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梁山伯祝英台》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浙江餘杭人氏梁山伯,自幼與寡母相依為命,適逢土地競標大賽,梁母望其奪得標售權,籌得赴書院經費。山伯奪標后,卻因心善而將標旗讓出。

詞條名稱不規範,實為《新梁山伯與祝英台》,建議刪除本詞條。    

《新梁山伯祝英台》 -梁山伯其人

        浙江餘杭人氏梁山伯,自幼與寡母相依為命,適逢土地競標大賽,梁母望其奪得標售權

《新梁山伯祝英台》《新梁山伯祝英台》
,籌得赴書院經費。山伯奪標后,卻因心善而將標旗讓出。梁母只有變賣玉替供山伯上書院。上虞縣首富祝公遠,其子祝威不求上進,被書院夫子逐回,妹妹英台聰靈敏慧,一心向學,為得父母首肯,英台用計稱病,再改扮郎中來祝家看診,公遠夫婦竟未識破,因而答應英台女扮男裝前去求學。英台、吟心與山伯、四九分別來到城內,見一對母女遭劫,山伯奮勇抓賊,奪回財物。偷兒聚眾報復四人,忽有一俠士現身解救眾人之後,飄然而去。山伯、英台惺惺相惜義結金蘭,相借上尼山。途中,山伯無意撞見英台長發之女子模樣,英台大驚。

      山伯心生懷疑,英台假稱曾立誓未得功名,永不斷發,以此瞞過山伯.一行人來到書院,遇見當日之俠士,知其亦是來此求學之人,名叫路秉章,三人結為知交。書院夫子丁程雍,學識淵博,道貌岸然。行拜師禮時,山伯之束修被掉包成狗屎,程雍以為其存心戲弄,將其逐出書院。此時程雍之夫人與女兒丁香出面阻止,原來他們乃是當日之母女。程雍懼內,遂答應收留山伯,並讓其以雜役彌補學費。一日,惡學生類敬文、辛平等人欺負同學李善敏,山伯、英台勸解反被委、辛制住,秉章及時出現教訓二人。書院之澡堂定時提供熱水予學生洗澡,山伯與秉章邀英台同去,英台抵死不從,仍硬被二人拖去,英台急欲逃走,卻不慎跌入浴池中。

廣告


      眾人鬨笑中,英台倉皇逃離澡堂。是夜,英台與吟心摸黑至澡堂洗澡,被巡夜的山伯發現,英台再施巧計擺脫。一日,秉章教導眾人打醉拳,遭委、辛訕笑,秉章指導英台打敗類敬文,使其更加懷恨。秉章的未婚妻如意因受惡官潘太守逼婚,逃至尼山書院,委、辛得知此事,狀告程雍,程雍怒至秉章房搜人,如意扮成書僵瞞過程雍,山伯卻因說話不慎再次得罪程雍。丁香暗戀英台,以情詩示意,英台苦惱不己。如意不慎被委、辛揭穿身份,秉章警告兩人不得泄露出去,委、辛假意答應。英台自告奮勇教如意扮男裝之訣竅,卻使如意對她的身份起了懷疑。


     台於課堂上與程雍起爭執,被罰抄論語。夜裡,山伯巡更,見英台倦極打盹。山伯不忍而幫忙抄寫。程雍發現代抄之事,令二人在太陽下罰跪。師母與丁香為其抱不平,程雍堅不妥協。英台不支昏倒,師母欲為其刮砂,卻為吟心阻止,並堅持要眾人離去,如意更加生疑,細查之下,發現英台是女兒身的秘密。山伯堅持留下照顧英台,吟心推拒不成只好答應。半夜英台喊冷,吟心熟睡不查,山伯鑽進被中用體溫為其驅寒。清晨英台醒來,見山伯與自己同床而眠,大驚之下,猛打山伯,山伯不明所以,四下閃避。

廣告


      英台細問下,知山伯未發現真相,心下稍安。英台為掩人耳目而接受丁香,丁香欣喜若狂,吟心卻擔心後果無法收拾。一日,眾學生打掃時,發現女子的月信布,程雍驚怒,令全體學生解衣,以查出書院中之女

《新梁山伯祝英台》《新梁山伯祝英台》
子,如意挺身承認,解救了英台,自己卻被逐出書院。山伯、英台向師母求情,為如意找了棲身之所,並使程雍默許如意與秉章之關係。英台的秘密己為如意知悉,為免再使人生疑,英台故作粗鄙言行並隨身佩劍,以增加男子氣概,在贏得了與委、辛等人的一場球賽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山伯屢勸不聽,拂袖而去。


     宜興府太守馬俊升大壽,祝公遠極盡巴結之能事,準備數箱大禮,與妻同往拜壽。馬府達官貴人絡繹不絕,甚有許多盼與馬家之子馬文才結親之輩,文才滿腹經綸,眼光甚高,根本不將一般女子放在眼裡。陪同公遠前來的祝威,脫口道出其妹英台秀麗脫俗,是最有資格與文才匹配的人,引起馬氏父子同時關注。祝威又酒後吐真言,向文才道出英台女扮男裝讀書之事,使文才對英台起了好奇之心。公遠夫婦想念英台,遂往尼山書院探視,競見到英台為了山伯,仗義欲與委敬文打架,嚇壞了二人,幸有程雍百般稱讚英台,始令二老稍安。祝妻見山伯神似過去的仇家趙慶平,內心不安,公遠卻認為其多心,但是英台與山伯狀至親密,公遠深絕不妥,欲逼英台返鄉。父女一番激烈祖捂始達成協議,由英台冒名頂替祝威參加秋閣試舉取得功名,才讓其繼續讀書。 
    

廣告

《新梁山伯祝英台》 -文才轉學

          聽祝威形容英台才貌雙全,迫不及待轉來尼山書院讀書,其排場浩大,令學子們為之咋舌,程雍卻不為所動,試以才學,文才對答如流,顯現才高八斗,是可教之材,程雍即破例招收文才,並要山伯協助文才起居事宜,山伯亦頗讚賞文才的學識,欲與結交為知心好友。文才乍見英台雖女扮男裝,卻是俊秀脫俗,證實祝威所言不假,屢藉機親近,以博英台歡心,怎奈英台除了山伯,對其他人均心存戒心,尤其敏感地發覺文才對她別有用心,乃對

《新梁山伯祝英台》《新梁山伯祝英台》
文才表露不與之接近之意,惹得文才起捉弄之心,假藉聽力不好,求與山伯換學堂上的座位,和英台並肩而坐,讓英台渾身不自在。


       英台刻意擺脫文才的親近,越使文才征服英台的心態加強,並設計宴請英台、山伯,召來酒樓姑娘,向英台灌酒,迫使英台窘態百出,英台在酒醉中,透出心中對山伯情意堅定之意,令文才醋意興起,對山伯也有股莫名的敵意。英台知文才藉機戲弄,揚言劃清界線。山伯因酒醉,被程雍怒責行為不檢,意欲重懲,文才心機多詭誦,挺身而出,自願承擔程雍白對山伯、英台的罰責,令山伯為之欽佩,更視其為知心好友,總想拉攏英台、文才間的距離,英台煩不勝煩,忿而不理山伯。山伯心頭很不是滋味,英台又不好說出文才似乎看出她是女兒身,有意促押、輕薄之意,更使山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廣告


       程雍有意招文才為婿,文才卻推薦山伯,師母遂向四九打探梁家情形,未料四九會錯意,以為師母欲將丁香匹配與他,欣喜不己。文才故意將山伯與丁香之親事告知英台,英台既不能說出自己心意,又恨山伯不解風情,因而對山伯怒顏相向,山伯一頭霧水,文才乘隙而入,欲博得英台芳心。英台至觀音寺祝禱,適逢孟蘭盆會,寺中急需一名少男扮觀音,文才乃遊說英台巧扮觀音,襄贊廟會,英台同意,並囑吟心邀山伯前往觀看,怎奈山伯憨直不明其意,英台為之頓足。文才藉機偷走英台衣物,使其以觀音扮相返回書院,被程雍、師母撞見,師母識破英台是女兒身,暗中召來英台,望其離開書院,英台、丁香含淚苦求,師母見其誠懇而答應保密,英台感激不己。

廣告


        英台感念丁香說情,決意將山伯讓給丁香,不意丁香自認與山伯並無情感,倒不如成全英台,英台感激涕零。英台沐浴之際,文才趁機潛入,英台花容失色,窘態畢出,文才步步進逼,要英台就範,英台卻言文才若要強佔己身,但此心仍屬山伯,文才懊惱,暫且放過英台,並答應為其保密直至完成學業,盼英台能因其善意而有所轉變。四九因誤會將與丁香結親,頻向丁香示好,惹來程雍一頓斥責,四九了解自己會錯意,卻因用情己深,而痛苦不堪,幸得山伯相勸與鼓勵,使四九又起一絲希望。山伯外出為書院買糧,文才召來殺手,扮成盜匪,欲置山伯於死地。文才借故嚮往,假意與盜匪搏鬥,製造機會使山伯落單。英台惡夢驚醒,得知山伯買糧遇盜,急忙趕去尋找。

廣告


       山伯中了二殺手的暗器和毒粉,雙目失明,命在旦夕,文才又施苦肉計,弄傷自己再回到書院,使程雍等人誤以為其因救山伯而受傷,此時,文才發現英台不見,得知她去找山伯,擔心事情有變,連忙尋去。英台找到山伯,山伯傷重昏迷,英台得山中獵戶幫助,以藥草治療毒傷,文才尋來,見英台極力救治山伯,情真意切之景令文才妒火中燒,文才故意將自己弄得更加狼狽,欲博英台同情,但英台一心照顧山伯,對文才十分冷淡,令其懊惱不己。翌日,山伯醒來,雙眼毒傷己愈,英台喜極而泣,此次患難之後,又更加深了山伯與英台之情誼。


       秋閣試舉期近,英台、山伯日夜一起苦讀共修,親密之狀,雖令文才不滿,卻也徒然無奈。此刻,平日不學無術的姿敬文盼能金榜題名,求助文才,希望文才能於試舉之中,幫忙作弊,若能高中,當有重謝,文才靈機一動,認為可藉機除去山伯,乃答應類敬文成其心愿。試舉間,文才藉主考官趙定方與乃父交情頗深,明白之欲藉作弊誣陷山伯之意,趙定方先前曾為辦路秉章殺害潘知府為如意報仇案,與山伯起衝突,早記恨在心,今有機會能泄心中之忿,當即答應與文才配合。


         伯果在文才布局下,被舉發協助委敬文作弊,不但取消山伯優異成績,並打入大牢待審,事出突然,令英台不知所措,苦求文才大力幫忙,為山伯洗雪冤屈,文才卻玩兩面手法,一方答應救援,一方要趙定方能定山伯重罪,圖讓山伯死不能翻身。此刻,委敬文因作弊案,不能高中,反而身系囹圄,苦求文才趕快幫他脫困,未料,文才卻是以類敬文身犯重罪,無法為他開脫,令安敬文心生不滿,乃於公堂上明白揭發作弊案全是文才一手策劃,假借他手,陷害山伯,此言一出,驚動全場,丁程雍、英台據理力爭,直指文才罪行重大,盼主審判官還山伯清白。


          山伯初上任即面臨太守壓力,見塗炭百姓案例而不能辦,梁母.驚聞宜興府太守竟是二十多年前的對頭冤家馬俊升,心憂如焚,勸山伯應小心行事,山伯很不以為然,梁母有苦難言。山伯倍母喜孜孜地來祝府提親。 

    

《新梁山伯祝英台》 -山伯祝府提親

         未料卻驚見公遠夫妻竟是殺害山伯生父的仇人,梁母拉了山伯立刻離開祝家,

《新梁山伯祝英台》《新梁山伯祝英台》
梁母深怕二十多年的冤怨再起,遺害山伯前程,不願說明。公遠力阻英台與山伯見面,積極推動與馬家親事,並深鎖英台於閨房內。


          梁母見山伯非英台不娶,遂道出其身世,出伯原是姓趙,其父趙慶平為馬俊升、祝公遠聯手殺害,山伯驚聞,決心重審二十多年前的殺父血案。英台獲悉山伯義斷情絕之意傷慟不已,懸樑自盡,幸及時獲救。山伯夾在愛與恨之間,亦感矛盾痛苦。山伯知殺父之仇全是馬家一手策劃,欲法辦馬俊升,未料文才棋高一著,先一步扣山伯以貪污罪嫌。英台求救山伯,被迫答應文才。為除後患,文才暗中用殺手取山伯性命,梁母為保山伯而身受重傷,山伯亦奮不顧身保護母親,其孝心感動殺手,因而放梁家一條生路。山伯巧遇英台,英台執意將梁母帶回祝家療傷。不料,被公遠發現,文才欲親自解決二人,幸梁家得以逃離。


           英台在成親前夕,竟與梁家一同患難,深感一切皆為天意。山伯與英台得到梁母與祝母的認同,躲在荒廢的尼山書院。山伯與英台在書院內舉行簡單的婚禮,后得知丁香被趙中書所害而淪落風塵,決定設法贖出丁香。英台喬裝回祝家拿錢,與祝母不勝感慨。英台回祝家之事被文才知道,並跟蹤至尼山書院,幸山伯英台順利逃脫,但文才繼續窮追不捨。


            文才帶兵追捕,危急關頭,已成為征西大將軍的路秉章出現解救了他們,並將文才定罪,押解進京。趙中書假傳聖旨,救下文才。文才立即帶人趕往尼山書院,把山伯打成重傷,棄置荒野,后被丁香救回梁家。文才擄回英台將其玷污,發現英台非完璧之身,盛怒之下將其痛打,並丟在祝家門口。英台遭此巨變,神智錯亂,六親不認,只對山伯有好感。一日,山伯為英台試穿梁母所做的新衣,觸動了英台的記憶,神智恢復。兩家一笑泯恩仇,山伯擇日前來迎娶。


            祝威出差回到江南,認為文才能助他青雲直上,要英台嫁入馬家,遂向文才告密英台神智恢復。祝父母被文才抓走,而山伯英台等則逃離,丁香自願前去與文才交涉,謊稱山伯與梁母丟下英台徑自逃命,英台心死,願意嫁與文才為妻,救回祝父母。豈料文才發現新娘乃是可香假扮,攔下了正欲逃走的山伯、英台等人。文才抓住英台,將山伯毒打至死。英台與山伯是否從此陰陽相隔,難難兩人最終只能含冤化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