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庭燎》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小雅·庭燎》創作於先秦詩歌。

《小雅·庭燎》 -作品信息

  【名稱】《小雅·庭燎》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詩歌
  【出處】《詩經》
《小雅·庭燎》 -作品原文

  庭燎
  夜如何其⑴?夜未央⑵,庭燎之光⑶。君子至止,鸞聲將將⑷。
  夜如何其?夜未艾⑸,庭燎晣晣⑹。君子至止,鸞聲噦噦⑺。
  夜如何其?夜鄉晨⑻,庭燎有輝。君子至止,言觀其旂⑼。
《小雅·庭燎》 -註釋譯文

  【註釋】

  ⑴其(jī):語尾助詞。
  ⑵央:盡。
  ⑶庭燎:宮廷中照亮的火炬。
  ⑷鸞:也作「鑾」,鈴。此為旂上的鈴。《爾雅·釋天》:「有鈴曰旂。」將(qiāng)將:鈴聲。
  ⑸艾:盡。
  ⑹晣(zhé)晣:明亮。
  ⑺噦(huì)噦:鈴聲。
  ⑻鄉(xiàng):同"向"。
  ⑼言:乃,愛。煇:較暗淡的光。旂(qí):上面畫有交龍、竿頂有鈴的旗,諸侯樹旂。
  【譯文】

  已是夜裡什麼時光?還是半夜不到天亮。庭中火炬熊熊閃光。早朝諸侯開始來到,旗上鑾鈴叮噹作響。
  已是夜裡什麼時分?黎明之前夜色未盡。庭中火炬一片通明。早朝諸侯陸續來到,旗上鑾鈴叮咚齊鳴。
  已是夜裡什麼時辰?夜色消退將近清晨。庭中火炬光芒漸昏。早朝諸侯已經來到,抬頭同看旗上龍紋。
《小雅·庭燎》 -作品鑒賞

  關於這首詩的主題,《毛詩序》說:「美宣王也。因以箴之。」齊詩、魯詩也都以為是宣王中年怠政,姜后脫簪以諫,宣王改過而勤於政,因有此詩。鄭玄箋云:「諸侯將朝,宣王以夜未央之時問夜早晚。美者,美其能自勤以政事;因以箴者,王有雞人之官,凡國事為期,則告之以時。」但作者是什麼人,各家之說不一。方玉潤《詩經原始》以為「王者自警急於視朝」,為宣王所自作。然而方氏未列出充分的理由,故信之者少。按此詩應為宣王所作,根據有三條:第一,詩凡三章,從時間說由深夜漸向天明,而三章中俱言「庭燎之光」,則應是居於朝廷者所作;如系大臣、諸侯所作,則就應按由家赴朝路途景象以時間先後為序加以描寫。第二,詩中三言「君子至止」,也是以朝廷為立足點言之。第三,「夜如何其」為王問雞人(掌報曉的人)之語,「夜未央」為由雞人所告知道的結果,與《周禮·春官·雞人》所載禮制一致。所以,以此詩為宣王所作較近詩情。
  詩共三章,第一章寫夜半之時不安於寢,急於視朝,看到外邊已有亮光,知已燃起庭燎;又聽到鸞聲叮噹,知諸侯已有入朝者。說明宣王中興,政治穩定,百官、內侍皆不敢怠於事,諸侯公卿也謹於君臣大禮,嚴肅畏敬,及早入朝以待朝會;而宣王勤於政事、體貼臣下、重視朝儀的心情,也無形中見於言外。
  第二章時間稍後,但黑夜尚未盡,庭燎之光一片通明,鑾鈴之聲不斷,諸侯正陸續來到。朱熹說:「噦噦,近而聞其徐行聲有節也。」(《詩集傳》)第三章寫晨曦已見,天漸向明,庭燎已不顯其明亮。朱熹說:「煇,火氣也,天欲明而見其煙光相雜也。」(同上)按《說文》:「煇,光也。」段玉裁註:「析言之,則煇、光有別:朝旦為煇,日中為光。」又《禮記·玉藻》:「揖私朝,煇如也;登車則有光。」說清早由家別大夫之時天尚不太亮,至登車時已大亮。則「有煇」指不太亮的光。這一則可與《莊子·逍遙遊》中所說「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相證,二則可知火炬即將燃盡,故光不如前之明亮。此時來朝諸侯和天子俱抬頭看旂。鄭玄箋云:「上二章聞鸞聲爾。今夜向明,我見其旂,是朝之時也。朝禮別色始入。」觀旂而識別其封爵官位。
  昧爽視朝,本為定例,但昏庸之君往往有名無實。宣王勤於朝政,綱紀嚴肅,上下振作,造成中興氣象,由此詩即可看出。詩中雖未用比興,也無多形容,但其白描的手法既捕捉到最具特點的情景,也細微地反映出詩人的心理活動和當時心情,實近於天籟。
  此詩為唐代賈至《早朝大明官》及杜甫、王維、岑參的和詩所效法。但賈至等人之作主要渲染宮廷的莊嚴華麗,朝儀的肅穆壯觀,君王的尊嚴神聖及大臣的雍容閑雅,稍嫌鋪張堆砌。此詩則著重表現了君王急於早朝的心情和對朝儀、諸侯的關切。「君子至止,言觀其旂」,寫人寫景結合在一起,頗能傳神。兩類詩都作於亂后新君剛剛即位之時,但就表現而言,《庭燎》較之唐詩更為真摯而簡練,讓人讀後深覺言有盡而意無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