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的後裔》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戰神的後裔》是近代科幻作家鄭文光的科幻作品之一。

鄭文光(1929-2003)科幻作家,《戰神的後裔》

《戰神的後裔》 -科幻火星熱

人類的探索精神是與生俱來的,從人類直立行走開始,就有這種對未知事物進行探索的勇氣,人類解放了自己的雙手,也解放了大腦,使人類有別於其他動物。探求一切未知的東西,既是人類進步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人類自身內在的一種需要。人類抬起頭來,仰望星空,他們不滿足於生活在小小的地球,必然會想飛出天外,在遼闊無邊的茫茫天宇間尋找「新大陸」,而最接近地球的天體除了離地球只有約六千五百萬公里的金星外,就是火星了,在火星大沖時,離地球只有約五千六百萬公里。早在1877年,吉奧萬尼·斯切亞帕利尼(GiovanniSchiaparelli)使用還很原始的望遠鏡觀察火星,發現火星上面有著交錯的網路,他認為那是火星上的「運河」。1896年美國天文學家羅維爾(PercivalLowell)在觀察火星后把它描述成一個寒冷的荒蕪的世界,到處是紅色的沙漠,但也有極少的一點可耕的土地,但他認為火星的自然條件是完全有可能維持生命的。直到1976年維京號探索火箭在火星著陸,才揭露出火星的真面目,在火星上面既沒有火星人開鑿的運河,那只是在很遙遠的過去火星還有水的時候形成的一些如今早已乾涸了的河道罷了,而且也沒有什麼「可耕地」,甚至沒有植物生長,火星沒有地球一樣的大氣層,氣溫極端寒冷。但是火星一直激發著人們探索和開發火星的幻想,科幻小說也就自然少不了要以火星為描寫的對象了。

在十九世紀末,隨著羅維爾的說法,不少人以為火星上的自然條件既然能維持生命,那麼就很可能有火星人了。這一時期的科幻小說中,最著名的當推英國作家H.G.威爾斯(H.G.Wells)的《大戰火星人》(TheWaroftheWorlds)了,也虧他想象得出這樣一個故事,而且寫得栩栩如生,使不少人信以為真,不過這小說只是作家幻想的產物。這本哲理性的科幻小說描寫的是火星人把火星自身的資源耗盡,於是入侵地球,人類根本無法抵禦其犀利的武器,但最後火星人卻由於無法抵抗地球上的細菌病毒,全部死掉。這小說的影響頗大,直到二十世紀仍對科幻界投下不可磨滅的陰影,1938年好來塢演員奧遜·威爾斯在一次電台的廣播節目中朗誦《大戰火星人》這本小說,在美國就曾引起恐慌,聽眾竟信以為真,認為火星人真的來了,爭相逃亡,這一方面說明當時人的科學知識水平還很低,另一方面也說明了這本小說的影響是何等深入人心了。至於步他後塵的作家,曾寫過《泰山》系列小說的布魯士所寫的《火星公主》(Barsoomseries)系列,就更加沒有科學根據,也沒有什麼哲理可言了。早期的火星科幻小說,大多把火星人描寫成綠色的小矮人,代表著邪惡勢力,當然這是沒有什麼科學根據的,因為火星上壓根兒就沒有這種綠色怪物火星人。

直到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科幻作家才開始對火星有進一步的科學幻想描寫,如克拉克的(A.C.Clarke)《火星之沙》(TheSandsofMars)、海因來因(R.A.Heinlein)的《紅色星球》(RedPlanet)、摩爾(P.Moore)的《火星任務》(MissiontoMars)等等,而這時期最著名的作品當推布拉德勃雷(RayBradbury)的《火星紀事》(TheMartianChronicles),這是一部印象主義的科幻作品,是由一組小說構成的,它描寫人類不斷移民火星,但同時把古老的偏見也帶到火星上去,火星上可能曾有過火星人,但早已滅絕,可是他們死亡了的文明之魂仍使殖民者感到困擾,移民更困擾於他們在地球過去生活的迴響,但作家所表現的懷舊和孤獨的情懷,對火星富有詩意的浪漫主義的完美的描畫,能深深地令人感動。在「第三次探險」中殖民者在火星沙漠中竟找到了一個美國中西部的小鎮,其實這是脫離現實的夢一般的幻覺罷了。在結尾時,一群兒童無限驚訝地在運河裡看到了火星人的形象,那實際上是他們自己的形象在水中的倒影。這本小說在藝術上是相當高明的,在這本小說中並沒有什麼科學性的描寫,但以科幻的角度來看,它雖然並不是一本硬科幻小說,但仍是一本富有哲理性的軟科幻小說,甚至可以說是一本哲學小說。這本小說不只在科幻界,同時在主流文學中都是得到很高評價的。

西方科幻界直到20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末才真正掀起火星科幻熱潮,出現對火星現實主義描寫的科幻小說,其中最著名的要算賓·保華(BenBova)的《火星》(Mars)和《重返火星》(ReturntoMars)、吉姆·史丹利.羅濱遜(KimStanleyRobinson)的《火星》三部曲(Marstrilogy)和《火星人》(TheMartians)了。這幾本近期的作品是值得向讀者推薦的。

在阿西摩夫、海因來因、西馬克……等大師於20世紀八九十年代相繼去世后,西方科幻小說大師級的作家已所剩無幾了,賓·保華可以說是現在美國為數不多的科幻大師級作家中的一個,他不只是個著名的科幻作家,同是也是一個多次得獎的雜誌編輯,他還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多年,對天文學和科技有極深厚的底子,其科學著作和科幻小說有六十多本。在《火星》這本小說中,他描寫一支由多國科學家組成的探險隊,飛到火星進行探索,其中主人公是一個有印第安人血統的年輕地質學家,發現在火星有一個可能是火星文明的遺迹,但由於種種不可抗拒的原因,他沒能到那地點去探索,結果在一位女科學家發現了火星上有某種生存的植物后,就折返地球了。在《重返火星》描寫的是他再次到火星去探索和發現了那火星文明遺迹。賓·保華的小說最大的特點是描寫任何事物都是現實主義的,他能十分精確地刻畫火星的自然環境,讀他的作品令人有置身火星的真實感,他對人物性格的描畫也非常細緻,每個人物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在情節的處理上,他把驚險懸疑安排得合情合理,令讀者跟著為主人公的命運提心弔膽。他這兩本作品都只是描寫人對火星的探索,但尚未涉及人類改造火星和移居火星的階段。羅濱遜的《火星》三部曲,包括《紅色火星》、《綠色火星》和《藍色火星》。從這三本小說的書名我們就不難看出,它們描寫的是人類移民火星和改造火星的經過了,把一個赤紅的星球改變成綠色的星球,已經是十分艱難,更何況把它改造成為一個跟地球一樣的藍色星球呢?這三部曲不只描寫人類將火星地球化的過程,在改造自然的過程中,也引起了人類自身的分化和鬥爭,占踞統治地位的保守派對革新派的種種倡議進行阻撓,新生力量則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火星綠化的過程一直延伸兩百多年,最後在火星上建立起藍色星球文明,人在這改造自然所過程中,也改造了自身,終於變成了火星的主人。這三部曲儘管在某些科技細節上有現實主義的描寫,但作者更著重的是描寫人類不同的政治思想的你死我活的對立和鬥爭。

在中國的科幻作品中,對火星探索的幻想其實並不落後於西方,中國著名的科幻作家和天文學史研究者鄭文光早在1955年就寫出了中國第一篇完整義意上的科幻小說《從地球到火星》,1957年又發表了短篇科幻小說《火星建設者》,並曾獲「莫斯科世界青年聯歡節」大獎。雖然現在看這些作品還是比較粗糙的,但它們卻是開風氣之先的作品,當時在中國還沒有別的作家敢於去碰這類題才呢。鄭文光具有豐富的天文知識,能在小說中高瞻遠矚地表現出人類探索宇宙的偉大理想。他的科幻小說作品很多,諸如《太平洋人》、《飛向人馬座》、《大洋深處》、《神翼》等等,都是精彩之作,但寫得最好的一本,應該是他的長篇科幻小說《戰神的後裔》。這本小說是他在1983年4月25日完成的,同月27日他就得了腦血栓病,可想而知他為了這本科幻作品耗去了多少精神了,這是他生命的結晶。我至今仍無法忘記在他住院期間,我到北京,專門到醫院去探望他的情景,他把剛出版的《戰神的後裔》送給我,我握著他的手,很擔心他往後還能不能繼續寫作,我淚水盈眶,說不出話來,趕緊把頭擰開。我心裡一直把他當作自己的大哥,他是我的偶像、我的榜樣,他是我們中國科幻界的開路先鋒,把他稱為中國「科幻之父」一點也不會過譽的。在西方的科幻小說還未曾以現實手法描寫火星的時候,他的《戰神的後裔》就生動而且真實地描寫了人類征服火星的艱苦卓越的鬥爭,比賓·保華和羅濱遜的作品出版要早上很多年呢,我們中國人實在不應妄自菲薄,值得為有鄭文光這樣一個了不起的科幻作家感到自豪和驕傲。

火星這顆赤紅色的星球,在西方被叫作MARS,MARS在希臘神話中就是戰神。鄭文光把到火星上去建設的人們,稱作「戰神的後裔」,這不只表示了他們是一往無前的火星建設者,而且是不怕犧牲的勇敢戰士,是「火星的兒子」。這本小說從一開始就以懸疑把人吸引住,在河水暴發的情況下,講述故事的「我」無法渡河在林業技術員的家過夜,碰上了一個「怪人」,這人神情憂鬱,沉默不語滿懷心事,濃茶烈酒猛抽煙,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在交談中這「怪人」講出了一個令人驚奇的故事。原來這人名叫薛印青,是個一百年後的火星建設者,因為黑洞引力的影響,使他飛回地球的宇航飛船失控,竟回到一百年前也就是我們現在生存的世界。這一個夜裡,他講述了一百年後人們如何飛往火星,在火星上進行改造大自然的艱苦鬥爭,火星的大自然是極端嚴酷的,人們作出了犧牲,付出了代價,也取得了教訓,我們也可以看到人們在改造自然的鬥爭中,同時也改造著自己,成長為真正的火星的兒子。這小說在科學構思上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在藝術上也是成功的,情節寫得那麼真實動人,使人無法把書放下。我不打算在這篇短文中為讀者講述這本小說動人的故事了,留給讀者自己去閱讀欣賞罷。但我可以向讀者保證,讀這本書是絕不會令你失望的。因為鄭文光在小說中不單在改造火星方面有很詳盡的科學細節的描寫,而且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英雄人物的形象,這些人物每個都有各自的性格特點,並不是那種只會說假大空話的人物,而是有血有肉、有愛有憾,有感情有眼淚的真實的人物,他們一個個就像是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活生生的人一樣。雖然薛印青的遭遇是悲劇性的,但整本小說卻是充滿了樂觀主義的,掩卷之後,悲壯的故事使人得到的是無限的鼓舞和激勵。我認為鄭文光這本小說既是我們中國第一本描寫改造火星的科幻小說長篇之作,也是在世界科幻小說中一部傑出的作品,它不論在發表時間之早,思想內容的深刻,以及在現實主義的藝術描寫和科學的構思等方面,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戰神的後裔》 -作者簡介
鄭文光(1929-2003)

中國著名科幻作家鄭文光先生,是中國最重要和最優秀的科幻作家之一,早在20世紀50年代他就開始創作發表科幻小說,成為當時著名的科幻作者。在20世紀80年代初的中國第二次科幻浪潮中他重返科幻文壇,發表了一系列優秀作品並創作了中國科幻史上里程碑式的長篇小說《飛向人馬座》。鄭文光於1998年獲得中國科幻終身成就獎。鄭文光被譽為:中國科幻文學之父.

1929年生於越南。1954年開始發表科幻小說。1983年因患腦血栓停止創作。主要作品有《火星建設者》、《猴王烏呼魯》,中篇《飛向人馬座》、《命運夜總會》,長篇《神翼》《戰神的後裔》等。另有學術著作《康德星雲說的哲學意義》、《中國古天文學源流》,翻譯作品《宇宙》、《地球》等。曾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研究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世界科幻小說協會會員。
《戰神的後裔》 -相關詞條

《遺傳》《一則報道》《異界機甲》
《移魂怪物》《一個神經分裂症患者》《一隻下金蛋的鵝》
《一隻下金蛋的鵝》《一個地方》《一切很美只因有你》




《戰神的後裔》 -參考資料
1: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1/6325/623498.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