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當然不如妻》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小妾當然不如妻》 -圖書信息
書  名:小妾當然不如妻  作  者: 危欄
出 版 社:北方聯合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萬卷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0年01月
《小妾當然不如妻》小妾當然不如妻
 
版  本:第1版
裝  幀:平裝
開  本:16
頁  碼:255 頁
正文語種:中文
I S B N :7547006035/9787547006030
條 形 碼:9787547006030
定  價:¥25.00

《小妾當然不如妻》 -內容簡介
無孔不入,「小三」兇猛!
她自現代穿越而來,卻慘遭夫婿二次拋棄,憤而譴責負心男,卻反遭羞辱!
面對妖嬈妾的步步緊逼,丈夫的惡言相向……
這一切,究竟是「小三」之過,還是正妻之失?
誰說舊不如新,誰說年長就不能打敗年輕?
別怕!誅三有妙計,御夫出絕招。
試看下堂妻斗妖嬈妾,誰將誰歸地出門?

《小妾當然不如妻》 -作者簡介
危欄,性別:婦女,非典型巨蟹,生長於長江運河交匯之處。愛好:白日做夢。理想:早日退休。常年混跡於晉江文學網,筆耕不輟,嬉笑怒罵皆成文章。 寫文自娛,廣交天下黑客自樂,人生如此,不亦樂乎。

《小妾當然不如妻》 -目錄
《孫子兵法》謀攻篇中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已,每戰必殆……情場亦如是。
第壹章 穿越的成為「下堂婦」
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無論哪個時代世間總有種叫「小三」的生物……
第貳章 狐狸精勾心計劃與外遇候選人
如何報復大有講究:傷其顏面,只是低境界,傷其心魂,才是高境界。
第叄章 傳說中的媚夫之術
雖說是男人掌控一切,但女人只要征服了男人,就等於征服了一切;
第肆章 好一株聰明的水稻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剛無徒。有這麼個精明的小叔,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第伍章 端午節好戲上演
男人,自己可以花心,卻永遠希望自己的女人純潔得像陽春白雪……
第陸章 綉品危機
與其讓事業搶走你的男人,不如讓自己參與到男人的事業中……
第柒章 上得廳堂才是王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情場更是如此。兩女相爭,不僅要鬥志,更要比美!
第捌章 將小妾掃地出門
苦盡甘來,賺盡熱淚,揚眉吐氣。看下堂妻如何打得翻身仗?
第玖章 患難見真情
花前月下,海誓山盟,那不是真的愛情。與你相濡以沫的人會是誰呢?
第拾章 拋棄負心漢,抱得帥哥歸
女人當自強,追愛須果斷!從失意者到笑傲情場,做女人要活得揚眉吐氣!

《小妾當然不如妻》 -文摘
一隻青花釉的小茶碗,被一雙塗滿五顏六色蔻丹的「雞爪手」托著,出現在我面前。
一個嗲兮兮的聲音拖長了響起:「妹妹給姐姐敬茶——」
聽到這個聲音,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雞皮疙瘩也掉了滿地。
抬頭望去,只見一個身上穿得桃紅柳綠、頭上插滿金銀珠翠的女人正端著茶碗,眨著媚眼等我接茶。
她的臉上塗了一層厚厚的胭脂,誇張得像是台上的戲子;精心描摹的眼影讓原本細長的眼睛看上去大了一些,也讓眸中流轉的驕矜得意鋒芒畢露;眉不點不翠,睫不描不密;嘴巴這一塊,特意用粉遮住唇邊部分,再用胭脂生生畫出個櫻桃小口。
一路看下來,最吸引我眼球的,大概就是她波瀾壯闊的胸部了。她的衣襟開得很低,露出深深的乳溝,讓人想不注意那裡都難。
看到這樣的她,我忍不住聯想起很多以「個性」出名的網路紅人,還有一些記不清名字的AV女優——嘖,這年頭,出來混就要敢秀,更何況是「狐狸精」!
我沒有接茶,只顧一個勁地盯著她看。據我的陪嫁丫鬟小禾介紹,她姓錢,名叫寶帶,名字跟長相一樣,也真夠俗的。
我轉頭向坐在我身側的男人望去,心中嗤笑:這就是你的新歡?你老先生品位不要太低好不好?
「咳咳!」見我遲遲不接茶碗,主持儀式的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高聲提示我,「請夫人喝茶!」
在納妾儀式上,小妾給正室敬茶是不是很重要的程序?如果我喝了,是不是就代表接受她了?哼,我才不要,不接不接我偏不接!
我擠出虛偽的假笑,依然一動不動地坐著,只管上上下下打量著給我敬茶的女人。
據說兩個月前,這妖女的賭鬼老爹要把她賣到娼寮,是菩薩心腸的「我」花錢把她救回來的,結果卻是引狼入室——她勾搭上了我「丈夫」,如今更是登堂入室,恬不知恥地要與我共侍一夫。我平生最恨這種恩將仇報的狼女,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做了回「東郭大姐」。不,準確地說,是那個消失了的「東郭大姐」的替身。

見我半天沒有接茶,錢寶帶香粉遮蓋下的媚笑終於掛不住了。她定下心神,嬌滴滴地轉頭看向我身側的男子,嗲嗲求助:「老爺——」那個「爺」字拖了老長的顫音,九轉十八彎,嚇得我可憐的汗毛再次高唱起范小萱當年風靡大江南北的《稍息立正站好》,全體向她致敬。
坐在我身側的老爺果然被迷得神魂顛倒,伸出「魔爪」,拍了拍錢寶帶的粉臉蛋,然後不自覺地一路滑到她那因為著急而起伏劇烈的「山巒」處,撫慰似的摸了一下,才戀戀不捨地收爪。
然後他正襟危坐,開口道:「夫人,還不決接下!」一邊說還一邊不悅地瞪了我一眼,氣焰絕對囂張可惡。我一凜,想想現在人生地不熟,就是要伸張正義也得等到知己知彼,只好憤憤地從錢寶帶手裡接過茶碗,一仰脖子喝個精光。哼,我容若若要不是眼下虎落平陽,還得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穿你的,怎麼會忍下這口氣,讓你們這對犬男女欺負了去?
「禮——成一」主持人聲若洪鐘,打斷了我的思緒。
錢寶帶兩眼放光,嬌滴滴地偎進老爺懷中,還示威似的剜了我一眼。而「色魔」老爺也當著眾人的面樂得摟了個滿懷,全然不顧就在旁邊的我,當真以為我這個大老婆是死人啊!
我那個氣啊!
儀式過後,眾人依次入席。
看來「色魔」還挺重視這個小老婆的,準備了酒宴款待前來觀禮的親友。「色魔」坐在居中的主位上,我和錢寶帶分別坐在他左右。筵席桌上有「四千」、「四冷」、「四熱」、「八碟」、「八碗」,很是豐盛。眾親友推杯換盞,一派喜氣。
「來來來!非塵啊,納來這麼個可人兒,兄弟敬敬你!」席間,一名面容猥瑣的男子端起酒盅,鬧起了「色魔」。色魔也不推辭,痛快地一飲而盡。「好!」一陣喝彩聲傳來,周圍掌聲四起。
起鬨的人群中,一個身穿團福錦袍的「山羊鬍子」站了起來,目光在我和錢寶帶身上流連一番,慢吞吞地說道:「洪老弟啊,前年你娶了咱們城最美的姑娘為妻,今年又納了個風情萬種的如夫人,真是羨煞我等啊!」說著舉起酒壺,向眾人道,「來啊來,大家把酒斟滿,再敬洪老弟一杯!」
「是啊,洪哥!今兒個要一醉方休!」
於是,眾親友一擁而上,紛紛給「色魔」灌酒。只見他一手摟著虛若無骨的錢寶帶,任憑她像條美女蛇一樣在懷裡扭動,臉上就差寫出四個字「我很滿意」了。而錢寶帶更是順著桿往上爬,不時地在「色魔」耳邊吹氣,比舞廳里的貼面舞還要挑逗刺激!
這、這、這……吃個飯都不消停啊!現在可是光天化日耶!眾目睽睽耶!我受不了地斜了她一眼。這是古代人么,豪放到放蕩,放蕩到無恥?
錢寶帶接收到我不屑的目光,自以為是地理解成我在吃醋,得意地站了起來,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向前來觀禮的眾親友們舉起酒杯,嬌滴滴地說:「謝謝各位大爺前來恭賀,奴家代老爺敬一杯,還望各位大爺賞奴家薄臉。」
示威!這絕對是示威!好歹我這個當家主母還沒死呢,輪得到你越俎代庖?
不過比起我對眾人的冷若冰霜,錢寶帶的故意示好讓「色魔」的狐朋狗友們非常受用,而「色魔」本人也對她的「識大體」非常滿意,笑眯眯地合不攏嘴。
眾親友們紛紛恭維了這對狗男女一陣,誇得是天花亂墜,接著又鬧著要看新人喝花式交杯酒,秀恩愛。
「老爺哦,奴家也要敬你一杯,祝我倆恩恩愛愛,永結……嗯,同心……」錢寶帶一點扭捏都沒有,在我的瞠目中,竟然毫無羞恥地端起小酒杯。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