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Β.И.列寧著作之一。寫於1903年7月。 譯載《列寧全集》中文版第6卷。 本文駁斥了波蘭社會黨對俄國社會民主黨民族綱領中有關民族自決權問題的歪曲和攻擊,深刻闡述了社會民主黨綱領中的民族問題。這是列寧在該黨建黨初期系統論述黨在民族問題上的理論和政策的一篇重要著作。

《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正文
  Β.И.列寧著作之一。寫於1903年7月。 譯載《列寧全集》中文版第6卷。 本文駁斥了波蘭社會黨對俄國社會民主黨民族綱領中有關民族自決權問題的歪曲和攻擊,深刻闡述了社會民主黨綱領中的民族問題。這是列寧在該黨建黨初期系統論述黨在民族問題上的理論和政策的一篇重要著作。
  首先, 列寧對黨綱草案 「承認國內各民族有自決權」一條作了全面的解釋,指出:承認民族自決權就是「承認每個民族有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社會民主黨反對用暴力等手段影響民族自決的企圖;無條件地承認爭取民族自決的鬥爭,但不一定支持任何民族自決的要求;主要任務不是促進各民族的自決,而是各民族無產階級的自決。「我們應當經常地、無條件地力求各民族的無產階級最緊密地聯合起來。只有在個別的、特殊的情況下,我們才能提出並積極支持建立新的階級國家的要求,或者用比較渙散的聯邦統一代替一個國家政治上完全的統一等等要求。」這個綱領要求,真正的社會主義政黨不要破壞無產階級政治鬥爭的統一,應當使民族自決的要求完全服從這個鬥爭的利益。只有在這個條件下才承認民族自決,這就是問題的實質。因此列寧認為,波蘭社會黨無條件地承認民族獨立的主張是錯誤的。馬克思主義者只能在上述條件下才承認這個要求。他們不僅要求在歷史基礎上提出問題,而且要求在階級基礎上提出問題。K.馬克思和F.恩格斯對波蘭問題的提法就是這樣。19世紀下半葉,他們不僅要求波蘭獨立,而且認為建立民主的波蘭是建立民主的德國的首要條件。這在資產階級革命時代是正確的。因為,當時俄國是歐洲反動勢力的堡壘,波蘭是民主運動的先驅,不恢復波蘭獨立,歐洲民主運動就不能完全勝利。20世紀初,波蘭問題的情況和50年前已根本不同,世界處於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階級對抗把民族問題拋在次要地位。各國資產階級正在聯合起來反對無產階級,支持沙皇,而無產階級的力量卻很分散。列寧指出,在這種情況下,波蘭社會黨認為,只要把「我們」(波蘭人)同「他們」(德國人、俄國人等)對立起來,民族問題就解決了的觀點是有害的。社會民主黨人應當把「我們」無產者同「他們」資產階級的對立放在主要地位。因為只要革命的無產階級在資產階級面前站了起來,資產階級就會出賣自由、祖國、人民和民族的利益,鎮壓無產階級。因此,要經常地告訴波蘭工人:只有同俄國無產階級結成親密無間的聯盟,才能滿足目前反對專制制度的政治鬥爭的要求,保證政治上和經濟上的徹底解放。列寧還指出,關於波蘭問題的上述論點,也完全適用於其他任何民族問題。建黨的所謂「聯邦制」原則只能使民族隔閡神聖化。無產階級要取得革命勝利,沒有集中制是不可能的。

 

《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配圖

 

《我們綱領中的民族問題》 -相關連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