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三四郎續集》

標籤: 暫無標籤

4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黑澤明的武俠經典續集,展現武士和男性陽剛美。著名導演黑澤明1943年的經典電影續集,更深刻的刻畫人物形象,展現日本武士和男性陽剛之美。描寫姿三四郎手下敗將的兩名弟弟苦練空手道,決心為兄報仇。

《姿三四郎續集》 -基本資料
《姿三四郎續集》海報

黑澤明首執導演筒的電影為1943年的《姿三四郎》,因影片大受歡迎,遂於兩年後開拍《姿三四郎續集》,這也是黑澤明一生中唯一為一部影片做續。本片繼續上集的故事,將一段尋仇故事表現的別有風味。特別對反派角色的描述刻畫出了有血有肉的另一面。

反派角色彈三郎:尖突瘦削的臉,一頭逢松的長須,一臉雪白的化裝,散發出一陣奇異的殺氣,使片末的一場雪地決鬥氣氛逼人。黑氏早期的風格特色就是強烈的戲劇衝突與人物性格的對撞,而這一切又都包涵在導演略帶詼諧的手段中融化的格外有味道。《姿三四郎》二集雖不能代表黑氏的最高水準,但一鳴驚人的創作手段為日本影壇一掃平庸之氣。
.

《姿三四郎續集》 -劇情簡介
《姿三四郎續集》海報

 由於比武,被自己打成重傷的柔術大師村井離開了人世。姿三四郎(大河內傳次郎 Denjirô Ôkôchi 飾)覺得心中愧疚,無法面對愛人,所以遠走他鄉。當他重新踏上故土,卻路遇美國大兵欺負弱小平民,正義凜然的他挺身而出,擊退了不可一世的美國人。此後,他發現了很多在利用功夫謀生而不是弘揚武學真義。在拳擊比賽現場,他赫然見到一位武學泰斗要跟美國拳擊手過招,只為用出場費養活生計。姿三四郎的內心非常掙扎,他覺得有必要為重塑武學精神做些事情。他破了三戒:喝酒、打鬥、並在公開場地表演,只為重新打破某種陳規瓶頸,樹立柔道之新意義。這時,兩位空手道拳手前來挑釁,他們的父親因為跟姿三四郎的比武而身受重傷,所以他們苦心修鍊發誓報仇,一番龍爭虎鬥迫在眉睫.

廣告

《姿三四郎續集》 -拍攝花絮
《姿三四郎續集》劇照

 因為《姿三四郎》票房價值很高,所以公司讓我拍續集。 這就是商業主義致命的所在,電影公司發行部似乎連「不可守株待兔」這個諺語都不懂。他們以為一部賣座很好續集也必然成功,不想開拓新的領域,總想舊夢重溫。重拍的影片絕不如前作,這雖然是經事實證明了的,但他們還要蹈此覆轍,這才是地地道道的愚蠢行為。重拍的人為忌避以前的作品,彷彿是以殘羹剩菜為材料做出的菜肴,不倫不類,觀眾看這種東西,當然夠倒楣的了。 《姿三四郎續集》幸虧不是重拍還倒好一些。然而它畢竟是重煎的葯。我為拍這部影片,不得個勉強鼓起創作熱情。 

檜垣源之助的弟弟為哥哥報仇,要向三四郎挑戰的故事中,我對於源之助從他弟弟檜垣鐵心身上看到從前的自己因而感到苦惱這個情節,很感興趣。 這個作品的高潮是三四郎與鐵心在雪山上決鬥的場面。在發哺(溫泉、滑雪場)拍外景時,曾發生了兩起可笑的事。

廣告

其一是幫著搭建外景的小木屋時,手套沾著雪就去烤火,結果雙手濕透,到了傍晚,熟已凍得失去知覺,全體人員只好逃回溫泉旅館。那時我想直奔澡塘跳進熱水裡,但那溫泉太熱下不去,我想加上一些涼水,連忙從水槽里打上水來,不留心在凍了冰的洗衣槽那裡滑倒,一桶水從頭淋到腳跟。 我一輩子也沒有感到過這麼冷過。 這可能和前面提到的山本先生表現「熱」的短鏡頭劇本不相上下,大概堪稱「冷」的短鏡頭劇本了。我光著身子讓冷水這麼一澆,全身直打哆嗦,還得往溫泉里兌涼水,正在名副其實的艱苦奮鬥中,攝製組的人來了, 他們聽到我喊幫忙,看到我上下牙捉對兒廝打,急忙汲來桶熱水,兌上涼水之後,從頭頂住下澆我。 當時我覺得活過來了。這麼簡單的事自己本來能夠辦到的,看來,人過於慌張就變成傻瓜。 

廣告

在發哺拍外景時的可笑事情是關於檜垣源之助最小的弟弟的事。檜垣最小弟弟源三郎這人是個半瘋,給他扮裝可費了苦心。頭上給他戴上能樂假髮一般的假頭髮,臉塗成白的,嘴唇用口紅染成赤紅,讓他穿—身白,手上拿著一根細竹竿(能樂中的狂人都拿這種東西)。(註:能樂,日本一種古典歌舞劇。演員戴面具表演。) 扮演源三郎的是河野秋武。有一天,他的戲很快就拍完了,所以讓他提前回了旅館。 當時的外景現場在一個積雪很深的山崖上。我站在山崖住下看,只見七八個滑雪的人從山崖下邊的道往上走來5。 那些滑雪的看了看前方忽然停步,立刻轉身往回猛跑。難怪他們逃跑,在這沒有人煙的深山裡,看到這身打扮和化妝的源三郎朝自己走來,當然非快逃不可。 這也跟我一樣,我乾的這一行,本來毫無惡意,可是有時卻讓某些人嚇個半死。後來我在旅館里碰見這些滑雪的,把實際情況說了說,向他們道了歉。 這次外景拍的是姿三四郎與檜垣鐵心在深雪中決鬥,戲的要求是兩人都赤著腳,所以實在夠演員受的。 直到現在,藤田進(扮演三四郎的演員)見了我還喋喋不休地談他演戲時如何凍腳,抱怨我的話說個沒完。 藤田在上集里扮演三四郎,儘管是隆冬二月,我也曾讓他跳進水池過,這回又讓他在深雪中打赤腳,定會積怨很深。老實說我並不是跟他過不去,誠心讓他倒這個楣。 我跟他說,多虧演了這部戲,所以你才成了明星,這一點必須想得開才對。  

廣告

《姿三四郎續集》成績不太好。  評論認為黑澤有些自滿了,實際上我並沒有自滿,唯一原因是我沒有為它使盡渾身力氣。

《姿三四郎續集》 -電影評論

 《姿三四郎》憑著激烈的動作場面和極強的可視性,在戰時的日本非常賣座。由此,東寶公司決定讓黑澤明再執導一部續集。 
  
有人問過我,黑澤明最差的一部作品是哪部?很遺憾,我的個人觀點就是《續姿三四郎》。雖然說續集一定狗尾續貂的說法並不全面(比如《教父2》),但是《續資三四郎》的的確確是一部很沒有誠意的作品.綜觀全片,可以看出黑澤明拍攝得極為隨意,連他本人後來都曾經說過:「讓觀眾去看什麼續集實在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 

與上一部故事的單線索不同,這一集的故事線擴展成為了三條:第一,是身為警界道館的高手姿三四郎招收了門生,做出了「尊師重教,星火相傳」的「義舉」;其二,就是飛揚跋扈的美國拳擊手侮辱日本國人,姿三四郎忍無可忍終於出手教訓;第三,就是在上一部最後被姿三四郎修理得面目全非的空手道高手日垣建之介,居然此人還有兩個神經病兄弟,他們要再次向三四郎請戰,一決高下。 
  
試看這樣豐富的故事線索,影片似乎沒有理由不好看。可是最後的結果便是,三條故事線彼此各行其是,誰也不挨誰。「尊師重教」的那段情節有頭沒尾,也沒有把三四郎的人格修為提高到什麼程度。「痛扁美國拳擊手」的段落被後人無數次模仿,但是黑澤明這次顯然是對鼓吹「大日本愛國主義教育」沒有興趣,草草兩場戲敷衍了事。 

那麼《續資三四郎》難道不能拍得比上一部更好嗎?其實從很多方面上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不過這個時候,我們就能看出黑澤明作為一個藝術家的固執和可愛的任性了。我們通過對他作品的研究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他是一個絕對不重複自己的導演,無論是題材的選擇還是拍攝的手法,他的追求永遠在不停的向上攀升。當然拍攝《續姿三四郎》有很多客觀因素,也有他本人的無奈,所以,他處理得就這樣的潦草和漫不經心,當然也沒有貢獻出任何一場給人印象深刻的戲。可以說《續姿三四郎》的失敗,並不是因為黑澤明對創作的放任自流,而恰恰是他過於堅持和執拗的結果。 

與黑澤明同時代包括後來的很多日本電影導演為了商業效益和很多原因,把一個題材挖干刨凈是很常見的事情。試問光一個《宮本武藏》拍了多少部呢?《座頭市》呢?但是這是別人做的事情,不是黑澤明要做的,終黑澤明其電影生涯,我們再也沒有看到過像《續姿三四郎》這樣的作品,這個題材後來被那個在中國熱播的同名電視劇發揚光大。 

廣告

我們可能很難想象李小龍版的《精武門》最後,陳真如果沒死,再拍個N部續集,再踢碎幾塊匾再放倒幾個俄國大力士是什麼情景。所以,很值得慶幸,黑澤明沒有,也永遠不會再拍什麼《姿三四郎·3》了。 

《姿三四郎續集》 -編劇介紹
《姿三四郎續集》黑澤明

 黑澤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最為西方人所熟知的東方導演。他1910年出生在日本東京品川區東大井三丁目18番附近。他的父親黑澤勇是個有著正統武士血統的日本人,戰時,他是部隊里的一位官員,戰後他成為了學校里的一位體育教師。黑澤明的母親黑澤縞來自大阪的商賈之家,是位極具自我奉獻精神的日本傳統女性——無論是明治時期還是幕府時期,這樣女性都是日本國民所讚賞的對象。黑澤明有兄弟姐妹各4人,他是年齡最小的一個。由於各種原因,他只有一位哥哥活了下來,而正是這位兄長卻對黑澤明日後的導演生涯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1945年的2月15日,《姿三四郎續集》上映,當月黑澤明也和《最美》的女主角Yoko Taguchi在睦仁神殿里舉行了婚禮。起先,這對新人的生活很拮据。黑澤明作為導演的工資很低,只有Yoko做演員的三分之一。12月他們的兒子降生到了這個世界上。在這段時間裡,日本的反戰聲一浪高過一浪,黑澤明由此創作了劇本The Lifted Spear。情理之中,這個劇本沒有通過審查。這也導致了黑澤明的下一部電影《踩虎尾的男人》在倉促之中上馬開拍,拍攝過程中,日本宣布戰敗,並且無條件投降。可是在影片審查上,黑澤明和日本政府發生了摩擦。那時,日本政府朝不保夕,他們動員美國人一起禁止影片的上映。其理由是「黑澤明用電影影射、諷刺美日兩國的現狀」。可是對於黑澤明而言,政府是失敗的,因為當時在日本的美國人可以自由地進出片場並且觀看影片。這些觀片人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約翰.福特。當時他留了一張字條給黑澤明,想和黑澤明見面詳談,可是黑澤明卻沒有收到這張字條……多年之後,二人才在倫敦得以相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