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普拉達到納達》

標籤: 暫無標籤

4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據國外媒體報道,由師門影業出品,導演安吉拉-加西亞(Angel Gracia)的新作《從普拉達到納達》(From Prada to Nada)預告片曝光。本片改編自名著《理智與情感》,只不過故事發生在現代的洛杉磯,兩位女主角都有著拉丁血統。《從普拉達到納達》將於2011年1月28日上映。

《從普拉達到納達》 -劇情介紹
《從普拉達到納達》《從普拉達到納達》
作為一對被溺愛和寵壞的姐妹花,姐姐諾拉·多米格茲(卡米拉·貝勒飾)是一家法學院的學生,妹妹瑪麗(阿麗夏·維加飾)則肄業在家,惟一在乎的就是購物和參加派對找樂子,她們和父親一起在比佛利山過著極度奢華享受的生活,忘乎所以的瑪麗甚至拒絕承認自己那與生俱來的墨西哥血統……但是,當她們的爸爸突然過世之後,她們那豪華的生活方式也就隨之消失了,如今,諾拉和瑪麗發現她們不僅變成了窮人,而且還被迫搬離現在的地方,住到她們關係疏遠的姑姑奧莉婭(艾德里安娜·巴拉扎飾)雖然樸素但極有家庭氛圍的房子里,位於洛杉磯東部博伊爾高地的一個以拉丁美洲人為主的社區當中。

對於即將離開這樣一個擁有著很多特權的貴族世界,諾拉和瑪麗姐妹二人都感到非常地驚恐,因為她們既不會說西班牙語,而且也缺少她們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具備的真實的責任感,但是她們別無選擇,只能慢慢地改變自己去適合一個全新的生活環境,把高檔的跑車變賣掉,和普通人一樣去搭乘公共汽車……然而,當諾拉和瑪麗完全融入到了這個一直以來都被她們拒絕接受的文化根源的時候,她們不僅收穫了愛情,還明白了所謂家庭的真正含義——如果沒有愛、親情和社區溫暖的環境的支持,她們那所謂的高端的生活,是多麼地人情淡薄又冰冷啊,她們也都隨之走向了更加充實、豐富的未來。

《從普拉達到納達》 -幕後花絮
一場被迫展開的尋根之旅

《從普拉達到納達》的創作靈感來源於《理智與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等同於是在對這個由簡·奧斯汀(Jane Austen)所創作的文學經典做出了一次極具現代化寫實風格的歪曲的呈現:同樣是在探討兩個遭遇了社會身份的轉變的年輕女子經歷的一切,她們不得不改變自己適應一個全新的世界,卻因此挖掘到了最最真實的自我。為影片擔任了導演工作的是安吉拉·加西亞(Angel Gracia),他解釋道:「這個故事之所以讓我如此著迷的主要原因,就在於它同時操作的是3個處於不同層次的故事水平面——表面上看,所有的內容都將匯聚成一個美麗、迷人且招人喜歡的愛情喜劇;稍微深入一點去分析,我們就會看到當所有的一切都離你遠去的時候,會發生一些什麼樣的事情;但是這裡最為重要的,還是這兩個一直被當成美國人撫養長大的拉丁女孩身上所發生的信仰的轉變……我們的影片因為飽含了各種很有現代感的信息而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同時,看著來自於兩個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相愛,也是一種美好且充滿奇幻色彩的享受。」

事實上,安吉拉·加西亞深受《從普拉達到納達》的吸引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源於他自身有過的一些真實的經歷,加西亞說:「我也是拉丁人,在我還是一個少年的時候,開始接觸這方面的文化……我有很多好朋友和同事,他們都是來自於各個國家的拉丁移民,每一個人都不得不迫使著自己去適應全新的生活環境,同時還不能忘記自己的出身與文化根基,包括你是從哪裡來的。」

在製片人琳達·麥克唐納(Linda McDonough)看來,正是由於安吉拉·加西亞本身對這樣一個話題有著一些切身的體會和感受,他才會成為執導這部影片的最合適的人選,麥克唐納表示:「加西亞出生在委內瑞拉,並在成長的階段分別在西班牙和美國待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他對一個關於移民的故事有著非常個人化的聯繫,能夠完美地銜接到自己的生活當中……再加上他的妻子來自於墨西哥城,他們共同養育的女兒就是第一代的墨西哥裔美國人——如此看來,加西亞需要在現實生活中處理的很多問題和訴求,都與《從普拉達到納達》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當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告訴我,他希望將這部影片製作成一部對於女性來說充滿智慧、對於年輕人來說很有趣味性的喜劇作品,但最最重要的,他首先得讓出現在裡面的人物帶給人一種完全有可能真實存在的逼真效果。」

正是鑒於《從普拉達到納達》混合的是多種不同的故事天性,琳達·麥克唐納才會發現自己深受吸引而且欲罷不能,她承認道:「以一種拉丁風格對簡·奧斯汀的經典之作做出呈螺旋形的敘述和處理,這樣的電影概念確實是擁有著極大的潛力,不過,我們也都預見到了改編一本那麼成功的文學著作需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巨大挑戰——而這一切都是為了賦予年輕的觀眾群體一種全新但極具關聯性的不一樣的感受。對於我們來說,這部影片同樣也意味著去講述一個來自於拉丁文化的成長故事,還有作為第二代移民,他們在美國生存的現狀與迷惑……事實上,由此所傳達出來的信息是非常具有普遍意義的,就好比你不能單純地通過封面去判斷一本小說一樣,你也不能光憑著一個人的外表,就去總結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價值,我們真正想要描述的,是一個人的生命中需要經歷和接觸的是什麼樣的挫折和掙扎,最終都將轉換成寶貴的經驗,繼而讓你成長為一個更好的人。」

對於能夠在《從普拉達到納達》中對焦由簡·奧斯汀所延伸出來的一個文化遺產,安吉拉·加西亞感受到的是某種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聯繫和對話,而且完全不具備任何阻隔和有效期,他形容道:「雖然《理智與情感》的故事背景是19世紀的英國,可是仍然可以平移到現代的洛杉磯。」琳達·麥克唐納接著說:「類似的中心內容不管在哪裡都有能站得住腳的依據,因為這裡始終關注的是女性如何在一種無法預期的情況下變得獨立,同時她們還會發現自己不再需要受到金錢或父權社會的擺布與支配——雖然現代的女性已經不會受到類似的問題的困擾,不過在我看來,她們仍然會以某種膚淺的方式來看待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所以我覺得有必要換一種形式重新來講述一遍這個故事了。」

對移民文化的反思與總結

在影片中飾演了姐姐諾拉的是卡米拉·貝勒(Camilla Belle),她對《從普拉達到納達》所持的觀點顯然也有著屬於她自己的理解,貝勒說:「雖然我們從原版的《理智與情感》中借鑒了很多東西,但是都經過了明確地轉變和處理……兩個姐妹在本質上雖然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她們卻生活在現代的洛杉磯,而且我們還為影片添加了極其豐富的墨西哥背景和文化——我相信這個曾經讓大家如此熟悉的故事肯定能夠以一種不同的方式,帶給年輕的女孩們一些新奇的感受和更加透徹的價值觀。」

對於有份參與改編劇本的創作工作的克雷格·費爾南德茲(Craig Fernandez)來說,他同樣也從原版故事中找到了太多需要置換的元素,費爾南德茲認為:「當簡·奧斯汀完成原著小說的時候,社會環境還不允許女人出來工作呢,不過發展到現在卻完全不一樣了,她們擁有的是絕對的選擇權和自主權,所以我們的故事也不得不順應時代的變遷,圍繞著女性應該如何尋找到真正的自我展開,包括一個自尊自重的社會地位和一個從各個方面都匹配的伴侶。與此同時,我們還更加深入地探討了影片中的一個關鍵話題——你不能只是被動地去感知和體驗生活,這樣你只會讓自己變得越來越閉塞,繼而切斷了和這個世界的所有聯繫……類似的想法或概念不僅僅在奧斯汀的作品中體現出了一種真實的氛圍,還會在我們的影片中延續下去。」妹妹瑪麗的扮演者阿麗夏·維加(Alexa Vega)則補充道:「在我看來,由《從普拉達到納達》所傳遞的信息還是非常地大眾化的,即正視你自己,面對你的根源,接受你的文化背景並以此為榮,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誰,然後突破禁錮了自己的界線與規律。」

尼克·達歌斯托(Nick D'Agosto)飾演的愛德華·費里斯是諾拉愛慕的對象,他表示:「我覺得這部影片最值得稱道的地方,就在於體現出了家庭的價值以及一段需要共同去分享的歷史,似乎是為了不斷地提醒我們,應該慶幸和感恩我們的生命中擁有的一切——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會變得這麼地特別且與眾不同。」克雷格·費爾南德茲接著說:「《從普拉達到納達》同樣還關注了愛與失去的話題,不過,我想著重強調的卻是拉丁女子強大的能量與存在感,尤其是當她們甘願接受代表著她們起源的文化時,總是能夠製造出令人想象不到的意外驚喜。」

製片人吉吉·普利茲克(Gigi Pritzker)至今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讀劇本時所感受到的那股子不容辯駁的感召力,她回憶道:「我一下子就被裡面的人物給深深地吸引住了,她們擁有的是詭異離奇且很容易讓你產生共鳴的情感氛圍……我非常喜歡諾拉和瑪麗這對姐妹之間的關係,包括出現在影片中的其他女性角色,她們為這部影片增添了一個很有浪漫色彩的故事層面。不過,我並不覺得這裡講述的是一個過分理想主義的愛情喜劇,對於我來說,回歸真實可信的現實世界,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電影依據。為《從普拉達到納達》挑選合適的演員陣容的時候,我們同樣經歷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有如夢幻般的體驗,他們每一個人相處的都很融洽,繼而凝結出了一個偉大的表演藝術的體系。其實我們的工作人員里既有墨西哥人也有美國人,包括演員也是如此——感覺上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我想正是因為這種過於真實的創作氛圍,才會促使我們的影片成為一部如此獨特的電影作品。」吉拉·加西亞顯然探知到的是同樣的巨大潛能,他補充道:「我再也想象不到還有比這個更完美的卡司陣容了,每一位演員都在盡最大努力給予自己角色更多的深度,我為他們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地驕傲。」

作為年輕一代最有前途的女演員之一,阿麗夏·維加之前比較著名的作品無疑就是《非常小特務》(Spy Kids)系列了——而這一次,她也從《從普拉達到納達》中體會到了一種很有現代風貌的故事天性,維加說:「如果你想知道的是,這樣的愛情真的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嗎?我的回答絕對是確定以及肯定的……我以前從沒有接觸過瑪麗這種類型的角色,所以對於我來說,能夠嘗試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我真的很激動。我最喜歡瑪麗的地方,就是她作為一個嬌嬌女所經歷的成長,因為最開始的時候,她是一個來自於富有家庭的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非常地物質化,隨後她被迫進入了一個沒辦法給她提供優越的生活的世界,也不得不正視一些以前一直被她有意忽視的問題。瑪麗是一個墨西哥女孩,但是她卻從沒有承認過這一點,直到她搬去與她的姑姑一起生活,她才開始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時刻謹記自己究竟來自於哪裡,包括這裡面具備的是什麼樣的人生價值與重要性。」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