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之於國也》

標籤: 暫無標籤

1681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是《孟子·梁惠王上》中的一章,是表現孟子「仁政」思想的文章之一。論述了如何實行「仁政」以「王道」統一天下的問題。因為只有實行仁政,才能得民心;得民心,才能得天下。這種「保民而王」得思想,實際也是孟子「民本」思想的體現。該文以懾人的氣勢和雄辯的說理闡明了孟子的治國之策,有力宣揚了他的仁政思想。

《寡人之於國也》 -作者簡介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孟子畫像

孟子(前372年~前289年)生於周烈王四年,死於周赧王二十六年,山東鄒城人,漢族。名軻,字子輿,又字子車、孟子子居。父名激,母鄒氏。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之一。著有《孟子》一書,孟子師承孔伋(孔子之孫)再傳弟子,繼承併發揚了孔子的思想,成為僅次於孔子的一代儒家宗師,有「亞聖」之稱,與孔子並稱為「孔孟」。孟子曾仿效孔子,帶領門徒遊說各國。但不被當時各國所接受,退隱與弟子一起著書。

孟子是繼孔子之後儒學家學派最有聲望的大師。他的學說的核心就是要講「仁義」行「仁政」,即實行所謂「王道」。其理論基礎就是民本思想,重視人的生存權利。因此孟子對那些不行仁政,殘酷掠奪百姓的封建王侯深惡痛絕。《寡人之於國也》就辛辣的嘲弄了以賢君自居的梁惠王,並憤怒的指出一些封建王侯自詡「為民父母」,可實際上確實「率獸而食人」的人,是人民的災星。《孟子》善用比喻和寓言來說理,論辯技巧十分高明,這在本文中都有明顯的體現。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 -原文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課件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谷與魚鱉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途有餓殍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
《寡人之於國也》 -譯文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課件

梁惠王說:「我治理魏國,真是費盡心力了。河內地方遭了飢荒,我便把那裡的百姓遷移到河東,同時把河東的糧食運到河內。河東遭了飢荒,也這樣辦。我曾經考察過鄰國的政事,沒有誰能像我這樣盡心的。可是,鄰國的百姓並不因此減少,我的百姓並不因此加多,這是什麼緣故呢?」

孟子回答說:「大王喜歡戰爭,那就請讓我用戰爭打個比喻吧。戰鼓冬冬敲響,槍尖刀鋒剛一接觸,有些士兵就拋下盔甲,拖著兵器向後逃跑。有的人跑了一百步停住腳,有的人跑了五十步停住腳。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士兵,竟恥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可以嗎?」惠王說:「不可以。只不過他們沒有跑到一百步罷了,但這也是逃跑呀。」

廣告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

孟子說:「大王如果懂得這個道理,那就不要希望百姓比鄰國多了。如果兵役徭役不妨害農業生產的季節,糧食便會吃不完;如果細密的魚網不到深的池沼里去捕魚,魚鱉就會吃不光;如果按季節拿著斧頭入山砍伐樹木,木材就會用不盡。糧食和魚鱉吃不完,木材用不盡,那麼百姓便對生養死葬沒有什麼遺憾。百姓對生養死葬都沒有遺憾,就是王道的開端了。分給百姓五畝大的宅園,種植桑樹,那麼,五十歲以上的人都可以穿絲綢了。雞狗和豬等家畜,百姓能夠適時飼養,那麼,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吃肉了。每家人有百畝的耕地,官府不去妨礙他們的生產季節,那麼,幾口人的家庭可以不挨餓了。認真地辦好學校,反覆地用孝順父母、尊敬兄長的大道理教導老百姓,那麼,鬚髮花白的老人也就不會自己背負或頂著重物在路上行走了。七十歲以上的人有絲綢穿,有肉吃,普通百姓餓不著、凍不著,這樣還不能實行王道,是從來不曾有過的事。現在的梁國呢,富貴人家的豬狗吃掉了百姓的糧食,卻不約束制止;道路上有餓死的人,卻不打開糧倉賑救。老百姓死了,竟然說:『這不是我的罪過,而是由於年成不好。』這種說法和拿著刀子殺死了人,卻說『這不是我殺的而是兵器殺的』,又有什麼不同呢?大王如果不歸罪到年成,那麼天下的老百姓就會投奔到魏國來了。」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 -文章研讀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

全文可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段),寫梁惠王為自己「盡心於國」,而「民不多加」提出疑問。

第二部分(「孟子對曰」至「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依據梁惠王有通過政治手段使「民加多」的願望,孟子幫助他認識到在政治上與鄰國相比,只是做了一些救災的好事而已,本質上並沒有區別,使文章自然而然過渡到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第三段至第五段),根據梁惠王有探求如何使「民加多」的心理,以及戰國時國君所有的「統一天下」的宏願,孟子提出自己的「仁政」主張,即減輕徭役、發展農林牧漁生產而使民「不飢不寒」,並在此基礎上興辦教育等具體措施和要求,並強調指出,只有通過解決人民經濟生活的問題而取得人民擁戴,才能稱王於天下。

文章中表現出的孟子的思想與主張:

首先,孟子是反對諸侯間的無休無止的相互征戰的,一句「王好戰,請以戰喻」充分把這種思想表露了出來。

其次,孟子認為應該讓利於民,讓民眾有得以休養生息的機會,他認為梁惠王自認為的「用心」於民,做的是遠遠不夠的,這與其他國家不知滿足的一味向民征斂只是「百步」與「五十步」的區別。

第三,孟子向梁惠王表明了自己治民的理想,具體的說,就是讓民擁有「五畝之宅」、「百畝之田」、「雞豚狗彘之畜」。

不僅如此,孟子還非常重視教化,提出了「謹庠序」的主張,他的最高理想是黎民「衣帛食肉」,「不飢不寒」。最後孟子在自己論證的基礎之上,進一步指出面對上層貴族奢靡浪費,黎民饑寒交迫的社會現實,作為最高統治者的梁惠王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 -寫作特點 
(圖)《寡人之於國也》《寡人之於國也》課件

本文寫作上體現出的孟子散文的特點:

1.巧設譬喻,迂迴曲折。
談問題先把主旨藏起來,從側面、反面、外圍人手,逐漸引向本題。如本意要講實行仁政,卻先以戰設喻,從反面入手,使梁惠王不知不覺中跟著他走。這樣,文章如曲徑探幽,引人入勝;文勢則波瀾起伏,毫無板滯。

2.邏輯謹嚴,層層深入。
表面看來,文章鋪張揚厲,散漫無紀,實則邏輯清晰,段落分明,層次井然。如先提出問題,再分析原因,後述措施,王道之始,王道之實,實行仁政,均是層層深入、環環相扣。

3.詞豐筆活,理足氣盛。
善用貼切的比喻、有力的鋪排,考究用詞,講求句式。奇句與偶句,單勢句與排比句,交錯使用,筆勢靈活,理直氣壯,談鋒犀利,咄咄逼人。文章極富雄辯的氣勢。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 -字詞辨析
(圖)《孟子》《孟子》

一、通假字
1、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無通「毋」,不要
2、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 頒通「斑」
3、塗有餓莩而不知發 塗通「途」,道路
4、直不百步耳 「直」通「只」,只是 不過 有的教科書「直」是「只是」的意思,並不是通假字

二、一詞多義
1.數
願得補黑衣之數 《觸龍說趙太后》 數目、數量
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 《寡人之於國也》 幾、若干
則勝負之數,存亡之理,當與秦相較,或未易量 《六國論》 命運
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 《陳涉世家》 shuò 屢次
數罟不入洿池 《寡人之於國也》 cù 密、細密
蒙沖鬥艦乃以千數 《赤壁之戰》 shǔ計算
2.直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愛蓮說》 與「曲」相對,不彎曲
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寡人之於國也》 僅、只
系向牛頭充炭直 《賣炭翁》 價值
予自度不得脫,則直前詬虜帥失信 《〈指南錄〉後序》 徑直、直接
3.發
百發百中 成語 發射
發閭左謫戌漁陽九百人《陳涉世家》徵發、派遣
塗有餓莩而不知發 《寡人之於國也》 指打開糧倉 救濟百姓
野花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 《醉翁亭記》 花開
主人忘歸客不發 《琵琶行》 出發
大閹亦逡巡畏義,非常之謀難以猝發 《五人墓碑記》 發出
安能屈豪傑之流,扼腕墓道,發其志士之悲哉 《五人墓碑記》 發出、抒發
4.兵
非我也,兵也 《寡人之於國也》兵器
窮兵黷武 成語 戰爭
必以長安君為質,兵乃出《觸龍說趙太后》軍隊
草木皆兵 成語 士兵
5.勝
驢不勝怒,蹄之 《黔之驢》 承受
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 《寡人之於國也》 盡
此所謂戰勝於朝廷 《鄒忌諷齊王納諫》 勝利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憶江南》 超過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岳陽樓記》 優美的

廣告

《寡人之於國也》 -作品賞析
(圖)《寡人之於國也》《孟子研究》

《寡人之於國也章》選自《孟子·梁惠王上》第三章,梁惠王即魏惠王。

《孟子·梁惠王上》第一章孟子針對惠王的「利」提出「仁義」主張,總領全文。第二章孟子指出仁義之君應與民同樂。應盡心儘力施行仁政,否則即為夏桀一樣的暴君。通過前二章的論辯,惠王收起了他的傲慢之氣,轉而從盡心為善以利民來提出問題。這個問題仍然包含尚利的原意,並且暗藏陷阱,甚至咄咄逼人:「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你先生的仁義管用嗎?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呢?

 在惠王的統治下,當時的魏國「河內凶」「河東凶」,「狗彘食人食」,「塗(途)有餓殍」,如果簡單從事,「針尖對麥芒」,孟子完全可以尖銳揭露魏國的社會現實,指明造成這種社會現實的原因是仁義不施,痛快地來一番撻伐;但由於論戰雙方地位的不平等,孟子不能逼人太甚,不能一開始就把惠王歸入夏桀一類,那樣,引起惠王惱怒,則進言、提出主張的機會不復存在。有鑒於此,孟子採取了「迂迴」戰法。

 「王好戰,請以戰喻。」這句話可以看成是孟子投惠王之所好(談對方感興趣的話題),也可以看成是孟子避開論敵鋒芒(先退後一步以爭取主動),但更重要的是,孟子這裡預伏殺機,設計了一個圈套,只等惠王來鑽。「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對於好戰的惠王來說,自然愛聽,對於熟諳戰事的惠王來說,他很容易很樂意判斷其「是非」:五十步不可笑百步,「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惠王說這句話,不假思索,順理成章,而孟子等待的就是這句話。你梁惠王的「移民移粟」並非仁政,只是小恩小惠,與鄰國統治者的不盡心相比,只是形式上、數量上(距離上)的不同,沒有本質的區別。梁惠王自己否定了自己,陷入了被動。他與孟子的攻守態勢因而發生了逆轉。

孟子的高明之處在於,雖然業已佔據了主動,卻仍蓄勢不發,他舉重若輕地說了句:「王知如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可不要看輕了這句話,它是全文的樞紐,既為上文必然的結論,又是啟發下文的必要過渡。同時封住了梁惠王的嘴巴。

接下來,孟子展開他的宏論,而此時的梁惠王只有洗耳恭聽的份了。

孟子首先闡述了仁政的初步措施(也是實施仁政的初級形態),即「王道之始」: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進一步再談仁政的根本措施(也是實施仁政的高級形態):制民之產,實施學校教育,使百姓安樂。孟子此時正面回答了梁惠王的問題:「盡心焉耳矣」應該實行仁政,實行仁政「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最後,與王道政治相對比,孟子揭露魏國的現實並加以批判,要求惠王不要「罪歲」(實際是說應該罪己,應該「盡心」),則「斯天下之民至焉」。既指明了惠王關心的「民不加多」的原因所在,又指出了使民「加多」的方法。

梁惠王尚利,實行霸道,孟子講仁政,提倡王道,二人觀點尖銳對立,最後梁惠王居然欣然接受孟子的觀點,本章之後的《梁惠王上》第四章開篇,梁惠王就對孟子說:「寡人願安承教。」表明孟子的說辭徹底征服了梁惠王。孟子的論辯如此成功,有哪些方面值得我們研討和借鑒呢?

第一,把握心理,張弛有度。梁惠王希望更多的百姓歸附自己,孟子抓住他的這種心理,進行仁政思想的宣傳,引導梁惠王實行王道政治。慮及惠王那尊貴的地位、心高氣傲的性格,孟子先避其鋒芒,再投其所好地講一個寓言故事,一步步爭取了主動。王道政治的理想與魏國的社會現實相對比,孰是孰非,黑白分明,而「斯天下之民至焉」又具有極大的誘惑力,梁惠王接受孟子觀點,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因勢利導,精心設彀。「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精妙絕倫,看似漫不經心,卻暗藏機軸,「循循善誘」,陷惠王於被動。 《梁惠王上》第七章孟子先複述齊宣王的故事(來源於胡齕),肯定「是心足以王矣」,也是巧設圈套,請君入甕,可以參證。

第三,充分蓄勢,一瀉千里。起篇沒有直接駁斥,也不回答惠王的問題,通過故事「迫使」惠王自我否定,在惠王無力還擊的心態下,在為自己正面提出主張鋪平了道路之後,孟子才一發而不可收,充分透徹地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第四,設喻排比,氣勢浩蕩。文章設喻說理,既從容不迫,又犀利有力。文章大量使用排比句,如連弩排炮,江河決堤,力有千鈞。這篇文章以氣勢勝,對後來的賈誼、韓愈、蘇洵等都有很大影響。

《寡人之於國也》 -參考資料
[1]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http://www.5156edu.com/page/08-03-26/32568.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