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羅德斯島戰記》

標籤: 暫無標籤

165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新羅德斯島戰記》是由水野良所著的一本書籍之一,所屬輕小說。

廣告

1 《新羅德斯島戰記》 -小說簡介

新羅德斯島戰記是水野良所著的小說,羅德斯島戰記的續篇。中文版譯本由台灣角川代理出版。序章至6(已完結,共七本)日語寫法日語原文新ロードス島戦記假名しんろーどすとうせんき平文式羅馬字Shin Rodōsudō Senki故事大綱敘述在三次大戰爭「魔神戰爭」、「英雄戰爭」、「邪神戰爭」之後,由當初打倒黑魔術師巴古納德的騎士—史派克擔任馬莫公國公王所延伸的劇情。
封面封面
已出版的小說一覽
新羅德斯島戰記 序章 炎之繼承者 ISBN 9867993721
新羅德斯島戰記 1 暗黑森林的魔獸 ISBN 9867993918
新羅德斯島戰記 2 新生的魔帝國 ISBN 9867664043
新羅德斯島戰記 3 黑翼邪龍 ISBN 9867664280
新羅德斯島戰記 4 命運的魔船 ISBN 9867299256
新羅德斯島戰記 5 邪教的末日(上) ISBN 9861740511
新羅德斯島戰記 6 終焉的邪教(下) ISBN 9861743405
編輯本段

2 《新羅德斯島戰記》 -分集簡介

3 《新羅德斯島戰記》 -地理介紹


  羅德斯本來是亞列拉斯特大陸的一部分,但在神話中諸神戰爭的時代,這兒是大地母神瑪法與破壞女神卡蒂絲的最終交戰之處。到了神話時代末期,大地母神終於毀滅了卡蒂斯的肉體,然而卡蒂絲卻在死前對這個大陸放出了詛咒。瑪法為了防止這個詛咒傳到了大陸的每個角落,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將這塊大陸分離出來,而她也因此身體腐爛,成了只有靈魂的存在。自此,大陸的南方便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大島嶼。由於這兒有許多混沌的領域,由於這兒居住著妖魔或魔獸等許多令人憎恨的生物,也是由於傳說中被稱為破壞之女神的女神遺體就沉眠在這個地方,因此大陸上的居民都稱它為被詛咒之島——羅德斯島。瑪法將自己的力量留在了羅德斯島最東北的達巴(タ一バ),而卡蒂絲的力量則留在了馬莫島。羅德斯島上依國家可分為七個區域,其中也有許多無人踏入的魔境。

  羅德斯島全圖
千年王國亞拉尼亞
  位於羅德斯島東北部的亞拉尼亞王國(Alania),是各王國中最古老,也最富文化氣息的國家。完全由石頭所砌的整潔街道,以及由矮人族所建的大理石之城,是市民們最引以為傲的。在魔神戰爭的時期,由於這兒離主戰場最遠,因此幾乎沒有受到戰火的摧殘。此處代代都由相同的王家繼承王位,由於擁有悠久且豐富的文化資產,使得這兒到處都充滿了祥和氣息,也鮮少發生什麼重大的內亂。
  在亞拉尼亞國首都坐落的亞蘭(Allem),建有王城「岩石之浪」。雖然是建國已四百年的皇都,然而亞蘭仍然是羅德斯島上一個文化繁榮的地區。鎮上所有的建築物皆為岩石所砌,路面也鋪著平坦的石板,因此砂塵不會隨便飛舞。這裡是矮人族所設計的,經過了數百年也不需要什麼改建,整個城鎮幾乎總是保持著一樣的面貌。賢者之學院位於亞蘭的一角,一個面對著港口的小山丘上,是座用純黑的大理石所建的莊嚴建築,約有小城堡那麼大。這裡是羅德斯島上知名的美麗場所,滿布著強大的魔法之力,就如同古代卡斯土爾王國的重現一般。在亞蘭鎮的各個地方,都能看見這座黑色的賢者學院以及「岩石之浪」的白色塔頂。這個學院培養了許多的知名的魔法師,其中包括「北之賢者」史列因和「暗黑導師」巴古納德。
  亞蘭鎮的南面約三天路程的地方是羅德斯島上與馬莫(Marmo)齊名的魔域——「不歸之森林」(Forest of never return)。這個名字並不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事實上在這數百年之間,進入「不歸之森林」的人從來沒有一人回來過。在這段期間,許多喜歡冒險的勇者都曾經挑戰過這座森林,但是這些勇者們全都遭受了同樣的命運。不歸之森林不只是經年長青,那令人膽顫的外觀亦是終年不變。人們猜測這個森林是古妖精族的詛咒所致,只不過沒有人能證明這是真是假。
  亞拉尼亞國內有個名為薩克森(Zaxon)的村莊,位在首都亞蘭(Allem)以北,約在半島正中央的小村。距離首都約有十天的路程,相比較之下算是一個純樸的村莊。這裡是「自由騎士」帕恩和「神官王」埃特的故鄉,在亞拉尼亞的內戰中在「北之賢者」斯雷因的指導下實行自治。
  薩克森以北不遠就是塔伯村(Tarba)。這裡是羅德斯島上最北邊的村莊,位於白龍山脈(White dragon mountains)的高峰間圍成的平地上,居住著一百多人。此地是冰之精靈聚集的寒冷之地,春的來臨比起其他地方要晚得多。這個小村莊的周圍,除了稱為「石之王國」的矮人族集落,及羅德斯島上最大的大地母神瑪法的神殿之外,便是遍及山腰的針葉林。村人的生活所需幾乎都來自此森林,此外,便是和矮人族的交易、精品物的買賣。另外來訪神殿的巡禮者留下的金錢,對他們來說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六英雄之一的妮斯以及她的養女蕾莉亞、外孫女小妮斯都是這個神殿的祭祀。
  自古以來,亞拉尼亞一直跟位於其東北方的矮人族的「鐵之王國」保持著良好的關係,而亞蘭的城鎮規劃便是出於矮人族之手。完全由石頭所砌的整潔街道和由矮人族所建的大理石之城不僅是極佳的觀光勝地,也是兩國之間的友好象徵。然而這樣的和平景象至今已不復見,阿拉尼亞的國王阿特莫斯七世被其弟拉斯塔公爵暗殺,造成了國家內亂。拉斯塔的王弟派和亞摩森的先王派為了爭奪王位而自立派系發動內亂,導致民不聊生。兩方有意將阿拉尼亞分割成兩國,於是有人將希望寄托在出生於薩克森的一位英雄帕恩身上。
沙漠王國弗雷姆
  在瓦利斯以北的沙漠國家弗雷姆(Flame),是最近各族互相爭戰後建立的新國家。在強大騎士團,以及被稱為「傭兵王」的國王卡修的領導下,散發著新興國家特有的活力。
  原本要擴建首都布雷德(Prade)港口的計劃在萊丁(Raiden)歸屬弗雷姆之後便取消了,如今的布雷德港只能算是羅德斯外圍航路中的一個據點而已,唯一不同的是船已經全部改成帆船了。
  在弗雷姆的東方,也就是羅德斯島的中北部,是一片被風與炎統治的沙漠。那裡居住著風之部族和炎之部族。兩族勢如水火,長久以來爭戰不休。而這片土地精靈力的嚴重傾斜,據說是古代偉大的精靈使與風與炎的精靈王訂立的契約。至於契約的內容已不可考,但這裡因而被稱之為「風與炎之沙漠(Storm and Fire Desert)」而聞名遠近。
  弗雷姆的西邊是片肥沃的草原,但卻是個沒有人住的空白區域。除了北邊海岸接到萊丁(Raiden)的道路以外,幾乎沒有半個人影。因為那裡是火龍山(Fire dragon mountains)之主人晨曦之星覓食的地方。以前的人認為與其要跟龍爭地盤,還不如默認那個地方是火龍的狩獵場息事寧人,何況那隻火龍比起住在羅德斯島其他的龍都還要凶暴。沙漠之民自古以來都稱西邊那塊大草原為『火龍之狩獵場』。由於它極為討厭人類,因此這兒沒有人能夠居住。過去人們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不再多事,然而但由於羅德斯島上的戰亂擴大,許多難民湧入了這個國家,極需要新的耕地來養活這些人,因此為了獲得這片大草原,跟晨曦之星的決戰是勢在必行的。
自由都市萊丁
  自由都市萊丁(Raiden)位於火龍山的西北,是羅德斯島上最大的港都,也是眾人皆知貿易繁榮的都市。這都來源於它地處與大陸貿易的樞紐位置。這兒沒有國王,而是由六位大商人組織的評議會來統治。就像是在證明這兒的繁榮似地,主要街道的兩邊並排著像是堡壘般的大商館,而且都是石造的漂亮建築。
  它是羅德斯島唯一與亞列拉斯特大陸有船隻往來的港口,也是最大的商業都市。各種公會、商店林立,雖然為這個地方帶來了財富以及繁榮,但也使得這個地方更為複雜及危險。這個都市目前幾乎已經發展到一個小國家那麼大,而管理這個都市的便是市議會。要成為議員唯一的方法便是「有錢」,在這裡有錢的人最大,議員長便是最有錢的人。這聽來雖顯得荒謬,但是他們卓越的商業手腕,卻也確實帶動了整個都市的發展。
  但英雄戰爭后大量難民的湧入使得這兒的治安越來越亂,加上這裡還時常遭到魔龍的襲擊,萊丁市議會向鄰國弗雷姆提出了合併的要求,卡修王接受了這一提議。這樣一來,弗雷姆成為了羅德斯島最大的國家。
神聖王國瓦利斯
  島的中央部是神聖王國瓦利斯(Valis)。是由將魔神封閉在地下迷宮的六英雄之一——法恩統治的和平國家。在此地信仰至高神法利斯的信徒極多,故神殿的勢力相當龐大,連國王都是由法利斯神殿選出的,並將神的教義視為最高的法典。
  和弗雷姆的首都布雷德(Prade)比起來,瓦利斯王都洛依德(Roid)可說是有兩倍大的規模,是羅德斯島上僅次於亞拉尼亞首都亞蘭、以及自由都市萊丁的第三大都市。洛依德的街道景觀十分特別 ,建物大多不高,因此走在路上時最為明顯的地標,就是位於名為「太陽之丘」的小山丘上法利斯神殿的圓形屋頂,以及建於一旁「正義之丘」的聖王宮尖塔兩個地方。分佈在街道周圍大片的肥沃平原,使得此處成為羅德斯島第一大的穀倉地帶。因為城市建築在聖河的三角洲上,因此跟布雷德一樣有相當多的砂地。不過洛依德建築受到法利斯神殿的影響很深,因此建築的樣式都擁有強烈的宗教色彩,令人感覺整個城市就像是座巨大的神殿似的。聖河法各成為了天然的護城河,因此整座都市看起來就像是座巨大的堡壘。
  在洛依德西北方大濕原之北的露諾亞那之湖,被稱為靜寂之湖。露諾亞那湖的周邊並沒有什麼稀奇的東西,而到了冬天則連陽光都很少照進這兒,因而人跡罕至。另外湖底還沉著古代王國都市的廢墟。露諾亞那之湖中間的小島上,終年雲霧瀰漫。一棟古老的建築物便坐落在這裡。這是一棟兩層樓的建築,外牆漆成了灰色,十分樸素。這裡正是灰色之魔女,帶給羅德斯島破壞之命運的古代王國魔法師卡拉的住處。
  在此地信仰至高神法利斯的信徒極多,神的教義視為最高的法典。基於瓦利斯是屬於法利斯的國度,故神殿的勢力相當龐大,甚至擁有選舉國王的權力。過去的國王是由將魔神封閉在地下迷宮的六英雄之一的法恩,他英明的領導加上國內受過法利斯洗禮的聖騎士團,使得瓦利斯在各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但是由於瓦利斯在「英雄戰爭」中失去了法恩王,加上聖騎士團的主要武官也在那場戰爭中全滅,使得瓦利斯有段時間陷入了極為混亂的局面,甚至連法利斯神殿跟聖騎士團之間都出現了爭執。幸虧一位名為埃特的司祭居中調停,好不容易才拯救了瓦利斯,同時他本人也因為這份功勛獲選為新任瓦利斯國王,並迎娶了法恩之女菲安娜公主為妻。在新王埃特的領導之下,瓦利斯正積極收復著被馬莫所佔領的土地。
龍之公國摩斯
  羅德斯島最大的國家便是西南部的山國摩斯(Moss)。魔神戰爭時曾經造成了摩斯內部的混亂,幸而由「龍之領主」邁先加以領導,才統一了整個公國。摩斯最為著名的就是獨一無二的龍騎士團。共有十二位龍騎士守護著摩斯,而他們任何一人皆擁有勝於一個軍團的戰力。而當年邁先駕馭的金龍更是羅德斯島五大古龍之首,不僅擁有無比的戰力,更是國家守護神的象徵。英雄戰爭前的十二位龍騎士,在戰後就只剩下四位了。但受邁先駕馭的金龍一直健在,成為了國家守護神的象徵。
  摩斯王國是個由數個小國組成的聯合國家。這些小國稱為公國,分別以一個都市為據點,而他們的國王則稱為太守,統治整個王國的公王就是在這些太守之中。公王由太守們舉辦的選帝會議選出,並且一輩子都擁有這個地位。 這可說是他們長年累月都身處戰亂之後,藉由經驗而形成的智慧結晶。如今摩斯將王國比喻成一個生物,並將各地的都市皆以龍的身體部位命名,也正是為了要提高各王國的團結意識。其中最強的兩個公國是「龍之鱗」(Dragon scale)威諾和「龍之眼」(dragon watch)海蘭公國。
  海蘭公國(HighLand)的王城建立在緊鄰峭壁的山崖上,由於活用了地利,使得這個王城的防禦力甚至凌駕了弗雷姆的王城。就像是證明它有多堅固似的,海蘭公國本身的歷史也十分悠久,可說是摩斯各公國中數一數二的。不只是歷史有名,以兩代之前的摩斯公王邁先為首,這個太守的家系中也有許多著名的勇者。例如為魔神戰爭打上終止符的「最深奧迷宮」之戰中,兩位王子均被選為「百之勇者」,跟六英雄一起並肩作戰對抗魔神而光榮戰死。而「最深奧迷宮」入口就在摩斯境內,由大賢者沃特看守著。
學者王國卡諾
  以島的東南部為主的卡諾王國(Kanon),是由學者為王而實施著仁政。另外加上大自然的恩惠,而被大家評判為島上最豐裕的國家。
  僅次於亞蘭(Allem)的島上第二大都市路德(rood),自古以來便是個繁榮的貿易港口,同時也是最接近暗黑之島馬莫(Marmo)的港市。在晴朗的日子眺望海面的話,便可以看見遙遠那一頭的馬莫島。另外因為這裡可說是馬莫與陸地接觸的關卡,因此也是座被堅固城牆圍繞的城塞都市,並駐紮了強力的海軍以及騎士團。
  在小說中由於馬莫發動的英雄戰爭,使得鄰近馬莫的卡諾首當其衝,遭到了幾乎毀滅的命運。但卡諾的第三王子雷歐那大難不死,組織了「卡諾恩自由軍」。如今馬莫派來的領主實行著殘酷的統治,加上王室成員已被殺戮殆盡,復國之日似乎是遙遙無期,全民的希望都寄托在卡諾第三王子身上。
  在阿拉尼亞與卡諾恩之間有一片茂密的森林,這便是聞名的「不歸之森」,也是羅德斯島上的妖精族兩大住所之一。高等妖精族的長老為了不讓低等的人類進入他們的住處,而與森之精靈王訂下了契約封閉了整個森林,不讓動物以外的人進入,也嚴禁族人離開這片森林。森之精靈王強大的精靈力,使得凡是一進入這個範圍的人類,其靈魂均會陷入妖精界而永遠迷失,因此除了有妖精族的蒂德莉特帶路的帕恩等人之外,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安全脫離這個森林。
暗黑之島馬莫帝國

  馬莫島地圖
在卡諾南方的馬莫(Marmo),亦有「黑暗之島」的別名,在羅德斯島中被稱為魔之領域的地方。這裡是黑妖精族、食人鬼及赤肌鬼等許多邪惡魔物的居住地,另外被羅德斯島通緝的罪犯也幾乎逃至此地,加上境內擁有唯一的黑妖精之森以及破壞女神卡蒂絲的神殿,使得這兒成為了暗黑神的國度,也是和秩序無緣的場所。在這兒「力量」便是全部,弱肉強食是唯一的準則,原本是個混亂無秩序的暗黑之島。
  約在二十年前,曾經是六英雄之一的貝魯特以強大的力量在很短的期間內便壓制了全島,建立了馬莫帝國,自稱是「暗黑皇帝」。他並將目標鎖定為整個羅德斯島,企圖成為整個島的霸主而開始發動了侵略戰爭。
  然而由於「英雄戰爭」時貝魯特的死亡,馬莫幾乎又恢復了原本混亂的局面,不過當年貝魯特的四個部下們仍勉強維持著這個帝國,這四位分別是黑騎士亞修拉姆、暗之大僧正休迪魯、黑妖精之長魯傑布和黑之魔導師巴古納德。
編輯本段

4 《新羅德斯島戰記》 -英雄介紹


貝魯特-傳說的霸王
  人稱「赤發傭兵」的貝魯特出身於暗黑島瑪摩,為人粗獷豪放,渾身上下總好象燃燒著無窮無盡的野性和力量。在魔神泛濫的年月里他與魔法師渥多一起在羅德斯島上旅行,是個靠賞金度日的雇傭兵。一天,在村落的廢墟中兩人救起了一個被魔物圍攻的美麗姑娘,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法利斯的神官戰士芙勞斯。芙勞斯欣賞兩人的力量,於是代表神殿雇傭他們,展開了冒險。
  粗野又沒有教養,一心只在乎金錢而沒有任何的榮譽感,是貝魯特給人的第一印象。當最初芙勞斯向他許諾許多勇者夢寐以求的聖騎士頭銜時,這位傭兵竟表示對此毫無興趣,並不屑一顧的詢問是否頭銜能賣錢。和高潔自律,甚至是有些靦腆的聖騎士法恩相比,貝魯特簡直就是一個流氓。也難怪女祭司稱他為「野人」了。但是逐漸的,在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日子裡,他們進一步彼此了解。芙勞斯開始被貝魯特狂放不羈的氣質吸引,她發現在他那桀驁不遜的放蕩外表下其實有一顆火熱的心在熊熊燃燒。而貝魯特混沌的心靈深處也被這位美麗的祭司點燃了愛的火光。芙勞斯是被神官養大的孤兒,多年來借著傳教的機會,她遊歷了羅德斯許多地方,也目睹了許多悲歡離合。經過長時間的思索,這位年輕的女神官認為造成羅德斯動亂的根源,是沒有一個統一的版圖。藉由光明之神法利斯的神喻,她一直在尋找能夠擔當這一重任的英雄。最終,她的視線停留在了貝魯特的身上。
  決戰開始了,七位英雄在迷宮最深處向魔神王挑戰,貝魯特和法恩一起站在了隊伍的最前沿。魔神王勒拉妮身為邪神卡蒂絲的最高司祭擁有強大的魔力,因此戰鬥也慘烈異常。為了對抗邪惡,妮絲甚至不顧自己生命的縮短,將仁愛的大地母神瑪法也召喚出來。危急時刻,芙勞斯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體替貝魯特抵擋魔神致命的攻擊。「......貝魯特啊,這個羅德斯島不能再這樣混亂下去了,無論如何請用你的力量把這塊四分五裂的大地統一吧......」躺在貝魯特的懷中,美麗的芙勞斯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悲痛欲絕的赤發傭兵發了瘋一樣狂攻向魔神王,最終將她斬於劍下。而魔神王手中的碎魂劍竟然也開始鳴動,承認貝魯特是自己新的支配者。
  經過這次打擊,貝魯特變了,昔日那個放蕩的傭兵已經不復存在,現在的他心中承載著整個羅德斯的前途。他一個人前往瑪摩,很快就統一了故鄉,就連兇狠的魔物也被強大的力量所折服,拜倒在他的腳下。他以一種近乎瘋狂的執著履行著與芙勞斯最後的約定,希望能用自己的雙手蕩平羅德斯所有的紛爭。經過多年的經營,瑪摩成為了羅德斯島上武力最強的國家。在卡拉的策動下,他率領大軍向羅德斯島發動了進攻,而已經在神聖王國法利斯登基的法恩則率領羅德斯聯軍奮起迎擊。
  戰場上,再次相遇的貝魯特與法恩展開了最後的對決。三十年的時間在兩人的臉上都留下不可磨滅的滄桑,銀之騎士的劍已經沒有了昔日的力量,但赤發傭兵的雙眸卻依然如雄鷹一般的銳利有神。「貝魯特,你現在的所做並不是芙勞斯的希望啊......這樣的做法只會招來反覆不斷殺戮的歷史。」「那我就用自己的力量改變這種歷史給你看看!以力服人,擠出膿瘡,只有這樣才能統一!」。沒有人能夠阻止這場爭鬥,好象時光倒流一樣,過往的兩位英雄談論著昔日的同伴和理想,在戰鬥中回到了屬於他們自己的時代。兩英雄的故事是悲傷的:最終法恩倒在了碎魂劍下,獲勝的貝魯特也遭到魔女卡拉暗算,被卡修王殺死。
  貝魯特無疑是羅德斯歷史上最強的勇者和最有魄力的帝王。無論是昔日那個熱情執著的傭兵,還是後來看似冷酷實則充滿責任心的暗黑皇帝都給人以好感。法恩想用外交的手段慢慢把整個羅德斯結合在一起,這種做法本無可厚非,但在故事裡人們總是更喜歡看到貝魯特這一類擁有決斷力的君王形象。
  最感人肺腑的還要算是貝魯特對芙勞斯的真摯感情了,雖然外表套著君王威嚴不苟的外衣,暗地裡,卻始終把這份感情深埋在自己的心底。在最後的時刻,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但當卡修的劍刺穿貝魯特的胸膛時,他的眼前卻還是浮現出了芙勞斯的身影:依舊是像當年一樣的美麗,依舊是那種關切的眼神,似乎在安慰這位傷痕纍纍的勇者。「芙勞斯啊,對不起,看來是無法完成那個約定了,因為,我的氣數似乎也將盡了呢......」這位責任心很強的勇者用最後的力量喃喃的向心目中的女神告白,然後才不甘心的閉上了雙眼。
帕恩-光明的勇者
  羅德斯島戰記的第一男主角是帕恩,他是把光明和自由帶給羅德斯的「自由騎士」。一部恢弘壯麗的羅德斯島戰記就是從薩克斯村的這名無名少年踏上旅程而開始的。(描述先前魔神戰爭的《羅德斯島傳說》成書在《羅德斯島戰記》之後。)帕恩的父親泰西武司曾經是一名隸屬於神聖王國法利斯的聖騎士。在帕恩很小的時候,為人正直的父親為了救人,不惜破壞騎士團的規定。結果遭到身為六英雄之一的法恩王處分,剝奪了騎士的資格。失去資格的他一直遭到流言的中傷和詆毀,被人說成是懦夫和膽小鬼。後來在一場保護村民的戰鬥中,泰西武絲隻身獨斗盜賊團,重傷而死,死後卻仍然得不到人們的理解,被說成是鹵莽的武夫。也許是母親教導有方,雖然在這種環境中成長,帕恩的心靈卻始終沒有被仇恨和誤解佔據。他繼承了父親善良正直,光明磊落的心,並一直以此為榮,期待著有一天能夠成為象父親一樣的騎士。
  帕恩的成長曆程並不光是體現在劍術和戰技的提高上,更主要的是在一系列的冒險中心靈的成長,這一點無論是在小說還是在動漫畫中都或多或少的有所體現。在最一開始,帕恩還只是個血氣方剛的毛頭小夥子而已,一心嚮往著騎士的榮耀。但是在亂世中耳聞目睹了許許多多之後,他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英雄戰爭中當他親眼目睹了法恩和貝魯特這昔日兩大英雄的結局並得知卡拉的存在後,更加明確了自己的信念,做出了選擇。卡修一直在勸帕恩邁上王者之道,在亂世中通過自身的力量成為「英雄王」本來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對於已經聞名天下的帕恩而言更是輕而易舉。但帕恩卻一次次的放棄機會,在法利斯和阿拉尼亞他沒有這樣做,十幾年後領導卡農自由軍時他也同樣沒有,對於他來說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遠比當國王更為重要的事在等待著他。
  無論是國王還是聖騎士都要背負對國家和人民的責任,但帕恩卻一心要追求一種理想主義的完美正義,不想因為身份限制了自己的立場。「當上國王可以拯救許多人的生命,但還有許多人會在國王看不到的地方喪生。聖騎士對自己的人民負責,但對別國人民的痛苦就可以置之不理嗎?」一個統治者可以在大義名分下為了多數人的利益而捨棄少數人做犧牲,但這就可以說是正確嗎?帕恩自問自己無法做到,所以寧願做一個無國籍的自由騎士,儘可能拯救那些在自己眼前遭遇麻煩的人們。在羅德斯島上有很多國王和聖騎士,他們為著各自的國家和人民而操勞著,但是像帕恩這樣的自由騎士卻始終只有一個。當那些被自己的土地遺棄,無依無靠的流民在痛苦中輾轉時,在他們心中卻還有唯一的支柱。他們知道在這片土地上還有一個叫帕恩的年輕人為了幫助他們而奔波。這樣即使這位傳說中的英雄無法出現在面前,但至少在這些可憐人的心中已經對生活有了一絲希望和寄託,這也許就是年輕的騎士心中的想法吧。就連蒂多(蒂得莉特的愛稱)這樣高傲的妖精也被帕恩的性格所吸引,從而改變對人類的態度,正說明了他為人處事的獨到之處。
  擊敗魔女卡拉之後,帕恩被法恩的後人授予了渴望已久的騎士稱號,並將得到曾屬於法恩王的神聖武具。然而當禮賓司宣布這一榮譽時,他卻沒有出現。這位勇敢的騎士第一次開了小差,和蒂多一起悄然而去,踏上了新的旅程。對於這位有著遠大報復的年輕人來說,最適合他的還是父親的那件舊鎧甲吧,雖然已經傷痕纍纍破舊不堪,雖然左胸上光榮的赤色十字被刮掉了,但真正的騎士是永遠都不會在乎這些的。父親當年不能做為騎士而光榮下葬,但他依舊死的很安然。這麽多年過去了,在騎士團中還流傳著他英勇的業績。是啊,就算沒有至高的榮譽,就算不能被寫入歷史,也總會有人記得你所做的事情。騎士們會口耳相傳你英勇的業績,游吟詩人則會把它們編在歌里傳唱在四方:「曾經有一個夢想成為英雄的少年,他以光明為目標,堅信可以通過自己手中的劍驅除黑暗。但有光明的地方就必有黑暗,二者的鬥爭永不停歇。最終少年和他的信念一起踏上了成為神之英雄的征程......」
亞修拉姆-黑衣的騎士
  在為光明而戰的征程上,帕恩遇到過許多強力對手:狡猾的妖精,強悍的火龍,太古的魔女卡拉,暗黑導師巴古納德......但最棘手的還並不是他們:擁有卓越的劍術和騎士的尊嚴,同樣有著很強的道義和責任感,卻踏上了與帕恩完全相反的道路,追尋著別樣的正義,只有這位黑騎士才是他真正的好對手。羅德斯島的未來也就在這兩人彼此信念的一次次撞擊下被勾勒出來。
  暗黑島瑪摩是暗黑神法拉利斯的示下之地,魔物出沒,環境惡劣。那裡的人從一出生起就要不停的戰鬥,只有強者才能不被淘汰,生存下來。島上的人民無時無刻不在渴望著能夠離開這片被詛咒的土地,到充滿陽光的羅德斯島上定居。對於他們來說,侵略就是求生存的最好手段。於是在昔日的六英雄之一,赤發傭兵貝魯特的領導下,瑪摩強悍的軍隊開始向羅德斯全境發起進攻,身為親衛隊長的亞修拉姆更是一馬當先,衝鋒在前。當帕恩還是個碌碌無為的年輕人時,亞修拉姆就已經有讓羅德斯聯軍聞風喪膽的威名了。慘烈的英雄戰爭里,亞修拉姆親眼目睹了自己無比敬重的主君是怎樣遭人暗算,命喪黃泉。他拾起貝魯特屍身邊的碎魂劍,在心中暗暗的發誓一定要實現主君的夢想。
  兩年後的火龍山,亞修拉姆再次見到了他日夜不忘的卡修,他自信滿滿的向卡修挑戰,以期為貝魯特報仇。但在一番激斗之後,亞修拉姆卻敗下陣來。情急之下,他竟然也做出了有背騎士道的舉動:不顧戰鬥的契約,想搶先拿到支配之王錫,結果竟然被卡修身邊的一位年輕騎士所阻止(帕恩)。萬念俱灰之下,他縱身跳入了火龍山的熔岩中,被手下魔法師古洛達所救。
  從這次挫敗以後,亞修拉姆開始自我反思:什麽是戰鬥的意義,什麽是勝敗的本質。卡修的話使他開始意識到自己以往的偏狹,一直以來,他都是以騎士的眼光去追隨貝魯特的腳步,而從沒有以國王的標準去審視自己的主君,此時他開始真正理解貝魯特的想法。經過十年的反思亞修拉姆明白了很多事情,重新審視了自己的目標。當他再次出現在帕恩的面前時,他變的更強了,不僅是在戰技的提高,思想上也突破了脆弱的騎士道。亞修拉姆在精神上已經遠遠超越了卡修和帕恩的境界,但此時的他卻已經沒有了勝負之心,沒有了個人恩怨。他一改前任執政官的高壓做法,得到卡郎人民的信任。嘲諷的是當帕恩領導著自由軍沖入城堡時,卻發現那些他一直想要解救的人都已經跟隨亞修拉姆遠走高飛了。帕恩這才發現以往的自己是多麽的幼稚,原來人民所關心的並非是誰當上國王,而是誰能帶給他們安定的生活。在那一次,帕恩徹底的敗給了亞修拉姆,不僅僅是手中的劍被打落,連他的信念也發生了動搖。
  戰神米利的祭司霍普背叛卡修是因為他找到了真正的勇者;古洛達背叛恩師巴古納德,是因為他找到了真正的主君,美麗的黑妖精彼羅迪斯的眼中他是值得依靠的男人,在瑪摩人民的心裡則是可以信賴的領袖,亞修拉姆就是這樣一個幾乎完美的領導者,是貝魯特當之無愧的繼承人。在OVA版的結尾,他為了阻止邪神卡蒂絲的復活和巴古納德同歸於盡了,《英雄騎士傳》的最後,他則帶領著瑪摩的人民離開了紛爭不斷的羅德斯島,去尋找新世界,這種魄力絕對是無人能比的。
卡拉-灰色的魔女
  在六英雄的詩篇中記載了一位沒有留下姓名就離去的魔法戰士,除了大賢者渥多和聖女妮絲外沒有人知道這位神秘人物真正的身份。
  在最初的世界上,自從第一批人類發現了魔法之源瑪那的秘密后,人們就開始創造一個由魔法和咒力為中心的文明。魔法王國卡斯托魯全盛的時候,人們已經幾乎可以像神一樣操縱自然界了。巨大的城市漂浮在空中,魔物和龍也像家畜一樣被任意驅使,高高的魔力之塔將王國罩在強力的結界中,而身處其中的人們則可以自由的使用無窮無盡的魔力。然而在一次規模龐大的魔法儀式中發生了意外,整個物質界的瑪那掀起了駭人的驚濤駭浪。隨著魔法之塔的崩塌,已經習慣於依賴魔法的人們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面對著曾經被當做奴隸一般驅使的蠻族刀劍,魔法師們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五年,與王國漫長的歷史相比幾乎就是短短的一瞬,曾經輝煌的文明就土崩瓦解,不復存在了。在王都陷落的當晚,王國最後的兩名倖存者在做著最後的掙扎:太守沙魯巴恩用最後的魔力對守護在羅德斯各地的五色古龍施咒,要他們守護五件太守之秘寶,希望有一天後人能夠藉由五件寶物重建魔法文明,然後就大笑著消失在火光中。女魔術師卡拉,則對自己施以魔法,將靈魂轉入額頭的頭飾里。當一名蠻族士兵殺死她時,藉由頭飾控制了那名士兵的身軀,從此變成了支配他人身體而存活的遊魂。
  五百年的時間過去了,卡拉不停的轉換身體,目睹著羅德斯島上滄海變遷,見證許多王國的創立,興盛和衰亡。雖然很少有人知道卡拉的存在,但事實上正是她在背後操縱著羅德斯的歷史演進。這位魔女堅信世界不能僅由一種力量支撐,正義沒有唯一的標準。古代魔法王國的毀滅正是力量過於集中的結果,這樣一旦失去支持,人類就將面臨徹底毀滅的危險。只有將力量分散,保持光與暗的均衡,才能確保世界的安全。她把羅德斯島比喻成一個天平,一端是光明,一端是黑暗。無論哪一邊的力量變大天平都有可能翻覆。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停的搖晃,調整兩邊的砝碼。為了達成這一目的,卡拉不停的在羅德斯島上挑起紛爭,利用戰亂消耗各方的力量,阻止羅德斯島的統一。魔神戰爭時,為了不讓黑暗壓倒光明,卡拉加入六英雄的行列,擊倒了魔神王;英雄戰爭時她又設計讓有能力統一全島的法恩與貝魯特同歸於盡。歷史上很多躊躇滿志的英雄人物都被卡拉計算,落得慘死的下場。
  卡拉曾經襲擊妮絲的養女蕾莉婭,並佔據了她的身體。後來又幸運的控制了盜賊屋多.恰克,得以在和帕恩的戰鬥中全身而退。她邀請帕恩加入自己的事業,卻遭到充滿正義感的年輕人拒絕。
  在最後的邪神戰爭中卡拉可悲的被巴古納德利用,促成邪神卡蒂絲的復活。一向把別人當成是棋子玩弄於掌股之間的魔女竟然也被別人所操縱了,實在是極大的悲哀。就像大賢者渥多教訓她的:「操縱歷史,維護平衡?這是神的工作吧,你以為自己是什麽?就算有多少知識和力量,就算你能超越生死,不老不滅,你也始終不能成為神啊,只要是人就一定會犯錯誤的,不是嗎?」
  既不要黑,也不要白,只要是灰色就好了,基於這種信念,卡拉一直在執行她的想法,用自己的方法看護著這片被詛咒的大地,既孤獨又可憐。雖然做法有待商榷,但這份對世界的責任感確實很可貴。「灰色的魔女」是人們送給這位守護者的稱號。
卡修-傑出的君王
  弗洛姆的傭兵王卡修,是從一名普通的傭兵做起,在戰鬥中登上寶座的英雄王。儘管魄力不及貝魯特,寬容不如法恩王,又沒有帕恩和亞修拉姆那種浪漫的氣質,但他仍然不失是一位傑出的君王。
  弗洛姆只是個建國幾十年的新興國家,並不象法利斯等國有悠久的歷史和文化,自然也缺乏民族凝聚力;由於地處羅德斯中部的沙漠地區,四面環山,出產也並不富庶,但卻能維持相對的穩定,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這與卡修的文滔武略是分不開的。對內卡修能夠團結沙漠各大部族,對外則與法利斯等大國結盟,對抗瑪摩的進攻。法恩王在世時兩國就結成同盟,法恩王死後卡修又支持與自己交好的神官王艾特登基,維持同盟關係;阿拉尼亞的拉斯達公剛剛做出和瑪摩緩和的姿態,卡修馬上出兵武裝干涉,將拉斯達殺死後扶植起一個反瑪摩的政權;他支持帕恩成立卡農自由軍解放被瑪摩佔領的土地,並鼓勵帕恩在阿拉尼亞自立為王,這種種做法都顯示出一個老道政治家的風範。
  雖然有著屬一屬二的劍術,但卡修總是強調他不光是騎士而且還是一位國王。騎士只需對自己的道義負責就行了,但國王卻要對自己的人民負責。在攻打火龍晨星時,卡修沒有救援遭到火龍攻擊的拉丁,拋下燃燒的城市和居民趕去火龍山抄晨星的後路。當時他冷酷的對帕恩說「此時是殺這條龍最好的時機,不能為了一個城市而捨棄整個國家的前途。」帕恩雖然很尊敬卡修,但卻一時不能接受他的想法。然而在和晨星決戰時,卡修卻大吼著沖在了最前面「為了我那些被你殺死的臣民,我要殺了你!」憤怒的眼神中書寫著這位國王心中的傷痛和矛盾。
  同樣的,在英雄戰爭中,面對剛剛殺死法恩,風頭正勁的貝魯特,明知沒有勝算,卡修還是與這位「羅德斯最強的人」展開了一對一的決鬥。當卡拉用一支弩劍暗算貝魯特時,卡修毫不猶豫的衝上,在暗黑皇帝略一分神的工夫將劍刺入了貝魯特的胸膛。(在OVA中貝魯特是被卡拉用一根魔杖釘死的)這在亞修拉姆看來是完全違背騎士道的卑鄙行為,但卡修卻坦言:「為了我的國家和人民我別無選擇。」兩年後的決鬥,當霍普不能理解亞修拉姆這樣的勇者也會背棄誓言時,卡修卻寬容的原諒了亞修拉姆,並開導說:「英雄也是人,也會犯錯,在執著於自己的目標時也會不顧一切,畢竟我自己也曾經是一個背棄騎士精神的卑鄙小人啊......」藉由不同的途徑與立場,帕恩和亞修拉姆這兩位偉大的騎士都從這位傭兵王那裡學到了許多有用的東西,就連新一代的英雄斯帕克也是在卡修嚴父般的教導下成長起來的。新時代需要理想主義者來創造,卻也同樣需要現實主義者來維持。雖然不是騎士們完美的榜樣,卻也是一等一的一條好漢;雖然不能成為詩歌中傳奇的英雄,但一定可以做為名君被書寫在歷史里,弗洛姆的傭兵王卡修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巴古納德-暗黑的導師
  像許多著名魔法師一樣,巴古納德也曾經在卡蘭的賢者學院就讀。他入學的時候,被稱為「近代大魔術師」的拉魯卡斯已經成為了學院的院長,而後來成為六英雄之一的大賢者渥多正是這位院長的師弟。如果是熟悉羅德斯島系列的朋友一定記得在魔神戰爭的前夕,渥多曾經受芙勞斯的拜託到學院去借「能視萬物的水晶球」。當時在長廊中有一位謙恭的學員引領渥多去見院長,細心的朋友會發現那就是年輕的巴古納德。「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渥多隨口問了一句。「是巴古納德,一個對魔法很有興趣的年輕人。」拉魯卡斯也很隨便的應答。但是他們誰也沒想到當時這位和善的年輕人,在幾十年後竟然差點毀掉了整個羅德斯島和全人類。
  好象一部機器一樣,巴古納德把全部的精力和時間都投入到了魔法的學習中。刻苦的努力再加上本身的天資,聰明好學的他很快就超越了同輩人,甚至有些老師也被他拋在了身後。
  許多人都認為他是學院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天才,甚至連大賢者渥多也只能望其項背。魔神戰爭之後,百廢待興的羅德斯島急需建設,許多學員都從學院畢業,或在民間旅行解決百姓的疾苦或出仕宮廷為君王效力。只有不食人間煙火的巴古納德留了下來,繼續精進自己的修為。此時的巴古納德並不關心政治和權術,他在意的僅僅是魔法的研究。冒著被懲罰的危險,他開始研究被學院禁斷的古代魔法,偶然的機會裡巴古納德學會了古代魔法王國太守沙魯巴恩的不死魔法。
  懲罰是嚴酷的,巴古納德被永遠驅逐出了賢者學院,並且由院長拉魯卡斯親自對其使用禁忌的魔法:在有生之年,令這位天才再也無法使用瑪那的力量,一旦使用魔法全身便會立刻如針刺般的疼痛。變成廢人的巴古納德無處可投,四處漂泊。最後還是貝魯特賞識他的才能,邀他到瑪摩出任暗黑皇帝的宮廷魔術師。此時的他已經博覽群書,學識淵博,在他看來一切的世間冷暖和人情世故都沒有什麽太大的意義,就是生命本身的價值也值得懷疑。一個宏偉的計劃開始在他的心中成型:藉由自己學會的不死魔法,他希望能夠超越人類的極限,成為像神一樣的存在,既而成為統治全人類的主宰。
  三十多年以後,在英雄戰爭的前夕,拉魯卡斯死了,禁咒的力量也隨之減弱。得知消息的巴古納德趕忙回到了闊別多年的學院,在咒殺了所有的學院和教官后,將學院的典籍洗劫一空。並開始著手邪神卡蒂絲的復活儀式,十二年後發動了罪惡的邪神戰爭,妄圖通過邪神卡蒂絲的力量殺死全人類,自己成為統治死亡之國的不死王。最後被見習騎士斯帕克阻止,和自己的野心一起毀滅了。(OVA中是用蒂多做人柱,最後與亞修拉姆同歸於盡)與其他的英雄相比,巴古納德的人格幾乎沒有可取之處,陰險狡猾,自私自利,冷酷無情,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狂人。但他強大的法力和堅韌的耐心卻也讓人嘆服。每次看到他強忍巨痛,念頌咒語的樣子都不禁感嘆一聲:「原來做壞人也要這麽辛苦啊!」。最厲害的是在最後關頭這個狡猾的老傢伙竟然把卡拉都給騙了。讓她一邊替自己拖延時間,一邊還自信滿滿的以為是在履行她自己的正義。那位孤傲的灰色魔女就這樣被他哄的團團轉,直到最後也沒發覺自己是被人家當槍使。沒有值得信賴的同伴和部下,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做到這一步,巴古納德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角色。
史派克-年輕的英雄
  斯帕克是沙漠王國弗洛姆炎之部族的王族血統傳人,從小他就受到卡修嚴厲的教育,很多人都傳說他會接替卡修成為下一任國王。多年來,他一直以自由騎士帕恩為目標,不斷的努力。整天夢想著成為一名出色的騎士,像傳說中的英雄們一樣在歷史上留名。但好象是上天的捉弄,在一年一度的騎士晉級名單上卻總是沒有他的名字。無奈的他只能一直維持著見習騎士的身份。
  一隊黑妖精闖入王城,殺死守衛,打傷斯帕克之後,奪走了「魂之水晶球」。內疚的斯帕克請求去追回寶物,在卡修的授意下,帶上一隊臨時拼湊的夥伴,踏上了征程。
  莉芙雖然外表很調皮,卻是有很強法力的半妖精;萊娜是半途加入的盜賊,她想用自己的雙手為被黑妖精害死的同伴報仇;魔法師阿德諾巴奉老師司雷恩的命令保護妮絲,信仰戰神米利的地精司祭古力巴斯則是因為對斯帕克的性格感興趣才加入小隊。而至於那個高大粗魯的傭兵戰士加敕克,真正的身份卻是在戰場上處死逃兵的秘密處刑人。他接受卡修的密令,要不惜一切保護斯帕克這位王位繼承人。可以說除去傻乎乎的隊長外,小隊中每個人都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在邂逅了神秘少女小妮絲后,斯帕克發現自己已經被捲入了關乎羅德斯島存亡的大事件中。
  在羅德斯島古來就流傳著令邪神卡蒂絲復活的方法:「兩把鑰匙一扇門」。所謂「兩把鑰匙」:一件是能令死者復生的「魂之水晶球」,另一件則是具有恢復效力的「生命之杖」。
  看守「魂之水晶球」的水龍艾布拿和守護「生命之杖」的冰龍布拉姆度早已在十年前被一心尋找「支配之王錫」的黑騎士亞修拉姆殺死了。這兩件寶物也分別被保存在弗洛姆國庫和法利斯的光之神殿中,而黑妖精的下一個目標正是「生命之杖」。
  除去這兩柄「鑰匙」外,最關鍵的還有那「一扇門」,所謂「門」就是指邪神卡蒂絲的最高祭司敕拉尼的轉世體,這個人恰恰就是小妮絲。六英雄之一的老妮絲在臨終前告訴北方賢者司雷恩:蕾莉婭並非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她是四十年前在魔神戰爭中被六英雄擊敗的魔神王加敕尼的轉世體。妮絲收養這個女嬰,從小對她施以瑪法的教育,好將她體內的「亡魂女王」封印。而當蕾莉婭生下孩子后,「門」的資格就自然地傳到了她的女兒小妮絲的身上。
  瑪摩島上的黑暗導師巴古納德一心想要讓邪神復活,妮絲早晚也會成為她的目標。妮絲知道自己的命運,她不想做無謂的逃避而是打算去勇敢的面對。於是她辭別父母開始一個人的修業旅行,卻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遭遇斯帕克小隊和魔物的戰鬥。妮絲被眼前這個少年旺盛的求生意志所感染,決定和他一起渡過自己最後的時光。
  斯帕克是《羅德斯島戰記》的第三代的主人公,而作者極力想要傳達給觀眾的恐怕就是他的平凡。羅德斯島上不平凡的英雄實在是太多了,我們總是看到他們做為「神「所創立的豐功偉業,無形中卻把他們許多做為「人」的人之常情泯滅了,也因此,斯帕克的出現讓人耳目一亮,倍感清新。有朝氣又有些幼稚,一個有時愛做做白日夢的普通少年。與其說是像貝魯特和帕恩那樣高高在上的大英雄,他倒更像是一個住在鄰家的小夥子。在英雄輩出的羅德斯島歷史中冒出來這樣一個人物,就好象在精美的長詩中突然出現的幾行生活小散文一樣,雖然有點怪怪的感覺,但也別有一番情趣。
  最後一戰,在瑪摩王宮的地下祭壇,巴古納德和卡拉合力念頌令邪神復活的咒文,祭壇上的妮絲痛苦不堪。一個捨身取義的二重攻擊:加敕克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黑暗導師打向斯帕克的即死魔法,斯帕克則連人帶劍撞入了巴古納德的懷中,將這個狂人送入了冥府。與此同時,帕恩也在蒂多的掩護下將卡拉的頭飾打落在地,但魔女卻用最後的力氣完成了咒文。
  烏雲密布,大地轟鳴,雨點般的閃電宣告著邪神的降臨。羅德斯島上所有的生物面臨死神的制裁。這時,已經被卡蒂絲附身的妮絲用自己最後的力量喚來了大地母神瑪法。瑪法讓斯帕克做出選擇:是召喚卡蒂絲將羅德斯島變成永恆的死之國,還是召喚瑪法為世界帶來永久的和平。斯帕克的答案非常有趣,他既不要光也不要暗:「世界的和平交給我們這些騎士就好,現在我只希望「門」能夠回來,瑪法啊,請把妮絲還給我!」這樣一句自信滿滿的任性回答,也只有這個少年人能夠想出來吧。九泉下那些分屬於光明與黑暗的前輩們在聽到這樣幼稚的回答后,眉頭也許都早已打成結了。但是,細細品味一下,就像卡拉的歌中所唱:「世上本就沒有什麽永恆的和平或戰亂,即使是創造萬物的諸神也無法創造永恆」。也許斯帕克所選擇的正是唯一正確的答案也說不定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