廂內,得到一個拉進關係的重要機會。
  這種場合許湛是不會出席的,觥籌交錯間破解對方的心防,套得最重要的信息資料,是身為公關部部長Sarah的重要任務。
  這些天下來,大地是唯一一家正式邀請到Von的公司,多虧了許湛的影響力。但古板的德國人正襟危坐,Sarah使盡渾身解數,也不過是泛泛而談,話題始終遊離在正題之外。
  她意外地覺得疲憊。想到許湛昨晚若有所思的神情,彷彿有什麼東西堵在她的喉頭,沉下去又涌了上來。
  很少見到許湛流露出對他人的欣賞,極力的讚揚讓她和林子雨目瞪口呆。但在神色流轉間,她分明看到他濃厚的興趣。
  跟隨他這麼久,每當他對女人表現出這樣的情緒時,她就明白他又要換女伴了。而這一次的對象竟然意外的不是花瓶,不是美女,而是那天見到的先進科技的何楚?
  何楚第一眼看上去就是聰慧非常的女人,絕對不是一個陪男人玩玩的角色。什麼時候許湛的口味變了?他之前明明極力避免在職場內有任何感情碰撞的。那個何楚究竟做了什麼,能引起他如此的關注?
  身為女人,Sarah有種異樣的直覺——這一次,許湛恐怕是認真了。
  她已經沒有機會了嗎?果然,默默的守候實際上不會有任何結果。她心裡泛出酸澀的感覺。
  她喜歡他很久了,甚至都忘了具體有多久。仔細回想起來,在大學即將畢業時,正在找工作的她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了他給畢業生做的演講。那時候他不過是個剛剛工作一年,在一家跨國公司破格升職的經理,但他流露出的氣質已讓所有人不敢小覷。小小的講台上,他輕輕微笑著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演講一結束,無數女生為他的風度氣質所拜倒——其中也包括眼高於頂的她。
  Sarah很清楚自己的外表是相當吸引人的,而她也一直擅長使用自己的資本。踏入職場不久,她就成為公關界成績傲人的新貴。但當她接到許湛挖角的電話時——那時候的他已經離開了工作兩年的公司,放棄優厚待遇,單槍匹馬地剛成立了大地科技公司——她幾乎毫不猶豫地立即接下了他遞過來的橄欖枝,即便當日的她也有著不低的職位和光明的前景。
  幾個同樣被許湛拉過來的年輕人大張旗鼓地開始創業。已經無法想象和計算付出了多少心血,無論如何,今天的大地由單純的科技公司正式成功轉型為集團公司。而公司的規模,也由過去的十來個人擴展到今天的三千多人。作為當下電子業的龍頭老大,他們站在頂端,成功,是毋庸置疑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