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公羊傳》

標籤: 暫無標籤

768

更新時間: 2013-07-14

廣告

《春秋公羊傳》,儒家經典之一。上起魯隱公元年,止於魯哀公十四年,與《春秋》起訖時間相同。相傳其作者為子夏的弟子,戰國時齊人公羊高。起初只是口說流傳,西漢景帝時,傳至玄孫公羊壽,由公羊壽與胡母生(子都)一起將《春秋公羊傳》著於竹帛。《公羊傳》有東漢何休撰《春秋公羊解詁》、唐朝徐彥作《公羊傳疏》、清朝陳立撰《公羊義疏》。

廣告

1 《春秋公羊傳》 -簡介

《春秋公羊傳》《春秋公羊傳》

《春秋公羊傳》, 中國漢代今文經學派的主要經典之一。又稱《公羊春秋》,簡稱《公羊傳》。舊題戰國時齊人公羊高撰。據何休《公羊傳序》、徐彥《疏》引戴宏《序》說,該書系由孔子弟子子夏傳給公羊高,公羊高子孫繼續口耳相傳,到漢景帝時始由公羊壽與胡母生(子都)寫定。該書著重闡釋《春秋》的「微言大義」,多牽強附會之處,因董仲舒的宣揚而較流行,是研究戰國至秦漢間儒家思想的重要資料。其中的「大一統」主張,對統一封建社會起了促進作用;同時,該傳的某些思想為後來的今文經學家發展成「三世說」,並藉以發揮他們的政治哲學思想。註釋本有:《春秋公羊傳註疏》,漢何休注,唐徐彥疏;《公羊義疏》,清陳立撰。

今本《公羊傳》的體裁特點,是經傳合併,傳文逐句傳述《春秋》經文的大義,與《左傳》以記載史實為主不同。《公羊傳》的特點是重在釋經。所謂釋經,就是研究《春秋》的用詞、造句,探求經文中隱含的「微言大義」,探尋孔子在編撰《春秋》時的思想感情。《公羊傳》在釋經時,從《春秋》所載的各條大事出發,引申開去,闡釋經義,但也不完全緊扣經文,有時是以發表自己的見解為主,這些見解就構成《公羊傳》的主要內容。

《公羊傳》的主要精神是宣揚儒家思想中撥亂反正、大義滅親,對亂臣賊子要無情鎮壓的一面,為強化中央專制集權和大一統服務。《公羊傳》尤為今文經學派所推崇,是今文經學的重要典籍,歷代今文經學家都常用它作為議論政治的工具。它也是研究戰國、秦、漢間儒家思想的重要資料。

《春秋公羊傳》作為儒家經典,備受歷代統治者的推崇,長期成為封建統治階級的教科書和科舉取士的考試內容。在唐代被定為小經,在宋代被定為中經。被列入十三經中。

2 《春秋公羊傳》 -理論特色

《春秋公羊傳》《春秋公羊傳》

《春秋公羊傳》作為今文學派的中堅,有獨特的理論色彩。主要有三項:(一)、政治性。講「改制」,宣揚「大一統」,撥亂反正,為後王立法。(二)、變易性。它形成了一套「三世說」歷史哲學理論體系。《公羊傳》講「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是其雛形。董仲舒加以發揮,劃分春秋十二公為「所見世」、「所聞世」、「所傳聞世」,表明春秋時期二四二年不是鐵板一塊,或凝固不變,而是可按一定標準劃分為不同的階段。

《春秋公羊傳》的「三世說」:「所傳聞世」是「據亂世」,「內其國外其夏」;「所聞世」是「昇平世」,「內諸夏外夷狄」;「所見世」是「太平世」,「夷狄進至於爵,天下遠近大小若一」。

按照今文公羊家的闡發,《春秋》之「義」的重要內容之一是「張三世」。即孔子將春秋242年的歷史,劃分成了「據亂世」、「昇平世」、「太平世」。今文家的這種認識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他們所「描述」的歷史運動,並不符合史實但卻符合「理想」。從春秋「本然」的歷史來看,「三世說」的誣妄顯而易見。顧頡剛《春秋三傳及國語之綜合研究》即指出:「此三世之說殊難稽信也。事實上春秋時愈降則愈不太平,政亂民苦無可告訴,可謂太平乎?」

至少從漢代起,今文公羊家已經對於人類歷史運動的規律性進行了富有想象力的探討。根據公羊家的論述,人類歷史的演進,從「據亂世」進入相對平和穩定的「昇平世」,再到「太平世」,是一條「理想」的社會發展軌轍。在這套理論中,蘊涵著「歷史的運動是有規律的」這樣一種可貴的思想胚芽。第二,「三世說」在本質的規定性上是循環論的。但在據亂世――昇平世――太平世「三世」循環範圍內,又存在著一個不斷「向前」發展的序列,因而也就是一個「進化」的序列。

《春秋公羊傳》《春秋公羊傳》

何休注《公羊傳》,更糅合了《禮記·禮運》關於大同、小康的描繪,發展成為具有一定系統性的「三世說」歷史哲學,論證歷史是進化的,變易和變革是歷史的普遍法則。

何休注《春秋公羊傳》時的進一步發揮:所見者,謂昭定哀,己與父時事也;所聞者,謂文宣成襄,王父時事也;所傳聞者,謂隱桓庄閔僖,高祖曾祖時事也。……於所傳聞之世,見治起於衰亂之中,用心尚粗糙,故內其國而外諸夏;……於所聞之世,見治昇平,內諸夏而外夷狄;……至所見之世,著治太平,夷狄進至於爵,天下遠近大小若一。……所以三世者,禮為父母三年,為祖父母期,為曾祖父母齊衰三月,立愛自親始,故《春秋》據哀錄隱,上治祖禰。(《春秋公羊經傳解詁·隱公元年》)

照何休的解釋,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的歷史,經過了所傳聞的衰亂世、所聞的昇平世,和所見的太平世這樣三個階段。而所以會是三個階段者,蓋由於「禮」是尚三的等等。這是何休的歷史進化論,公羊傳本身並沒有這麼多意思。自東漢以後,封建社會結構趨於穩定,主張「尊古」的古文經學更適於作為政治指導思想,取代了主張「改制」、「變易」的今文學說的尊崇地位。今文公羊學說從此消沉一千餘年,迄清中葉方被重新提起。

廣告

3 《春秋公羊傳》 -流傳情況

《公羊傳》寫定於漢初,系用漢代通行的隸字書寫,它是今文經學中富有理論色彩的代表性典籍。公羊學者認為,《春秋經》是孔子借春秋242年史事以表示自己的政治觀點,處處包含「微言大義」。這同古文學派認為《春秋經》是一部歷史著作不同。

《春秋公羊傳》胡母生研究傳承的《春秋公羊傳》

《公羊傳》其戰國初至漢初的傳承系統是:子夏→公羊高→公羊平→公羊地→公羊敢→公羊壽→胡母子都(生);公羊學派對《春秋》的研究開始僅口說流傳,至漢景帝時,胡母生和他的老師公羊壽用漢代的隸書「著於竹帛」,才使《公羊傳》成書。

漢初傳《公羊》有三家,司馬遷在《儒林列傳》中說:「言《春秋》於齊、魯自胡毋生,於趙自董仲舒,……公孫弘治《春秋》不如董仲舒……故漢興至於五世之間,唯董仲舒名為明於《春秋》,其傳《公羊氏》也。胡毋生,齊人也,孝景時為博士,以老歸教授,齊之言《春秋》者,多受胡毋生,公孫弘亦頗受焉。」在這三家中,儘管董仲舒是佼佼者,即他對《公羊》的闡發比胡毋生與公孫弘深刻,但始終只是《公羊學》中的一派,並非是《公羊》學的唯一宗師。特別是,東漢《公羊》學的最大代表何休,在其名著《公羊解詁》中,明確胡毋生是《公羊》宗師,而一個字都未提及董仲舒。

西漢初期,時代需要封建大一統的政治思想。《公羊春秋》就是齊學學者對孔子《春秋》改造的結果,因而受到了漢武帝的重視。漢景帝時,胡母生和董仲舒被招為博士。二人同業《公羊春秋》(也有學者認為,他是胡母生的弟子),董仲舒曾著書稱其德。正是董仲舒、胡母生為代表的齊學學者將儒學理論改造成了符合大一統需要的新儒學,才取得漢武帝欣賞,獲得了「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學術統治地位。

胡母生弟子眾多,有名的除公孫弘外,還有蘭陵褚大、東平嬴公、廣川段仲、溫之呂步舒。後來,又有齊人任公、貢禹、管路、左咸、魯眭孟、顏安樂、嚴彭祖等均以治《春秋公羊傳》得顯。

《公羊春秋》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東漢的何休、唐代的徐彥、清代中後期常州學派的庄存與、孔廣森、劉逢祿、龔自珍、魏源,直到近代維新派的康有為、梁啟超等,都是公羊學派中有影響的人物。

1995年,蔣慶出版《公羊學引論》一書,為當代公羊學重興之濫觴。

廣告

4 《春秋公羊傳》 -作者之謎

傳說《公羊傳》是戰國時代公羊高編撰的,

《春秋公羊傳》公羊學派:梁啟超
先是師徒口耳相傳,直到西漢景帝時才寫定成書。和《左傳》、《穀梁傳》一樣,《公羊傳》開始是與《春秋》分開流傳的,大概在西漢後期哀帝時,著名學者劉歆「引傳文以解經」,才把孔子編定的魯國史書《春秋》尊為「經」,把《左氏春秋》、《公羊春秋》、《穀梁春秋》稱為解釋經書的「傳」,後人以傳附經,合為一編,從此便把這三本書合稱為「春秋三傳」。

《漢書·藝文志》的「春秋」類有:「《公羊傳》十一卷」。班固註:「公羊子,齊人。」唐代顏師古註:「名高」。「公羊」的含義是什麼呢?有人認為是複姓,有人懷疑「公羊」、「穀梁」都是,「卜商」(即子夏)的轉音,近人蔡元培、顧頡剛等認為「公」和「谷」雙聲,「羊」和「梁」疊韻,因而「公羊」即是「穀梁」,這兩部書的作者可能是同一個人,這種分析不一定可信。

清代洪頤煊《經義叢鈔》認為,「明」字的古音讀「芒」,「芒」和「羊」同韻,所以「《春秋》家公羊高,亦即《孟子》所謂公明高也」。此說也缺乏說服力。關於公羊子,正史上沒有發現其他記載。

《公羊傳》未成書之前,口耳相傳,它的傳承過程,據東漢何休《春秋公羊傳·序》唐徐彥疏引戴宏序說:「子夏傳與公羊高,高傳與其子平,平傳與其子地,地傳與其子敢,敢傳與其子壽。至漢景帝時,壽乃共弟子齊人胡毋子都著於竹帛。」這段話有三點值得注意:第一,說《公羊傳》傳自孔子的弟子子夏。第二,《公羊傳》的成書從子夏(生於魯定公二年,即公元前507年)到漢景帝初(公元前156年),經過了340年左右。第三,漢景帝時,《公羊傳》才寫定成書。

關於第一點,楊伯峻《經書淺談》指出:「《公羊傳》中『大一統』這個觀念,要在秦漢以後才能有,這就足以證明《公羊傳》不出於子夏。」他又說:「總之,無論公羊高或穀梁赤,都未必是子夏的學生,託名子夏,不過藉以自重罷了。」關於第二點,戴宏所說的傳承線索明顯有誤,340年間公羊氏僅傳五代,每代要相距65年以上,這是不可能的。關於第三點,說《公羊傳》作於漢景帝時,大致可信。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春秋公羊傳註疏》認為:「今觀傳中有『子沈子曰』、『子司馬子曰』、『子女子曰』、『子北宮子曰』,又有『高子曰』、『魯子曰』,蓋皆傳授之經師,不盡出於公羊子。定公元年傳『正棺於兩楹之間』二句,《穀梁傳》引之,直稱『沈子』,不稱『公羊』,是並其不著姓氏者,亦不盡出公羊子。且並有『子公羊子曰』,尤不出於(公羊)高之明證。」《公羊傳》既然是公羊子自己寫的,就不應引自己的說法。由此可以證明,《公羊傳》的作者不是公羊高,自然更不是子夏所傳的。看來,《公羊傳》可能是集體創作,最後由公羊壽和他的弟子胡毋子都寫成書。

廣告

5 《春秋公羊傳》 -史學價值

《公羊傳》的歷史思想比《穀梁傳》更為豐富,

《春秋公羊傳》《春秋公羊傳》
其影響也更深遠。在漢代,公羊學大顯於世。魏晉以後雖經一千多年的消沉,至鴉片戰爭前後卻重新復興,而且風靡一時,成為近代維新運動的思想武器,並且是十九世紀、二十世紀之交中國思想界接受西方進化論的思想基礎。「公羊學」的產生和兩次盛行,是思想史、史學史上發人深思的歷史現象,其秘密,在於《公羊傳》中蘊含著一套獨有的政治———歷史哲學。

《公羊傳》寫定於漢初,系用漢代通行的隸字書寫,它是今文經學中富有理論色彩的代表性典籍。公羊學者認為,《春秋經》是孔子借春秋242年史事以表示自己的政治觀點,處處包含「微言大義」。這同古文學派認為《春秋經》是一部歷史著作不同。從這一根本點出發,《公羊傳》包含著一些可供人們發揮的歷史思想:

第一,《公羊傳》認為孔子在《春秋經》中貫穿了「大一統」、「撥亂反正」等政治「大義」。大力彰揚孔子擁戴周天子「天下共主」的立場,作為儒家思想最重要的原則,為戰國晚期正在進行的「統一」作輿論的準備。甚至直接成為孔子專為漢代天子而制定的治國綱領!

第二,《公羊傳》又包含有歷史變易觀點,人們可以據之推演,劃分歷史的發展階段。此即著名的公羊三世說。更重要的是,其對於三世異辭說的解釋包含一個很寶貴的觀點:不把春秋242年視為鐵板一塊、凝固不變,而看作可按一定標準劃分為不同的發展階段。

第三,《公羊傳》專講「微言大義」。上述兩項都是極重要的「微言大義」,其他明顯的還有:隱公三年講譏世卿;庄公四年講「九世復仇」;閔公元年講「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等。諸如此類都可以大加引申比附。

總括來說,《公羊傳》的歷史哲學具有政治性、變易性和可比附性三大特點,在儒家經典中並不多見。

 目錄 

隱公(元年~十一年)
桓公(元年~十八年)
庄公(元年~三十二年)
閔公(元年~二年)
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文公(元年~十八年)
宣公(元年~十八年)
成公(元年~十八年)
襄公(元年~三十一年)
昭公(元年~三十二年)
定公(元年~十五年)
哀公(元年~十四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