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3》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慶余年3》《慶余年3》

作  者: 貓膩 著
出 版 社: 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出版時間: 2008-8-1
字  數:
版  次: 1
頁  數: 312
印刷時間:
開  本: 16開
印  次:
紙  張:
I S B N : 9787505724440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青春文學 >> 玄幻/新武俠/魔幻/科幻

《慶余年3》 -編輯推薦


08年最強權謀小說玩轉職場、商場必備寶典。叫板二月河權謀之術,媲美當年明月生動文筆。爾虞我詐,儘是權臣翻天手段;縱橫捭闔,方顯天下英雄本色。一個男人情感慾望的終極爆發,一部官場謀斗活劇的全景透視。


 

《慶余年3》 -內容簡介


一個年輕的病人,因為一次毫不意外的經歷,重生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成為古代慶國伯爵府一個並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無名功訣,踏足京都官場,繼承龐大商團……范閑,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層金光閃閃的紙衣,紙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淚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發膩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澀無比的毒藥殼,殼的中間卻有那麼一抹亮光……人都是複雜的, 對於慶國的百姓來說,看到的是他金光閃閃的外衣,對於范閑的敵人來說,看到的卻是這層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且看一個混淆了身份的私生子,將如何玩轉商場、官場、戰場以及婚場!
一部《慶余年》,緩緩道來的彷彿是一個異時空的靈魂的再生,卻講盡了這片大陸上幾十年的風風雨雨。在這個叫范閑的年輕人的成長路程里,慶國幾十年起伏的畫卷慢慢地呈現出來。
幾十年的歷程里,我們看到的是三代風雲人物的起起落落、輪轉更替。兩條線索,范閑的成長、葉輕眉的一生貫穿著整個小說,一明一暗,把幾十年的慶國風雨盡攬其中。
歷史慢慢地湮沒掉了一些我們已經找尋不到的痕迹。歷史的城牆上斑駁而模糊,在風吹雨打的歲月里漸漸看不清楚了。
如燒雞一樣,總有些不是丑活的漂亮活要寫在前面。
題材是穿越重生,估汁很多朋友也會覺得俗套而且納悶,但正像我一直堅持的那樣,作為廣大的人民群眾一員,作弊,其實是一件相當享受的事情,而人生最大的作弊,毫無疑問就是重新再活一次了。
大家知道我一向都只會寫這些老題材,但希望能寫得好玩些,起因就是這麼簡單吧。
俗不俗,其實我不在乎,我本來就是個俗人。
既然穿越,我準備讓男主角穿越得歇斯底里一些!
另外說到書名,因為故事發生在慶國,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擁有了多出來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為:慶余年——很有鄉土氣息的名字,
我實在是很傻眼,集合了無數人的腦力,居然都想不出來一個又叫好又叫座的名字,自然,叫座肯定更重要些。
這故事大概求的就是舒爽兩個字。

廣告

《慶余年3》 -作者簡介


貓膩,曾用作者北洋鼠,備用作者樂俊,總是脫不開湯姆與傑瑞的範疇。七十年代生人,蝸於湖北夷陵之地三十載,晝伏夜出,好獨行,不好獨居。嘗就學於川大,因憊懶故被逐,重回故鄉於某處打工,首次接觸電腦,發現自己有打字的天賦--這說的是打字很快。因為無聊所以上網,因為打字快,所以泡論壇,因為口水多,所以編故事,因為當時無女友,想欺騙文學女青年,所以故事編得極酸。因為文學女青年無數巨眼不識人,所以哀切之餘,便只留下了些文字,寫過《映秀十年事》,還寫過些自己覺得有趣的言情小篇,但覺得最好玩的,還是這本《慶余年》,介紹到此為止。

《慶余年3》 -目錄


第四卷 北海霧
第十二章 科場弊案
第十三章 雨中訪友(一)
第十四章 雨中訪友(二)
第十五章 閃亮的日子
第十六章 皇榜
第十七章 權臣剛剛上路
第十八章 京官的反擊
第十九章 辯
第二十章 大鬧刑部
第二十一章 提司!提司!
第二十二章 初登門
第二十三章 告訴你一個真正的監察院
第二十四章 人世間的影子
第二十五章 小花
第二十六章 陰寒的裝備
第二十七章 褻瀆
第二十八章 夜夜夜夜
第二十九章 肖恩出獄
第三十章 京外
第三十一章 毫無美感的下毒
第三十二章 馬車春色
第三十三章 白袖招
第三十四章 向肖恩學習
第三十五章 京申殺人細無聲
第三十六章 油傘骨中一柄劍
第三十七章 白鳥在湖人在心
第三十八章 司理理的秘密
第三十九章 長公主的願景
第四十章 出柙
第四十一章 開門,放狗
第四十二章 你死,我活
第四十三章 草甸驚變
第四十四章 海棠朵朵
第四十五章 以無恥人有德
第四十六章 無題
第四十七章 海棠春
第四十八章 心戰前傳
第四十九章 一字記之日心
第五十章 霧渡河
第五十一章 官道邊
第五十二章 上京城
第五十三章 斑駁城牆夜色重
第五十四章 使團人宮
第五十五章 與皇帝聊天
第五十六章 姓范的牛人很多
第五十七章 你就是一村姑!
第五十八章 搖啊搖
第五十九章 使團本是打架團
第六十章 譚武不弄文
第六十一章 秀水街的老鋪
第六十二章 皇商的近況
第六十三章 長寧侯府
第六十四章 您想發財嗎?
第六十五章 關范卿何事?
第六十六章 初見言冰雲
第六十七章 撕白袍
第六十八章 理想主義者
第六十九章 雨夜見沈重
第七十章 小言脫身
第七十一章 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樣
第七十二章 謀划
第七十三章 憐子如何不丈夫
第七十四章 巷中殺人
第七十五章 上京暗哨
第七十六章 有喜
第七十七章 若若要嫁人!
第七十八章 多多益善
第七十九章 俯瞰越獄事
第八十章 埋伏
第八十一章 事敗
第八十二章 范閑也尾行
第八十三章 濕柴與黑拳
第八十四章 范閑跳崖
第八十五章 世問遊客
第八十六章 永夜之廟
第八十七章 逃出神廟的小姑娘
第八十八章 今日本章無題
第八十九章 閉目從此閑

廣告

《慶余年3》 -書摘插圖


第四卷 北海霧
  第十二章 科場弊案
稀稀疏疏的雨點,落在客棧的四周,伴著雨點,時不時還有一道春雷響起,而那些學生們卻似乎呆了,傻乎乎地站在客棧內外的細雨中。這條巷子是外地學子趕京赴考親居之地,故而人數極多,而在先前那聲喊后,人群馬上陷入了一種很奇怪的沉默之中。
  許久之後,才有人回過神來,向先前喊話的那個學生圍了過去,好一陣擾嚷,就像是炸開了一般,七嘴八舌問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侯季常、楊萬里三人臉上也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卻強壓著內心的衝動,只是走到了欄邊,聽著眾人的對話。
  問話的人太多,答話的卻只有一個,弄了半天,三人才聽明白,原來昨夜監察院一處竟是出動了一百多名密探,分作了五路,直接撲向了城南郭府,而有四路卻是去了另四處宅子,捉了四名江南來的學子。
  由於動作極快,所以消息被掩蓋了整夜,直到早朝之時,皇帝陛下才淡淡說道,他已經頒旨,令監察院詳察本次科場弊案,朝堂之上頓時隔入了某種混亂,此時諸位大臣才知道為什麼禮部尚書郭攸之會沒有站在隊伍之中。
  內心深處真正一片平靜的,只有宰相大人,戶部尚書大人,當然,還有那位依然沒有上朝的監察院陳萍萍大人。
  此次監察院的行動極快極准,尤其是抓四名江南士子的隊伍。當場搜出了他們與某些官員來往的書信,而在郭府之中,更是查抄出來了數目相當驚人的銀兩。據初步的調查結果顯示,這四位江南士子家中均是一方豪強,竟有三家鹽商,此次入京趕考攜帶了大批金銀,走了許多路子,終於投到了郭尚書的門下。
  郭攸之此時已經入了監察院的大獄,而那四位江南士子也成了可憐兮兮的座下客,監察院四處更是從昨日起,就開始令江南分部著手拿人,務求辦鐵案。因為名義上這四位江南士子是買通了春闈總裁官郭尚書,但實際上大部分的銀錢卻是遞進了東宮,所以此案的最後背景是……太子。
  當然,這些細節上的事情,自然學生們不會知道一絲一毫。只知道在雨中痛罵郭尚書,竟是連可憐老郭的老母弱子都沒有放過。
  陛下此次徹查科場弊案的決心看來極大,除了禮部之外,至少還有十數位官員因為此時被停職待查,據江湖傳言,之所以此次查的如此之快,捉得如此之准。全因為一份黑名單,那名單上面寫著此次春闈與朝中官員們勾結的士子名字,監察院由士子著手,反推而索,成效極佳。
  侯季常有些震驚地從欄邊走回酒桌,舉起酒杯傾入喉中,似是不覺酒水辛辣。猶自出神說道:「沒想到,真的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楊萬里與成佳林二人也沒有從這驚天的消息里回過神來,下意識問道。
  侯季常哈哈一笑,重重一拍桌面,說道:「沒想到監察院出手如此之准,如此之狠,竟能搞到能致朝中貴人於死地的名單。」他端起酒壺,給二位朋友杯中倒滿,舉杯相邀。滿臉興奮道:「來,咱們敬監察院一杯!」
  「干!」楊成二人哪有它話,興奮的舉杯而盡。
  此時客棧之中全是興奮的年輕學子在邀人痛飲著,慶國官場積弊已久,雖然誰都知道不可能僅僅靠捉住一位禮部尚書。就完全改變這種局面,但正所謂萬里之行始於足下,只要陛下真的發現了問題,願意解決這個問題。這些年青的、有朝氣的、甚至可以說是單純至極的讀書人們,都相信,慶國的未來一定會變得更美好一些。
  ……
  良久之後,酒意漸上胸腑,楊萬里迷離著雙眼,有些傻傻地笑道:「真是痛快,就算此次不中,但能身逢如此驚天之事發生,也算是痛快了一回。」
  成佳林喝得少些,人也最清醒,他對於仕途向來熱衷,有些遲疑問道:「既然此次科場弊案已經揭開了,那……此次春闈會不會重考。」
  「不會。」相反侯季常在幾壺酒下肚之後,清瘦的臉上卻顯得平靜了起來,眸子變得極為清亮,「這只是陛下的一次警告,而且此事有過先例,十二年前,天下初定,春闈也有事變,當年斬了十四位禮部官員,但是春闈的成績依然照常發布,只是那些與官員有染的學生被除名,由後面的補了上來。」
  「那……咱們豈不是有機會了?」楊萬里憨憨地笑著,本性純良的他想問題很簡單,「三甲只有這麼些名額,等那些走歪門邪道的仁兄被除名,我們的機會就大多了。」
  侯季常冷笑道:「如果不是有更貴的貴人也在做這件事情,郭尚書只不過是一部大臣,哪裡敢在這國之大典上動手腳。那些貴人要保的學生只怕更多,只不過剔了四個鹽商的兒子,於大勢又有何補?」
  另二人心想,果然如此,不免又有些豁然。半晌之後,楊萬里忽然一拍桌子,笑道:「不論如何,這也算是一椿痛快事。去年京里最轟動的便是那場言紙,逼著長公主回了信陽,今年最轟動的,恐怕便是這份黑名單了,居然生生掀翻了一個當朝尚書。」
  成佳林面有憂色道:「等明天三甲出來了再說吧。」
  侯季常與楊萬里知道他地性子,對於此次春闈依然抱有幻想,微微笑,也不去理他,說道:「我得去把史闡立那小子從床上拉起來,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楊萬里笑道:「記得讓他買些吃食。」
  「漂亮,真漂亮。」范閑輕輕彈著王啟年帶過來的紙,心情大佳。婉兒坐在他身旁,有些擔心說道:「你不擔心太子哥哥知道是你告發的弊案?」
  今日,被父親重重訓斥了一頓的范閑,破天荒被禁了足,只得老老實實呆在了府里。他知道這椿事兒做得確實有些過於荒唐,當然,如果不是事先從院里得到消息,知道皇帝陛下今年準備殺雞儆猴,范閑也不敢來當這個「污點證人」與滿朝文武為敵。
  其實那份名單算不得什麼秘辛,范閑手中有幾張紙條,那些座師提調,誰手裡沒幾張?單看這種光明正大的弊場聲勢,就知道慶國官場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也正因為如此,此次監察院查弊案,才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時間也沒有誰會首先懷疑到范閑的頭上來。
  聽著妻子發問,范閑的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神情,道:「你那位太子哥哥的膽子太大,手段太差,這滿朝文武也是一群膽大包天的糊塗蛋,春闈舞弊是何等樣的大事,竟然鬧得天下皆知,就算我不告發,若陛下要查,難道他們還想瞞住?」
  婉兒從被窩裡爬了起來,靜靜地看著他的臉:「相公,以後不要這麼行險了,世上沒有不過風的牆,若真讓人知道此事與你有關,日後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范閑又說了一個妻子聽不懂的俏皮話,微笑說道:「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婉兒嘆了一口氣,心想自己這位相公知書達禮,滿腹詩華,外表看似平穩,但誰也鬧不准他什麼時候會做出如此癲狂的事情來。
  范閑知道妻子擔心自己,靜靜說道:「此事的關鍵還是宮中。科舉是什麼?是陛下為自己收攏人才的手段,前朝有位皇帝曾經在科舉的時候哈哈大笑,說天下英推從此盡入我的網中。陛下能容忍朝中官員用科舉的名額來換取財富,但不能容忍所有的名額都被用來換取不義之財。更何況,太子和大皇子都在這件事情里插了手,咱們的皇帝舅舅不得不要問自己一句……自己這兩個兒子到底想做什麼?」
  婉兒有些聽不明白,好奇說道:「自然是要培植自己日後在朝中的勢力。」
  范閑笑著繼續問道:「那陛下就要問了,你培植自己的勢力做什麼?大皇子可是個領兵的人,在朝中要這麼大的勢力做什麼?」
  婉兒苦笑道:「那太子哥哥呢?他是一國儲君,培養人才倒算是說得過去,畢竟他將來也是要執掌國朝的天子,以往在東宮聽太傅講課的時候,太傅曾經說過,東宮不能無為,不懼流言,率先準備一些臣子以備將來之用,這才算是真正的赤忠,天子家的孝義。」
  范閑搖搖頭,露出淡淡譏屑說道:「太傅文章大約是好的,道理肯定是對的,但問題是,當今陛下身體健康,東宮這時候就開始培養人才,陛下不得在心裡問自己一句:太子難道著急了?」
  第十三章 雨中訪友(一)
  婉兒倒吸了一口諒氣,發現事情確實是這樣,又聽著范閑繼續微笑說道:「所以說,,陛下能忍一時不能忍一世,能忍百官,不能忍自己的兒子,如果陛下一直不想便罷了,但只要開始想第一個問題,便無法控制地會懷疑到很多的東西,所以整頓科場弊案也就成了自然之事。」
  林婉兒將頭靠在他的懷裡,輕聲說道:「其實這些事情說起來也簡單,若我願意想也能想明白,為什麼太子哥哥他們想不明白?」
  「不是想不明白,只是太子本身已經開始有不安全感。」范閑想到年初時皇帝陛下給三位成年皇子的賞賜,那裡面含著的深意,就連范閑也看不大明白,想來不論是太子還是大皇子,都有些驚悚不安,所以此次科場之上,才會伸手伸得如此長。
  林婉兒嘆了一口氣道:「我也不求相公能封王裂土,只求能做個逍遙侯爺就好了,這些事情總是麻煩得厲害。」
  「富貴閑人,固我所願也。」范閑笑著應道,想到賈寶聖的那個外號,接著說道:「只是有些事情看不慣,總會犯犯嫌,誰叫我與父親大人的名字取的都不怎麼好。」
  見他打趣家翁,林婉兒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頓了頓又問道:「父親那邊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放心吧,父親當天夜裡就去了趟相府。」范閑又說回了最開頭那幾個字,搖頭讚歎道:「所以我先都說監察院這事辦得漂亮,你看看最近落網的這些官員,除了郭尚書之外,包指東宮、樞密院里都有人落馬,岳丈那邊雖然也捉了一位方侍郎,但畢竟沒有傷筋動骨,這種分寸感如果不是浸淫官場數十年的老手來辦,斷然不能掌握得如此爐火純青。」
  「這很難嗎?」林婉兒微笑問道。
  范閑手指輕輕從妻子的黑髮間梳過,輕聲回答道:「很難,要讓那些勢力痛,又不能讓他們痛死。免得陛下不好處理。」
  說完這話,他的眉宇間湧出淡淡憂色。
  「怎麼了?」心細如髮的婉兒抱緊了相公的胳膊,關心問道。
  范閑搖了搖頭,想將心裡那個隱憂揮去:「我本來以為這次揭弊案,一定瞞不住天下人,所以做好了打硬仗的準備,沒想到監察院將我掩護得極好,不過你說得對。這個世上沒有水泥牆,總會被東宮知道我與監察院的關係。而且……慶國的瘋子太多。我這時候在擔心那個跛了的瘋子。」
  「陳萍萍?」林婉兒馬上知道他說的是誰,但她並不清楚相公除了告發弊案之外,與監察院那個恐怖的情務機關還有什麼聯繫,所以有些疑惑,這疑惑太過強烈,甚至掩去了水泥牆這三個不明之字。
  范閑笑了笑、並沒有將這事兒完全說明白,只是輕聲道:「我擔心陳萍萍從一開始就沒想著要瞞這件事情。」
  「他敢!」
  每一個少女都喜歡自己的相公是個滿心正義感的英雄,所以范閑此次暗中告發弊案。雖然林婉兒有些擔心,但內心深處滿是滿足與驕傲。此時聽著陳萍並要將相公推到世人面前,一想到那種危險。嬌軀一震,郡主之氣大作,哼道:「我明天就入宮找太後去!」
  范閑哈哈大笑,安慰道:「陳萍萍就算將我托出來,只怕存的也不是什麼壞念頭。」
  林婉兒聽不明白,范閑卻清楚,這是一個好機會,在夜宴詩會之後,如果想在慶國百姓之中牢固樹立自己的地位名聲,此次揭弊案一事,無疑是最好的機會。按照費介老師曾經說過的,既然母親的親密戰友陳萍萍同志一直不甘心自己當個內庫富家翁,非要讓自己執掌監察院,那麼按照傳說中陳萍萍的性格,借著春闈弊案一事,讓自己猛然躍出眾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問題在於,得到與失去的比例到底是多少,這一點范閑還有些拿不準。
  他從床上爬了起來,看著窗外的浙浙細雨,這才發現時辰己經近午,自己竟是與妻子在床上纏綿了大半日,不免甜甜笑了起來,只是笑容里有些疲憊。此次揭弊案,一是因為自己確實可憐那些真有才學的士子,二是不忿那些皇子們把自己當繩子一樣在拔,最重要的原因,卻是因為他想最後試一次陳萍萍。
  范閑將去北齊,所以他必須清楚,那個實力恐怖的監察院老人對自己究竟是什麼態度,同時,他更想看清楚,那位隱在老人背後的九五至尊對自己究竟是什麼態度。
  態度決定一切,態度決定關係,態度可以揭示歷史,可以揭示……身世。范閑微微眯眼,透著烙印著母親氣息的玻璃窗,看著天上的烏雲,覺得慶國的一切就像一道有趣的腦筋急轉彎,而自己似乎一直行走在無限接近真相的道路上。
  也許,目標已經很近了。
  范府之外微濕的長街上,一輛沒有標記的馬車正安靜地停在那兒,忽然間,一個人影從裡面像落葉一般飄了出來,將要降落到地面的時候,右掌在車廂沿上一搭,整個人已經鑽入了馬車裡。
  「走。」范閑屁股剛剛坐到椅上,就發話。
  藤子京從御者的位置上回頭看了少爺一眼,苦笑道:「少爺,如果老爺知道這時節你還出門,會教訓小的。」
  范閑笑得更苦:「再不趕緊走,不止老爺要拿棍子打我這不孝子,就連你那位溫柔的少奶奶都要拿繩子來綁我了。」
  這時節,京里真是人心惶惶的時候,禮部尚書郭攸之被逮下獄的消息。只用了一個時辰就傳遍了整座京都,但凡與春闈有關的官員們都坐立不安地留在家中,生怕一會兒之後,監察院的密探會來敲門,然後客客氣氣地請自己去喝茶。
  而范閑身為弊案的關鍵人物,深知內情的司南伯范建大人與晨郡主更是不敢放他出手,所以他只好偷偷溜了出來,嘆氣說道:「藤大,幸虧少爺我在京里還有你這個心腹,不然連出趟門都不容易。」
  一直安靜坐在他身邊的王啟年,笑容明顯變成了最苦的那個,愁眉苦臉道:「大人,下官一直想努力成為你的心腹。」
  范閑哈哈笑了起來,調笑道:「王啟年,你應該去說相聲去。」
  馬鞭一響,黑色的馬車緩緩向前行去。車輪碾過街上的水窪,四周的青樹被雨水一洗。更顯青嫩,在馬車的後方,有幾個監察院的密探穿著各色雨具,遠遠跟著這輛馬車,他們都是啟年小組的人。專門負責范提司的安全。
  「如果朝中有官員報復怎麼辦?我這裡的人手有些不足。」王啟年是知道範提司與院里做了什麼事情,有些擔心。
  范閑微微一笑,眸子里寒意一現:「現在不是當初,我們要去的地方也不是牛攔街。本官倒想看看,除了那個瘋婆子,還有誰敢在京都里,聖上的眼皮下面刺殺我。」
  「去哪裡?」藤子京也不回頭,低聲問道。
  范閑看了王啟年一眼,王啟年輕聲說了個地名,然後解釋道:「很湊巧,大人看上的那幾名學生,都住在一家客棧里。」
  ……

《慶余年3》 -書摘與插圖
《慶余年3》《慶余年3》


 

《慶余年3》 -相關詞條

文學 小說 書籍 青春文學

《慶余年3》 -參考資料

1.噹噹:http://www.dangdang.com/
2.卓越:http://www.joyo.cn/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