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巧言》

標籤: 暫無標籤

8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小雅·巧言》是先秦時期流傳至今的一首詩歌。

《小雅·巧言》 -作品信息

  【名稱】《小雅·巧言》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詩歌
  【出處】《詩經》
《小雅·巧言》 -作品原文

  巧言
  悠悠昊天(1),曰父母且(2)。無罪無辜,亂如此幠(3)。昊天已威(4),予慎無罪(5)。昊天泰幠(6),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7)。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君子如怒(8),亂庶遄沮(9)。君子如祉(10),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11),亂是用長。君子信盜(12),亂是用暴。盜言孔甘(13),亂是用餤(14)。匪其止共(15),維王之邛(16)。
  奕奕寢廟(17),君子作之。秩秩大猷(18),聖人莫之(19)。他人有心(20),予忖度之。躍躍毚兔(21),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22),君子樹之。往來行言(23),心焉數之。蛇蛇碩言(24),出自口矣。巧言如簧(25),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26)。無拳無勇(27),職為亂階(28)。既微且尰(29),爾勇伊何?為猶將多(30),爾居徒幾何(31)?
《小雅·巧言》 -註釋譯文

 
 【註釋】

  (1)昊天:老天,蒼天。
  (2)且(jū):語尾助詞。
  (3)幠(hū):大。
  (4)威:暴虐、威怒。
  (5)慎:確實。
  (6)泰幠:太糊塗。泰,通太;幠,怠慢,疏忽。
  (7)僭(jiàn):通」譖」,讒言。涵:容納。
  (8)怒:怒責讒人。
  (9)庶:幾乎。遄沮:迅速終止。
  (10)祉:福,此指任用賢人以致福。
  (11)盟:與讒人結盟。
  (12)盜:盜賊,借指讒人。
  (13)孔甘:很好聽,很甜。
  (14)餤(tán):原意為進食,引伸為增多。
  (15)止共:盡職盡責。止,做到。共,通「恭」,忠於職責。
  (16)邛:病。
  (17)奕奕:高大貌。寢:宮室。廟:宗廟。
  (18)秩秩大猷:多而有條理的典章制度。
  (19)莫:制定。
  (20)他人有心:讒人有心破壞。
  (21)躍(tì)躍:跳躍的樣子。毚(chán):狡猾。
  (22)荏(rěn)染:柔弱貌。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謂「柔即善也,非泛言柔弱之木」。
  (23)行言:流言,謠言。
  (24)蛇(yí)蛇碩言:夸夸其談的大話。蛇蛇,「訑訑」之假借;訑,欺。
  (25)巧言如簧:說話像奏樂一樣好聽。簧,笙類樂器的簧片。
  (26)麋(méi):通「湄」,水邊。
  (27)拳:勇。
  (28)職:主要。亂階:逐漸引出禍亂的一連串事件。階,階梯,此為比喻義。
  (29)微:通「癓」,小腿生瘡。尰(zhǒng):借為「瘇」,腳腫。
  (30)猶:通「猷」,指詭計。
  (31)居:語助詞。徒:黨徒。
  【譯文】

  高高遠遠那蒼天,如同人之父與母。沒有罪也沒有過,竟遇大禍難免除。蒼天已經大發威,但我確實沒錯處。蒼天不察太疏忽,但我確實是無辜。
  禍亂當初剛生時,讒言已經受寬容。禍亂再次發生時,君子居然也聽從。君子聞讒如怒責,禍亂速止不嚴重;君子如能任賢明,禍亂難成早已終。
  君子屢次立新盟,禍亂因此便增長。君子相信那盜賊,禍亂因此勢暴狂。盜賊讒人話甜蜜,禍亂因此得滋養。讒人哪能盡職守,只能為王釀災殃。
  巍然宮室與宗廟,君子將它來建起。典章制度有條理,聖人將它來訂立。他人有心想讒毀,我能揣測能料及。蹦跳竄行那狡兔,遇上獵狗被擊斃。
  嬌柔裊娜好樹木,君子自己所栽培。往來流傳那謠言,心中辨別識真偽。夸夸其談說大話,口中吐出力不費。巧言動聽如鼓簧,厚顏無恥行為卑。
  究竟那是何等人?居住河岸水草邊。沒有勇力與勇氣,只為禍亂造機緣。腿上生瘡腳浮腫,你的勇氣哪裡見?詭計總有那麼多,你的同夥剩幾員?
《小雅·巧言》 -作品鑒賞

  此詩主題在於憂讒憂謗,同時揭露了讒言惑國的卑鄙行徑。《毛詩序》云:「《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作者應是飽受讒言之苦,全詩寫得情感異常激憤,通篇直抒胸臆,毫無遮攔。起調便是令人痛徹心肺的呼喊:「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隨即又是蒼白而帶有絕望的申辯:「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泰幠,予慎無辜!」情急憤急之下,作者竟無法用實情加以洗刷,只是面對蒼天,反覆地空喊,這正是蒙受奇冤而又無處伸雪者的典型表現。

  二、三兩章,情感稍緩,作者痛定思痛后對讒言所起,亂之所生進行了深刻的反省與揭露。在作者看來,進讒者固然可怕、可惡,但讒言亂政的根源不在進讒者而在信讒者,因為讒言總要通過信讒者起作用。讒言如同鴉片,人人皆知其毒性,但它又總能給人帶來眼前的虛幻的快感。因此,如果不防患於未然,一旦沾染,便漸漸使人產生依賴感,最終為其所害,到時悔之晚矣。作者在第四章中的描述實際上說明了一個道理:天子的獨特處境、地位使其天生地缺乏這種免疫力。故與其說刺小人,毋寧說在刺君子。可謂深刻至極。此二章句句如刀,刀刀見血,將「君子信讒」的過程及結局解剖得絲絲入扣,筋骨畢現。「盜言孔甘,亂是用餤」是送給後世當政者的一付清醒劑。吳師道云:「前三章刺聽讒者,后三章刺讒人。」(見《傳說彙纂》)蓋因聽讒者比之進讒者責任更大,故先刺之。看來,憤激的情感並未使作者喪失理智。
  四、五兩章,形同漫畫,又活畫出進讒者陰險、虛偽的醜陋面目。他們總是為一己之利,而置社稷、民眾於不顧,處心積慮,暗使陰謀,欲置賢良之士於死地而後快。但險惡的內心表現出來的卻是花言巧語、卑瑣溫順,在天子面前,或「蛇蛇碩言」,或「巧言如簧」。作者的描繪入木三分,揭下了進讒者那張賴以立身的畫皮,令人有「顏之厚矣」終不敵筆鋒之利矣的快感。
  末章具體指明進讒者為何人。因指刺對象的明晰而使詩人的情感再次走向劇烈,以至於按捺不住,直咒其「既微且尰」,可見作者對進讒者的恨之入骨。那「居河之麋」的交待,使讀者極易聯想起躲在水邊「含沙射影」的鬼蜮。然而,無論小人如何猖獗,就如上章所言「躍躍毚兔」,最終會「遇犬獲之」。因為小人的鼠目寸光,使他們在獲得個人利益的同時,往往也將自己送上了絕路。從這個角度看,作者不僅深刻地揭露了進讒者的醜惡,也清醒地看到了進讒者的可恥下場。
  此詩雖是從個人遭讒人手,但並未落入狹窄的個人恩怨之爭,而是上升到讒言誤國、讒言惑政的高度加以批判,因此,不僅感情充沛,而且帶有了普遍的歷史意義與價值,這正是此詩能引起後人共鳴的關鍵之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