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凶靈》

標籤: 暫無標籤

31

更新時間: 2013-08-08

廣告

《手機凶靈》 -手機凶靈

阿雄最近好象特別得到命運女神的垂青,他竟然在學校附近的廢棄工地上撿到了一部八成新的行動電話。現在,手機已經不像從前那樣象徵著一個人的身份,可是對於阿雄這個從農村到城市求學的窮大學生來說絕對是一件奢侈品。

阿雄興奮的兩夜沒合眼,他勒緊褲腰帶過了一個多月吃糠咽菜的生活,終於湊齊了200元錢買了一張帶電話費的手機卡。於是阿雄神氣的把手機挎在腰間,逢人便告訴對方自己的手機號,一時間倒是吸引了不少和他一樣的農村學生羨慕的目光,都說阿雄運氣好,能遇上這樣天上掉餡餅的美事。

9月17號零點整,沉浸在夢鄉中的阿雄接到了自從他擁有手機以來的第一個電話。睡眼惺忪的他按下接聽鍵「喂」了一聲,誰知電話裡面竟然傳出一個低沉而緩慢,冰冷徹骨的聲音「把我的手機還給我--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

廣告

「老兄啊,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搞惡作劇也要分清時間啊。見鬼。」阿凶迷迷糊糊的說完就收了線,繼續做他的美夢去了。

第二天,阿雄想起了晚上接到的那個奇怪的電話,他查了一下手機的接聽電話記錄,發現上面並沒有電話號碼。也許是做夢吧,阿雄這樣想,很快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了。可是當天晚上,仍然是零點整,阿雄再次接到了同樣的電話。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對方的聲音像是用某種粗糙的東西摩擦出來的,直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你別再鬧了好不好?要是嫉妒我有本事自己也撿一個手機去,整天晚上不睡覺你累不累啊。」阿雄沒好氣的說完又收了線,他認定這是有人眼紅他的好運氣而故意搗亂。他看著手中的手機,屏幕上的時間是零點零八分,驀地,阿雄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因為他想起自己昨天和今天睡覺之前明明是把手機關掉的,關掉的手機怎麼能接到電話呢?而且,手機上並沒有顯示來電的號碼。這下阿雄可睡不著了,他瞪著眼睛一直等到天亮。

廣告

「你這幾天怎麼回事啊?老是有人半夜三更的給你打電話。」上午上課的時候睡阿雄上鋪的好友阿偉埋怨他說,接著他又壓低了聲音,正色道:「阿雄,咱們是好兄弟,有些話我不能不告訴你,你撿的那部手機可能不幹凈啊。你還不知道吧,上個月學校附近的廢棄工地上摔死一個人,死的好難看哪,腦漿塗了一地,說不定你的手機就是從他身上掉下來的。你可別說我沒提醒過你啊。」

阿雄聽了阿偉的話心中一凜,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手機,強做鎮定道:「少來了,我才不信什麼邪,他要是敢來找我我就一腳踢死他,這回讓他腸子都流出來。」

話雖這麼說,阿雄心裡還是害怕的,又到了晚上,這一次他沒有把手機關掉,他覺得面對危險,逃避總不是辦法,無論打電話的是惡靈也好是惡作劇也好,阿雄都準備和他正面接觸。

還是零點整,那追魂奪魄一般的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一陣緊似一陣。阿雄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爆炸了,他顫抖著手拿起手機,鼓足勇氣按下了接聽鍵。

廣告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對方還是那句話。

「你……你是誰?」阿雄壯著膽子問「你為什麼要纏著我?」

「把手機還給我——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對方絲毫不理會他的詢問。

「好好好,我把手機還給你,求求你放過我吧,可是我怎麼才能把它交給你呢?」阿雄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你馬上到廢棄工地的樓頂上來,我會在那裡等你--」對方說完,電話就斷了。

阿雄獃獃的在床上坐了好久,權衡再三,他還是決定去赴約,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又怎麼能退縮呢?宿舍里的同學都還在熟睡,阿雄躡手躡腳的穿好衣服,悄悄的溜出門去。

沒有蓋好的廢棄大樓里一片漆黑,阿雄勉強摸索著走在沒有欄杆的樓梯上,冷颼颼的夜風輕輕的呼嘯著,像是在哀嚎。他好不容易爬到樓頂,借著微微的月光,他看見一個穿建築工人服裝的人背對著他站著。那人聽到了阿雄的腳步聲,慢慢的轉過身來,慘淡蒼白的月光下,阿雄看到了那個人的臉,他不由失聲驚叫起來,那是一張青綠色的臉,嘴角淌著殷紅的血水,天靈蓋上有一個窟窿,白色的腦漿從裡面溢出。被嚇破了膽的阿雄掄起手機向那個人丟了過去,轉身就跑,誰知急切中一腳踏空,竟從樓頂上直跌下去……

阿偉站在學校門口,看見阿雄飛快的跑過來,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真是個膽小鬼,你剛才看見的鬼魂是我的朋友阿奇假扮的,你晚上接到的電話也是他用能夠隱藏號碼的手機打來的,至於你已經關掉的手機,當然是我趁你熟睡的時候打開的啦。你真是個膽小鬼,想不到……」

阿偉的笑聲突然嘎然而止,因為在慘淡蒼白的月光下,他看到了阿雄的臉,那是一張青綠色的臉,嘴角淌著殷紅的血水,天靈蓋上有一個窟窿,白色的腦漿從裡面不斷的溢出……

第二天,人們在廢棄的工地找到了摔死的阿雄的屍體

《手機凶靈》 -參考資料

http://www.cuiweiju.com/files/article/html/82/82345/430084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