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賊》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第一位集鑽石匕首獎、愛倫·坡大師獎、阿加莎終身成就獎於一身的作家全美票選最受歡迎偵探小說家東尼·席勒曼系列作*被譯成32種語言全球銷售1500萬冊美國版「盜墓筆記」盜墓賊,你們將與墓穴的主人一起長眠在這裡!

《時間之賊》 -內容簡介
《時間之賊》《時間之賊》 

歷史悠久的印第安古墓吸引著大批專業考古學家,同時也吸引著心狠手辣的盜墓賊——人稱「時間之賊」。

年輕的考古學家弗里德曼博士無故失蹤;警局附近連續發生兩起盜竊案;神出鬼沒的神秘傳教士;古墓附近慘死的盜墓賊……

這一切有著怎樣的聯繫?喪妻的利普霍恩和倒霉的吉姆•契如何打破僵局,解開重重謎團?

盜墓,打擾了死者的靈魂,必將會遭到報應。

《時間之賊》 -作者簡介
Tony Hillerman東尼•席勒曼Tony Hillerman

東尼•席勒曼Tony Hillerman,包攬愛倫•坡、阿加莎和安東尼三項推理作家終身成就獎,被譽為「印第安世界的推理大師」。

一九二五年五月二十七日,東尼•席勒曼出生於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聖心市,幼年在當地的印第安子女寄宿學校接受教育,自小便嗜好讀書。席勒曼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先後贏得銅星勳章、銀星勳章和紫心勳章。大戰期間,他寫給母親的家書引起了某位記者的注意,意外地促成他走上了寫作之路。退役后席勒曼進入報社,於六十年代末期開始偵探小說創作,並在作品中融入了自己對印第安文化的研究。

廣告

席勒曼獨創的印第安警探系列包括十八部以吉姆•契和喬•利普霍恩為主人公的偵探小說。他的作品跌宕起伏、攝人心魄、布局緊湊,讓人拿起便不願放下,這使其成為全美最炙手可熱的暢銷小說作家。席勒曼的文學造詣同樣令人折服,他的描寫細緻入微、生動鮮活,能留給讀者充分的想象空間,合上書本,回味無窮。故事中的主人公契和利普霍恩均為納瓦霍族警探,他們憑藉敏銳的直覺、縝密的推理和超強的行動力,解決了一樁又一樁離奇血腥的案件。與其他推理小說不同的是,席勒曼的作品中融入了豐富的印第安文化,幾乎還原了當地的風情地貌,穿插著各式古老傳說,給故事增添了幾分神秘的異域氣息。

席勒曼的第二部作品就奪得了愛倫•坡年度最佳小說獎,之後幾乎囊括了所有偵探小說大獎。他的《亡靈舞廳》和《時間之賊》入選美國推理作家協會(MWA)百部經典推理小說,并力壓柯南•道爾,成為該協會評選的最受歡迎偵探小說男作家。 

廣告

《時間之賊》 -試讀章節

時間之賊 1
月亮剛從她身後的懸崖邊升起,步行人的身影在沙堆上留下了一個奇特的長長的影子。有的時候看起來像一隻蒼鷺,有的時候看起來又像是阿納薩齊的象形文字——栩栩如生的象形文字,隨著月亮的轉移穿過沙灘,有節奏地移動著。有的時侯,在羊腸小道拐彎的地方,步行人的身體正好背對著月亮,影子就變成了活生生的叩叩湃力。一背包使她的影子看起來像一個駝背的人,手中的手杖則像是彎曲的長笛。若從上面看這個影子,難保會有納瓦霍。人認為,被北方部落稱為「沃特斯克」的偉大耶神。又重現了。而如果一個阿納薩齊人此時從懸崖下方的千年墳墓里爬出來,他會看到一個駝背的長笛演奏者——他們的生產之神。實際上,這個影子只是埃莉諾·弗里德曼-伯納爾博士在十月的月光下投射出的影子。
弗里德曼一伯納爾博士現在正坐在砂岩邊休息。她拿下背上的背包,揉了揉肩膀,讓乾燥的沙漠空氣把濕透的襯衫吹乾,回味著這漫長的一天。
沒有人看見她來這裡。當然,在她從查科。開車出來時,被幾個天剛蒙蒙亮就起床去趕校車的孩子看見了,也許他們會和父母親說起。在那個小小的、與世隔絕的公園服務社區里,住著十二個成人和兩個孩子,彼此非常的熟悉,完全沒有什麼隱私可言。不過她已經小心處理過每一件事了。她檢查了長期租住屋周邊,並和挖掘隊里的每一個人打好了招呼——她跟他們說她要開車前往法明頓。她把要拿去布蘭科貿易站寄出的郵件收集好,記下人們所需的物資清單。她告訴馬克西她得了查科高燒——需要離開這裡,去看場電影,到飯店吃頓飯,聞一些廢氣,聽一些不同的意見,再給別人打個電話,這樣對她的病情有幫助。她將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待在一個能傾聽文明聲音的地方,感受一些在查科無窮無盡的寂靜以外的東西。馬克西對此很是同情。如果馬克西有什麼懷疑的話,也就是懷疑弗里德曼一伯納爾博士是想要和雷曼見面。而這對埃莉諾·弗里德曼一伯納爾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綁在背上的可摺疊式鏟子的手柄正頂著她的背。她轉移了一下重心,調整了背帶。她能聽見在峽谷的某個黑暗角落有一隻鋸聲貓頭鷹。發出的奇怪叫聲。她看了看錶:時針正從十點十一分走向十點十二分。時間足夠了。
在大崖壁沒有人認識她,對此她非常確信。她在船岩打了一個電話,只是為了再次確認波·阿諾德那幢在公路邊上的老房子里沒有人。電話沒人接。當她到達那裡的時候,房子里一片漆黑。她沒有開燈,只是在波經常放鑰匙的花盆下面找到了鑰匙,然後小心翼翼地借走了她所需要的,沒有碰其他任何東西。等她把東西還回去的時候,波絕對不會發現它曾經被人拿走過,即使發現了也沒有太大關係。波是一名生物學家,一邊在土地管理局兼職,一邊完成有關沙漠地衣的專題論文——也許是其他什麼課題,管他呢。她在麥迪遜剛認識他時,他是個什麼事兒都不在乎的人,現在也是。

《時間之賊》 -媒體評論

埋葬在古老墳墓里的現代謎團,且看吉姆·契和利普霍恩要如何破解多重謀殺!神秘故事與歷史的完美結合,席勒曼引領讀者進入一個全新的多彩世界! ——《今日美國》

席勒曼描繪了納瓦霍族人的生與死,甚至帶我走入了墓穴。老實說,我真的有些害怕納瓦霍神明了。 ——美國讀者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