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妃軼事》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電視連續劇《庄妃軼事》又稱《風流皇后》、《風流孝庄》。是由中央電視台、瀋陽電視台聯合攝製的12集古裝電視連續劇。

廣告

1 《庄妃軼事》 -信息

庄妃軼事 (1995)

《庄妃軼事》.

導演:王扶林

編劇:暫無

主演:柏寒 / 賈真珍 / 徐念福 / 樊志起 / 彭丹 / 黃河 / 高建華 / 李鳳英 / 張君敏 / 蔡隱珠

類型:古裝 / 劇情 

國家/地區:內地

語言:普通話 
 

2 《庄妃軼事》 -重溫《庄妃軼事》

 當一樣東西好到一定的程度,就不知道怎麼用語言形容了。所以寫,也只是為了告訴旁人它是極好的。
比如對她,從來不敢去給她總結歸納什麼藝術特色,表演風格,總覺得言語不能盡其十一,說多了,反是徒勞和輕慢。這次重溫的片子《庄妃軼事》也是這樣,連續幾夜守著看完了,只能說好看,看了一集便饞著下一集,不想睡覺,但到底不能詳盡地描述。
這是我關於布木布泰的最初記憶,後來才有《一代皇后大玉兒》,才有《少年天子》《康熙王朝》和《暮鼓晨鐘》,再後來,才是寧靜版的《孝庄秘史》。這個最初的記憶塑造了我心目中一個完整的、立體的孝庄文皇太后的形象,所以後來看的其他版本,總覺得存有這樣那樣的缺憾,所謂「不是我的那一瓢」。
導演是王扶林,86版《紅樓夢》的導演,所以這劇中還看見了薛姨媽,她演哲哲,孝端文皇太后。彭丹的小玉兒,彼時真是清純可人。演多爾袞的樊志啟(《三國演義》里的老年姜維,他還演過岳飛)也是超級大帥哥一名啊,演皇太極的是哈爾濱話劇院的徐念福,感覺也超好。關鍵是那時的男演員,絕無一絲脂粉氣,也絕無一絲扭捏,雙眸朗朗,鐵骨錚錚,讓人不由感嘆,這才是條漢子!這才是能讓草原女兒傾心的男人,這才是金戈鐵馬叱吒疆場的努爾哈赤的血脈。而且眉宇間隱約有凝重大氣,這是當下男星普遍缺少的氣質。
12集的長度,從布木布泰嫁給皇太極演到康熙平定吳三桂,如此的跨度,有限的篇幅,整個的時間軸串起一個個戲劇衝突,就是連貫的劇情。同時運用鏡頭的切換來表達時間、空間或者人物內心的變化,節奏雖然快,但由於情節比較緊湊,所以反而更加引人入勝。
這些都是其次了,主要想說的是女主角——柏寒飾演的庄妃,科爾沁女兒布木布泰。很多形容詞,都是用濫掉的,但也惟有再用,譬如美麗、端莊、雍容、高貴,這是一個層面的形象,僅僅作為「皇妃——皇太后——太皇太后」這個位置所特定的屬性;另一個層面,聰慧、坦蕩、大氣、高傲,這是草原女兒,蒙古第一美人的特有的氣質,也是馬上民族特有的氣質;再來,就是她的胸懷天下、舉重若輕、運籌帷幄、忍辱負重,才是一個有胸襟、有見識、有智慧、有膽量的身經四朝,輔佐三代的風雲女性。
但,這也不是全部。讓我著迷的地方在於,這部片子自始至終都是把她作為一個女人來表現的,而且是有血有肉,複雜多面的女性角色,這不同於潘迎紫的純談情,也不同於斯琴高娃的純政治,更不同於寧靜的完美。
這一版里,庄妃和皇太極的感情和其他版本有很大的不同:庄妃少小就嫁給皇太極,對他充滿了崇敬、忠誠、信賴和愛;皇太極對庄妃則是既像父親又像愛人,寵愛和憐惜著她。誤會庄妃和多爾袞關係曖昧的時候,吃醋和發怒的皇太極,像個受傷的孩子一樣,不經大腦的震怒和決絕讓人既感動又不禁莞爾。這個情節應該是杜撰的:他把庄妃趕出宮去,柏寒披一領黑色斗篷,孤零零坐在馬車上走向草原深處,拔出匕首準備自刎,正在此時,弄清真相的皇太極策馬趕來,誤會冰釋,轉過來的鏡頭就是福臨誕生,呵呵,看到這裡覺得特別的溫暖。皇太極病逝以後,眾多妃嬪和官員哭天喊地,唯獨庄妃一人,只兩行清淚默默地流下,沒有嚎啕,沒有聲嘶力竭,甚至臉上沒有任何錶情,那是哀莫大於心死,看到此時,我心中隱隱覺得她有了求死的念頭,果然,她就那麼突然站起來,一頭撞向廊柱,軟軟地倒了下去,我的那個震痛啊……
她和皇太極的關係確是非常微妙的:皇太極一直默默地喜歡她,她心裡也知道,卻不露聲色。他們一起經歷了許多風浪,也有並肩騎射的美好時刻,我想,總會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生長吧,但布木布泰又是那麼了解多爾袞,了解他的宏圖大略,也了解他的才華和能力,所以從勸說皇太極重用多爾袞,到讓多爾袞當攝政王輔佐順治,一方面的確有利用的成分,但也有對他的欣賞和栽培。雖然多爾袞比布木布泰還大兩歲,但更多的時候,譬如把小玉兒嫁給多爾袞好穩住他,或者勸誘多爾袞放棄和豪格爭位來擁立福臨,以及為了保住福臨的皇位而委身下嫁多爾袞,都像一個成熟的女人對待愛慕自己的男孩子,動了些心思,用了點手段,又帶著點居高臨下。這一點上,不得不說,多爾袞是有戀母情結的,或者說,很多男性都有潛在的戀母情結,草原上再桀驁的駿馬,再矯健的雄鷹,也不得不臣服在她的裙下。「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我願每天她拿著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說的就是這種情境。
很少有人能把庄妃演出這樣的味道:美艷嫵媚,風流婉轉,風情萬種,又有幾分凜然和征服者的自信。勸降洪承疇時,她面上是笑吟吟的,慢慢抓住了洪承疇的手,眼睛卻絕不看他,只是冷冷地高高地揚著,說出來的話句句切中對方心懷,最後替皇太極解決了這個心中極大的憂煩。準備下嫁多爾袞之前,她裝束整齊,喝退周圍人等,很近很近地逼在多爾袞面前問他:「你喜歡我嗎?」就那麼驕傲地笑迎著對方,終於引發了他深埋在心底二十多年的情感火山。接著她開始哭訴自己的寂寞、孤獨和艱難,這又惹起他的憐愛和保護欲,直至福臨目睹他們親昵的場面把她打倒在地,這場戲就到了最高潮的時候,多爾袞心裡肯定在說: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他們大婚之夜拍得很美也很含蓄動人,又有新意。紅燭閃爍,太后一身盛裝紅衣,盈盈而立,眼看他們的臉越靠越近,她卻輕盈地將身體仰后,跳起了舒緩優美的蒙古舞,多爾袞也跟她肩並肩舞蹈起來,這樣的深夜裡,沒有悠揚的蒙古長調伴奏,只見兩個人眼角眉梢俱是情意,每次到了要擁抱和依偎的時候,她就狡詰地笑著閃開,就是那一刻,沒有太后和攝政王,有的只是兩個相愛的男女,是科爾沁湖泊上比翼舞蹈的一對天鵝。
不能說她對多爾袞沒有愛,只是她心中最重的是福臨,是大清的江山社稷,所以,恨大概更多一些,尤其知道多爾袞要謀害福臨自己篡位的時候,她不得不再一次作出選擇。這是何等痛苦的選擇,多爾袞對她的深情,這麼多年朝夕相處的點滴,在行動的頭一天夜裡,她抱著多爾袞哭著,她在多爾袞的臉上吻了又吻,可惜,這些都改變不了第二天的結局——多爾袞死了,她抱著他的枕頭哭倒在床上,他們共枕七年的床上。
這樣的結局,不可能改變。但從此記住了這個名字——柏寒,演繹出這個母性美和女性美兼具,又有大地和草原一樣胸懷和眼光的人物。許多年過去,這部片子早已絕版,早已被人們所遺忘。這個角色一拍再拍,越來越遠離我心中的那個尺度。柏寒亦老了,胖了,憔悴了,不復當年的美。但每當電視鏡頭裡閃過她的時候,我還是會駐足停留;偶然見著爛片或者難看的造型時,還是會嘆息。時光不可逆轉,如今是越發地懷舊了,越發地愛那些老片,那些老人,搜了《庄妃軼事》,也搜了《宋慶齡和她的姐妹們》,還準備搜91年山西版的《楊家將》,重溫我愛的那個蕭銀宗,周賢珍的大遼太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