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悲歌》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7-20

廣告

《宦海悲歌》是由史榮聽,蔣焱蘭所著的於2008年8月1日在新華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古代史書籍。

作  者: 史榮聽,蔣焱蘭 著
《宦海悲歌》《宦海悲歌》

出 版 社: 新華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8-1 字  數: 160000 版  次: 1 頁  數: 232 印刷時間: 2008/08/041 開  本: 16開 印  次: 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9787501184736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歷史 >> 歷史知識讀物 >> 中國古代史
《宦海悲歌》 -內容簡介
中國有著數千年的封建社會歷史,在這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一大批皇權體制下的名臣們如八仙過海一樣,各顯神通,演繹了一幕幕人生活劇。他們是如何來扮演自己的人生角色,他們在中國歷史上究竟有著怎樣的地位?他們的沉浮進退究竟對中國歷史有著怎樣的影響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隨著人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密切關注,越來越受到大眾的矚目。為此,《宦海悲歌》選出一部分在中國歷史上很有代表性的名臣,結集成書,映照歷史。這些名臣的人生歸宿雖然並不能完全代表中國封建社會群臣的全貌,但卻足以讓人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中國歷史風雲的變遷和人性的善惡,更能讓人體會到中國歷史是如何被打造出來的。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個人的命運其實蘊含著十分豐富的時代特徵。
在這些名臣中,有忠臣和姦臣之別。忠臣們鞠躬盡瘁,恪盡職守,為輔佐君王、造福天下而青史留名,但他們的善行不見得有好報,往往命運多舛;奸臣們或是狐假虎威,或是助紂為虐,干盡了荼毒天下的壞事,從而落得個罵名千載。在中國歷史上,這種好人遭殃,壞人當道的現象屢有發生,暴露了中國封建體制的極大弊端。
正因為中國封建體制的極大弊端,歷朝歷代的名臣們往往不能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職權。他們伴君如伴虎,如履薄冰,稍有不甚就可能有殺頭的危險,真的是高處不勝寒;君與臣之間總是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君權在握的時候,是如上光景,臣子們命薄如紙,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但反過來,如果君權旁落,手握重權的權臣往往玩君王於股掌之中,臣子殺掉君主的事也屢有發生。
但總的來說,臣子畢竟是君王治理天下的活"工具",他們在治理天下的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每一個朝代的興亡,都跟當時的名臣息息相關。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是他們推動或阻礙著封建社會的向前發展。他們的命運往往同封建王朝血肉相連,他們的人生悲劇其實也註定了封建王朝的悲劇結局。
讀史可以明智,這些歷史上的明臣,他們演繹的一幕幕人生活劇,在今天看來,對我們有很深的啟示作用。雖然時空變幻,那些久遠的事情蒙上了太多歷史的煙塵,但人性之善惡,人情之冷暖,人慾之膨脹,今人比之古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歷史這面鏡子里我們往往可以看到現實的影像,而在現實的滾滾紅塵中,我們又何嘗感受不到一些歷史的影像!說到底,今天是過去的延伸,我們關注歷史,其實也是在關注現實。茶餘飯後,捧起此書,你會感受到古代的名臣們就在你的身邊,他們其實並沒有走遠!

《宦海悲歌》 -作者簡介

史榮新,大學本科學歷,做過報紙編輯、圖書編輯,擅長多文體寫作;發表過小說、散文、電視劇本等;編著有《劉備不是省油的燈》《別拿工作不當回事兒》《魔鬼成語》等暢銷書十餘部,主編過「名人傳記系列叢書」「讀者散文叢書」等。現居北京,專職寫作。

《宦海悲歌》 -目錄

序言:名臣的沉浮進退之思索
一、黑白常顛倒 身死名不滅--被冤殺的名臣
封建體制下屢屢發生名臣被冤殺的事情,有的因正直而遭誣陷,有的因改革而受攻擊,有的因才高而遭妒忌……他們的冤情雖各不相同,但他們的人生際遇卻體現了那個時代官場的實況。
晁錯——皇帝老兒的「替罪羊」
  伍子胥——好心遭惡報的活「標本」
  脫脫——寊陷害致死的元朝賢相
  売顏希尹——酒後惹禍的女真奇人
二、宦海風濤惡 人命薄如紙--被排擠而死的名臣
封建體制下的官場,就像一個個鬧哄哄的競技場,大臣們互相傾軋、排擠,為了除掉自己的政敵,他們絞盡腦汁,很多人機關算盡,反送了卿卿性命,他們的人生悲劇體現了人性醜惡的一面。
  蘇秦——最會說話的六國宰相
  李斯——明哲保身反喪命的「軟骨頭」
  李德裕——大唐帝國最閃亮的一顆流星
  楊炎——害人終害己的「小心眼兒」宰相
三、野心謀帝位 事敗遭天誅--造反被殺的名臣
帝王之位無限風光,充滿了誘惑,是人們最嚮往的位置。因此,歷史上,尤其是亂世時,一些臣子便躍躍欲試。一旦付諸行動,他們就把自己置於風口浪尖之上。翻開史書,我們可以看到諸多「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名臣們的「壯舉」。
  安祿山——善於裝傻的「野心家」
  宇文化及——過把癮就死的「造反派」
  楊玄感——後院點火的「末路英雄」
  王敬則——被逼叛亂的「大老粗」
四、時窮節乃見 美名垂丹青——寧死不屈被害的名臣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這兩句詩,可以說是中國古代那些忠臣殺身取義的人生信念。中國古人特別推崇做人的「節操」,因而出現了一些在國家危亡之際,「寧願站著死,不願跪著生」的臣子,這其實也是我們民族精神的體現。
文天祥——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烈士」
  史可法——獨撐危局的「夜明珠」
  楊業——不吃契丹飯的忠烈名臣
  孫承宗——死不降清的明朝忠烈
五、熱血灑疆場 丹心昭日月--死在戰場上的名臣
歷朝歷代,在國家危亡之際,以血肉之軀同敵人作殊死搏鬥的人常常被視作「英雄」。他們在戰場上英勇奮戰,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驚天地、泣鬼神」恰是他們在戰場上殺敵戰死的最好寫照。
  關天培——血濺炮台的超級「戰神」
  陳化成——一身抵得百萬兵的「廉將」
  周德威——保主而亡的黑臉猛將
  盧象升——清「風」吹折的明末「棟樑」
六、多行不義事 青史留惡名--遭報應而死的名臣
歷朝歷代都有奸臣當道的事情發生。這些奸臣大權在握,干盡禍國殃民的壞事,自然引起天怒人怨,最後把自己送上了不歸路。他們人生的大起大落,令人扼腕長嘆,讓人們看到了一幅幅"得意忘形"的活"標本"。
  楊國忠——以妹發跡的流氓宰相
  賈似道——沐猴而冠的市井無賴
  各珅——歷史上最大的貪污犯
  劉瑾——被千刀萬剮的專權太監
七、權大敢欺主 失勢下場悲——失勢暴死的名臣
歷史上有這樣一些人,因為某種機緣,成了手握重權的權臣,於是開始變本加厲地倒行逆施,甚至於把帝王玩弄於股掌之上。「玩火者必自焚」,他們的暴行激起了天下人的反抗,他們的好日子也就過到頭了。
  趙高——玩皇帝於股掌之上的逞凶宦官
  梁冀——東漢政治黑暗的一個活載體
  董卓——竊國戕民的混世魔王
  魏忠賢——禍國殃民的鬮黨魁首
八、但遭君王棄 葉落難歸根--被貶死的名臣
在朝中,由於皇帝聽信讒言或因逆耳奏章,許多名臣被放逐到偏遠的地方。這種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使一些人因此暴死他鄉。歷史上記載的被貶名臣眾多,他們的人生也因此充滿了傳奇色彩。
  屈原——出淤泥而不染的「三閭大夫」
  長孫無忌——他鄉暴死的「國舅」
  裴寂——猝死他鄉的開國重臣
  寇準——客死雷州的北宋「脊樑」

《宦海悲歌》 -書摘

一、黑白常顛倒 身死名不滅--被冤殺的名臣
封建體制下屢屢發生名臣被冤殺的事情,有的因正直而遭誣陷,有的因改革而受攻擊,有的因才高而遭妒忌……他們的冤情雖各不相同,但他們的人生際遇卻體現了那個時代官場的實況。
晁錯——皇帝老兒的「替罪羊」
晁錯是潁川(今河南省禹州)人,小的時候就很聰明,學什麼像什麼。他父親看他是塊材料,就讓他去學申不害和商鞅的刑名之學。這老晁頭當時也不知是怎麼想的,學誰不好,偏要學他們,不說申不害,就那個商鞅,最後死得多慘呀!結果,晁錯的命運也沒比商鞅強多少。當然了,他父親當時也是望子成龍心切,後來當他看齣兒子要惹禍上身時,說什麼都沒用了,只好先自殺了,眼不見心不煩啊!也許他覺得是自己引錯了路,要不就是給兒子的名字起得不好」叫什麼晁錯啊,跟錯主子了吧!
  晁錯聰明好學,那時候主要體現在寫文章上,他的文章寫得棒極了,總是得滿分,那些教書先生還總點著腦袋發出「後生可畏」「青出於藍勝於藍」之類的感嘆。成年之後,寫得一手好文章的晁錯先是做了一個小芝麻官。
由於秦始皇時期的焚書坑儒,隨後又是多年戰亂,導致原來的許多學說都失傳了。漢文帝得天下的時候,想找一個精通《尚書》的人,來幫助其治理天下,但普天之下,能人難尋。後來終於尋訪到齊國的伏生,他是原秦國的博士。據說,他對《尚書》很有研究,可惜已經90多歲了,走路扶著牆不說,撒尿還總尿鞋上。漢文帝咬著手指頭想了半天,總覺得讓這樣的人出來輔佐他,太丟大漢朝的臉了。於是,他想了一個主意,決定派一個人去向伏生學習《尚書》。
晁錯很榮幸地被漢文帝選中。不久,伏生那點兒學問就都讓晁錯學會了。他回來向漢文帝彙報學習成績,漢文帝雖然有很多地方聽不明白,但還是裝作很內行地說:「很好,人才難得,前程遠大!」晁錯聽了這話心裡這個樂啊。從那以後晁錯真就官運亨通了,先後擔任了太子舍人、門大夫、博士等職務。
在任博士官的時候,他寫了一篇名為《言太子宜知術數疏》的作文,這時候的晁錯已經是個有身份的人了,他寫的文章不應當再叫作文了。可晁錯謙虛呀,他堅持要叫作文,遇著誰還很客氣地讓人家幫助改改什麼的。當然了,他心裡清楚,沒有人能改得了他的文章。
他在《言太子宜知術數疏》這篇文章中指出:君主作為天下之主要想建立留傳後世的功業,關鍵就在於通曉「術數」,也就是通曉治國的方法和策略。  
  他認為,君主必須懂得領導藝術,使得群臣「畏服」,懂得怎樣聽取下面的彙報,不要被一些假話、套話、空話給「忽悠」了;懂得怎樣使百姓安居樂業,兜里總有銀子,那樣天下才會長治久安,社會風氣才會好,錢包掉地下都沒人撿;懂得怎樣臣下、子女盡忠盡孝,講文明懂禮貌,那樣臣下和子女的品行就完美了,缺德的人就少了,老奶奶過馬路就有人扶了。
晁錯認為朝臣中關於「皇太子不必研究國家大事」的說法是一種謬論,以前的君主治理不好國家而被臣子殺害,是由於不懂得治國的「術數」。現在太子書讀得不少,但如果只知死背書本,不知如何治理國家,那也是沒有什麼大用的。他建議文帝不僅要選擇切實可用的「聖人之術」讓皇太子學習,而且要經常讓太子陳述自己對問題的看法。
漢文帝看了晁錯的文章,又聽了晁錯說得話,覺得很有道理,就拜他為太子家令(太子家令是主管太子府內庶務的官員,相當於太子府的總管)。由於晁錯口才好,「點子」又多,深得太子寵信,稱他為「智囊」。
在任太子家令的時候,晁錯經常上書給漢文帝,提出一些抗禦匈奴的建議。漢文帝很重視,大部分都採納了。文帝十五年(前165年),皇帝下令全國上下推舉賢良文學士為國所用,晁錯也成為被推薦之一。文帝親自出題,就「明於國家大體」等問題提出徵詢,即「策問」。參加策問的100多人中,晁錯的回答是最好的,被判定為第一名。晁錯寫的《舉賢良對策》一文成為西漢一篇著名的政論文。
在回答「通於人事終始」的問題時,晁錯以歷史上三王的處事原則來闡明自己的觀點:三王時代,君主與臣子的關係很融洽,他們共同研究國家大事,決定天下安定的大計,都以人的本能為根據。人的本能都是想長壽、富裕、安定、閑逸,只有保護、扶持、愛惜民眾的利益,做合乎民情的事,保障了人的本能,天下才能安定。三王制定各種法令,並堅持要求別人像要求自己一樣,寬恕別人像寬恕自己一樣。入之本能所憎惡的,不要強加於人,人之本能所嚮往的,不要強令禁止。這樣做的結果,是百姓和睦相親,國家太平安寧,君王地位鞏固。這是領導者都應效仿的!
  在回答「直言極諫」的問題時,晁錯以五伯的例子來闡明自己的觀點。五伯坐天下時,深知自己才學淺薄,所以把國家大事託付給大臣去處理。輔佐五伯的大臣們,經常檢點自己而不敢欺騙君主,制定法令,以「興利除害、尊主安民」為目的,而不「苦民傷眾」。一切按法令辦事而不徇私情,克服困難不怕犧牲,見有才能的人而不壓制,不讓沒有能力的人走上領導崗位。實行獎賞,表彰忠君孝親的人,而不是把老百姓的財物隨便給那些對國家沒有貢獻的人。施行刑罰,禁戒那些不忠不孝而危害國家的人,定罪量刑得當,犯了罪的人對自己受到的刑罰也會從內心裡感到服氣。如此法治,可以說是平正之吏了。法令不合理,提請君主更正,不使老百姓受到傷害;對君主的暴虐行為,不應順從,而要幫助糾正,不使國家受到損害。糾正和補救君主的過失,宏揚君主的功德,使君主內無邪惡的行為,外無污濁的壞名聲。這樣來輔佐君主,就可以說是直言極諫之士。
在回答「吏之不平,政之不宣,民之不寧」的問題時,晁錯以秦朝的教訓來說明自己的觀點:「秦開始統一天下時,君主的賢明不及三王,他們的大臣的才能也不及三王的助手,然而秦的統一事業完成得很迅速,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是因為地形有利,山川富饒,財用充足,百姓善戰,而六國的君臣大部分都是酒囊飯袋,意見不一致,百姓也不為他們賣力。本國富強而且安定,鄰國貧弱而且混亂,正是統一天下的有利條件,因此秦始皇能完成統一大業。在那時,三王的功績都不能超過秦始皇。」
「但是後來秦衰弱下來了,那是因為任用了奸臣和聽信了不利於國家安定的讒言;大造宮殿,貪得無厭,民力疲盡,徵收賦稅沒有節制;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群臣恐懼,獻媚求存,驕橫放縱,不顧禍患;憑著高興而隨便賞賜,發泄怒氣而胡亂殺人,法令繁多殘酷,刑罰嚴厲殘暴,草菅人命,秦二世這個劊子手甚至以親自射殺百姓取樂;貪官污吏趁法令混亂之際,擅作威勢,獨斷專行,各自為政。」
「秦末始亂,官吏首先侵害的是平民百姓。到了中期,富人官吏也受到了損害。最後,連皇族和朝廷大臣們也受到侵害了。因此,鬧得人人都沒有安全感了,很多人晚上總做噩夢。因此,陳勝帶頭一造反,天下很多人就都一哄而起,秦朝轉眼之間就被滅亡。」
晁錯的分析,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還是比較中肯而切實的。漢文帝看完之後,一個勁地喊「精闢」,差點跟晁錯拍肩膀論哥們了。
最後,晁錯拐彎抹角地批評自己的主子:陛下您上台16年了,可是老百姓還過著以前那樣的窮日子,不到過年想吃頓餃子都挺費勁;攔路搶劫的,佔山為王的,半夜偷盜的,也就是說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還不到位;邊境上也不消停,那些不服天朝管的少數民族搶咱們的美女和大米、白面什麼的。之所以會這樣,想來是陛下您沒有親自管理國家大事,只是一味依靠臣下的緣故。那些大臣們我還不了解呀,那兩把刷子怎麼能跟陛下您相提並論呢?還是陛下您英明啊,快讓他們都靠邊站吧,您還是親自出來主持工作吧。
漢文帝看了以上的內容,心說,你小子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但是他轉念一想,管他是誇還是罵呢,這小子說得還真對。雖然話有些不太中聽,也比那些整天說我是「賢明君主」的人強多了。這樣的人才是忠臣啊!得提拔提拔。文帝下令把晁錯由太子家令提升為掌管議論政事的中大夫。
西漢的諸侯王問題由來已久了,漢高祖劉邦當皇帝時,對外姓人不放心,便封了一堆同姓王到各地去,齊國有70餘座城,吳國有80餘座城,楚國有40餘座城,差不多佔了天下一半。而且這些諸侯王基本上自治,自己設置官署,自己建立軍隊,國內的租稅也都歸自己,就和當年周朝天子下面的諸侯國一樣。當初的設想是假如遇到外敵或是朝中有奸臣作亂,這些諸侯王便可以帶領自己的部隊保衛中央。可是後來這些禍患都被擺平了,諸侯王的勢力反倒對漢朝的中央政權構成了最大威脅。
漢文帝時,已經有諸侯王不服天朝管了,雖然漢文帝給各諸侯王發去了「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的最高指示,很快就擺平了。但漢文帝心裡清楚:表面上是擺平了,有野心的人還是大有人在的。當時很有名氣的大臣賈誼在一篇奏摺中就提出過合理化建議,讓漢文帝把大的諸侯國分成一個個小的諸侯國,分給諸侯王嫡子嫡孫以外的子孫,如果子孫沒有這麼多,就先把沒封的國土空著,這樣中央不侵奪各諸侯王的一寸土地,而諸侯王的勢力卻無形中被削弱了。
應該說賈誼這個點子還是不錯的,可惜漢文帝這個人總是猶猶豫豫,下不了那麼大的決心,不願意因為削藩得罪他的那些親戚們,再加上有很多大臣也反對這樣做,所以賈誼的合理化建議沒被採納。
  晁錯在諸侯王這個問題上的看法和賈誼差不多,也可能他是受了賈誼的啟發。繼賈誼之後,晁錯再一次提出削藩,太子劉啟是舉雙手贊成的,漢文帝的立場並沒有改變,還是拉著官腔說:「此事從長計議。」漢文帝死後,太子劉啟接了班,即漢景帝。晁錯因為過去就是太子黨的人,這回當年的太子成了國家的主子,他當然要官運亨通了。先是被任命為內史,主管首都長安的行政管理工作。晁錯多次請求景帝單獨召見自己,和景帝商議國家大事,當然了,要是能在一起喝點小酒就更好了。景帝對他是非常信任的,幾乎晁錯說什麼是什麼,晁錯因此將國家的法令制度該改的也都改了一遍。這自然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有的人背後說晁錯是出風頭,但是這些人看到晁錯現在是皇帝身邊的大紅人,暫時還沒有誰敢當著他的面說什麼。
  最感到心裡彆扭的是丞相申屠嘉,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權力受到了侵犯,總想找茬兒收拾晁錯,卻一直找不到晁錯的毛病。晁錯的內史府坐落在太上廟外面的空地上,從東門出人極不方便,晁錯便在南邊開了一扇門,鑿通了太子廟外面的圍牆。申屠嘉以為這下子抓住晁錯的小辮子了,便要到景帝面前去告晁錯的狀。晁錯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知道丞相就是要排擠他,就搶先一步先向景帝說明了情況。
  等到申屠嘉向景帝告狀,說晁錯私自開鑿太上皇的廟牆為門,應送廷尉治罪時。景帝卻說:「老申你不要小題大做,你說的那不是什麼廟牆,是廟內空地上的圍牆,這不算犯法。」申屠嘉知道皇帝這是有意護著晁錯,心裡一生氣,竟然氣出病來,不長時間就死了。別人見好好的一個丞相就因為和晁錯鬥氣死了,誰也不憨再給晁錯小鞋穿了,有好酒都找晁錯一起喝,晁錯也就更得意了,不過他表面上還是挺謙虛的,做人也挺低調。
丞相申屠嘉死了不久,晁錯又陞官了,當上了御史大夫,也就是副丞相。他就是在這時向景帝上《削藩策》的,建議凡是有過錯的諸侯王,削去他們的支郡,只保留一個郡的封地,其餘郡縣都收歸朝廷直轄。晁錯特別危險性最大的是那個吳王劉濞,先前因為吳王太子和文帝的皇太子(也就是現在的景帝)下棋時無端被打死,吳王就心懷怨恨,假說有病,不來朝見,按法律本應處死,文帝一想都是自家兄弟,不忍心治罪,只是輕描淡寫地處分了他一下就拉倒了。
  但吳王卻不知道收斂,從那之後更不像話了,公然開銅山鑄錢,煮海水熬鹽,招募了一些「打砸搶分子」,陰謀發動叛亂。晁錯認為,對於吳王劉濞這樣的野心家,削他的封地要反,不削他的封地也要反。削他的封地,反得快,禍害小,不削他的封地,反得遲,禍害大。晁錯斷定吳國必反沒錯,但他強行削藩,勢必會引起其他諸侯王的不滿和反抗,這就不是一個吳王的問題了。而且他把削去的郡縣收歸朝廷,而不是如賈誼所建議的那樣分給諸侯王的子孫,朝廷是得到了利益,而諸侯王的最大利益就被剝奪了,這樣他就把自己置於了風口浪尖上了。
這個《削藩策》一提出來,立即在朝廷內外引起極大震動。景帝下令,讓公卿、列侯和宗室共同議論,大多數人知道景帝是晁錯的總後台,有的人就一個勁地點頭,因此大家在開會時都亂鬨哄地伸大拇指,意思是「領導永遠都是對的」。但是同樣後台很硬的人站出來反對了,那就是竇嬰竇太后的親戚,他們同晁錯當場就吵起來了,當然是文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從此就結下了怨仇。最後,景帝拍板決定:削奪趙王的常山郡、膠西王的6個縣、楚王的東海郡和薛郡、吳王的豫章郡和會稽郡。隨後晁錯又修改了關於諸侯王的法令三十條。這一下諸侯王都被惹火了,聯合在一起準備用武力抗拒削藩。
晁錯這個時候還沒有感到自己的小命就要不保了,他父親畢竟沒白吃那麼多年的咸鹽,聽到各地諸侯都在用各種各樣惡毒的語言罵他的兒子,急急忙忙從潁川跑來,對晁錯說:「兒呀,別這麼幹下去了,危險!」
晁錯說:「父親呀,我做的事情是對的,我是為了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以後你就明白了。」
他父親嘆了一口氣說「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呀。你就要大禍臨頭了,還這樣執迷不悟,我還是走吧!」他父親一到家就喝毒藥自殺了。臨死前說:「死了吧,死了我就省心了。」
  削藩十多天後,早就想造反的吳國便聯合楚國等七國公開叛亂了。他們打出的旗號是「誅晁錯、清君側」。七國的部隊來勢洶洶,漢景帝有點心慌了,便找來晁錯一起商議軍事。晁錯說:「陛下,這些造反的人都是王爺,地位在那兒擺著呢,別人去恐怕鎮不住他們,我看還是您御駕親徵才好。」景帝聽了這話,想了想說:「我還真沒帶兵打過仗,當一回兵馬大元帥也挺好玩的。可是,我要是走了,後院起火怎麼辦呀?誰來鎮守京城呢?」
  晁錯拍著胸脯說:「有我呢,陛下您就放心地去吧,他們沒什麼了不得的,您去了很快就會擺平他們的。」景帝又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去,帶兵打仗雖然挺好玩兒,但風險太大,還是在家裡安全!這一次他沒有聽晁錯的,而是任命周亞夫和竇嬰為帥,帶兵征伐七國。
  大臣爰盎和晁錯素有矛盾,凡是晁錯待的地方爰盎一定躲開,而爰盎在的地方,晁錯也不去。兩個人見了面都不說話。爰盎曾經做過吳國的國相,因害怕吳王勢大,不敢向朝廷報告吳國會反,他回朝後吳國反叛,景帝一氣之下把他的官撤了。這時他通過竇嬰,說自己有平息七國之亂的計策。竇嬰以為他真有安天下的妙計,便馬上報告給景帝。景帝這個時候正在為軍事失利鬧心呢,聽了這話當然很高興,便馬上召見爰盎。召見時晁錯也在座,景帝問道:「你有什麼好主意請說出來吧!」爰盎看了看左右說:「人多,我不便講。」景帝叫左右退下,唯獨留下晁錯。爰盎又說:「人還多。」
  景帝明白了爰盎的意思,對晁錯說:「老晁你先出去涼快涼快吧,這裡好像挺熱的。」晁錯瞪了爰盎一眼,一甩袖子退了出去。這時爰盎才說:「陛下,你沒聽那些諸侯王說嗎?皇帝給王弟們封地,現在晁錯這個賊臣削奪了他們的土地,所以他們起兵,目的是要殺掉晁錯,如果恢復他們原有的土地他們就不會鬧騰了。現在只有殺了晁錯,派使者赦免吳楚七國,恢復被削奪的封地,那他們自然就會退兵了。」
  景帝點點頭說:「如果能這樣當然好了,為了國家的安定,我不會捨不得老晁的,只是有點可惜了。不過為了國家的安全,他作出犧牲也是應該的嘛!」爰盎出完這個「餿主意」,高興地回家喝酒去了。
又過了十多天,前方的形勢依然不妙,七國猛攻不怠,周亞夫和竇嬰都處於守勢,受到攻擊的梁王的告急奏章如雪片般飛來,景帝沒辦法便想下決心犧牲晁錯了。此時又有一些大臣建議殺掉晁錯以平天下,於是景帝就下了命令。
那一天,晁錯正坐在府中的大堂之上,琢磨這幾天皇帝見著自己怎麼表隋那麼不自然呢?莫非……就在這時,街上傳來了馬車飛馳的聲音,不一會兒,一位中尉在堂前喊了起來:「晁御史,皇上有旨,召您即刻入宮議事。」
晁錯心中一驚,一絲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他連忙穿上朝服跟著這個人上了馬車,車子穿街過巷,晁錯往外看了一眼,心說不對呀,這也不是平時往皇宮去的路線呀。他正感到奇怪呢,車子猛然停住了,早有士兵等在這裡。這時那個中尉又喊了起來:「請晁御史下車聽旨!」
晁錯一看這不是東市嗎?這裡可是殺人的地方,難道皇上要殺我?不會吧?他真這麼不講情面?他一邊想著一邊下了車,雙腳剛一落地,就有士兵衝上來,把他雙臂反剪,讓他跪下聽詔。中尉從袖子里取出詔書念到:「御史大夫晁錯,力主削藩,屢進讒言,離間朕與諸王骨肉之情,罪不可赦,應當腰斬處死。」晁錯這時全明白了,可是一切都晚了,劊子手已經舉起了大刀,他只有認命了!
晁錯就這樣為保主子的江山丟了自己的性命。
晁錯被斬后,從前線回來的校尉鄧公向景帝彙報軍情。景帝問:「晁錯被我殺了。吳楚罷兵了嗎?」鄧公說:「陛下呀,吳王想造反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殺晁錯不過是他的一個借口啊!殺了晁錯,天下的人恐怕誰也不敢再為您像晁錯這樣賣力氣了。」景帝問:「說說看,這是為什麼呢?」
鄧公說:「晁錯擔心諸侯強大以後控制不了,所以才主張削藩,這是為了維護中央的權威,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啊!削藩才剛開始,晁錯就這樣被殺了,陛下您這樣做好像是不對的呀。」
景帝喟然長嘆說:「唉!不是好像不對,而是很不對,十分不對,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我要為晁錯平反。」
  ……
《宦海悲歌》 -插圖

《宦海悲歌》
《宦海悲歌》
《宦海悲歌》
《宦海悲歌》
《宦海悲歌》 
《宦海悲歌》 -相關詞條

圖書,小說,文學,教育,書籍

《宦海悲歌》 -參考資料

1.噹噹網:www.dangdang.com
2.卓越網:www.joyo.cn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