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誓言》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守護誓言》是一部由網路作家包子所寫的奇幻小說。

廣告

1 《守護誓言》 -書籍簡介:

如果人真的有靈魂,那麼身體不過是一部機器

2 《守護誓言》 -第一章這樣的我

「死小子,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人不象人鬼不象鬼.我乾脆死了算了.哎呀.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咯」.只見中年美婦人拿著雞毛毯子一邊追打一邊罵著前面的一個樣子非常頹廢的年輕人。

  年青人一臉無奈的閃躲著,也不爭辯什麼。心裡只是希望這種情況能快點結束。

  我叫顏天,這樣的場面只要老媽生氣或者興奮的時候都會發生的,而我通常是不說話,和盡量讓自己的傷害減到最低.

  「年紀輕輕就這樣.天天從早睡到晚,你也給老娘去找份工作呀.難道要老娘養你一輩子呀.臭小子」。老媽凶神惡煞的罵著語氣中是很強的恨鐵不成鋼。

  顏天心想看來老媽今天是真的火了.一定是聽了那家的小子什麼什麼吧.看來今天是沒完沒了了.只好去外面散個步在回來得了.顏天飛快的打開門跑到房外,輕喊了一聲:「媽,我出去散個步!」「你這該死的小子.每次都這樣.你不要跑,老娘還沒罵夠呢!」而漸漸遠去的顏天現在心中卻只想道:「這樣的日子.自己還要過多久呀!」

廣告

  「真冷呀,現在已經是冬天了呀.兩年了,自己昏昏沉沉的過了兩年了。為什麼自己還是忘不掉?心中那道影子卻更加清晰」顏天抬起頭獃獃的看著天空想到,淚水漸漸就要流了出來。卻又強制忍住。寒冷的北風的呼呼的吹進顏天的身體,顏天卻迎著北風一步一步獃獃的向前走去,。街上的人很少,就算有也是急匆匆的走著。昏暗的路燈陪著顏天那孤單的身影一路向前,也看見顏天的臉上時而喜時而悲。也不知道顏天走了多遠忽然被一個熟悉的聲音驚醒。看了看四周,自己怎麼不經意的就走到老爸上班的地方了。而在離顏天不遠處一個50多歲的男人,正彎著腰,緊緊的低著頭,只為了不讓寒風吹進本已僵硬的身體.雙手正指引著一輛轎車停到指定的位置,喉嚨發出顫抖的聲音:「好,好,好在過去一點.」顏天看到眼前的一幕,雙眼很快泛出了淚水,心中更是有千百萬個聲音在說著什麼。

廣告

  「終於停好了,真的是好冷呀.年紀大了手腳都不怎麼麻利了.眼神也不行了.不知道這份工作還能幹多久呀!」男人心中想道.當他轉過身看到不遠處站立的顏天.眼神猛地堅定起來.就像什麼事都能扛下來似的.

  男人笑笑的走了過來說道:「阿天,怎麼了又被媽媽罵了吧.」話音剛完已經到了顏天的身旁.剛剛搽完眼淚的顏天,剛轉過身想笑著說沒有.但是當顏天看到男人的已經泛白的頭髮,又不爭氣的流出了眼淚.忍不住用胸前的雙手緊緊抱住男人喊了句:「爸!」老爸看到這個樣子以為顏天是受不了責罵立刻關切的用手拍拍了顏天頭說道:「孩子你這是怎麼了.你也知道你老媽那個人也是為你好呀.你就讓她罵罵.不要往心裡去.知道嗎?古人不是說:天生我才必有用.孩子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只是心中有些事你還是放不下,你總會找到自己該做的事的.走上自己該走的路,不要想太多呀,家裡老爸還能抗下去。試著去找點你喜歡做的事吧。」

廣告

  看著手上的2百塊錢,顏天又忍不住的回過身看了看,遠方老爸那步伐蹣跚的背影.淚水又流了出來。顏天沒有目標的街上隨意的走著.腦海里只閃現著老爸給他這2百塊錢的場景。老爸從口袋掏了一張接著又掏了一張.然後看著又想了想.剛剛要把一張給顏天但是當他仔細的看了看顏天的時候.卻又全給了顏天.只說了句:「瞧你這樣.去買件衣服吧.」可是顏天卻分明看到老爸看了看自己的鞋子.都市的路燈雖然昏暗.但是顏天還是看見老爸兩隻鞋子都破了個洞.路上不知道流了多少淚水,更想到這些年家裡人只是罵罵他.但是卻從來沒有問他為什麼.想起這些顏天的心裡就很難受。就這樣繼續沒有目標朝著轉角有燈光的地方走去。「可是我的人生路途的轉角在那裡。而那轉角是不是就是自己曾經想要的。」顏天邊走邊在心中問道。

廣告

  看了看前面那幾個有些年歲的四個大字「幸福小區」,顏天不禁心中苦笑。怎麼又走到死黨白楓在幸福小區租的房子來了呀。也許這就是朋友,和莫名其妙就走到白楓這裡的原因吧。當世界上所有人都在改變唯一不變的是那真正的朋友。也只有真正的朋友會永遠給你真正的幫助,安慰和支持。而現在的顏天就需要朋友。因為顏天的心情很壞很壞。顏天信步走進小區,由於這個小區年代久遠,住的人也很少,大多數人都選擇住進由政府修建的商品房,既新潮又便宜。而還堅持住在這裡的大多是戀舊的老人家,所以連物業公司也只是偶爾來處理一些事情。這裡有個傳說;「只要住進幸福小區的人會和自己心愛的人永遠幸福快樂的過一輩子。」而現在顏天的心裡又想到這個傳說,不禁想到那些還住在這裡的人或許是為了這個傳說吧更或許是一種守候吧。而自己卻早已經離這個傳說很遙遠了。昏暗的小區燈光下,顏天一步步走向白楓住的樓房。

廣告

  顏天朋友很少,白楓就是其中一個。白楓外號瘋子,至少顏天就是這麼叫的,「白風起,楓葉飄飄。」風沒顏色就是白,一個很飄逸的名字性格卻很不洒脫,什麼事都要堅持到底,是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但是瘋子對於別人的私隱卻從來不問。顏天都不知道凡是無所謂態度的我怎麼在高中卻成為了他的好朋友。或許就是我們從來沒有問起對方的隱私吧。高中畢業之後瘋子就去了國外。幾個月前不知道怎麼又飄到顏天這裡來了。說來找工作。但是找到現在都沒找到。到是迷上了遊戲,說什麼以後就靠遊戲吃飯了。顏天就問:「至少你也是個海歸。找工作應該不難呀。「瘋子苦笑道:「你不懂,我的人生已經成型但是我卻想盡量改變著。或許這是我最後的瘋狂。畢竟我在裡面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

  看著瘋子為打個所謂的BOSS經常等N個幾小時。為砍個人砍個一天一夜,顏天徹底無語了。顏天心中想:瘋子多好的一個孩子,怎麼就墮落了呀。

廣告

  上樓,顏天一口氣爬了五層樓梯終於到了瘋子的住處,心中埋怨道:「現在,小區的房子基本都有電梯,死瘋子偏偏為了幸福這兩個字就租在這沒電梯的小區。」剛敲門,門「砰」的一下從裡面拉開了。嚇了顏天一跳。「你怎麼來了。」正準備出門的瘋子驚訝問道。「哦!來看看你。」顏天邊說邊向瘋子看去。瘋子今天穿著一套西裝。頭髮賊亮。本來就帥氣的他,更加顯得加英俊。就是看起來很緊張。忙繼續問道:「瘋子打扮的這麼帥是要去那呀。」瘋子答道:「來看我,來這裡幾個月了你就來了看我三次。而且每次都心事重重。不說這個了,包子你難道不知道嗎?今天是我們高中聚會呀。」顏天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是嗎?我不清楚呀!」

  瘋子仔細的看了看顏天忽然嚴肅的說:「你看你一副頹廢的樣子,衣服也不知道穿了多久沒洗。快進來我幫你搞定下形象吧,我可不想,夢想高中曾經的校園三傑的形象被你敗完了。」根本不等顏天開口,就把顏天拉進房間。半個小時后,瘋子說道:「包子想不到整形后的你,瀟洒不減當年呀!要是你頭髮在減減,鬍子在刮掉。人顯得有精神些,那就更好了。」顏天一臉鬱悶聽著瘋子的評價,然後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心中只是想道:「我還是當年的我嗎?」

  「快走吧。知道你帥呀,用不著照那麼久鏡子吧。瘋子看到顏天對鏡子發獃忙說。不等顏天回話強行拉出房外順手關上門。「我找你好像有點事呀!」回過神的顏天說道。「什麼事呀!邊走邊說吧。」瘋子邊下樓梯邊說道。我忙追上瘋子那快速的步伐,「用不著那麼急吧。」看著瘋子那瘋狂的下樓梯的步伐,到了樓下的顏天問道。「那個,小雪要來呀!」瘋子臉色一紅說道。顏天打趣的對瘋子說:「原來是我們夢想高中校園當年的校園三傑之一的瘋子暗戀。我算算暗戀多少年了呀……好像十根手指都算不了呀。」

  「什麼什麼呀!快閉上你的臭嘴。給我攔車。不然等下說什麼事我都不會幫你」。瘋子一臉羞澀的對我吼道。

  「靠,你小子。每次都這樣威脅我。好。!我這就幫你攔車帶你去見你的初戀。」顏天笑道。瘋子的臉一下子更加紅了就像紅彤彤的蘋果。顏天看到這一幕不由想到。都快8年了瘋子還是不能遺忘。也許這就是初戀吧。瘋子至今還沒有女朋友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吧。瘋子還真的是很專一呀。而他住進這幸福小區更是表現出心裡的希望」想想從前的自己何嘗不是一樣。可是至少瘋子還有希望。然而自己卻……抬頭看了看滿天繁星的天空猛的像決定了什麼接著拍了拍瘋子的肩膀說道:「加油。」瘋子獃獃的望著我,然後重重的點了下頭。

  華天大酒店門外,你不是很窮的嗎?那來的那麼多錢。當瘋子用1000塊要的士司機上演一場現實版的的士時速的時候顏天就想問,但壓抑的司機爆發了就太可怕了,看著飛快成為倒影的建築物,顏天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下車的時候滿身虛汗。兩腳發軟。不過顏天還是問道。

  「不都是打遊戲賺來撒。別說了快走吧。在不走就真遲到了,等下我在跟你解釋清楚。」瘋子著急的說道。一把拉住顏天就往酒店走去。

  任由瘋子拉著走,顏天心裡卻想:「老爸老媽都老了,而自己卻還不能去承但自己該有的責任。這些年自己逃避的人和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既然沒有人生希望的是我自己,又何必讓家裡人對我失望呢!玩遊戲到是一個逃避現實中一切的好方法。還能賺錢。剛剛自己想對瘋子問的事不就是自己現在心中所想的嗎?」

  在想什麼呀?我們到了。瘋子站在門口緊張的扯著顏天手臂上的衣服。顏天回過神,原來自己已經到。向裡面望去,會場很大。絢麗的燈光下人也很多。但是感覺很多都不認識了。的確6年時間改變的東西太多更何況是人了。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但是我知道改變的最多的就是他們的心。或許我們都已經不在是從前那個單純的少年了。「月非昨日月,心非昨日心。」顏天不由的感慨。「哦,那麼我們進去吧」。顏天說道。但是此刻的瘋子只是獃獃的望著會場的一個角落。根本絲毫沒有聽到顏天的話。

3 《守護誓言》 -第二章這就是我

 顏天順著瘋子的目光看去。只見在會場右邊的一個角落。兩個截然不同氣質的美女正在交談著。周圍的人都獃獃的看著。卻都不敢靠近。一個正是瘋子暗戀著的於小雪,而另一個給人的感覺很冷傲。不過很面熟,但卻不記得她是誰了。「走吧。怕什麼去打個招呼。」顏天說完不由瘋子反抗就拉著瘋子向小雪走去。耳邊只傳來瘋子的自言自語。「這樣好嗎?都不知道她結婚了沒有。」「想那麼多幹什麼,問下不就知道了。」顏天說道.「可是你知道的我看見她都很緊張更何況是跟她講話。」瘋子緊張的說。

  「大不了我幫你問,但是你要知道你終究是要面對這個問題。你要是不開口別人是不會知道的。」顏天說

  瘋子擔心的喃喃幾聲,四周人太多很吵顏天也沒聽清楚。不容易呀,一邊要打招呼一邊要緊緊拉住瘋子的手。不然瘋子又會像以前一樣立馬跑掉的。也不知道瘋子是怎麼回事想見面卻又怕見面。穿插了好一會,終於走到於小雪的旁邊。顏天說道:小雪,你還是那麼亭亭玉立呀還是那麼漂亮!顏天話音未落。而瘋子早在顏天開口的時候就躲在顏天背後。「這位同學難道不知道打擾兩位美女談話,是很不禮貌的嗎?」只見那個冷傲的美女冷冷的對顏天說道。剛剛遠了沒看清楚,現在走近仔細看才發現這位美女真的很冷,冷的有些嚇人。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座萬年的冰山。「冰山有美女,因冷而成霜。冷如霜」顏平忽然大喊道。

  聲音很大,會場所有的人都向顏平看去。然後轉向一臉冷傲的冷如霜,其中有幾個整了整自己的衣裝。信步走向冷如霜。冷如霜望著眼前的一切皺了皺眉頭,心中恨道:「用的著那麼誇張,不過聲音有點耳熟。」看著前面這個人伸了伸雙手做了個無奈的標準動作。,冷如霜腦海中立刻想起一個人,一個在高中總是作弄自己的人,每次耍到自己就是這個動作。那躲在他後面的應該就是白楓吧。「你是顏大哥。話還是那麼甜。」冷如霜旁邊的於小雪興奮的說道。「小雪我去那邊打下招呼。你和這個臭包子好好聊聊。」冷如霜冷罵著說道。轉身朝著顏天引來的麻煩迎去。小雪一聽這話,笑著說;「冷姐姐你怎麼還是那麼喜歡貶顏大哥。顏大哥也是的明知道是冷姐姐還那麼大聲。」顏天尷尬的笑了一下。心裡卻在想:自己好像一碰到這塊冰山就想整她。而她也總是不望在任務場合貶低我。那麼多年沒見。可是為什麼還這樣。可能是習慣吧。

  冷如霜離開的時候狠狠的瞪了顏平一眼。意思很明顯,小子走著瞧。顏平裝出一副很誇張怕怕的樣子。讓冷如霜又好氣又笑。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小雪不敢相信的望著冷如霜的翩然一笑。「小雪這下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和她抬杠了嗎?」顏天望著漸漸離去的冷如霜說道。

  小雪猛的點頭說:「謝謝顏大哥,這幾年我都沒看到冷姐姐笑過。」「是呀!我也好久沒看到了。」顏天心中暗道。

  顏天笑著對小雪說道:「現在就謝我太急了吧。不要閉眼呀。」一把拉出藏在我背後的瘋子。

  兩人同時一呆,眼睛仔仔細細的看著對方。好像要看出什麼東西來。兩人卻又始終不開口。

  「看來是該我表演了。」顏天心中想道。

  「呵。。!小雪,你永遠是我最愛的妹妹。」顏天最真誠的樣子說道。不過最後那兩個字很小聲。

  從瘋子的接下來的動作,顏天知道自己騙到瘋子了。

  瘋子忽然在剎那間一拳就把顏天打在地下,哭著朝顏天大聲喊道: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的我最愛的是小雪。然後絕望的望著小雪,口中喃喃自語:「自己為什麼那麼沒用,就是說不出那三個字。」倒在地上顏天心中苦笑;「等待,會讓你失去很多東西。到你想要在等到卻在也沒有機會。瘋子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

  在瘋子打顏天那拳,周圍的人已經開始注意到我們。有些人立刻就想圍過來勸架。

  顏天一看忙站起來說:「這是家事,大家不要管。」那些想勸架的人也只好靜靜周圍看著。冷如霜也不知道從那裡,走了過來關切的問道:「小雪到底怎麼回事。」

  小雪猛的從瘋子剛剛說的話里,反應過來。你幹什麼呀!顏大哥像我親哥哥一樣。

  瘋子聞言不敢相信的說道:「可是剛剛的話。」

  那是我們高中時候的顏大哥從幾個流氓的手裡把我救出來。從那個時候起我就把顏大哥當作我哥哥,而顏大哥也像哥哥一樣保護我。你難道沒聽到他最後說妹妹嗎?小雪哭著說道。瘋子獃獃的看著顏天心裡想到:「這是自己認識的顏平嗎?凡事無所謂的態度,怎麼今天會做出這樣瘋狂的事。他到底想幹什麼。」顏天見時機成熟忙拉起小雪的手,走到瘋子面前說道:「你的愛之拳還真重,看來以後你可以保護小雪了。小雪不要怪瘋子,他不緊張你就不會打我這一拳。在怎麼說一拳換來瘋子對你剛剛說的話還是值得的。」繼續對小雪說:「小雪大哥知道你早就喜歡瘋子了,本來是想讓你們高中后你們自己慢慢發展,可是你們卻總是刻意逃避對方白白浪費了六年。人生有多少次六年,你們又還會為對方等待多少年,這次大哥這樣做只是希望你們幸福。我不希望你們以後失望呀!說到最後顏天似乎想起了什麼眼神也變的悲傷起來。

  瘋子一臉的愧疚,顏天重重的拍了拍他肩膀說。「一世人兩兄弟。只要你跟小雪幸福就好。」

  「大家現在覺得我們應該做什麼呀!」顏天大聲的說道。忽然有人拍著雙手大聲喊道:「瘋子表白,瘋子表白。。。。。」全場頓時起鬨。掌聲接著喊聲有節奏的響起。

  瘋子感動的看了顏天一眼。小雪則依依不捨的看著顏天。就像要那要出嫁的姑娘。顏天只是更加用力的拍起雙手。

  看著遠處瘋子緊緊抓住小雪的手錶白那一刻的時候。顏天明白屬於他的演出已經結束。顏天欣然走出了酒店。

  外面的風很大很冷,顏天卻獃獃的站在外面抬著頭看著滿天的繁星,寒冬雖冷星空卻格外的清晰,顏天仔細的找著星空最亮的一顆星星。「你曾經說過你永遠是星空那最亮的星星。只要我活著就會永遠看著我。怎麼就是找不到呀。」顏天著急的說道。「哈哈。找到你了。你還是那麼頑皮。你知道嗎?我沒讓我的朋友跟我一樣失望,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幸福。。。。。。。。。」

  「哇看你還是那麼閃亮。在那邊一定很好吧。可是,阿月,我真的好想你。滿天繁星彷彿模糊的閃現出一個活潑的少女,對著顏天笑。顏天拚命的想用手抓住。但是卻感覺少女離自己那麼遙遠。甚至遠遠的看不見。

  為什麼,為什麼要丟下我。顏天無力的坐下,眼淚早已不受控制的落下。

  遠處,冷如霜冷冷的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4 《守護誓言》 -參考資料

http://book.zhulang.com/69107/index.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