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標籤: 暫無標籤

2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Lucia di Lammermoor),三幕歌劇,是唐尼采蒂最有名的作品,1835年9月26日,在那不勒斯的聖·卡洛劇院舉行首演。得到極好的評價,後來,譯成法語後於1839年8月6日在巴黎文藝復興劇院舉行了首演。被稱為「最難的歌劇」,該劇以其《六重唱》和《瘋狂場景》而著稱。在舞台上演出的次數也最多。這部作品據說是為號稱「美聲唱法之王」的法國男高音歌唱家迪布雷(l806—1896),和義大利超群的花腔歌唱家佩爾夏尼(1812—1867)而寫的。整部歌劇中旋律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是以悲劇情節為基點,但卻沒有德國音樂陰鬱和沉重,彷彿美麗的花園裡有隻蝴蝶在輕嘆。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基本信息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中文名稱:《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資源類型:APE

版本:Tagliavini,Capuccilli,Serafin 1959

專輯歌手:Maria Callas

語言:義大利語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概述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作為「卡瓦蒂那」與「卡巴萊塔」的基本原則,激情與反激情的矛盾對比也適於合唱隊與結尾段的大幅場景。第二幕,露契亞被迫同阿瑟(Arthur)成婚。艾德加的闖入擾亂了婚禮,這裡有一段中心感情渲染:「以一敵眾」,即大結局主題。露契亞精神失常了。此前,權力紛爭、勾心鬥角與愛情緋聞構成了歌劇的全部內容,而隨著這場突如其來的大變故,歌劇彷彿空中樓閣般,轟然倒塌。露契亞的瘋狂詠嘆調是第三幕的中心。音樂悲劇成了女主角歌劇。在阿瑟與露契亞的婚禮上,賓客合唱隊興高采烈地嬉笑打鬧,牧師雷蒙德(Raimund)突然帶來消息:露契亞謀殺了丈夫阿瑟,她自己也精神錯亂了。這一消息彷彿晴空霹靂,頓時將歡樂氣氛一掃而空;隨後,露契亞詠嘆調開始。合唱隊高唱自由,作為伴奏。歌劇台本描述了人們的震驚。而音樂卻傳遞著另一個思想:露契亞已超越了權勢與鬥爭,她以自己的瘋狂表現了對人性的呼喚與擁護。

正如聽眾所期待的那樣,露契亞詠嘆調採用了一段三十小節的唱段,以表現人物強烈的情感爆發。露契亞記起,自己曾夢見一名滿身鮮血的女子。多尼采蒂原先設計用玻璃豎琴作為樂隊的裝飾音,但最終他放棄了這個想法,而僅用一段柔和的笛子獨奏為精神失常的露契亞伴奏。詠嘆調中還包含了第一幕的愛情主題,作曲家最初設想,完全由器樂擔當該主題。而自1850年女歌手特蕾莎·布萊姆比拉—蓬基耶利(Teresa Brambilla-Ponchielli)以精湛的女高音演繹了這段愛情主題后,新的傳統誕生了!由此也體現出暗示性表演與精妙的風格化之間的微妙區別:或是音樂戲劇,或是歌手戲劇。露契亞瘋狂詠嘆調的第一段完全由不連續的主題和旋律組成,到第二部分,當露契亞的病情愈加不可收拾時,中規中矩的卡巴萊塔成為樂曲主體。現實中的瘋狂卻成了舞台上的完美秩序!另外,作曲家還在露契亞瘋狂詠嘆調中大膽加入艾德加的愛情與死亡主題,其場景恪守「卡瓦蒂那—卡巴萊塔」的基本模式。這裡,自相矛盾之處也正是惟一合乎邏輯之處。歌劇的結尾與開場不謀而合:詠嘆調接二連三。值得一提的是,多尼采蒂本人的生活也與他筆下那些著名歌劇人物的悲劇生命有不少相似之處:在創作了將近70部作品后,作曲家精神失常,最後在黑暗中告別人世——現實超越了歌劇。

廣告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劇中人物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亨利·阿斯頓勛爵 男中音

露契亞 亨利·阿斯頓的妹妹 女高音

埃德加 雷文斯伍德的紳士 男高音

阿瑟·巴克洛勛爵 男高音

雷蒙德 男低音

艾麗莎 次女高音

諾爾曼雷文斯伍德的指揮官 男高音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劇情簡介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故事描述18世紀初,蘇格蘭拉美莫爾地區的領主亨利·阿斯頓勛爵與雷文斯伍德城的領主埃德加,世代為敵,他奪取了埃德加的財產,只留給埃德加一座荒廢的要塞(在韋爾費拉格)。有一天亨利的妹妹露契亞受到公牛的襲擊,被偶然經過這裡的埃德加相救,因此,露契亞便開始愛上他。

亨利·阿斯頓知道后百般阻撓,出於政治野心,他要妹妹放棄埃德加嫁給他的同僚阿瑟·巴克洛勛爵。遭到露契亞的極力反對。不久,即將出使法國的埃德加前來向露契亞告別,兩人立誓終生相愛,永不變心。埃德加到法國后,寫了很多封信給露契亞,但都被阿斯頓心腹諾爾曼截獲。阿斯頓和諾爾曼還偽造埃德加的信件:「向露契亞表明他已另有新歡。」露契亞看后悲痛萬分,阿斯頓則趁機為她與巴克洛勛爵安排婚禮。婚禮進行中,恰好埃德加回國趕到,闖進來大罵露契亞負心、背叛。當晚,露契亞瘋狂地刺殺新郎巴克洛,自己亦自殺。埃德加聞訊,痛不欲生,也拔劍自刎。

時間:十七世紀地點:蘇格蘭

廣告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劇情解說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第一幕,敘述悲劇的前提,莊嚴肅穆地奏起暗示悲劇氣氛的前奏曲,然後開幕。

第一場,雷文斯伍德家庭院。貴族阿斯頓與雷文斯伍德的兒子埃德加是仇人,阿斯頓不僅是拉美莫爾的領主,也統治著雷文斯伍德城。(前奏曲與合唱)阿斯頓的心腹諾爾曼衛隊長與裝扮成獵人的隊員搜查蒙面男人,因為阿斯頓殺死了雷文斯伍德,掠奪了他的城堡與財產,埃德加住在城中,一直伺機報仇。於是他們為了「揭開那可怕的秘密帷幕」,就急忙前去搜索。

阿斯頓帶著跟隨露契亞的牧師雷蒙德上場,阿斯頓在政治野心的驅使下,參加了一項陰謀活動,這將導致他自身的毀滅。他為了擺脫困境,他想把妹妹嫁給曾懷戀過她的宮廷實力人物,阿瑟·巴克洛勛爵。阿斯頓怒氣沖沖地向雷蒙德訴說露契亞哭著拒絕和巴克洛結婚之事,雷蒙德恭順地為露契亞辯解,說她至今還在為母親的死而悲傷。諾爾曼聽了這段話之後,透露了一個可怕的秘密,諾爾曼唱道:《公主正陷入情網中》,告訴他露契亞好象經常在黎明前與埃德加幽會,聽了這個消息,使阿斯頓非常憤怒,唱著《激烈的痛苦》:「你這小子真殘酷,用這喪氣話引起我心中的煩躁」!他陷入疑惑與憤怒的感情之中。

這時獵人們回來,合唱「在寂靜的黎明時,有一個男人騎著跨著駿馬從森林走去,有人看到他就是埃德加。」 完全證實了諾爾曼所提供的情況,亨利聽不進雷蒙德對他的勸解更加憤怒,唱著《只要是復仇的事》:「他說,邪惡的愛情必須用鮮血剔除,要用他(埃德加)的血來熄滅那邪惡的火焰。他下決心要報仇。

第二場隨著木管樂器與豎琴所演奏的描寫森林美麗而安靜的音樂聲換了場景。月夜中雷文斯伍德城邊一處有噴泉的花園入口。

露契亞帶著侍女艾麗莎上場,露契亞看到噴泉,立即把視線移開。艾麗莎問她害怕什麼,她說:「在噴泉那兒,雷文斯伍德家的一個男人因嫉妒而殺了所愛的女人,我看得見在泉水中的幽靈亡魂。」在抒情曲《四周被寂寞包圍》之後,露契亞又說,「每當午夜月光照在泉水上時,就能聽到呻吟聲。亡靈好像要邀請我消失掉身影,然後泉水就會變成血紅色。這可能是亡靈的警告,也可能在預示我以後的命運。」 了解這個秘密的艾麗莎提醒露契亞要多加小心,並勸她中止和埃德加的戀愛,但露契亞此刻正沉醉在愛情之中根本聽不進去艾麗莎的勸告,唱起了溫柔的抒情小曲: 「漆黑的夜色籠罩下,周圍一片寂靜」,他是我心靈的光芒,是痛苦的慰藉,我的心被那燃燒著的熾烈熱情弄得心蕩神馳,我無保留地敞開胸懷。」這時埃德加騎著馬走過來,於是艾麗莎自己回到城裡去了。埃德加告訴露契亞:「我身負政治使命,必須在黎明前趕往法國。我想在出發前與阿斯頓講和,要求他同意他們的婚姻。」露契亞卻說「現在還不是時候」。埃德加聽完露契亞的話,心中又燃起了仇視阿斯頓的怒火。他反問:「難道殺了我的父親又奪了我的財產的阿斯頓還想殺我不成?」然後是二重唱《在雙親安睡的墓園》。埃德加表示:「他曾發誓要報仇,但與露契亞相遇之後,憤怒也跟著消失。」露契亞則唱:《請把氣平息,只讓愛在心裡燃燒》。是露契亞的愛,消除了他的怒火,二人交換了戒指作為永不負心的憑證,他們又互相發誓「永遠真誠」然後才分別而去。

第二幕

第一場傍晚,在陰森可怕的前奏聲中開幕。雷文斯伍德城中阿斯頓的房間。

引子與宣敘調。阿斯頓與他的心腹諾爾曼,正在絞盡腦汁考慮說服露契亞的辦法。諾爾曼

告訴阿斯頓:「我已經拿到埃德加給露契亞的信,如露契亞拒絕和巴克洛結婚,可以偽造一封埃德加變心的信。」阿斯頓聽后表示可以依計行事。

這時臉色蒼白的露契亞,用遭受深重的苦惱而近似發瘋的眼神,訴說著對哥哥的憎惡和內心的痛苦:「令人毛骨悚然的蒼白色,籠罩著我的面孔……」 阿斯頓卻指責妹妹的戀愛,叫她放棄埃德加,中止這無望的愛情,但她無論如何也不答應。於是阿斯頓就拿出諾爾曼偽造好的信交給她說:「既然如此,你看看這個吧。」 露契亞接過信見上面寫著埃德加背叛了她。露契亞悲痛地放聲哭唱《哭泣吧,悲傷吧》,阿斯頓接唱《為那邪惡的誘惑者》后遠處傳來慶典音樂,露契亞問發生了什麼,阿斯頓告訴她,為拯救他的命運,露契亞必須嫁給巴克洛。露契亞沉浸在哀痛中,唱了一首《如果你背叛了我》,阿斯頓繼續逼迫妹妹,如你不答應這樁婚事,等於殺死哥哥,露契亞痛哭的精神恍惚。牧師雷蒙德上場帶來一個令人悲哀的消息:「埃德加捎來的回信,在中途被人搶走了。」他勸告露契亞;「事已如此也只好讓步。」露契亞終於在多重壓力下,答應了這樁婚事。

第二場,城內大廳。抒情曲

騎士們與貴族為歡迎巴克洛而高聲唱道:「多虧您,到處都感到無限喜悅而變得活躍起來」新郎巴克洛高興地回唱著:「阿斯頓的友情如黑暗中出現的一顆星星」,眾人應和。露契亞梳妝打扮成新娘的樣子,在侍女艾麗莎與牧師雷蒙德的護送下走來,她已經哭得泣不成聲。阿斯頓為此感到狼狽不堪,他對巴克洛遮掩說她是因為母親死去而哀傷,並強制露契亞在結婚契約書上簽名。露契亞被哥哥的困境和戀人的背信棄義弄得心碎,她不顧一切地簽了名,隨後巴克洛在結婚契約上也簽了名。此時阿斯頓感到滿足。這時身披大斗篷的埃德加突然出現,露契亞昏倒。四重唱《是誰在阻撓》,埃德加說自己一定要制止今晚的訂婚儀式,因為我們彼此相信愛,我領走露契亞。阿斯頓、巴克洛都被這意外的侵犯所激怒,撲過去和埃德加打鬥,牧師雷蒙德要求「以神的名義,叫他們把劍都放下」。阿斯頓責問埃德加:「誰帶你來的」,埃德加說:「我的命運,我的權利」,雷蒙德為了避免危險,就把結婚契約拿給埃德加看。埃德加看到露契亞的簽名,埃德加憤怒達到了極點,並把愛情的信物戒指丟還給露契亞,用劍詛咒她的變心。阿斯頓等要他滾開。埃德加把劍丟棄后,說「要殺就殺」,並怒罵露契亞,大家勸他還是快快離去。

極度的煩惱和痛苦使露契亞像枯萎的玫瑰一樣,跪下向神禱告:「請拯救他,這是可憐女人的最後願望。」露契亞向艾麗莎說:「我很害怕真想一死了之。」接下去是合唱,其中有阿斯頓與巴克洛的咒罵,還有艾麗莎、雷蒙德對露契亞安慰等等。

第三幕

第一場在韋爾費拉格要塞中荒廢的廳堂里。令人恐怖的狂風暴雨之夜,音樂中幕啟。埃德加從阿斯頓城堡回來后坐在幽暗的煤油燈下,獨自沉思,他在回想已經破碎了的戀情,哀嘆著自己的命運。阿斯頓出現,在兩人的二重唱中,阿斯頓告訴埃德加,露契亞正在洞房花燭,以此來激起他的憤怒。兩人相約黎明前在雷文斯伍德的墓園決鬥,談妥之後他離開了這裡。

第二場阿斯頓家城堡大廳。露契亞與巴克洛結婚之夜。眾人合唱《在可賀的婚禮之日》新婚夫婦已經回到房中,而參加新婚宴會的眾多賓客,直到夜深仍在歌唱喧囂不已。這時疲憊不堪的雷蒙德上場,他請求大家安靜下來,雷蒙德驚恐地唱著《在露契亞的房間》,告訴大家露契亞已經發狂,在新床上用劍殺死了她討厭的丈夫巴克洛。

(雷蒙德,露契亞,諾爾曼,阿斯頓)眾人們進門一看,面孔象死人一樣蒼白的露契亞身穿白色睡衣,披頭散髮,手握利刃微笑著問:「我的丈夫在哪裡」后露契亞唱起了有名的詠嘆調《香煙裊裊》,她開始唱道:「我聽到了他那甜美溫存的聲音,我終於屬於你,」。露契亞的精神崩潰了,好象是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但心裡仍然念念不忘地順口說著戀人埃德加的一切,反覆表達了她對埃德加的愛。人們聽了之後都對她寄予無限的同情。阿斯頓雖然想責備她,但聽她傾訴著:「神把你賜給我,讓悲傷的淚水流淌吧,我將在天上為你祈禱。」最終昏倒在地。看到她那可憐的樣子,這時阿斯頓也深深懊悔自己欺騙了妹妹,感到痛苦不堪。

第二場月光照耀下的深夜。雷文斯伍德的墓地。右側是石制的十字架,左側是靈堂。埃德加在墓地沉思,已經失掉一切希望地唱著《不久即將和人世訣別》:「祖先的墳墓喲,我是這個不幸家庭中留下來的最後一個人,啊,把我也埋葬進去吧!不久這個墓園就是我隱居的家。」 自從他失去露契亞之後,一心就只想死去,他現在只盼望能成為阿斯頓劍上的鐵鏽。他要讓露契亞知道,有一個人因想念她而離開人世。這時從城中走來的騎士們經過這裡,他們告訴他,露契亞發瘋后一直在尋找埃德加,埃德加聽后決心要見露契亞最後一面。不久,隱約傳來通告露契亞死訊的鐘聲。雷蒙德前來通知埃德加: 「露契亞已經走了。」這時埃德加唱出了詠嘆調《你張開了升天的雙翼》:「噢,我親愛的美麗的靈魂,我已飛向神你的身邊」他拔出短劍,刺進自己的胸膛死去。

廣告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專輯曲目

Disc: 1

1. Preludio

2. Act One, Scene One: Percorrete ... Percorriamo ... Io spiagge vicine

3. Act One, Scene One: Tu sei turbato!... E n 'ho ben d'onde

4. Act One, Scene One: Cruda, funesta smania (Enrico, Raimondo)

廣告

5. Act One, Scene One: Il tuo dubbio e ormai certezza ... Come vinti da stanchezza (Enrico, Raimondo)

6. Act One, Scene One: La pietade In suo favore

7. Act One, Scene Two: Ancor non giunse?

廣告

8. Act One, Scene Two: Regnava nel silenzio alta la notte e bruna (Lucia)

9. Act One, Scene Two: Quando rapito in estasi (Lucia)

10. Act One, Scene Two: Egli s'avanza ... Lucia, Perdona se ad ora inusitata (Edgardo, Lucia)

廣告

11. Act One, Scene Two: Sulla tomba che rinserra il tradito genitore

12. Act One, Scene Two: Qui di sposa eterna fede... Ah, soltanto il nostro foco

13. Act One, Scene Two: Ah! talor EEI tui pensiero venga un foglio messagero

14. Act One, Scene Two: Verrano a te sull'aure i miei sospiri Ardenti (Edgardo, Lucia)

Disc: 2

1. Act Two, Scene One: Lucia fra poco a te verra .. Tremante l'aspetto (Enrico)

2. Act Two, Scene One: Appressati, Lucia...Il pallor funesto, orrendo

3. Act Two, Scene One: Soffriva nei pianto .. Un folle t'accese

4. Act Two, Scene One: Che fia? .. Suonar di giublio

5. Act Two, Scene One: Se tradirmi tu portai .. Tu che vedi il pianto mio (Enrico, Lucia)

6. Act Two, Scene Two: Per te d'immenso giubilo .. Per pocco fra le tenebre spari la vostra stella

7. Act Two, Scene Two: Dov'e Lucia? .. Qui giungere or la vedrem (Enrico)

8. Act Two, Scene Two: Piange la madre estinta (Enrico, Lucia, Raimondo)

9. Act Two, Scene Two: Chi mi frena in tal momento? (Edgardo, Enrico, Lucia, Raimondo)

10. Act Two, Scene Two: T'allontana, sciagurato .. Rispettate in me di Dio (Enrico, Raimondo)

11. Act Two, Scene Two: Sconsigliato! In queste porte chi ti guida? (Enrico, Edgardo, Raimondo, Lucia)

12. Act Two, Scene Two: Esci, fuggi, il furor che mi accende ((Enrico, Raimondo Lucia, Edgardo)

13. Act Three, Scene One: D'immensso giubilo s'innalzi un grido (Raimondo)

14. Act Three, Scene One: Dalle stanze ove Lucia tratta avea col suo consorte (Raimondo)

15. Act Three, Scene One: Oh! Qual funesto avvenimento! (Raimondo)

16. Act Three, Scene One: Il dolce suono mi colpi di sua voce!.. Ardon gli incensi (Lucia, Raimondo)

17. Act Three, Scene One: Spargi d'amaro pianto (Lucia, Raimondo)

18. Act Three, Scene Two: Tombe degli avi miei

19. Act Three, Scene Two: Fra pocco a me ricovero dara negletto avello (Edgardo)

20. Act Three, Scene Two: Oh mechina! Oh fato orrendo! (Edgardo)

21. Act Three, Scene Two: Tu che a Dio spiegasti l'ali (Edgardo, Raimondo)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劇情梗概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第一部分:《分別》——第一幕,第一場:海因里希·阿斯通瀕臨破產,惟有妹妹露契亞同貴族阿瑟·布克勞的婚事才能帶來轉機;上尉諾曼及神甫的助手雷蒙德告訴海因里希,他的死敵艾德加·馮·拉文斯伍德(Edgard von Ravenswood)就在附近。拉文斯伍德莊園曾是海因里希的財產。當聽說露契亞和艾德加的戀情時,海因里希不禁火冒三丈。


第二場:露契亞和艾德加的最後一次約會。艾德加希望在動身去法國前,能與海因里希就家族糾紛達成和解。露契亞害怕這場戀情將不得善終。她告訴艾德加,自己曾夢見一名遭殺害的女子。露契亞與艾德加交換戒指,發誓永不分離。

第二部分,《婚約》——第二幕,第三場:海因里希著手操辦妹妹同阿瑟的婚事,毫不顧忌露契亞的感受。他模仿艾德加的筆跡,杜撰了一封證明艾德加移情別戀的情書,被蒙在鼓裡的露契亞終於接受哥哥的安排。但簽署婚約的惟一條件是必須得到雷蒙德的許可。

第四場:婚禮上,阿瑟與海因里希達成默契,雙方各有所獲。猶豫再三的露契亞終於出現在眾人面前,並冷漠地簽訂婚約。艾德加突然闖入婚禮,與海因里希扭打作一團,雷蒙德苦心相勸,才將二人分開。當聽說露契亞已成為阿瑟的新娘時,艾德加憤然將定情戒指扔在露契亞腳邊。

第三幕,第五場:海因里希故意告訴艾德加,他的情敵阿瑟此時正躺在露契亞身邊,藉此嘲諷艾德加。兩人約定,第二天在父輩的墳墓前決鬥。

第六場:宮廷社交聚會,雷蒙德帶來消息,露契亞在新婚之夜殺害了自己的丈夫阿瑟。她手握兇器,滿身鮮血地走出房間。已神志不清的露契亞在恍惚中以為眾人正在慶祝她與艾德加的婚禮。

第七場:艾德加等著海因里希前來決鬥。從路人口中,他得知露契亞已發瘋。喪鐘響起。艾德加自刎,這樣,兩人至少還能在地獄相廝相守。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相關資料
台本:薩爾瓦多·卡瑪拉諾(Salvatore Cammarano)根據沃爾特·司各特爵士的小說《拉美摩爾的新娘》(The Bride of Lammermoor)的義大利譯本改編,蓋塔諾·巴比里(Gaetano Bar-bieri)譯(1826)

作曲:加埃塔尼·多尼采蒂(Gaetano Donizetti)

首演:1835年9月26日,那不勒斯聖卡洛劇院

劇情時代:1710年左右

劇情地點:蘇格蘭

演出時間:約2.5小時

合唱隊:女賓,貴族,阿斯通的盟友,拉美摩爾的居民,侍從,僱用兵,阿斯通家的傭人

理解易懂度:**

琅琅上口性:****

現實性:***

恐怖劇:****

瘋狂研究:*****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 -相關評價

本劇可謂頭牌女角作品的典範。瑪利亞·卡拉斯(Maria Callas)的演繹堪稱經典。但這隻反映了音樂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清晰、錯落有致的結構形式為女主角的精神錯亂提供了切實可信的依據。

觀眾有必要在演出前,先了解一下拉美摩爾(Lam-mermoor)與拉文斯伍德(Ravenswood)這兩個家族的世仇恩怨與權勢之爭的來龍去脈:海因里希(Heinrich)憎恨艾德加(Edgard),而海因里希的妹妹露契亞(Lucia)卻愛上了艾德加。其實,拉文斯伍德根本也是海因里希的家產之一,如果海因里希想雙手送走這份厚禮,那他的妹妹就不會和阿瑟成婚。但作為義大利經典歌劇的基本結構,再混亂、費解的情節都不為過。

《拉美摩爾的露契亞》讓所有人看到了一部完美歌劇的理想結構方式。第一場,謠言四起,眾人紛傳露契亞深愛的那個陌生人竟是艾德加。不共戴天的仇人姓氏好像發令的信號,話音未落,海因里希第一詠嘆調隨即響起。於是,真情、怒火、憤慨、激情、恐懼,種種感情瞬間爆發開來。一開始,樂隊演奏了一段簡明扼要的旋律;隨後,歌手開始演唱,樂隊的節奏彷彿心臟起搏器般記錄著歌手的脈搏;關鍵處,樂隊再次奏響同一支旋律,為歌手齊致伴奏。這種以不斷升高為基礎的技藝是義大利歌劇的基本模式。領悟了這個規律,也就理解了所有的義大利歌劇,而無所謂其情節如何。

兩個家族的矛盾再度成為愛情道路上的絆腳石。謝爾蓋·科莫夫(Sergej Khomov)扮演艾德加,亞歷山德拉·馮·維特 (Aiexanra Vonder Weth)扮演露契亞。克利斯托夫·洛伊(Christor Loy)導演,萊茵河畔的德意志歌劇院,杜塞爾多夫,1999年。

第一段漫長的詠嘆調通常是一段「卡瓦蒂那」(Kavatine),即抒情性的獨唱歌曲,緊接著,情節驟然改變,相同人物的情感也因此產生劇烈變化。愛成為恨,或者說,恨轉為愛。同第一段獨唱相反,此處一段感情激烈的詠嘆調「卡巴萊塔」(Kabaletta)以熱烈的「加快結尾段」作為結束。第一場與第二場中,男主角海因里希與女主角露契亞嚴格遵照這種詠嘆調模式,而到了第三場,情侶露契亞與艾德加則打破既定模式,開始了愛情二重唱。這裡,多尼采蒂(Donizetti)採用了叫人難以置信的簡單技巧。獨唱段中,露契亞與艾德加先後吟唱著愛情主題。而直到二人齊唱時,樂隊方才氣勢磅礴地加入。觀眾會發現,男主角與女主角、男高音與女高音的結合步驟近乎精確,按部就班。而聽眾的反應或許可以用巴普洛夫理論來解釋。多尼采蒂稱第一幕主題為「分別」,也就是露契亞與艾德加在二重唱里始終遲而未決的事情:「一切的享樂都期待永恆」(里爾克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