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閃耀3》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少年閃耀》第3期,全明星陣容,更青春,更少年,更閃耀!

《少年閃耀3》 - 編輯推薦

  銀河獎新秀勢力,熱血親耀之作;紅豬俠·射日:重量級美女武作家,試筆科幻第一作;冥靈·皇道十二宮之白羊座;白羊座的愛情夢想,飛向光明與自由;卷首特輯·少年,請你自由地閃耀吧!非常少年檔案簿,全彩記錄,絕贊呈現。
  我知道這個季節綠色是主打,平和的少年在我的身邊經過,瞳孔里是安靜的神色;陽光浸透了綠色的樹陰,就這樣和閃耀擦肩而過。
·《窗里窗外》林青霞唯一自傳 >>·《超好看》 南派三叔主編65折熱賣 >>
《少年閃耀3》 -內容簡介
  長鋏·壞小子:銀河獎新秀勢力,熱血親耀之作;紅豬俠·射日:重量級美女武作家,試筆科幻第一作;冥靈·皇道十二宮之白羊座;白羊座的愛情夢想,飛向光明與自由;卷首特輯·少年,請你自由地閃耀吧!非常少年檔案簿,全彩記錄,絕贊呈現。
  我知道這個季節綠色是主打,平和的少年在我的身邊經過,瞳孔里是安靜的神色;陽光浸透了綠色的樹陰,就這樣和閃耀擦肩而過。
  2008年新銳青春幻想雜誌書第3輯。本輯主打篇目《壞小子》,生來擁有超能力的壞小子,生性叛逆而古怪,為世俗的社會所不容。然而因為其超能力,為他惹來連串的大麻煩。壞小子沖著灰暗的天空,發出了怒吼。作者在此文中抒發出一種熱血激蕩的少年式憤怒來,堪與今何在的《悟空傳》媲美;《壞小子》的作者長鋏,是中國科幻銀河獎得主,科幻世界的主力作者之一,在青少年讀者群中具有相當的影響力。
  旅美奇幻作家飛花的《大漠流華記》,講敘了一個凄美動人的愛情幻想故事。從古西夏王朝到三十年代上海灘,延續千年的愛戀,貫穿兩世的恩怨,故事必令你淚流滿面;本文作者飛花是幻想圈人氣寫手,是業界老牌奇幻雜誌《今古傳奇·奇幻版》的主力作者,擁有無數擁躉,《大漠流華記》是飛花特為本刊所撰的稿件。
  曆數網路武俠經典名作,紅豬俠和她的《慶熹紀事》,是誰也不能忽略的存在。紅豬俠,久負盛名的美女武俠作家,本期帶著她的試筆奇幻第一作《射日》登陸本刊。滄月傾情推薦,紅豬俠作品,質量保證;
  著名奇幻作家冥靈的皇道十二宮系列之《白羊座》,本期繼續講敘白羊座的少年男女的愛情故事。白羊座的愛情理想,飛往光明與自由;
  剛出《迷失之城》,冒險王張大勇與北派摸金校尉胡春來再戰埃及,揭開聖經故事中通天塔的秘密!絕非一般的盜墓小說——《通天之塔》!
  精彩紛呈、創意無限的副刊,是《少年閃耀》一貫的特色。本輯卷首特輯《少年,請你自由地閃耀吧!》,曆數動漫世界的閃耀少年檔案簿,全彩版面,絕贊呈現。
 
·查看全部>>
《少年閃耀3》 -目錄
正文
閃耀之章
壞小子
經典之卷
大漠流華記(下)
幻海情天
皇道十二宮之白羊座
秘境逆旅
通天之塔
科幻海洋
射日

副刊
卷首
少年,請你自由地閃耀吧!
FF-部落格
壞小子宣言
幻想大課堂
西夏人物誌
白羊座心理測試
幻想大課堂
世界七大秘境
動漫天下
天嵐石語(下篇)
一起閃耀吧
小編寄語
·查看全部>>
《少年閃耀3》 -精彩書摘
  第六章 天授年間的愛情故事
  「紫陌!」聽到寧令哥叫她的名字,紫陌抬起頭,甜甜地一笑。
  洛紫陌最初給寧令哥的感覺與後來有著天壤之別。初見到那雙冰眸時,寧令哥以為這必然是一個寒冷入骨的女孩,但不久后他就發現,其實她溫婉而柔順,羞之中略帶天真。這讓他不免有些失望,想象中的女孩應該是那種冷酷到不食人煙火的女子。不過他對洛紫陌的感覺並沒有因為這種變化而改變。
  洛紫陌到西夏皇宮的第二天,便一一拜見了另外三位太子妃。
  長妃是野利氏的女兒,性情溫柔之中帶些冷漠,她低低地問了幾句家常,就准說身體不適結束了會面。
  二妃則是來自宋國的郡主趙採薇,美麗得恍如天仙。她不常留在宮中,而喜歡在定仙山上與道±路修篁一起煉丹。
  三妃是遼國公主耶律明秀。人如其名,明朗而秀氣。
  太子在前一天夜裡並不曾留宿在紫陌的宮中。這不免讓人揣測:是不是太子並不喜歡她?紫陌心裡也在問著自己,不由有了一絲哀怨。
  第二天,太子命人給紫陌送去一襲道袍,並將她帶到煉丹房。丹房之中,長子李寧明盤膝而坐,丹爐升起的煙霧使他看起來飄然出世。他隨意地看了她一眼,便自顧自地解說起丹藥的煉製方法,以及各種藥品的配方。
  紫陌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他是將自己當成煉藥的小童嗎?
  這時,太子說道:「看爐的工作本是由採薇負責的,但她卻忽然愛上了定仙山。」他的語氣讓紫陌有些錯愕,太子淡淡地說出來,臉上風雨不動,誰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麼。
  紫陌在丹爐前坐下,嚴格按照太子的吩咐向爐中加入藥劑。這是一個繁複而漫長的過程,但她自小便記憶驚人,那些配方只聽太子說了一遍就都記下了。
  只是,這樣的日子很孤獨,也很寂寞。
  紫陌下意識地望向窗外,秋日的節氣,大雁一群群地白天上飛過。菊花開了,滿院皆是略帶葯氣的花香。
  「太子喜歡菊花嗎?」紫陌怔怔地看著窗外。她不喜歡菊花,喜歡的是冰山上的雪蓮。
  她的念頭才動,一朵雪白的花便出現在面前,紫陌驚跳了起來,後退兩步。一個少年人,身著錦衣,臉上帶著一抹嘲弄的笑容——是二皇子寧令哥。
  紫陌的臉莫名地紅了,半垂下頭,輕輕福了福,感到自己的手足不知該放在何處。
  「哥哥教你煉丹了嗎?」寧令哥問道。
  她點頭。
  「他總是這樣,每來一個妃子就要教她煉丹。如果你不喜歡,就不必呆在這裡。前面三個妃子里只有採薇最聽他的話,現在連採薇都厭倦了。」
  「為什麼……要煉丹?」紫陌遲疑地問,「是想長生嗎?」
  寧令哥搖了搖頭,一躍坐上放置丹藥的桌子:「誰會相信這些硫磺、硝石、貢銀能令人長生呢?吃了以後只怕會速死。」
  紫陌咬著嘴唇不說話,悄悄打量著寧令哥。他看起來比太子年輕得多,大概是十七八歲的少年,有著一雙幽深的黑眸,無論說什麼話臉上都會現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那雙黑眸帶著笑意凝視著她,紫陌連忙垂下眼帘。
  寧令哥拉起她的手說:「走吧!」
  紫陌吃驚地抽回手:「去哪裡?」
  寧令哥道:「去城外的山上采雪蓮、街上吃東西、草原上騎馬,哪裡不可以去?」他說得如此順理成章,似乎出宮遊玩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紫陌的心動了一下,卻立刻搖頭:「不行,我要在這裡煉丹。」
  寧令哥嘴角微微揚了揚:「好吧,那你就繼續煉丹吧!」他不相信紫陌能自甘寂寞地在這裡煉丹,就算可以煉一日兩日,也不可能煉上一生。他猜測頂多一個月,紫陌就會厭倦了。
  但這一次,寧令哥卻猜錯了。自此後,紫陌便深居簡出,每日只是在丹房和寢宮之間往來。雖然每次見面時,她也會溫柔地微笑,但除了微笑以外卻再無其他。
  寧令哥有些按捺不住。宮中的女子成百上千,他自小便見慣了美女,大家都對他恭恭敬敬,甚至刻意討好,這樣的冷漠卻是第一次遇到。寧令哥是個不安分的少年人,越被人漠視就越想引起那人的注意。他便悄悄地將丹藥調換,人蔘換成蘿蔔,茯苓換成山藥,鹿茸換成兔皮。
  開始時紫陌還沒發現,可丹藥總煉不成,她慢慢就覺察到葯被調了包。這讓她心裡很疑惑:怎會在皇宮之中出現這樣的事情?莫非是宮人採買藥品時中飽私囊了?
  紫陌是溫柔的女子,想到這種可能性后反而更不願聲張,唯恐為採買藥品的宮人帶來麻煩。這樣一來,寧令哥大感失望,於是變本加厲,不僅將藥品換了,連硝石和硫磺的比例也換了。
  直到一日,紫陌如常地開爐時,突然「轟」的一聲爆炸了。
  寧令哥本在不遠的地方,聽見丹房中傳來爆炸聲,心裡一驚:難道是自己闖的禍?他急忙向丹房奔去,看見紫陌一邊咳嗽一邊從丹房內走出來。
  他迎上去,握住紫陌的手,惶急之情溢於言表:「你怎樣?」
  紫陌抬起頭,臉上一塊黑一塊白,仍然咳嗽不斷:「不知為何,丹爐忽然爆炸了。」
  見到紫陌沒事,寧令哥鬆了口氣,忍不住說:「幸好你沒事!不然,我可再也不會原諒自己。」
  紫陌一怔,疑惑地注視著他。
  寧令哥暗自心虛,矢口否認:「當然不是我,我怎麼會調換藥品?」
  他這麼一說,紫陌馬上就明白了:「我從未對任何人提起過藥品被調換的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寧令哥呆了呆,倉皇逃走,心裡想道:聰明的女子果然是很麻煩的。
  從那天起,他深切地明白了什麼叫弄巧成拙。以後的日子,兩人偶然相遇,紫陌不再對著他微笑,只會視若無睹地從他身邊穿過。
  寧令哥想紫陌開始痛恨自己了,畢竟他險些把她炸死。
  元宵節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到來了。
  他們雖然是党項人,卻也同樣過漢人的節日。興慶城中也學著漢人的習俗,四處掛上了花燈,女眷們也被許可夜間可以到城中賞玩。
  宮女們穿著綵衣,手腕上系著應節的五色彩帶,侍衛和太監也都換上了鮮活的新裝。每個人都喜氣洋洋,只有寧令哥覺得他的心如同這個多雪的冬季一樣,正在慢慢地凍結起來。
  紫陌對他冷淡如昔,不過是一兩個月的光景,他卻覺得度日如年。
  宮裡的夜宴已經準備妥當,寧令哥本來最不喜歡這種無聊的宴會,但這一次卻早早守候在那裡,因為他知道紫陌也會參加夜宴。
  他們的父皇一直征戰在外,從紫陌進宮到現在都不曾回過宮。
  夜宴由太子主持,所有李姓宗親都被邀請參加。
  紫陌身著一襲淡紫的衣裙出現在宴會上,這些日子她一直忠誠地穿著那件灰暗的道袍,如今換上了女兒裝束,讓人眼前一亮。
  她的手腕上也系著五彩絲帶,走動間絲帶無風自動,如少年雀躍的心。
  寧令哥默不做聲地看著她,卻見她的目光一直停駐在太子的身上,這讓他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難道她也和別的女人一樣,喜歡攀附權貴嗎,可是,他卻忘記了紫陌本就是太子的妻子。
  整個夜宴的過程中,太子時不時地望上紫陌一眼,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寧令哥終於無法忍受紫陌與哥哥眉目傳情。他找了一個機會,走到紫陌身邊,拉起她便走。
  他迎上去,握住紫陌的手,惶急之情溢於言表:「你怎樣?」
  紫陌抬起頭,臉上一塊黑一塊白,仍然咳嗽不斷:「不知為何,丹爐忽然爆炸了。」
  見到紫陌沒事,寧令哥鬆了口氣,忍不住說:「幸好你沒事》不然,我可再也不會原諒自己。」
  紫陌一怔,疑惑地注視著他。
  寧令哥暗自心虛,矢口否認:「當然不是我,我怎麼會調換藥品?」
  他這麼一說,紫陌馬上就明白了:「我從未對任何人提起過藥品被調換的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寧令哥呆了呆,倉皇逃走,心裡想道:聰明的女子果然是很麻煩的。
  從那天起,他深切地明白了什麼叫弄巧成拙。以後的日子,兩人偶然相遇,紫陌不再對著他微笑,只會視若無睹地從他身邊穿過。  』
  寧令哥想紫陌開始痛十艮自己了,畢竟他險些把她炸死。
  元宵節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到來了。
  他們雖然是党項人,卻也同樣過漢人的節日。興慶城中也學著漢人的習俗,四處掛上了花燈,女眷們也被許可夜間可以到城中賞玩。
  宮女們穿著綵衣,手腕上系著應節的五色彩帶,侍衛和太監也都換上了鮮活的新裝。每個人都喜氣洋洋,只有寧令哥覺得他的心如同這個多雪的冬季一樣,正在慢慢地凍結起來。
  紫陌對他冷淡如昔,不過是一兩個月的光景,他卻覺得度日如年。
  宮裡的夜宴已經準備妥當,寧令哥本來最不喜歡這種無聊的宴會,但這一次卻早早守候在那裡,因為他知道紫陌也會參加夜宴。
  他們的父皇一直征戰在外,從紫陌進宮到現在都不曾回過宮。
  夜宴由太子主持,所有李姓宗親都被邀請參加。
  紫陌身著一襲淡紫的衣裙出現在宴會上,這些日子她一直忠誠地穿著那件灰暗的道袍,如今換上了女兒裝束,讓人眼前一亮。
  她的手腕上也系著五彩絲帶,走動間絲帶無風自動,如少年雀躍的心。
  寧令哥默不做聲地看著她,卻見她的目光一直停駐在太子的身上,這讓他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難道她也和別的女人一樣,喜歡攀附權貴嗎?可是,他卻忘記了紫陌本就是太子的妻子。
  整個夜宴的過程中,太子時不時地望上紫陌一眼,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寧令哥終於無法忍受紫陌與哥哥眉目傳情。他找了一個機會,走到紫陌身邊,拉起她便走。
  紫陌先是一怔,卻不敢掙扎,此時若是掙扎,豈非會弄得盡人皆知?她任由他拉著,跟隨他離去,甚至刻意幫他掩飾。
  兩人走入一個小小的花園中,四下悄然無聲,紫陌才忿忿地甩開寧令哥的手:「你幹什麼?」
  寧令哥道:「你為什麼一直不理睬我,不與我說話?」
  紫陌仰起小小的頭顱:「我不願理你這種卑鄙小人。」
  寧令哥有些悶悶地問:「在你的眼裡,我只是一個卑鄙小人嗎?」
  紫陌反問:「難道不是嗎?偷偷換了人家的藥物,不是卑鄙小人是什麼?」
  寧令哥低下頭,誠懇地說道:「對不起!」
  紫陌有些錯愕,她沒想到寧令哥會向她道歉。這個西夏國的二皇子總是意氣風發、狂傲不羈,從未見他向誰道過歉,現在他卻低著頭,向她說對不起。
  紫陌倒有些尷尬起來,訕訕地問:「你帶我來做什麼?」
  寧令哥抬頭說道:「我只想讓你看看這裡。」
  紫陌四處環顧,雖然大雪早已經降下,花園之中卻仍然開滿了潔白的花朵。她的驚喜之情溢於言表:「是雪蓮!」
  寧令哥看著她的笑容,不由得舒了口氣——她終於笑了。
  「你怎麼能在這裡種出雪蓮?聽說雪蓮只能在絕高的雪山頂峰成活。」
  「我種下之時就命人取來許多冰雪,雪蓮是要用雪水澆灌的,只要土地上一直有冰雪,雪蓮就會慢慢地開花。」
  紫陌頓時默然,心裡忍不住揣測,他為何要做這種事情?
  「我猜你最喜歡的花就是雪蓮吧?」寧令哥問道。
  紫陌本想說「你怎麼知道」,但若問出這句話,就等於同意了寧令哥的說法,可她不想領這個情。她想了一想,生硬地轉身:「我要走了!」這一次並不是因為生寧令哥的氣,卻是為了一些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
  寧令哥卻無法猜測紫陌的心意。他花了無數心血種下這一園的雪蓮只是為了博紫陌一笑,沒想到她吝嗇得連一個問題都不願回答。
  寧令哥畢竟是少年人,心裡湧起了怒氣,沉聲道:「你是去找我哥哥嗎?」語氣中的不滿讓紫陌有些莫名所以,她想自己必須快點離開這裡,否則事情的發展無法預料。於是,她順著寧令哥的口吻,故意挑釁:「我就是去找你哥哥又怎麼樣?」
  寧令哥狠狠咬住嘴唇,眼中有怒火閃現:「你還是一心想成為他的寵妃嗎?」
  如此粗魯的語氣讓紫陌剛剛懺悔過的心又被怒火填滿,她大聲道:「關你什麼事?他是我的夫君,我是他的妻子,我與他之間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權過」說著就要往回走。寧令哥一個箭步擋在她的面前,沉聲道:「我不許你去。」紫陌皺眉:」你憑什麼不許?」她美麗的面頰被月下的雪光一映,如同仙子潔。寧令哥忽然攬住她的腰,紫陌驚呼了一聲,倒入他的懷中。他低下頭,準確地吻上了紫陌幼嫩的嘴唇。
  那一刻,寧令哥覺得自己是瘋了!但瘋就瘋吧!反正這大夏的皇宮中瘋子又他一個。他的哥哥是瘋子,他的父親也是瘋子。紫陌初時還在用力掙扎,但寧令哥的力氣卻勝過她十倍,緊緊抱著她。懷中少女溫軟的身子逐漸馴服。寧令哥覺得臉上有濕濕的感覺,他一怔,抬起臉來,看見兩道淚水沿著紫陌的面頰流下來。那樣無辜的眼淚,讓他的心猛地一顫,不由自主地放開了紫陌的身體。
  紫陌揚起手,重重地打在寧令哥的臉上,然後以手掩面,轉身跑出了花園。
  寧令哥獃獃地看著她的背影,臉上火辣辣的,心裡也同樣火辣辣的,好像有一隻手正在用力地拉扯著自己的五臟六腑。
  紫陌在宮中漫無目的地走了許久,東方泛白的時候,才回到自己的寢宮。宮女們急急忙忙稟告,說太子爺昨天夜裡來過了,見太子妃一直沒有回宮,等了許久才走。
  紫陌點點頭,知道唯一的機會已經錯過了,但卻不覺得特別遺憾。她在鏡前坐了下來,一夜未眠的面頰有些蒼白浮腫。她的目光落到自己的嘴唇上,忍不住用手輕輕撫摸起來,心中感到羞愧難當。
  紫陌蒼白的面頰上泛起了一絲紅暈。她用力將鏡子扣在桌上,心中似有什麼東西正在悄然融化。但是她沒有選擇的機會,她只是用來和親的工具。
  紫陌在心裡暗暗發誓,如果寧令哥再碰她,她便自盡,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
  這樣想好了,紫陌才終於安下心來,可以心安理得地睡覺了。可她卻無法入眠,眼前總是閃現著那雙受傷的黑眸。打他那一掌用盡了全力,一定很痛!他痛,紫陌自己也會覺得痛!
  自此以後,寧令哥似是變了一個人。
  他不再守候在紫陌每日走過的路上,不再追尋她的目光。他日日飲酒放縱自己,自醒時開始,直到爛醉如泥。他不敢清醒,清醒的時候,就會想起紫陌流淚的眼。每想起一次,心便碎得更多,心裡的悲哀如同潮汐之水,一波接一波地拍打著堤岸。
  桃花在不知不覺間開放了。
  「是三月的季節了吧?」寧令哥並不真的關心節氣的改變,只是天氣漸暖,他不得不用更多的心力去照顧那些雪蓮。雪蓮會在夏季到來前死去,他絕望地想。
  即便在這個時候,他的身上也仍然酒氣醺醺,手中也不曾放下酒壺。雪蓮與美酒混合在一起的香氣使他逐漸迷醉,他的眼前迷茫一片,一雙黑眸也失去了焦點。
  一個女子悄然來到寧令哥的身邊,溫柔的手指輕撫過他的面頰。他終於睜開迷迷糊糊的眼睛,是紫陌,她正淚眼婆娑地注視著自己。
  寧令哥的臉色如此蒼白,一如花園中失去了靈魂的雪蓮。
  兩人默然對視,半晌,寧令哥自嘲地笑笑:「你來看我嗎?」
  紫陌費力地點頭。「你……」她遲疑著,「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嗎?」
  聽到這話,寧令哥仰天大笑,眼淚卻流了出來:「你在說什麼笑話?我折磨自己?我現在不知道有多快活。」
  紫陌咬著下唇,靜靜地注視著他。
  寧令哥突然冷笑起來,臉上閃過一道陰影,眼神開始變得暴戾。他惡狠狠地扯下紫陌的腰帶,將她的雙手綁在一棵樹上。
  紫陌又氣又急,不停地掙扎著。寧令哥有些得意地望向她。
  突然,紫陌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寧令哥見她不再掙扎,低垂著頭,嬌小的身體一動不動。終於發現有些不對勁。他拾起紫陌的頭,見她臉色慘白,雙目緊閉。
  「紫陌!」寧令哥輕聲呼喚道,卻沒有得到回應。他又急又怕,立刻解開紫陌手腕上的腰帶,發現她的手腕已經又紅又腫。
  寧令哥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他知道自己又傷害了紫陌。他把紫陌抱在懷裡,倚著大樹坐下。天上流雲飄渺不定,人間萬物孤苦無依。他只感覺到絕望:紫陌,我該把你怎麼辦呢?
  不知過了多久,紫陌幽幽地吐出一口長氣,終於睜開了眼睛。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寧令哥蒼白失血的臉,以及那一對哀傷欲絕的黑眸。她在寧令哥的懷中,能夠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聲,原來他的懷抱竟如此溫暖。
  淚水悄無聲息地湧出眼眶,紫陌覺得自己真沒用,為什麼總是要流淚呢?她的淚水滴在寧令哥的衣上。紫陌把臉埋入寧令哥的懷中,不敢看他的眼睛,只低聲說:「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傷害自己了……」
  寧令哥抱緊她,柔聲說道:「對不起,我再也不會做那種事了。」
  ……
·查看全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