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血河車》

標籤: 暫無標籤

5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幽冥血河車》又名《少年劍客》,故事是從《神州奇俠》一脈相承,描寫大俠方歌吟的江湖恩怨情仇。

《幽冥血河車》 -簡介
《幽冥血河車》書影

 《幽冥血河車》又名《少年劍客》,故事是從《神州奇俠》一脈相承這部作品終其一書,就是四個字:快意恩仇。書中人物遇事從來都沒有扭扭捏捏、躲躲閃閃,也沒有在道德壓力下的苦苦掙扎。他們就是一群江湖人,所作的事情都是意興所至,真誠磊落,令人大呼痛快。當二十年前溫瑞安以一部《幽冥血河車》聲名大振武俠圖書界時,金庸這位武俠界老大哥也對其書贊口不絕,為溫瑞安這部《幽冥血河車》書封面題字:「此書是近十餘年來寫的比較好的一部」。

《幽冥血河車》 -精彩
《幽冥血河車》展示

 描寫一位少年俠士從武功低微歷經層層磨難上升到絕頂高手的過程,這種過程恰恰契合了許多人內心的夢想,讓他們在閱讀過程中把自己想象為主人公蕭秋水和方歌吟,而身旁的那位美女便是唐方和桑小娥了。更何況《幽冥血河車》的最後還有一場激烈程度勝過「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黑白大決戰,拍成電影必將氣勢恢宏,激蕩人心!

《幽冥血河車》 -豪情片段
《幽冥血河車》大師

 車占風畢竟是大漠飛騎習慣了的人,生性比較親達,拍了拍血馬,豪然道: 
  「那也好!方少俠能在有生之年,騎血河馬,乘血河車,餐風飲露,踏破長城,赴 
  桓山,救佳人,當為人生一大快事也!」 
  
    方歌吟也是生性俠猖狂之人,聽得如此之說,憂煩頓忘,猛想起宋自雪殘足後 
  喃喃自說的一句話,當下朗聲漫道:「生要能盡歡,死要能無憾。」 
  
    「瀚海青鳳」礦湘霞更是豪俠女子,跳起來,「崩」地拔開了背上壺中的彎月 
  酒囊,大聲道:「對!生要能盡歡,死要能無憾!」 
  
    她仰 脖子連喝叄大口,大聲說:「你像極了宋自雪!」 
  
    她把酒壺丟給方歌吟,方歌吟劈手接過,礦湘霞道:「一出長城無故人。這是 
  藏族「燒刀子」,一把刀子燒到肺腑里去,噴出來才是真正的人!」 
  
    她用勻美的手臂一擦紅唇道:「男子漢,大丈夫,喝烈酒,做大事,死,又有 
  什麽可怕!我教你飲酒!」 
  
    方歌吟仰頸喝了一大口,只感覺到一團熱辣,未到喉腔,已混身都熱燒了起來, 
  喝到胃裡,好像真有一把燒紅的叉子,他很少喝酒,這一喝下去,雙眼發直,但豪 
  氣頓生,把酒壺丟還礦湘霞,向諸人一拱手,道:「我這就去了。」 
   
  任狂一笑,神情甚是落寞:「我一生縱橫天下,卻曾受叄人之恩,你師伯使是 
  其中一人。我神智稍復時,便問他因何相救,他不在乎地說:「若我不救你,他日 
  我天下無敵時,找誰去比試?」我大怒而起,道:「我任狂不受人同情悲憫,來來 
  來,你趁我負傷,一劍殺了我使是!」他一聳肩道:「我們四人打你一人,不公平, 
  我把你醫好,再跟你打過。」我冷笑不信:「你若將我醫好,蔫是我對手!」他卻 
  大笑不止,道:「我的確不是你敵手,但大丈夫一生不找比自己聲勢宏大的人相較, 
  難道找比自己瀛弱的人相鬥不成?」 
   
    任狂說到這裡,大是烯噓,道:「那時我想,宋自雪真是一條好漢!」 
   
    方歌吟一聽,熱血沸騰,血脈「轟」地往腦門衝去,忍不住站了起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