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亂中的日記》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類型:網路小說

作者:雨凌凝

《慌亂中的日記》 -內容介紹

「一一,在想什麼呢?」

藍茜走進教室,看見蘇一一一個人雙手托著下巴,兩眼透過狹窄的教室們窗望出去。她在那裡發著呆。教學樓是新修的,但是依然掩飾不住它內部設備的落後。

這是一個貧瘠的小鄉。

「小藍,你說我們畢業了還會在一起嗎?我們這些人,這一大群人。」

藍茜一聽,沒有發出聲音,語言哽在喉嚨裡面。她不由得頓了頓,眼前有很大一片寫滿迷茫。是呀,三年初中生活,就這樣一轉眼就結束了。眼前留下的,就只有這短短的十幾天時間慢慢回味這一段難忘的日子,透著明顯不成熟的青澀歲月。明明感覺到昨天才到這裡,怎麼這麼快呢?

藍茜看了一下蘇一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說:

「那麼,你說呢?現在的我們,有選擇嗎?我們能做的太少了。」

廣告

「小藍,要是你、我、小燦、明鴻,我們能夠到同一所高中,而且,又是在一個班上。你說會有多好啊!我好希望……」

蘇一一的眼神中寫滿的都是對明天最美好的憧憬。透過她眼神看到的是一個美滿的世界,那裡只有幸福和快樂,其他的不如意完全不存在。

「丫丫你的亂七八糟呢,想得實在是太美了!我也想啊!」

「真的?那我們一起努力好么?」

天真寫在臉上的蘇一一相信,只要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夠實現願望,一定能夠在一起。

「希望吧!不過……唉,想想現在班上你和明鴻的成績那麼好,我覺得趕上你們,真的有難度。」

藍茜的眼神黯淡了下來,有種淡淡的憂傷藏在裡面。

十四五歲的孩子,應該不知道什麼是憂傷的!可是,現在的孩子總是在提前預支他們的情感,跨越年齡階段去承受本不應該被他們所承受的壓力。能勉強承擔的,被稱為懂事,不能承擔起來的,被說成是無用。

廣告

「不行,我們說好了,要一起。我們都要考好,然後就能夠繼續在一起了。我們不可以說話不算數。小藍,不管什麼時候,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們拉鉤鉤……」

兩個女孩子,兩個小手指,結在一起。

也許,對於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來說,天真,沒什麼不好。

藍茜盯著蘇一一,有話想說又不想說,考慮再三,她還是說了。

「一一,我有句話很想問你。」

「嗯,你說。」

「我發現你對所有人都一樣。」

「嗯,怎麼?」

「可是,你對鳴鴻是特別的,對嗎?」

蘇一一驚了一下,不會吧,這怎麼可能!她搖搖頭,對藍茜說,

「應該不會是這樣的,大家都是好朋友嘛!沒什麼的。」

「可是,我就是覺得……」

「嗬嗬,傻丫,你看我還和你開玩笑么!小藍,你這丫頭就別多想了。」

蘇一一將大拇指蓋在藍茜的大拇指上,他們稱這叫印章。印過章的誓言,就一定要遵守,要努力實現!

廣告

藍茜看著蘇一一,有些懷疑。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一一,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你,你現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考試,將來的一切都還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樣子。也許會很美好。但是,一一,聽我的,明鴻有他自己的人生目標,他不是一個會早戀的人,你們之間,現在除了說得上是一般朋友外,什麼也不是。現在不是時候。」

蘇一一笑了笑,對於這些,她是明白的。只是,她還是習慣性地裝傻一般,

「小藍丫頭,瞧你,你在說什麼呢!沒那事兒!」

「一一,不管有沒有,只要你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事情就好了。沒有結果的事情,你就不要去做,等候時機吧!上帝會垂憐每一個勤勉的人。一一,我想要你好。」

蘇一一將腦袋晃得像撥浪鼓似的,似笑非笑。然而,眼神卻黯淡了一下,她看了看天空,望著天邊的夕陽說,

「小藍,有的東西並不是必須在乎他是否有結果才去做,關鍵是你自己覺得它是否是你想要的,是否是你要追尋的。」

廣告

藍茜嘆著氣,不想多說,因為她知道說多了也是徒然。

「唉,自從認識你,就沒見你有什麼時候對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執著過。什麼都認真得要死。」

「等等,除了老師眼中的學習,好不好?不然我覺得有愧於這個詞。」

蘇一一眼中又閃出了一絲光芒,掩蓋了那輕輕的黯淡。

「嗯,覺得也對。那你什麼時候對學習也執著一下呢?」

「打住打住啊!又教訓我了。你這招我是怕了,真像極了老師的腔調。」

「說的事實是嘛!」

「好好好,事實事實,我現在就開始看書總行了吧!」

蘇一一隨手抽出一本《化學》,就像研讀《三字經》一樣,「嘩啦嘩啦」的背開來。留下藍茜,一個人在那裡為畢業繼續那一絲一絲的傷感。

天邊的紅日漸漸消失,一輪曉月掛了上去。

初中的晚自習總是到月亮已經升上中空的時候結束。

在回家路上,蘇一一,藍茜,小燦三人談論開來。

廣告

「一一,你打算明天的志願寫哪兒?」

小燦小心翼翼問著。

蘇一一沉默著,心裡其實也真沒底兒。對於一個從小就不知道輸字怎麼寫得人來說,這次真得沒有把握選擇眼前這幾所學校中最好的一所。而明鴻的成績偏偏又那麼好……不分開,是不是成為了一種奢望?

「一一?一一!」

小燦叫著她,她回過神來。

「啊?」

小燦覺得很奇怪,便問道,

「在想什麼呢?」

「噢,沒什麼。你剛才再說什麼來著?」

小燦挺無奈地笑了笑,黑夜中,她的表情不會被看見。

「我問你明天的志願會怎麼填寫!」

「噢,這個呀……小藍,你呢?」

蘇一一沒有立刻回答,反到是轉過頭問起藍茜。

藍茜沉默著,路邊的蛐蛐兒聲音應接不暇,更襯托出此刻的寧靜。

「一一,不管我們三個人在那兒,我們的心都是在一起的。你知道嗎?」

藍茜的話讓一一和小燦不由得點著頭表示讚許。也許,他們還不懂這句話更深層的意思。

廣告

「所以,不管我會填哪兒,你們都要按照自己的水平,盡量到最好的學校。知道嗎?」

這句話,去掉一層掩蓋的面紗,他們懂了。

空氣中有些令人窒息的成分,而且還在漸漸增加。

「小藍,你不和我們一起么?」

「一一,沒有我在,還有小燦呢。你們成績相當,會在一起的。」

「小藍,現在不要這麼說著,事情都會有偶然出現。相信我們大家都會在一起的,我們都差不多的。我們都還需要最後幾天的加油!不要就這樣放棄阿!」

小燦不論在什麼時候,在思想上都顯得要成熟一些。

三個孩子,也許感覺到離別的氣息,都不再說話。任由月光灑在她們身上,朦朦朧朧的,像她們還不太懂得離愁。

最後的氣息,那還沒準備好就已經拍下了的畢業照,那草叢中墜落的紙飛機,那筆下緩緩的墨跡定格下來的分數,一切成為了定局。蘇一一、小燦走了,去了更遠,明鴻也在和他們一起,走了。只是他們三,在同一座城市的不同地方——一個南,兩個北。

所有的最後,只有一句話:就這樣,初中畢業了。

八月的陽光並不因為這裡是山而小一點。

那天,離到新學校只有十天時間的時候,藍茜告訴蘇一一的媽媽,叫她到家裡來玩。

路上,蘇一一看見明鴻和一些朋友在一旁聊天。蘇一一朝他們笑了笑。然後和藍茜離開了。到了藍茜家,蘇一一正想開口告訴藍茜,自己暑假出去玩的所見,結果已經被藍茜搶了先。

「一一,明鴻就要走了。」

「什麼?」

蘇一一無比驚訝的神情好像是在告訴所有人,這是讓人無法理解。她想了想,笑著說,

「拜託,大姐,你開什麼玩笑,那所高中別人想進也進不去,他怎麼會放棄呢!你覺得對於他那樣的人,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幾率是多大呢?不可能,是不是很久沒見我了,見面就給我一個」驚喜「?你騙我好玩的吧!可是,我不上當哦!」

蘇一一一點也不相信藍茜的話,她堅信藍茜是在和她開一個玩笑。

「一一,我真的沒有騙你。你想想,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不,這絕對不可能,他不會這樣做的。」

蘇一一依然不相信。

「一一,如果你不相信,等等小燦過來,你親自問她,這也是她告訴我,我前幾天才知道。聽說你昨天才回來,估計你是還不知道,所以我才會告訴你的。」

「不是,小藍,我還是覺得這不太可能。他不傻啊……」

「你們倆在幹嗎?」

這個時候,小燦走進藍茜家的大門。

「小燦,你告訴她,明鴻是不是要走?我給她說了,她就是不相信。」

藍茜直截了當地說。

小燦愣了,她和藍茜一樣明白蘇一一的個性,只是,她們沒有對她說她們知道些什麼。她愣了片刻,深吸一口氣說,

「是的。是這樣的。」

「不,不可能,不會是這樣的。這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他那麼愛學習的……」

蘇一一還是不相信,或者應該說,她不敢相信。

小燦意識到蘇一一好像誤解了什麼,她說,

「他是到另一個地方上高中,我的一一小姐。你也知道,外面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那裡的條件比咱們這兒好很多很多。這是好事嘛!是吧,小藍?」

藍茜沒有回應。

蘇一一緊張的情緒突然舒緩了下來,緊張了好一陣的大腦放鬆了。

「你們嚇死我了,我還以為……」

小燦把話接了下來。

「可是,一一,他去的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外地,火車也要走好幾天的。這一去就是三年,三年時間,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此刻的藍茜和小燦,都沒有正視蘇一一的臉,她們害怕看見她悲傷的神情。

「噢,是啊,三年,三年後會是一個什麼樣子呢?好期待呢!」

蘇一一佯裝輕鬆,眼睛對著射進屋來的太陽光,光線反射著。

「天哪,這光好強。」

蘇一一這樣的輕嘆了一聲,沒有一點感情色彩,沒有一點力度。

藍茜遞了張紙巾過來。

「一一,別這樣,說不定三年什麼也不會改變的。」

藍茜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畢竟還只是十五六歲的孩子,懂事再多也不會太多。

「是呀,就三年嘛,很快就過去了,沒什麼的。到時候他還是會認識我們這群朋友的。不會忘記掉的啦,放心好了!」

蘇一一勉強笑了笑。

「噢,對了小藍,我得回家拿點東西。我先走一下。」

蘇一一沒想太多,徑直走出了門。留給藍茜和小燦的只是八月陽光下一個熟悉而又帶著無奈神傷的背影。

她以最快的步伐,走到剛才看見明鴻的地方。

已然人去椅涼,除了隔著樹葉散落下來的依稀陽光,已經沒有了大家的蹤影。

「剎那」也許是表示真的太快,但是,也只有這個詞能夠拿來形容此刻的蘇一一。她覺得頃刻間身體有一點軟,努力地抬頭,想要找一絲更強烈的陽光塞進眼睛里,但是,她望見的卻是忽然而來的雨滴,一滴一滴,沒有預兆地砸在她的身上和臉上。

八月的雨,很突然。

「沒關係,還沒到開學時間呢,還來得及道別的,他還沒為我寫留言冊呢,不會就這樣走的……」

蘇一一就這樣安慰著自己還很幼小而稚嫩的心靈。隨著雨水洗過的路向家走去。

第二天下午,蘇一一看起來已有些悲傷。她報著留言冊到藍茜家。

「小藍,陪我找明鴻去好么?他還沒為我寫留言冊呢!他一定要寫的。」

「一一,你不要這樣,明鴻今天早上已經走了……」

「走了?我昨天還看見他的呢,不會這麼快呀!怎麼這樣快呢!我還沒來得及和他道別呢,還沒來得及說聲『再見』,他就已經走了……」

蘇一一的留言冊散落在地上,發出「哐啷」一聲響。

沒有再見,會不會是沒有再見?「一一,別這樣子,你別這樣子……」

藍茜抱著傻獃獃的蘇一一傷心起來。

蘇一一擦擦眼淚說,

「沒事,我沒事。」

如果一個人還能笑,那就證明就還不是太糟。生活是新奇的,每時每刻都充滿著未知,叫人忍不住去探索。

八月三十日前一天。藍茜,小燦,蘇一一三個人坐在呆過三年的校園外面,各自不語。最後,藍茜開口了。

「小燦,一一,你們就要開始住校,也許還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不管怎樣,照顧好自己。尤其是你,蘇一一,一直以來,你對朋友的依賴都很強。所以,小燦,必要時候,你要看好她,知道嗎?」

「小藍,這個你不說我也知道。倒是你,一個人在這裡讓我們……!」

小燦平日里的陽光笑臉,此刻在陽光下也不見了。

「一一……」

藍茜拉著蘇一一的手,認真地說,

「如果有必要,該忘記的就忘記吧!過你自己的生活,你是一個好孩子,會遇到更好的人的……」

「小藍,你不要太擔心我。不久前你還告訴過我,只要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就是好的。我想,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要怎麼做。就算我什麼也沒有了,我不是還有小燦和我在一起么?倒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

「啊,想不到,我們一直期望著畢業,當真的要開始新環境下的生活的時候還是捨不得呢。懷念吶!」

小燦佯裝輕鬆地笑了笑,伸出雙手擁抱陽光。

「小燦,小藍,」

「嗯?」

「嗯?」

小燦和藍茜都回頭看著蘇一一。

「我們約定,三年後,我們再到同一個地方,繼續在一起好么?」

「嗯,想法不錯。我同意。」

「我也同意!」

在她們臉上,終於看見了陽光的痕迹。

「我們將來會在一起的!」

她們緊緊相擁。

「我們將來會在一起的!」

三個孩子,一個聲音。這個聲音迴響在山谷裡面,震蕩著每一片樹葉。

孩子永遠是孩子,他們永遠也不擔心明天會變成什麼樣子。在他們心中的明天總是充滿著無限希望和美好,有著太多美麗而動人的故事,有著他們憧憬的生活,有著美麗的幻想,對自己的,或者對別人的。只要明天還沒有寫上悲傷,只要在他們還沒有對自己的一切開始失掉信心,只要他們還相信一切都還那麼好,那麼他們就能這樣快樂著。簡簡單單的快樂,充滿希望,沒有悲傷。

簡陋的校門對面是起伏的群山,陽光下滿是墨綠的顏色。同學們看了三年。同時,它們也見證了同學們三年的歷史,或欣喜的,或難過的,或迷茫的,或真實而虛假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