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伯》

標籤: 暫無標籤

2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詩經 小雅 巷伯》,遭人讒毀,發泄怨憤。

《巷伯》 -出處

先秦 詩經  小雅

《巷伯》 -原詩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
彼譖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
慎爾言也,謂爾不信。

捷捷幡幡,謀欲譖人。
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
蒼天蒼天,視彼驕人。
矜此勞人。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取彼譖人,投畀豺虎。
豺虎不食,投畀有北。
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楊園之道,猗於畝丘。
寺人孟子,作為此詩。
凡百君子,敬而聽之。

《巷伯》 -註釋

1、萋:「緀」的假借字。「緀」、「斐」都是文采相錯的樣子。  2、貝錦:織成貝紋的錦。古人珍視貝殼,所以用為錦上的圖案。以上二句是說讒人誣陷別人用許多迷惑人的言語,好像組織好看的文采以成美錦似的。  3、譖(譖zèn)人:讒害別人的人。  4、大甚:猶言「過分」。  5、哆(恥chǐ):張口。侈(恥chǐ):大。  6、南箕:星名,即箕宿。箕宿四星,連起來成梯形,也就是簸箕形。距離較遠的兩星之間就是箕口。上句「哆」、「侈」言箕口張大。古人認為箕星主口舌,所以用來比讒者。  7、適(敵dí):專主。與:助。以上二句意謂譖者害人太甚,或有助謀的人,但不知誰是其中主要的。  8、緝:本字是「咠(棄qì)」,附耳私語。翩翩:是「諞諞(駢pián)」的假借,諞是巧佞之言。緝緝是說言語之密,翩翩是說言語之巧。  9、以上二句是警告讒者:你說話謹慎些罷,聽者會發現你是不可信的。  10、捷捷:猶「緝緝」。幡幡(番fān):猶「翩翩」。  11、既:猶言「既而」,就是不多時。以上二句就聽讒的人說,言聽讒者雖接受你的意見,而加害別人,轉眼間就將移用於你的身上了。  12、驕人:指讒者。讒者因讒言被君主聽從而跋扈,所以為驕人。好好:喜悅。  13、勞人:猶「憂人」,指被讒者。草草:是「慅慅(騷sāo)」的假借,憂貌。  14、視:猶「察」。言察其罪。  15、矜(今jīn):哀憐。  16、畀(必bì):與。  17、有北:北方極寒無人之境。  18、有昊:昊天。猶言「彼蒼」。以上六句言必須置那譖人於死地,使昊天制其罪。  19、楊園:種植楊木的園。一說是園名。  20、猗(倚yǐ):加。畝丘:有壟界像田畝的丘。一說是丘名。以上二句言畝丘之上有楊園之道。詩人徘徊在這條道上,吟成這篇詩。  21、寺人:閹官,是天子侍御之臣。篇題《巷伯》也就是寺人的意思。「孟子」是這寺人的表字,就是這詩的作者。詩人將自己的名字放在篇末,和《節南山》相同。  22、凡百君子:指執政者。

廣告

《巷伯》 -譯文

彩絲亮啊花線明啊,織成貝紋錦。
那個造謠的害人精,實在太狠心!

張開嘴啊,咧開唇啊,成了簸箕星。
那個造謠的害人精,誰是他的智多星?

嘁嘁喳喳鬼話靈,一心要挖陷人阱。
勸你說話加小心,有一天沒人再相信。

花言巧語舌頭長,千方百計來編誑。
並不是沒有人上當,只怕你自己要遭殃。

驕橫人得意忘了形,勞苦人憂愁長在心。
蒼天你把眼兒睜!看看那些驕橫人,可憐這些勞苦人!

那個造謠的壞東西,是誰給他出主意?
捉住那個造謠的,扔給虎狼去充饑。
虎狼不肯咽,把他攆到北極圈。
北極不肯要,送給老天去發落。

一條大路通楊園,路在畝丘丘上邊。
我是閹人叫孟子,這支歌兒是我編。
諸位君子賞個臉,認真聽我唱一遍。

《巷伯》 -賞析

這是一首怒斥造謠誣陷者的詩。《毛詩序》云:「《巷伯》,刺幽王也,寺人傷於讒,故作是詩也。巷伯,奄官兮(也)。」詩題中的「巷」字,指宮中小道。「巷伯」即「寺人」、宦官,也就是詩作者本人。這位孟子,顯然是一位遭受過政治誣陷而蒙冤受屈的人,在詩中他是把自己擺了進去的。

造謠之所以有效,乃在於謠言總是披著一層美麗的外衣。恰如英國思想家培根所說:「詩人們把謠言描寫成了一個怪物。他們形容它的時候,其措辭一部分是美秀而文雅,一部分是嚴肅而深沉的。他們說,你看它有多少羽毛;羽毛下有多少隻眼睛;它有多少條舌頭,多少種聲音;它能豎起多少只耳朵來!」古人稱造謠誣陷別人為「羅織罪名」,何謂「羅織」?本詩一開始說:「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就是「羅織」二字最形象的說明。花言巧語,織成的這張貝紋的羅錦,是多麼容易迷惑人啊,特別是對不長腦殼的國君!

造謠之可怕,還在於它是背後的動作,是暗箭傷人。當事人無法及時知道,當然也無法一一辯駁。待其知道,為時已晚。詩中二、三、四章,對造謠者的搖唇鼓舌,嘁嘁喳喳,上竄下跳,左右輿論的醜惡嘴臉,作了極形象的勾勒,說他們「哆兮侈兮,成是南箕」、「緝緝翩翩,謀欲譖人」、「捷捷幡幡,謀欲譖言」。作者對之極表憤慨:「彼譖人者,誰適與謀?」正告他們道:「慎爾言也,謂爾不信!」「豈不爾受?既其女遷!」

造謠之可恨,在於以口舌殺人,殺了人還不犯死罪。作為受害者的詩人,為此對那些譖人發出強烈的詛咒,祈求上蒼對他們進行正義的懲罰。詩人不僅投以憎恨,而且投以極大的厭惡:「取彼譖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正是所謂「憤怒出詩人」。有人將它與俄國詩人萊蒙托夫《逃亡者》一詩中鄙夷叛徒的詩句比較:「野獸不啃他的骨頭,雨水也不洗他的創傷」,認為它們都是寫天怒人怨,物我同憎的絕妙好辭,都是對那些罪大惡極,不可救藥者的無情鞭撻,都是快心露骨之語,甚是。

在詩的結尾處,鄭而重之地留下了作詩人的名字,從而使這首詩成為《詩經》中少數有主名的作品之一。這個作法表明,此詩原有極為痛切的本事,是有感而發之作。它應該有一個較詳的序文,自敘作者遭遇,然後綴以此詩,自抒激憤之情,可以題為「巷伯詩並序」或「巷伯序並詩」的。也許是後來的選詩者刪去或丟失了這序文,僅剩下了抒情的即詩的部分。

作者孟子,很可能是一位因遭受讒言獲罪,受了宮刑,作了宦官,與西漢大史學家司馬遷異代同悲的正直人士。東漢班固就曾在《司馬遷傳贊》里稱慘遭宮刑的司馬遷是「《小雅·巷伯》之倫」。他或許也感受過與司馬遷同樣的心情:「禍莫慘於欲利,悲莫痛於傷心,行莫醜於辱先,詬莫大於官刑。刑餘之人,無所比數,非一也,所從來遠矣。」(《報任少卿書》)無怪乎他是如此痛心疾首,無怪乎詩中對誣陷者是如此切齒憤恨,也無怪乎此詩能引起世世代代蒙冤受屈者極為強烈的共鳴!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