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放密訣》

標籤: 暫無標籤

121

更新時間: 2013-09-11

廣告

《撒放密訣》是李亦畲先生(1832—1892)繼王宗岳提出的「粘連黏隨」,武禹襄提出的「敷蓋對吞」后提出的「擎引松放」。對「擎引松放」做了詳細介紹。

廣告

1 《撒放密訣》 -書籍簡介

綜觀王宗岳、武禹襄、李亦畲三位先哲的太極拳論,可以看出推手的研習過程分三個步驟來進行,稱之為「推手三部曲」。王宗岳提出的「粘連黏隨」是第一步,武禹襄提

《撒放密訣》《撒放密訣》

 出的「敷蓋對吞」為第二步,李亦畲《撒放密訣》之「擎引松放」為第三步。

李亦畲先生(1832—1892)在《撒放密訣》中對「擎引松放」,這樣描述:
擎  擎起彼身借彼力(中有靈字)
引  引到身前勁始蓄(中有斂字) 
松  鬆開我勁勿使屈(中有靜字)
放  放時腰腳認端的(中有整字)
首先應明白「擎引松放」是「敷蓋對吞」的繼續,是「吐」即發放的實施過程。「敷蓋對吞」是用於消化對方勁力,為我所用的蓄勁過程,它是「放」的基礎與保障。「擎引松放」與「敷蓋對吞」意義相通,只是描述的角度有所不同。

廣告

2 《撒放密訣》 -「擎引松放」

擎,「擎起彼身借彼力」。
切忌望文而生義,簡單地理解為用力將對手舉起或托起。此拙力也,非太極之巧。李亦畲先生一個「靈」字道破天機。靈者,靈活,靈巧也。擎是佯攻,是誘餌,是偵察,目的是誘彼發力。面對不主動發力之狡猾對手應不失時機地主動採取進攻的方式,即先給對手一個發勁的假象,誘使對方向我發力,此為「擎」也。須用巧妙的跟蹤勁,不前不後,無過不及,恰如其分跟定對手,將彼力牽出來,此謂「引蛇出洞」。
    引,「引到身前勁始蓄。」
「引」是擎的延續,擎的目的與結果,「引」將擎所誘之力牽到我身前,進入我設下的包圍圈,或者說我勁的勢力範圍,此謂「誘敵深入」。
    松,「鬆開我勁勿使屈」。
「松」是轉折,是轉守為攻,變被動為主動的策略。一味的「引」易造成人順而我背。當在我似背非背之時,突然而松,「松」不是鬆鬆垮垮,而是戰術的轉變,是松沉人地,是準備對彼施以「挫之之意」轉守為攻的技法。「松」要做得迅速、隱蔽,令對手猝不及防,使彼有被我牽動著突然失控,如墜深淵之感。簡言之就是將敵力完全消化。此時,為我最有利的進攻時機,應果斷髮放。謹記,我最順之時,乃我將背之始,機會稍縱即逝,切勿貽誤戰機。
    放,「放時腰腳認端的」。
「放」是松的目的,要抓住機會,得勢發放。雖然,太極拳的宗旨為「制人而不傷人」,但並非不要發放。作為武術之
一,搏擊制敵的屬性不能丟失,該發放時就發放,決不姑息留情。那麼,王、武、李的拳論中為什麼很少觸及發放呢?因為,他們飽讀詩書,皆德才兼備之士,非一介武夫。將發放看得很淡,主張「養生為本,技擊為末。」但是,王、武兩家的推手理論已經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因此,到李亦畲先生時,直抒胸臆作《撒放密訣》而一吐為快了。且看,「粘連黏隨」可見寬容大度之風範,「敷蓋對吞」盡現涵蓋宇宙之氣概,「擎引松放」方現太極拳術發放之奇妙。
「放時腰腳認端的」。什麼是「認端的」?認,認清,認準。端,開端、開頭、即對方的勁頭。的,有的放矢之「的」,即為靶子。放,要有目標,向什麼方向而去,心中有數。此三字意思為:探准對方勁力的方向,挫動勁頭,使之失控,然後發放,做到放之有明確方向,如同射出之箭,直向靶心,此謂「發勁如放箭。」

廣告


那麼,何以「腰腳」去「認端的」呢?太極拳講究整勁發放,講究「一身備五弓」。五弓者,兩腿曲蓄為兩弓,手與臂彎曲如兩弓,此為四張輔弓。主弓為人體「大椎與脊骨根上下兩端為弓梢,腰脊(命門處)為弓把。這張弓上聯兩手,下聯兩腿,而腰脊為聯繫上下四張輔弓的中心樞紐。」(語出郝少如編著的《武式太極拳》)收,則五弓收;放,則五弓放。可收張弓放箭之效,這就是太極拳提倡的整勁運動。單純手臂的發力「斷」、「散」、「滯」,不是傾盡全力,且易被人覺察。「腰腳」之勁沉穩厚實,隱蔽性強。腰帶肢體發勁,不是簡單的扭腰擺胯,而是如同磨盤轉動,或如槓桿撬物之腰為軸或支點的潛在運動。正所謂「外形微顯,其勁內換」。腰的潛轉不僅挫開彼勁頭,還可打敵失控之「空」點,此所謂化即發也。「腰腳」發勁以腰為軸,上下兩分,向兩個相反方向施以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每張弓形成對拉之勢。實腳總向作用力的相反方向而蹬地。這樣發出的勁才沉穩厚實,如同張弓放箭,勁整勢圓。此所謂「蓄勁如張弓,發勁如放箭。」


研習「擎引松放」的推手發放技術,須從畫龍點睛的「靈、斂、靜、整」中去感悟。多練習,勤動腦。心要知,更須身知,心知身不知,總是一場空,紙上談兵不英雄,從容制人乃豪傑。

回過頭再審視推手「三部曲」,很明顯,「粘連黏隨」講述不丟不頂的技術,是推手的基礎和先決條件。「敷蓋對吞」講述吞化彼勁、控制對手的技術,是「粘連黏隨」的高級階級,為發放做好厚實的鋪墊。「擎引松放」當然講的是發放的技術。簡言之,所謂「三部曲」其實就是太極拳的「吞吐之道」或「呼吸之道」(吸即吞,呼即吐)。吞吸為了呼放,有了充足的吞吸,才有呼放的本錢。我們在推手時,如何把握髮放的「度」,如何無過不及,如何體現「制人而不傷人」的宗旨,需要好好揣摩與研究。唯發放論不是推手之本。應該把發放作為一種追求,一種暗示太極拳家崇高風範的載體。拳友切磋要發得巧,讓人心悅誠服;發得妙,妙在「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發得得體,讓人毫髮無損;發得大度,讓人五體投地。如武派太極拳第三代宗師郝為真先生,功夫高深莫測。徐震在《太極拳大師永平郝公之碑》中寫道,郝為真先生「能置椅尋丈外,無所依傍,投人安坐基上,屢試不一蹉跌。又能手攝壯士,使臬兀彳亍,不能自主,有如擊鞠。」 
    擎為佯攻靈佔先,
    引敵深入總需斂。
    松是轉折靜中變;
    有的放矢整動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