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

標籤: 暫無標籤

15

更新時間: 2013-07-20

廣告

《惡意》講述的是暢銷書作家在出國的前一晚於家中被殺。兇手很快落網,對罪行供認不諱、但求速死,卻對作案動機語焉不詳。 他當真是罪犯?他究竟為何殺人?在徹查被害人與兇手的過去之後,警官面對案情、手法均平淡無奇的事實,卻感到如墜萬丈深淵般無邊的寒意…… 最執著的怨恨,最兇險的人心!同時被評論界和眾多讀者視為東野圭吾的巔峰之作。

《惡意》 -基本信息
又名: 悪意
《惡意》惡意

譯者: 婁美蓮
作者: (日)東野圭吾
副標題: 東野圭吾作品04
ISBN: 9787544244428
頁數: 264
定價: 18.00元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叢書: 新經典文庫·東野圭吾作品
裝幀: 平裝
出版年: 2009-5
《惡意》 -內容簡介
  暢銷書作家在出國的前一晚於家中被殺。兇手很快落網,對罪行供認不諱、但求速死,卻對作案動機語焉不詳。
  他當真是罪犯?他究竟為何殺人?
  在徹查被害人與兇手的過去之後,警官面對案情、手法均平淡無奇的事實,卻感到如墜萬丈深淵般無邊的寒意……
  作為一部手記體傑作《惡意》多年來在票選中始終名列前茅,同時被評論界和眾多讀者視為東野圭吾的巔峰之作,與《白夜行》同享光輝與榮耀:環環相扣的偵破進展百轉千回,將手記體敘事的無限可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對複雜人性抽絲剝繭的深刻描畫,令人眼花繚亂、啞口無言。
  更引人注目的,是《惡意》與《白夜行》恰似兩生花,《白夜行》中的愛情極度熾烈,令人粉身碎骨;《惡意》中的怨恨則無比深沉,令人萬劫不復。人性的兩極就這樣奇異地直擊人心。
《惡意》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生於大阪,直木獎、推理作家協會獎、江戶川亂步獎、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等日本重要文學獎項得主,出道20餘年來作品逾60部。
  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隨著寫作功底浸潤日深,涉及領域也不斷延伸,對社會現象的剖析日漸精微。後期筆鋒越發老辣,文字鮮加雕琢,敘述簡練兇狠,情節跌宕詭異,故事架構幾至匪夷所思的地步,擅長從極不合理之處寫出極合理的故事,功力之深令人瞠目駭然。
    1985年,憑校園推理小說《放學后》奪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
    1999年,《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入圍第120屆直木獎。
    2000年,《白夜行》入圍第122屆直木獎。
    2001年,《暗戀》入圍第125屆直木獎。
    2003年,《信》入圍第129屆直木獎。
    2004年,《幻夜》入圍第131屆直木獎。
    2006年,《嫌疑人X的獻身》創造了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絕無僅有的奇迹,將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及當年度日本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第1名一併收入囊中。
《惡意》 -媒體推薦

東野圭吾最得意的作品,將讀者從頭到尾徹底欺騙。
——《讀賣新聞》

廣告

讀完《惡意》,才算真正認識東野圭吾。
——日本亞馬遜

一直以為,知道了罪犯是誰,推理小說也就結束了,《惡意》徹底顛覆了這一觀念。
——Yes24(韓)

作者一貫精心的作案手法與驚世駭俗的作案動機,讓人在充分享受閱讀樂趣的時候根本不能轉身,不愧為天才作家的傑作。
——《書の雜誌》(日)

小說早早就將兇手置人眼前,卻以大量篇幅探討作案動機,實在扣人心弦。
——北上次郎(文學評論家)

這是一本結構相當完整的一流傑作,視點、邏輯、伏筆、動機、意外性、公平性安排都幾近滿分。
——藍霄(推理小說家)

《惡意》 -目錄

事件之章
野野口修的手記
疑惑之章
加賀恭一郎的記錄
解決之章
野野口修的手記
探究之章
加賀恭一郎的獨白
告白之章
野野口修的手記
過去之章(一)
加賀恭一郎的記錄
過去之章(二)
認識他們的人所說的話
過去之章(三)
加賀恭一郎的回憶
真相之章
加賀恭一郎的闡明

《惡意》 -文摘

事情發生在四月十六日、星期二。
那天下午三點半我從家裡出發,前往日高邦彥的住處。日高家距離我住的地方僅隔一站電車的路程,到達車站改搭巴士,再走上一小段路的時間,大約二十分鐘就到了。
平常就算沒什麼事,我也常到日高家走走,不過那天卻是有特別的事要辦。這麼說好了,要是錯過那天,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他的家就座落在美麗整齊的住宅區里,區內清一色是高級住宅,其中偶爾可見一般稱之為豪宅的氣派房子。這附近曾經是一片雜樹林,有不少住家依然在庭院里保有原本的林木。圍牆內山毛櫸和礫樹長得十分茂盛,濃密的樹蔭覆滿整條巷道里。嚴格說起來,這附近的路並沒有那麼狹窄,可是一律給規劃成了單行道。或許講究行走的安全也是身分地位的一種表徵吧!
幾年前,當我聽到日高買了這附近的房子時,心裡就想,果不出所料。對於在這個地區長大的少年而言,把家買在這裡乃人生必須實現的夢想之一。 
日高家稱不上豪宅,不過光夫妻倆來住的話,可說綽綽有餘、十分寬敞。主屋採用的屋頂形式雖是純日本風,不過邊窗、拱型的玄關、二樓窗際的花壇則全是西式的設計。這些想必是夫妻倆各拿一半主意的結果?不,就磚造的圍牆來看,應該是夫人比較佔上風。她曾經透露,一直想住在歐洲古堡般的家裡。
更正,不是夫人,應該說是「前夫人」才對。
沿著磚造的圍牆走,我終於來到方形紅磚砌起的大門前,按下了門鈴。
等了很久都沒人來應門,我往停車場一看,日高的SAAB車不在,可能是出門去了。
這下要如何打發時間?我突然想起那株櫻花。日高家的庭院里,種了一株八重櫻,上次來的時候只有三分開,算算已經又過了十天,不知現在怎麼樣了?
雖然是別人的家,不過仗著自己是主人朋友的份上,就不請自入了。通往玄關的小路在途中岔了開來,往建築的南邊延伸而去。我踏上小徑,朝庭院的方向走。
櫻花早已散落一地,樹枝上還殘留著幾許可堪觀賞的花瓣。不過這會兒我可無心觀賞,因為有個陌生的女人站在那裡。
那女人彎著腰,好像正看著地上的什麼東西。她身著簡便的牛仔褲和毛衣,手裡拿著一塊像白布的東西。
「請問,」我出聲問道。女子好像嚇了一大跳,猛地轉過身來,迅速地挺直腰桿。
「啊!對不起。」她說,「我的東西被風吹到院子里了,因為這家人好像不在,所以我就自己進來了。」她將手裡的東西拿給我看,是一頂白色的帽子。
她的年齡看來應在三十五到四十之間,眼睛、鼻子、嘴巴都很小,長相平凡,臉色也不太
……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