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也沒看見》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作者:都市流行色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我什麼也沒看見》 -書籍簡介

一個人的成功,除了靠自身的素質外還需要機遇。有些機遇就在你面前,可你不善於發現它,有些人卻善於發現它和利用好它。本文的主人公就是這樣。

《我什麼也沒看見》 -全文

江上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今天發的季度獎金。他身上身下的找了好一大陣,也沒找到那八百多快錢。他心想能丟嗎,不能呀。還是放在哪了,可又能放在哪了呢。這幾年不知怎麼了,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的記性越來越差,每天總是丟東忘西的,有時他都懷疑自己是否得了老年痴呆症,可自己現在才四十呀,距離老年還遠著呢。他站在道邊點上一棵煙,抽了一會,突然想起來,老張發給他獎金時,他正在忙著整理一份材料,是老張幫他把錢放在他的寫字檯的抽匣里的。他高興的用手拍拍自己的腦袋又急著往家裡趕。他走了一段路后,又停了下來。心理仍然有些不放心放在辦公室的寫字檯抽匣里的那八百多元錢。以前,他們的辦公室就被人撬過,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破案。雖然,局裡給那些受到損失的人做了一些賠償,可這必定是一件麻煩事,又是登記又是調查的,整得全樓的人都知道,背後議論什麼的都有,至少半年讓你不得安寧。他想一想還是回單位把那八百多元揣在自己身上好,這樣會使自己少了不少顧慮。

廣告

江山這個季度的獎金早就有了用場,在還沒發時他就想好了,一有時間他就把這錢給他的父母送去,來做他們下一年的生活費。因為他老家的那個地方很窮,一年一個好勞動力的收入也不過五六百元。現在父母都是八十多歲的人了,早就失去勞動能力了,雖然老人身邊有五個兒子,可沒有一個願意養活老人的,如果這些年他要不是每年都給老人一些錢的話,他不知道父母靠什麼生活。前幾年,他曾經試探過妻子說要把老人接過來一起生活,他的妻子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急著說,你要敢把你父母接回家,我們就立刻離婚,不相信你試試看。江山有些怕他的妻子,話也就沒敢往下繼續的說,直到現在他也沒同妻子再說過。以前他怕妻子和他離婚是因為女兒太小,怕女兒受屈,現在不同了女兒長大了,他不怕她了。可現在他又不原是因為這件事真的把這個家整得亂七八糟,他父母知道了後會很傷心的。其實他現在挺知足的,一家三口人都挺好的,女兒現在正讀高中,學習成績很好,如果按這樣下去,明年考個重點大學是不成問題的。家裡住一百多平的房子,寬敞著呢,自己不到四十就熬到了科長的位子,雖然這個職位是兵頭將尾,但必定帶個長。這年頭不管做什麼,只要當官就比不當官強。目前他幾乎沒有什麼太多奢望了,只要一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這麼過下去比什麼都好。雖然,他妻子也像一些企業工人一樣下了崗,但他不愁這些,這對他也許更好,他不必又要上班又要照顧這個家了,她可以為他分擔一些家務。因為他們家裡不差他妻子每月時開時不開的那三百多元的工資,就他一個月三千多元的工資足夠維持這個家的全部開銷。可有時一想起老家的父母就讓他放不下心,然而,他又不能把他們接到市裡來,怕這麼些年不在一起生活了,彼此都不適應。所以,他也就只能靠著暗地裡多給他們一些錢,用來平衡一下自己歉疚父母的心裡。

廣告

江山幾乎每年都私下回幾趟老家,但那都是借著出差的機會,看一看父母並且放下一點錢后又匆匆的返回來。去年,他看到父母的房子太破了,已經不能遮風擋雨了,他偷偷的為他們翻新了兩間瓦房,讓老人很感動。他每次回到老家時,父母都嘮叨著要去城裡看一看小孫女。可他每次都推託說孩子學習太緊,家裡住的地方太小不方便,等有了大房子的時候,再把他們一起接過去。父母聽完就很可憐地看著他,有時他一想起這些事時,就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父母,不該向他們撒謊,可他又無法向他們說真話。

一會的工夫,江山就看到單位的辦公大樓,他的心也就一下塌實多了。他的辦公室在二樓,裡外間的辦公室。全科一共八個人,他在裡間辦公,因為他是科長,其餘的人都在外間辦公。現在辦公室地條件好,辦公室內又是電腦空調的,又是飲水機,都是現代化辦公設備。局裡還為科級以上幹部的在辦公室里給每個人配一個單人床,這就是說,辦公室里只要沒人,把門一關,隨時都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不過他江山從來沒這麼做過,怕影響不好。因此,他大多時間裡都把門敞開,只有科里年齡較大的老張不管那些,一有時間就躺在那張單人床上,也許他現在是在倚老賣老。這麼大的歲數在機關混了幾十年,連主任科員都沒混上的緣故,一天弔兒郎當,不論什麼時間只要有空就躺在江山辦公室的單人床上。有幾次江山真想說他點什麼,同科里的小張就勸他說,你看他老張馬上就要退休了,還惹他幹什麼,就連我們科里的這幾個年輕人什麼事都不和他計較,你堂堂的一個大科長和他計較,會讓人家笑你太沒有水平了。江山覺得也是,他老張不就還有一年時間就要退休回家了嗎,像小張說的那樣忍一忍算了。所以從這以後,他就覺得小張這個女人,人不僅長的漂亮,也很聰明,為人處世又謙和,他很喜歡她。去年全局在人事大調動時,局長原本想把小張調到別的科室里,可江山說什麼也不同意,有些急的找局長說,你為什麼把小張調走,你知道嗎,小張是我們科里的骨幹,你把小張給我調走,今後你讓我怎樣開展工作。最後,小張沒有被調走。

廣告

江山喜歡小張,這種喜歡讓他說不準是她的漂亮,還是她太善解人意了。總之,他喜歡小張,所以每年局裡評的什麼先進的什麼標兵的,他都給小張。全科里的人只有老張不覺得什麼,而其他人卻不然,覺得江山太有點偏向,背地裡都發過牢騷,怎麼全科里的工作都是她一個人乾的,為什麼年年先進標兵都給她,難道所有的人都不如她。

江山走進單位的辦公大樓時,走廊里已經發暗了,現在各樓層都是聲控節能燈,天一黑腳步一放重,前後的燈立刻就亮。但是江山不願把腳步放的太重,這樣走廊里的回聲太大,讓人總感覺後邊像有人跟著你似的。另一方面,現在別的科里還有沒下班的人,他不想驚動他們,真的驚動了他們出來,問他不是下班了怎麼又返回來幹什麼,他還真的不好意識說。所以他一進辦公大樓時,就小心翼翼的盡量把腳步放得很輕。當他打開自己科的辦公室時,發現辦公室內比走廊里還要暗,不知誰把東面唯一的一排的窗戶都掛上了窗帘。他記得走時,窗帘都是拉開了的,心想一定是科里年輕的小劉在跟他過不去。今天下午他就因為大白天掛窗帘問過小劉。小劉有些不高興的說,外面的陽光太足了,微機屏幕上反光什麼也看不清楚。他生氣的說,可這下午的太陽已經照不進來了。小劉很不情願的拉開窗帘。當他推開自己的辦公室時,室內依然很暗,窗帘不知是誰也擋上了。當他正準備打開燈時,發現北牆旁那個單人床上有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還真把他下了一跳,起初,江山還以為自己看走了眼,可是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就實實在在的在他面前,讓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他準備看個清楚時,從床上跳下來一個女的,披著床單說,江科長不好意識用了你的床。這時他才看清那個女人是小張,但是床上的那個男人是誰他沒看清楚,不過從背後看,好像是他們局裡剛剛上任不久的吳副局長。他轉身就走出辦公室,腦子靈機一動對辦公室里說,我什麼也沒看見。江山走出單位的大樓后,出於一種好奇,他特別想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所以他特意來到局辦公樓的對面臨街的一個小吃部里,找一個臨窗戶的座位坐下來。他等一會,不見他們從樓里出來,他又怔怔地盯著辦公樓好長時間,直到服務員小姐拿著菜譜催他點菜時,才覺得該點一些菜了,不然自己坐了這麼長時間,有些對不起這個小吃部的老闆。於是他很隨便點了兩個菜和一瓶啤酒,自己慢慢喝了起來。當他把這瓶酒將要喝完時,看到小張滿臉陽光從對面的辦公大樓走了出來,一會兒,吳局長也跟著走了出來。江山此時一陣驚喜,馬上又害怕了起來。因為吳副局長是他們的頂頭上司,更何況聽說他的副局長馬上就要轉正了。他江山要把他給得罪了,今後他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廣告

他坐在小吃部又喝了兩瓶啤酒後,帶著醉意走回家。一進門他的妻子就說,聽說你們局的吳副局長就要轉正了,那個副局長的位置不就成了空缺了嗎,我看我們是否該疏通一下關係。江山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你是聽誰說的,儘是那些沒影的話,我怎麼不知道呢。妻子也有些生氣地說,今天我在超市遇到了你單位老張的老伴,是她親口和我說的。江山很生氣地說,她知道個屁。妻子看江山的火氣很大,挺知趣的回到客廳里去看她的電視劇去了了。

自從吳副局長和小張演出一場辦公室的故事被江山目睹后,江山再看到小張時就覺得有些不自然,特別想起她曾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時,身體里總有一種東西在作怪。可小張在他面前卻依然像以前一樣,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該說還是說,該笑還是笑。對江山比以前更加親近了,有事沒事常去他的辦公室里泡著,這讓江山有些整不懂,但不管怎樣她小張必定還是他下屬,時間一長他還是好面對。而讓他無法面對的是吳副局長,他是他的頂頭上司,每次江山見到他時,特別是當吳副局長他在眾人面前氣宇軒昂的樣子,心理總覺得不是滋味,不過他每次見到江山總會比別人多一份微笑或很親熱地和他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即使是這樣江山依然躲著他。

廣告

吳副局長轉正的事,真像人們預測的那樣,局裡的副局長的位置空下來了。局裡的二十來個科長都像熱鍋的螞蟻一樣,紛紛去找主管廳里的領導,有關係的找關係有情的說情,都想自己能做到副局長的位置。而唯一江山對這件事是不聞不問,他一直認為向他們那樣真當上了局長也光彩不到那去。我江山走到科長的這個位置,全憑藉的是自己的能力。所以,這次即便自己當不上那個副局長,也不能向人家去找關係說情,再說他也沒有這個關係,更何況這次副局長的位置就一個,二十多個人去掙,輪不到他也是正常的事。因此,他的心態相當的平衡。

有一天,小張看到科里其他人都出去忙去了,她就走進江山的辦公室,坐在沙發上嬉皮笑臉地說,江科長你忙什麼呢。江山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說,閑著沒事看一看書。小張又嬉皮笑臉的說,你真是忙裡偷閒呀,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這個閒情逸緻,你沒看到別的科長都忙得上氣不氣,真是的。江山故做驚訝的說,都幹什麼那麼忙。小張又換了一張臉很認真的樣子說,你這麼聰明的人怎麼這時候就糊塗起來了呢,還不都是為那個副局長位置在上下走動呢。江山微微一笑說,我沒有那些關係,更沒那個能力和福氣。江山說完小張詭秘的一笑,半開玩笑地說,你這叫在工作上沒有進取心,沒事時應該好好找領導談一談,彙報一下思想,也許領導給你往上說一句話,比他們往上跑一百趟都強。江山聽出小張的話裡有話,但他依然裝著沒聽懂,繼續把話閑聊了下去。正當倆人斷斷續續的聊著時,老張大大咧咧的走進來,一屁股坐在那張單人床上,對江山說,小江,今天下午我家裡有事,我先請個假。這時小張向老張笑著點了點頭后,起身哼著《跟著感覺走》的流行歌曲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廣告

江山和吳局長都是一個大學出來的,吳局長比他高兩屆,平時兩人的關係只是一般,沒有向別的校友那樣近乎,他們之間幾乎也沒有什麼走動。今天小張與他閑聊時,她話里話外是在提醒江山應該過去看一看吳局長,可去看吳局長時他該說什麼呢,直接去從他要官。還是……,他還有點犯怵。江山明白這是他仕途中關鍵的一個台階,因為他今年已經是四十歲的人了,這次是難得的機會,如果他現在走上這個副局長位置,今後的事可就不好預料,因為,他在年齡上絕對有著優勢。可是幾天過去了,他依然沒有付與行動。終於有一天晚上,當江山剛吃完晚飯,電話鈴聲響了,他拿起電話一聽是吳局長,心理就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心想他吳局長怎麼把電話打到他家裡來了。吳局長從電話里說,江山呀,今晚你有空嗎,你嫂子,對你的老同學一時心血來潮,想請你們全家到三鮮海味館聚一聚。江山很意外,平時他很少和吳局長的妻子君平有什麼聯繫。雖然是大學同學,畢業又分到一個城市,一年到頭來只不過到了春節時能通個電話,即便有時外地來個同學,也不過坐在一起匆匆忙忙的吃上幾頓飯。今天這個老同學怎麼的了,犯了哪跟筋,那來的性子想起請他們全家出去吃飯,他一邊回著電話心理一邊琢磨這是怎麼回事。當妻子聽說有人請他們全家出去吃飯,嘴裡有些不滿意的嘟噥著說,怎麼不早來電話,誰家這個時候還不吃完飯了,江山最煩妻子這種對什麼事都挑剔的態度。他看一眼妻子說,少說幾句吧,人家請你是瞧得起你,你別不知好歹。妻子看江山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她沒敢再說什麼,很順從地跟著江山出了門。

一進三鮮海味館,吳局長見到江山就親熱的不得了,像久別的老朋友一樣。開始時,江山的情緒怎麼也提不進去,神情上顯得很緊張很拘束。只是聽吳局長一個人滔滔不決的從大學的生活講到現在的單位,再從單位講到自己的家庭。江山平時從來沒聽到吳局長這麼多話,今天吳局長像變個人似的。幾杯酒喝下去后,江山也進入了亢奮的狀,平時少言寡語的他,與吳局長聊了許多話,並且今天他發揮的很好,倆人時不時說著說著就大笑了起來。吳局長一聲聲的叫他老弟,江山回敬他一聲聲老哥,倆人在酒桌上就像一對親兄弟一樣親熱。最後,吳局長談到關鍵性的問題,他向江山透露出有關這次副局長后選人的內幕。在這次后選中他推薦了江山,並且經過局黨委會通過了,只是黨委劉書記沒有點頭,因為劉書記也推薦一個人,推薦的是後勤科的王科長沒有被通過。不過沒問題,我估計這事已經沒多大變動了,他還告訴江山一定沉住氣,還要做好本職工作,過幾天,廳里組織部的人可能要找你談話,你回去要好好的去準備一下。江山一聽到吳局長透過來的話,心理就像開了兩扇窗戶一樣,很感激的對吳局長說,這事多虧您鼎立相助。吳局長笑著說,我們是什麼關係,你和君萍是老同學,我們又是校友。這事我不推薦你還推薦誰,難道讓我推薦王科長這樣的人,要水平沒水平要魄力沒魄力,只會溜須拍馬的人今後做我的助手,我能放心嗎。江山會意點了點頭表示很贊同吳局長的看法,可心裡又有說不出感慨,現在做官真難,明明是在做共產黨的官,為人民服務,反叫他這麼一說,自己的這個官好象是他施捨的,得領他的人情,不過江山明白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別那樣太叫真了,否則吃虧的是自己。江山也預想到這次推選副局長的過程中,局黨委書記和王科長一定會給他製造很多麻煩的,特別那個王科長以前一直依仗老局長的袒護,在局裡已經囂張慣了,他今後在工作中還真的留點神。那天晚上江山喝了不少酒,也說了不少話,可回家后自己竟不知說了什麼。

幾天後,廳里的組織部真的來了人。上午先找了王科長談了話,下午又找江山談了話,由於江山事先心理有了準備,組織部里的人對江山的談話很滿意,最後向局理對兩人做了簡單的簡評。沒幾天江山的副局長的任命書就下來了。王科長心理不服,就竄掇幾個科級以上的幹部聯名上述到廳里,列舉了吳局長和江山幾條罪狀,可最後也沒翻起什麼大浪,江山依然做他的副局長,王科長依然做他的科長,最後他的那副局長的夢也就這樣破滅了。

江山做到副局長的位置后,他從心理感謝吳局長的極力推薦。然而,就在他上任不久后,小張就代理他江山原來的科長職位,開始全面組織科里的工作,這樣讓江山感到有些被愚弄的感覺,有一段時間他真想不開,不過一段時間后,他有覺得沒有什麼想不開的,他不當副局長照樣有當副局長的,小張不做他原來科的科長也照樣可以提到別的科里做科長,現在就是這樣,地球離開誰都照樣轉,更何況現在的社會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他一個江山又是個什麼呢。就在江山的情緒剛有一些穩定時,局裡風言風語地傳出吳局長與小張的花邊新聞。雖然這只是暗地裡傳說,可這不可能不傳到吳局長和小張的那去,所以,他每次見到他們時都覺得很尷尬。江山曾經想只有找到這件事物的根源,才能在吳局長的面前澄清自己的清白。有一次,在全局的大會上,他終於找到了機會,當著全體人員的面前說,現在整個社會都在搞安定團結,而我們局裡卻有一少部分人不團結,總在被地里說些不團結的話,打擊報復領導,這件事我們局領導已經知道這個人了,在這裡我不想點你的名,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希望你別再一日孤行下去。江山講完話后掃視一下會場,無意的發現王科長有些不對頭,這時他心理全明白了。

吳局長與小張的故事,經過江山這麼旁敲側擊后,真給這個事制止住了。而吳局長的妻子不知從誰的嘴裡知道了這件事後,從自己的家裡一直鬧到江山的家,江山面對這位曾經文靜而高雅的老同學,如今怎麼變得婆婆媽媽的,他心理一陣好痛。但他還是很違心的說,這怎麼可能呢,你不知道吳局長是什麼人嗎,至於那些傳聞,你能相信嗎,那都是官場上的一種手段。也許最後這一句話打動了吳局長的妻子君平,臨走時才有了笑容。

吳局長家裡後院的火被江山就這麼輕而一舉的給熄滅了,因此吳局長再次見到江山態度明顯好多了,然而江山還覺得心理有些不塌實,有一次他借工作的機會,暗地裡把小張叫到辦公室里很認真的說,那些事情不是我說出去的,因為我根本什麼也沒看見。小張看到江山一臉虔誠得樣子。笑了笑說,這件事跟你無關,即使你看見你能說嗎。江山有些恐慌地點了點頭。

自從江山把這件事情向小張說明清楚后,吳局長再見到江山,臉上就變得更加燦爛了,並時常在人多時,拍一拍他的肩膀表示一種親熱。開始江山還很不習慣,可時間一長他就習以為常了,變得很自然了。

《我什麼也沒看見》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7977.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