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魚麗》

標籤: 暫無標籤

10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小雅·魚麗》,先秦時期詩歌,作者無名氏,出自《詩經》。

《小雅·魚麗》 -作品信息
  【名稱】《小雅·魚麗》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詩歌
  【出處】《詩經》
《小雅·魚麗》 -作品原文

  魚麗
  魚麗於罶⑴,鱨鯊⑵。君子有酒,旨且多。
  魚麗於罶,魴鱧⑶。君子有酒,多且旨。
  魚麗於罶,鰋鯉⑷。君子有酒,旨且有。
  物其多矣,維其嘉矣!
  物其旨矣,維其偕矣⑸!
  物其有矣,維其時矣⑹!
《小雅·魚麗》 -註釋譯文

  【註釋】

  ⑴麗(lí):同罹,意謂遭遇。《詩集傳》:「麗,歷也。」用引申義。罶(lǐu):捕魚的工具,又稱笱,用竹編成,編繩為底,魚入而不能出。
  ⑵鱨(cháng):黃頰魚。鯊:又名魦,能吹沙的小魚,似鯽而小。
  ⑶魴:鯿魚,鱗細小而美味。鱧:俗稱黑魚。
  ⑷鰋(yǎn):俗稱鯰魚,體滑無鱗。
  ⑸偕:齊全。
  ⑹時:及時。
  【譯文】

  魚兒落進捕魚簍,鱨魚魦魚都鮮活。主人有酒宴賓客,那酒甘美又盛多。
  魚兒落進捕魚簍,魴魚鱧魚嫩而肥。主人有酒宴賓客,那酒盛多又甘美。
  魚兒落進捕魚簍,鰋魚鯉魚一齊煮。主人有酒宴賓客,那酒甘美又豐足。
  食物豐盛實在妙,質量又是非常好。
  食物甘美任品味,各種各類很齊備。
  食物應有盡有之,供應也都很及時。
《小雅·魚麗》 -作品鑒賞

  《小雅·魚麗》,為周代燕飧賓客通用之樂歌。詩中盛讚宴享時酒肴之甘美盛多,以見豐年多稼,主人待客殷勤,賓主共同歡樂的情景。詩中所稱的「君子」,是賓客對主人美稱。
  全詩六章,顯示歡樂的氣氛,在讚美酒肴豐富的同時,並於後三章進而讚美年豐物阜,故而在宴會當中,賓主得以盡情享受。詩的前三章,章四句,皆以「魚麗」起興,具體地歌贊主人酒宴的豐盛,禮遇的周到,可以說是全詩的主體部分。詩人從魚和酒兩方面著筆,並沒有寫宴會的全部情景。以魚的品種眾多,暗示其他肴饌的豐盛;以酒的既多且旨,表明宴席上賓主盡情歡樂的盛況。寫魚的品種眾多,不厭其詳,寫飲酒的情況,就比較概括,這種寫法,是經過精心選擇的。在周代中國已進入農業社會,農業有了相當的發展,不僅廣興耕稼,而且許多魚類,已成為人們常見的美食。捕魚養魚的方法也有了進步,在《詩經》里,提到魚的篇章不少。《邶風·谷風》、《齊風·敝笱》、《豳風·九罭》,乃至《周頌·潛》、《小雅·南有嘉魚》、《小雅·魚藻》都有關於魚的記載,特別是在《陳風·衡門》當中,有這樣的詩句:「豈其食魚,必河之魴;豈其娶妻,必齊之姜。」又說:「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豈其娶妻,必宋之子。」用魴、鯉兩種魚的嘉美和娶妻要娶「齊姜」「宋子」,相提並論,可見人們對吃這兩種魚的青睞。在《周頌·潛》詩中,以「猗與漆沮,潛有多魚」寫養飼魚類的情況,並且表明飼養的目的,是為了「以享以祀,以介景福」,可見養魚之被重視。滋味鮮美的魚類在宴席上,也就成人們樂於稱道的美饌了。在此詩前三章中,每章並列兩種魚名:「有鱨有鯊」、「有魴有鱧」、「有鰋有鯉」,詩人不厭列舉,並非純用誇張語氣,而是借魚類之多,說明酒宴的隆重,並以表明其他肴饌也必然相應的豐富。詩人這種舉一反三,以簡馭繁的手法,是廣為後人效法的。
  說到酒,「酒」是豐年的象徵,豐年釀酒,是先民歷來的習慣。古代釀酒的原料,純用糧食作物。在食用的五穀豐產之後,人們才用多餘穀類,進行酒類的釀製。《詩經》中提到酒的名篇很多,《豳風·七月》中說:「八月剝棗,十月獲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周頌·豐年》這篇,寫得更具體,其詩云:「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以洽百禮,降福孔皆。」詩中所稱之稌,今稱為稻(一說專指糯稻),稻黍俱得豐收,盈倉盈廩,「為酒為醴」,才有條件。酒之為用,除了供祭祀昭告豐收之外,「以洽百禮」一句,概括了它的重大作用。因而宴會之中要歡飲旨酒,燕饗嘉賓,更以酒多且旨,以示豐年之歡樂。朱熹《詩集傳》,據《儀禮》「鄉飲酒」及「燕禮」皆歌《魚麗》,稱此詩為燕饗上下通用之樂,其義甚明。證以《小雅》中其他有關飲酒的詩篇,如《鹿鳴》(原為燕饗群臣嘉賓之詩,其後成為上下通用之樂)云:「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遨。」《頍弁》云:「樂酒今夕,君子維宴。」蓋「酒以成禮」、「酒以盡歡」,由來已久。《南有嘉魚》詩亦稱「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此詩前三章反覆稱道「君子有酒,旨且多」、「君子有酒,多且旨」、「君子有酒,旨且有」,正是表明賓主在宴會中十分歡樂的情景。
  詩的后三章,詩人緊扣前三章中三個重要詞語「多、旨、有」,進而讚美在豐年之後,不僅燕饗中酒肴既多且美,更推廣到「美萬物盛多」(《毛詩序》)這一更有普遍意義的主題。就詩的本身來說,這三章可稱為副歌。有了這三章,歌贊豐年的詩意,乃更為深摯。詩人說:「物其多矣,維其嘉矣」,「物其旨矣,維其偕矣」,「物其有矣,維其時矣」。由物品之多,而讚美到物之嘉美;由物品之旨,而讚美到物之齊全;由物品之富有,而讚美其生產之及時。表明年豐物阜,既是大自然的賜予,更是人類勤勞創造的成果。而燕饗的歡樂,則是在豐年以後才能取得的生活中的享受。詩章語簡而義賅,充分顯示了物類繁多而時人富裕這樣的現實。
  《魚麗》,作為一首樂歌,它的唱法,現在已不知其詳,無從考證,但在語言運用方面,仍能得到一些啟示。前三章章法相同,採用四、二、四、三的參差句式,在唱法上既有反覆讚歌之美,又有參差不齊的音樂節奏,便於重唱合唱。詩中所稱的「旨且多」、「多且旨」、「旨且有」,在用意上雖無甚差別,但能產生一唱三嘆的美感,使滿座增歡。后三章著重在點明主題、渲染氣氛,所以每章只有兩句。在詩句的本身,其重音節落在「嘉、偕、時」等字詞上,句末用「矣」字,使樂曲可以延長詠嘆時間,起放慢節奏的作用。前後三章,互相輝映,其整體構思,頗見出詩人手法的高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