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

標籤: 暫無標籤

39

更新時間: 2013-11-26

廣告

《審判》(Der Prozess)是卡夫卡寫的一部長篇小說。小說的主人公約瑟夫·K(Josef K)在一個早上被喚醒后,不明原因地被捕,陷入一場難纏的官司之中,卻不知道自己的罪名。K最終在一個黑夜裡被帶走,並秘密處死。

《審判》 -小說《審判》

 

《審判》《審判》

 《審判》(Der Prozess)是卡夫卡寫的一部長篇小說。小說的主人公約瑟夫·K(Josef K)在一個早上被喚醒后,不明原因地被捕,陷入一場難纏的官司之中,卻不知道自己的罪名。K最終在一個黑夜裡被帶走,並秘密處死。

《審判》一般被分為十章,雖然小說有頭有尾,但一般還是認為沒有寫完。下為每章內容提要。

被捕—先後與格魯巴赫太太和布爾斯特納小姐的談話
在他30歲生日的早上,一個年輕的銀行經理約瑟夫·K在自己租的房間被兩個差役逮捕了,卻沒有宣布他的罪名。差役並沒有指出他們所供職的機關。K沒有被帶走,但要呆在家等候來自審問委員會的指示。那天晚上,K沒有像往常一樣去看一個妓女艾爾莎(Elsa)。

K的房東格魯巴赫太太(Frau Grubach)想去安慰K,但無意間惹惱了K,因為她猜想K的被捕可能與他和他隔壁的房客布爾斯特納小姐(Fräulein Bürstner)的曖昧關係有關。深夜,K和布爾斯特納小姐談論起他的困境,但在最後吻了她,這印證了房東先前的猜想。最初的跡象已經表明K將失去自己對命運的控制。

初審
K被通知去一個當地的法庭,但卻沒有被告知時間。這導致他要浪費時間來等被傳喚。當他最終被傳喚時,卻莫名其妙地被告知已經遲到了。審訊一開始,他就被問了一個錯誤的問題,法官把他的身份搞錯了。K在氣憤地法庭上說了許多——對被捕一事感到不滿,並質疑法庭的能力和公正性。當他走的時候,初審法官對他說:「今天,你自己拋棄了審訊肯定會給被告帶來的全部好處。」

在空蕩蕩的審訊室中—學生—辦公室
K想去見見預審法官,但他只找到了法院門房的妻子。他翻翻了法官的書,驚訝地發現這都不是些法律書,而是一些色情書籍。這個女人試圖誘惑K,而K決心順從她,以示對法庭的蔑視和挑戰。正當這時,一個學法律的學生走了進來,在和K發生了口角后,一把把這女人抓走了。

K後來看到了門房,他對自己妻子的不檢點很不滿,並帶K參觀了一下法院辦公室。那有許多其它被告在絕望地等待關於他們案子的消息。K拚命和那裡「混濁沉重而且使人窒息」的空氣掙扎,幾乎要暈倒。最後他屈辱地被兩個官員攆出了法院。

布爾斯特納小姐的朋友
K回家后發現原來住在另一個房間里的蒙塔格小姐(Fräulein Montag)正往布爾斯特納小姐的房間里搬,打算一起住。他懷疑這是防止他繼續和後者的曖昧關係。另一個房客,上尉蘭茨(Captain Lanz)看起來和蒙塔格小姐是一夥的。

打手
幾天後的晚上,K在自己銀行的一個儲藏室里發現了兩個逮捕他的差役正在被一個上司痛打。這個荒唐的畫面好像是專門給K看的:要麼是要殺雞儆猴,要麼是顯示法院對無能和腐化處理的決心。第二天,K再去這個儲藏室時,震驚地發現打手和兩個差役還在裡面,就像他一天前離開時一樣。

K的叔叔—萊妮
K一個有影響力的叔叔來看K,那位叔叔在法院里有個當書記的朋友。他對K的困境表示同情,但對K低估這個案子的嚴重性感到很擔憂。K的叔叔把K介紹給一個律師。這個律師身體不好,由一個護士萊妮照顧。K在他的叔叔和律師還有那個法院的書記談話時,偷偷和萊妮親熱了一會兒。K的叔叔對此生氣,他覺得這可能會對K的案子不利。

廣告

律師—廠主—畫家
K去見了一次律師,發現他反覆無常,而且對案子幫不上什麼忙。K回到銀行后覺得他的同事們都在和他搗亂。

K的一個主顧建議K去見見蒂托雷利(Titorelli)。蒂托雷利是個給法官們畫像的畫家。他雖然沒有什麼正式職務,但對法院了解頗深。他說:「你知道,一切都屬於法院。」他給K想了幾個辦法,但這些辦法都會造成不好的後果。因為這些辦法非常費力,而且結果並不徹底。K的前景不妙。

穀物商—解聘律師
K決定由自己來掌握命運,他去見律師,並打算解聘他。在律師的辦公室,他看到一個被踐踏的人——穀物商勃洛克(Block)。勃洛克的案子已經持續了5年之久,他太依賴於律師所提供的一些沒有什麼用的建議,在律師面前他完全失去了尊嚴。這到這幕情景,K相信繼續請律師有弊無利,於是乾脆解聘了他。

在大教堂中
K要帶一個從義大利來的主顧參觀大教堂。但這個主顧沒有來,正當K要走的時候,一個牧師叫出了K的名字,儘管K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個牧師為法院工作,他給K說了一個寓言(這個寓言後來被卡夫卡抽出來,收入《鄉村醫生》(Ein Landarzt)那個集子中,故事名為〈在法的門前〉(Vor dem Gesetz)),這似乎在說K的案子已經不可挽回了。而牧師的話也暗示了K最後的結局。

結局
在K三十一歲生日的前一天,,兩個黑衣人把K帶走了。K幾乎沒有反抗,顯示出他早就預料到此事不可避免。在被押解的路上,K看到一個形似布爾斯特納小姐的人。最後K被帶到一個採石場,兩個黑衣人處死了K。K說:「像條狗!」卡夫卡寫道:「彷彿他的恥辱將留在人間。」

廣告

評論

《審判》整部小說在一種不變的無情的令人不安的氣氛中進行,直到悲慘的結尾。小說表面上的主題是關於政治的—對法院的無能腐敗的抨擊。但小說主要用力在對這種環境對K的影響。它展示了人類的困境,K的努力沒有方向,也沒有結果。

嘗試分析一下《審判》——有必要指出小說的結局是卡夫卡最先寫出來的部分。所以K的審判和被處死是必然的,在小說中多處都有暗示。K從來都沒告知他被起訴的罪名,並且他從頭到尾一直認為自己是清白的。而K被起訴的罪名恰恰是他的清白——做人就是有罪的。承認他的罪是做人,可能K就能從案子中解脫出來。或者說,K的審判是因為他不承認他是有罪的,即他不承認他是人。

另外種說法是薩特在他的《關於猶太人問題的思考》(Réflexions sur la question juive)一書中提出的。顧名思義,猶太人生來就是在一個充滿反猶主義的世界里,似乎就像是K經歷的那樣,而卡夫卡本人也經歷過。薩特說:「《審判》可能是關於猶太人的。就像小說的主人公K,猶太人陷入了一場漫長的審判。他不認識自己的法官,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認識自己的律師。他不知道自己的罪名是什麼,但他是被認為有罪的。審訊在被不斷的拖延,他利用這段拖延不斷地找人說情幫忙,但每一步都把他推向罪的深淵。他的外表雖然依然正常,但出生一刻起他就陷入了審判。終於有一天他被告知被捕了,最後被處死。」 

出版

像卡夫卡的其他小說一樣,《審判》直到卡夫卡死也沒有寫完,也沒有被計劃出版。它的手稿被卡夫卡的密友馬克斯·布勞德(Marx Brod)保存,於1925年在德國出版。出版后迅速被譯成十幾種文字,並一版再版。在中國,《審判》常和卡夫卡的另一部小說《城堡》一起結集出版。

改編

《審判》曾被導演奧遜·威爾斯(Orson Welles)拍成電影。主要演員有安東尼·珀金斯(Anthony Perkins 飾約瑟夫·K)和羅密·施奈德。最近的一次重拍由凱爾·麥拉克蘭(Kyle Maclachlan)主演。在1999年這部小說又被義大利演員基多·克雷帕克斯(Guido Crepax)改編成了戲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