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毖》

標籤: 暫無標籤

37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詩經 周頌 小毖》,成王誅殺管蔡、消滅武庚以後,警戒自己,要防患於開始。

廣告

1 《小毖》 -原詩

予其懲而,毖後患。
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肇允彼桃蟲,拼飛維鳥。
未堪家多難,予又集於蓼。

2 《小毖》 -註釋

1、毖(必bì):謹慎。懲(成chéng):《毛傳》:「毖,慎也。」《集傳》:「懲,有所傷而知戒也。」成語「懲前毖後」源於此。  2、荓(平píng)蜂:《毛傳》:「荓蜂,摩曳也。」胡承珙(鞏gǒng)《后箋》:「摩曳者,謂牽引而使之也。」   3、辛螫(市shì):《傳疏》:「辛螫,《釋文》引《韓詩》作辛赦,云:」赦,事也。『辛事,謂辛苦之事也。「   4、桃蟲:《集傳》:「桃蟲,鷦鷯(焦遼jiāo liáo),小鳥也。拚(番fān),飛貌。」   5、蓼(了liǎo):《集傳》:「蓼,辛苦之物也。」

3 《小毖》 -譯文

我要警前毖後患。
沒人使我沒人牽,全由自己尋苦難。
開始以為小鷦鷯,忽成大鳥飛上天。
家多禍患受不了,又陷困境更難堪。

4 《小毖》 -賞析

《詩經》的篇名,大多是取於本篇的成句、成詞。周頌中只有《酌》、《賚》、《般》的篇名不在本篇文字之內;而《小毖》卻又特別,「毖」取於本篇,「小」則取自篇外。《小毖》的題意,方玉潤《詩經原始》以為即是「大戒」,頗見其新,但如果說從「小者大之源」(《後漢書·陳忠傳》)的角度而言方說尚勉強可通,那麼,戒之意已在「懲」中表示而不題篇名為「小懲」就非方氏新說所能解釋。就題目而言,《小毖》應是小心謹慎之意。

《小毖》篇名中點出了「毖」,詩中卻除前兩句「懲」、「毖」並敘外,其餘六句則純然強調「懲」。

「莫予荓蜂」句中「荓蜂」的訓釋,對於詩意及結構的認識頗關重要。孔疏釋為「掣曳」,朱熹《詩集傳》釋「荓」為「使」,均屬未得確解,以致串釋三、四兩句時雖曲意迎合,仍殊覺難以圓通。其實,「荓蜂」是指微小的草和蜂,易於忽視,卻能對人施於「辛螫」之害,與五、六兩句「桃蟲」化為大鳥形成並列的生動比喻,文辭既暢,比喻之義亦顯。

「未堪家多難」一句,與《訪落》完全相同,但因後者作於周公攝政前,而本篇作於周公歸政后,所以同一詩句含義便有差別。《訪落》中此句是說國家處於多事之秋,政局因武王去世而動蕩不安,自己(成王)年幼並缺少經驗而難以控制;《小毖》中則是指已經發生並被平定的管叔、蔡叔、武庚之亂。關於這點,分析《訪落》時已作交代,可以參閱。

由於創作時間有先後之別,《訪落》可以說是周公代表成王所發表的政策宣言,而《小毖》則信乎為成王自己的聲音。其時,成王年齒已長,政治上漸趨成熟,親自執政的願望也日益強烈。不過,在《小毖》中,成王這種強烈的願望,並非以豪言壯語,而是通過深刻反省予以表達,其體現便是前面所說的著重強調「懲」。

《小毖》的主旨在於懲前毖後。懲前的大力度,正說明反省之深刻,記取教訓之牢,以見毖后決心之大。懲前是條件,毖后是目的,詩中毖后的目的雖然沒有絲毫的展示,卻已隱含在懲前的條件的充分描述之中。在詩中,我們可以體會到成王深刻的反省:自己曾為表面現象蒙蔽而受害,曾面臨小人圖窮而匕現的威脅,也曾經歷過難以擺脫的危機。但這何嘗又不由此而受到啟發,進而深思:此時的成王,已經順利度過危機,解除了威脅,而更重要的是,他已成熟.並將保持政治上的清醒,決心為鞏固政權而行天子之威令。

《小毖》隱威令於自省,寓毖後於懲前,其實正是對群臣的震懾,但含而不露,符合君臨海內的天子身份,其筆墨之經濟,也顯示出創作匠心。「懲前毖後」這一成語即由《小毖》而來,當我們使用它時,如果想到《小毖》,想到成王,並想到成王即位后一段特殊的經歷,將能體會到它字面外的深層含義。理解、使用成語最好溯其源,這也是應該認識的一個規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