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黃手帕》

標籤: 暫無標籤

8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幸福的黃手帕》—究竟愛一個人可以愛到什麼樣的程度?究竟六年的等待迎來什麼樣的結果?這是一部非常平凡的影片,但看完后你會感到溫馨而動人。這是一部刻畫男人如何向女人表達愛意,情感之艱難的影片,看完后你會感到真摯而熱忱。

《幸福的黃手帕》 -簡介
《幸福的黃手帕》《幸福的黃手帕》

《幸福的黃手帕》—究竟愛一個人可以愛到什麼樣的程度?究竟六年的等待迎來什麼樣的結果?這是一部非常平凡的影片,但看完后你會感到溫馨而動人。這是一部刻畫男人如何向女人表達愛意,情感之艱難的影片,看完后你會感到真摯而熱忱。以著重刻畫男人的優點和缺點,拍攝《寅次郎的故事》系列而聞名的導演山田洋次,聯合高倉健、倍賞千惠子、武田鐵矢、渥美清等知名演員而拍攝的電影《幸福的黃手帕》,根據美國作家彼得·咸米爾的公路小說改編,所探討的就是一個關於「愛是什麼」的主題。

《幸福的黃手帕》 -劇情介紹

花田欽也因為失戀辭了工作,開著他新買的汽車去北海道散心。途中,遇上姑娘小川搭車,兩人結伴同行。在海邊,又遇到剛剛出獄的島勇作。勇作臨出發時,給他的妻子光枝寄了一封信,告訴她自己出獄的消息。他非常想知道她的情況,約定,如果她還是一個人並且還在等著他,就在他們家前的旗杆上掛上一面黃手絹。如果沒有黃手絹,他將永遠地離開。一路上,他忐忑不安地期盼著儘早見到她,卻又擔心看不到黃手絹。

廣告

當初,做礦工的勇作和光枝組建了幸福的家,僅僅因為她流產而沒有將她以前流產的事告訴他,尋釁發泄的他失手殺了人,被判刑6 年。他逼著她離婚都是為了愛,他覺得自己不配讓年輕的光枝等他。從此光枝就杳無音訊。在花田和小川的一再鼓勵和陪同下,他終於回到自己的家。遠遠地,他看到在高高的旗杆上,掛滿了迎風招展的黃手絹。

《幸福的黃手帕》 -演員介紹
《幸福的黃手帕》《幸福的黃手帕》
島勇作—高倉健,高倉健誕生在日本一個普通煤礦工人家庭中。少年時代的他就讀於福岡縣立東築高中,隨後考入明治大學商學院商學系。1955年,大學畢業后的高倉健進入東映電影公司。1975年,高倉健退出了東映公司,開始致力於嘗試不同類型的電影。1977年,他憑藉在《幸福的黃手帕》一片中的精彩演出囊括了當年度電影旬報、藍絲帶獎、報知電影獎、每日電影評選、日本學院獎等各種評獎中的最佳男主角獎項。高倉健是一位為人正派行事嚴謹的影星。他在演藝生涯的早期塑造了無數令人傾倒的堅毅帥氣的硬派形象。而到了後期,他不斷開拓自己的事業,演技越發純熟,陸續為人們帶來了思想更為深沉、內心更為豐富的男子漢形象,在日本電影史上留下了一個個閃耀的銀幕經典人物。

光枝—倍賞,1960年,倍賞從松竹音樂舞蹈學校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后,隨即加入了松竹歌劇團。1961年,她被松竹電影公司挖走,出演中村登執導的影片《斑女》,由此踏上了演藝道路。倍賞和山田導演建立了長期的搭檔關係,成為山田電影作品中不可缺少的「平民女演員」。1980年,倍賞憑藉山田洋次的影片《遠山的呼喚》獲得了當年度日本學院獎和每日電影評選的最佳女主演獎。2004年,倍賞應宮崎駿之邀,在動畫片《哈爾的移動城堡》中為女主角蘇菲配音。倍賞的演技親切自然,又飽含情感,她不僅演技出色,歌喉也十分動人,是深受日本民眾喜愛的知名演員。

廣告

《幸福的黃手帕》 -導演介紹

山田洋次生於日本大阪府寶市。1954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部。同年進入松竹電影公司任導演助理,1956年開始

《幸福的黃手帕》山田洋次
編寫電影劇本。1961年成為導演執導的第一部影片是《二樓的房客》。1969年開始拍攝的系列片《寅次郎的故事》是其喜劇片代表作,其中有8集被《電影旬報》評為當年十佳影片之一。

從1969年開始拍攝第一集《寅次郎的故事》到1995年渥美清辭世,該系列共拍攝了48集,是山田洋次的一道招牌菜。1970年執導的《家族》獲《電影旬報》當年最佳導演獎;1971年執導的《幸福的黃手絹》被《電影旬報》評為當年十佳影片第一名,並獲最佳導演獎和日本電影獎;1972年執導的《故鄉》再次被評為十佳影片之首並獲日本電影獎。2002年《黃昏清兵衛》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提名;2004年拍攝《隱劍鬼爪》。

廣告

《幸福的黃手帕》 -影評

這部《幸福的黃手帕》是一個關於家與回家的平常故事。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著名導演山田洋次講述的一個只有

《幸福的黃手帕》幸福的黃手帕
三位小物的平常故事。電影內容豐富,故事畫面講究。島勇作由日本天皇級巨星高倉健扮演,島光枝由日本巨星倍賞千惠子扮演,小川株美由桃井朝子扮演,花田欽也由喜劇明星武田鐵矢扮演。渡邊警司由大名鼎鼎的渥美清客串。可以稱作陣容豪華了。除了山田洋次能夠組搭起來這樣的電影拍攝班子,不記得能有哪一位導演可以擁有這樣的威望值。山田洋次的影片從來不脫泥帶水,開片轉換五六場景,由喜劇演員武田鐵矢一次失戀引起故事,快速軌入情節發生地北海道。為的是帶出片中最重人物高蒼健出場。而高蒼健扮飾的島勇作的亮相,又專意為了托出倍賞千惠子上台。

大明星的細微表達是出眾的,這表飾除了能夠與高蒼健個人在《新幹線大爆炸》、《野性的證明》、《螢火蟲》《遠山的呼喚》、《冬之華》、《南極物語》等等片中的展技相提,不知道哪一位東方演員可與匹敵?影片《幸福的黃手帕》是一部回家的電影。確切地說,這《幸福的黃手帕》還是一部男人回家的電影。據有關資料講,導演山田洋次對於日本男士下班無歸縱情泡酒吧的作風有番看法,所在在這一部《幸福的黃手帕》當中刻意構寫了島勇作酒後遭遇酒鬼的故事細節。山田洋次的片型是極其人道的,他在這部《幸福的黃手帕》當中,總是將男主人公島勇作置於安分守己,苦勤懇干,忠誠妻子,默默無聞,見義勇為同時后發制人的境地。

廣告

在這部影片《幸福的黃手帕》當中,山田洋次開啟了東方藝術電影中的有關男人友情的先河。在山田洋次之先,小津安二朗,成瀨己喜男,溝口健二他們那一代電影人開劈了關於銀幕上的城市生活家庭瑣事系列節目。山田洋次則身出鬧市,把視野投放到了更加廣寬的都市之外,比如一望不邊的北海道大原野。在看到山田上面的視聽作品時候,以為喧囂城市當中,日益泛泛的溫飽生活實際上,己經走到思淫慾的邊界點上。比方山田洋次用了那麼一小點的泊車事情,便演繹出來片中主人公們大打出手的景況。是不是對現世生活的一種善意諷刺?兩個年輕的失戀人小川株美和花田欽也,一路之上多逢坎坷,仍然信心不己,帶著釋放白烏島勇作囚回北海道夕張煤礦的家。這是影片《幸福的黃手帕》的主脈故事。經過太多太密的折磨,島勇作終於回到家了。有家可歸的招喚,幸福的黃手帕。
有家可歸的旗幟,幸福的黃手帕。
有家可歸的招喚,幸福的黃手帕。
有家可歸的男人,幸福的黃手帕。

《幸福的黃手帕》 -幕後花絮
《幸福的黃手帕》幸福的黃手帕
勇作的扮演者高倉健以精湛的演技和深刻的人生體驗,成功地塑造出了一個既堅忍不拔又體貼多情的男性形象。他那微蹙的濃眉和深邃憂鬱的眼神至今都是女人們心中「永遠的痛和永遠的愛」。妻子光枝的扮演者倍賞千惠子則把這個善良溫淑的女性形象刻劃得細膩動人。旗杆上掛滿黃手帕的經典畫面足以讓所有有情之人都高興得熱淚盈眶。另外影片對故事場景的生活化處理和小說式的結構形式都能給人留下優雅舒適的印象。影片曾獲1977年《電影旬報》十佳獎第一名,並獲得編劇、導演、男女演員等五項大獎,在《每日新聞》和日本電影協會組織的評獎中亦被評為優秀影片,併入選日本名片200部。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