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裝甲團長》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一部作品的真正生命力,是它創造出生動鮮活的人物,加上獨特的風格化了的視覺的敘述,不斷推動故事向前發展。本劇塑造了一位有著鮮明個性的現代女軍人,一個令人信服的女裝甲團團長。這是我軍第一個現代女軍事作戰指揮員的形象。本劇根據全國十大女傑張可的事迹改編。

《女裝甲團長》 -簡要概述
《女裝甲團長》范智博

 本劇塑造了一位有著鮮明個性的現代女軍人,一個令人信服的女裝甲團團長,這是我軍第一個現代女軍事作戰指揮員的形象。
本劇是根據全國十大女傑張可的事迹改編,她的成功,她的執著,她的胸懷,她的狀態,令人感到震撼,生動地刻畫了現代軍人的力量和性格,體現了軍事改革和真實人性之間的矛盾,同時展現了現代裝甲兵演習的場面,極富個性地傳遞出奮鬥歷程中的生存狀態,但更為重要的是這部電視劇弘揚了一種由大眾英雄鑄造起來的中國精神。劇中反映了有著光榮傳統的「白老虎連」當年創建了「死打硬拼」精神的歷史背景。如今他們發揚了這種精神,在改革開放,建設現代化軍事強國的今天,我軍裝甲官兵,在刻苦訓練的同時,努力攻克科技難關,將現代科技練兵推向更高的目標。同時體現了裝甲官兵,團結如鋼,親如兄弟,苦練軍事技能的優良軍事作風,是一部展現當代裝甲兵精神風貌的主旋律作品。

《女裝甲團長》 -獲獎情況

《女裝甲團長》獲2003年大眾金鷹獎,最佳表演藝術獎

《女裝甲團長》 -主演資料
姓名:范智博
《女裝甲團長》范智博
 
生日: 1月2日
星座:魔羯座
身高:1.72M
血型:A 型
教育背景:上海戲劇學院
演出經驗:
電視劇
《女裝甲團長》飾演:張蕾,合作者:劉長純、黃志忠,導演:石學海
《江山》飾演:杜小歡,合作者:李幼斌、史蘭芽,導演:巴特爾
《女子監獄》飾演:海蘭,合作者:楊聖文、徐衛,導演:張新建、楊小雄
《今夜無人作證》飾演:霍紅,合作者:巫剛、李敏,導演:夏傳林
《抓住幸福不撒手》飾演:劉芳,合作者:趙毅、鮑大志,導演:左泓
《田野一片青紗帳》飾演:葵花
《女裝甲團長》 -相關新聞
主持人:今天給您推薦的電視劇是以十部優秀共產黨員題材為原型的系列劇——《以時代的名義》當中的一部,名字很有特色叫《女裝甲團長》。聽到這個名字,您肯定會覺得裝甲部隊應該是男人馳騁的天地,這時候出現了一位女性,而且還當上了團長。她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太有傳奇性了,她從一位普通的藥劑師到作戰參謀,再到女裝甲團長。到底她有什麼樣的品質,促使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呢?
導演石學海
主持人:一部作品要想打動觀眾,必須先打動創作者本身。您在接觸這個題材,給您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什麼?包括原型人物。
石學海:一開始看到張可的時候,我當時就懷疑這樣一個女性能不能領導千軍萬馬。長得非常漂亮,身高1.58米,有江南秀女的感覺,但與她交談后,感覺確是非常了不起。她有現代女性非常突出的特點,非常的智慧、非常的敏銳並且很有文化。
主持人:很有智慧的一個人。
石學海:她能夠為了寫軍事文章,寫一本書,而五年不看電視。在中國我覺得是一個神話。
主持人:現在的戰爭觀念發生了變化,過去打仗可能是在戰場上拼刺刀,但現代高技術戰爭不再這樣。完全是靠高科技,靠人的智慧,所以有造就這種女裝甲團長的機會。作為導演,包括所有的演員,在創作過程當中,是不是得先轉變自己的觀念,然後再去表現張可。
石學海:劇中大家看到的參謀長趙森,實際上就有我自己內心的影子。我和張可談了五個小時后,我對她的看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覺得她完全可以作為現象來研究,因為一個女人能夠在現代化的部隊領導千軍萬馬,要克服很大障礙。最主要就是觀念上的轉變。大家對女性的看法,我自己也完成這樣一個過程。如果沒有這個過程,我想就沒有今天的《女裝甲團長》。
主持人:過去有一句話,大家可能都知道,「戰爭讓女人走開」,因為戰爭就是男人的天下。但我覺得女軍人的形象也挺多的,下面咱們一起來回顧一下曾經在哪些作品中出現過女軍人的形象。
觀眾:像《導彈旅長》、《和平年代》、《紅顏魂》,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激情燃燒的歲月》。呂麗萍扮演的楚芹,還有《女子特警隊》的雷敏。
觀眾:記憶最早的就是《高山上的雷振林》、《戰火中的青春》。
觀眾:我記得以前解放戰爭的時候,有江姐。抗美援朝的時候,有王誠的妹妹王芳。
主持人:大家說了這麼多有沒有注意到,這些作品當中,女性全是大綠葉。大家可以很輕而易舉的說出《激情燃燒的歲月》裡面的石光榮,《突出重圍》裡面的方英達,但是大家能夠準確的記得這當中女軍人她們的名字嗎?大部分可能都記不清楚了。今天通過這部戲,我們感到戰爭也可以成為女性的舞台。
石學海:張可的成長,劇情里也講到。這不是她一個人的能力,是時代進步所造就的,說明部隊已經改變了很多的觀念,打破了過去對女人狹隘的眼光。時代改革已經走到了能出現女裝甲團長這樣一個社會氛圍當中去。
演員范智博、姚居德 
主持人:二位都沒見過張可,是如何來體會張可的?一位是要演張可,另一個是在劇中始終陪伴她的老軍人形象?
范智博:我對張蕾這個角色感覺是,我要把她演成一個非常堅強,從內心到外在的形體都要很堅強的形象。但是,當我走進部隊的第一天,我覺得軍人不是我想象當中的那樣,軍人的感情也是豐富多彩的。無論是他們的業餘生活,還是艱苦訓練。軍人的訓練不只是靠你的體力,每個人的體力都可以完成,但是這個體力的後邊是靠著你的意志力的支持。
主持人:姚居德您怎麼體會張蕾這個人物?
姚居德:張蕾也就是原型的張可,這個人物首先讓我打動的就是她的毅力和胸懷。我演的趙森,本身是耿直的,以軍人為榮、以部隊為家。但他的觀念很傳統,思想很陳舊。劇中這方面的傳統觀念限制了趙森。感覺女人在指揮這個領域當中是不能勝任的,所以突然間來一個女軍人,趙森很瞧不起她。
主持人:劇中有很多趙蕾艱苦訓練的鏡頭,我太佩服了。這些所有過程真是自己做的嗎?有沒有用替身? 
范智博:是我自己演的,我剛進組的時候,導演就對我說「會做俯卧撐嗎?」,我說「不會」,製片主任說「你每天扶著床一天練5個,慢慢就練起來了。」劇中的那個場景事實也不是我真的。在這裡我跟大家說句心裡話,正好我爬的那個地面高了一點。所以我不用費太大的力氣就起來了。
主持人:跟你拍戲的那些都是咱們真正的戰士嗎?
范智博:真正「白老虎連」的戰士。以前說「軍人」是一個名詞,可當我拍完這個戲時,我認為「軍人」是一個動詞,他必須用一系列的行動把軍人的形象樹立起來,我覺得這些行動不是我們這些平常老百姓可以去做的。只有日積月累的訓練,才能走上戰場,戰場不是誰都能上去的。
主持人:姚居德雖然沒有跟他們一樣摸爬滾打拍那個戲,但在現場親眼看到他們,感受是否一樣?
姚居德:當時導演一直沒有喊停,我都不忍心再喊口令下去了。我倒不可憐范智博,她拍完戲就可以換上乾淨衣服,可是戰士們就沒有,他們實在是太辛苦了。
主持人:我想問一問,你第一次坐在坦克車裡暈不暈? 
范智博:感覺暈,我個子很大,坦克車裡特別小,我只能蜷在裡邊,伸不開腿。
主持人:來自裝甲兵工程學院的學員們,你們有沒有第一次上坦克車的經歷,是什麼感覺。
觀眾:當時的感覺比較激動,肯定有點緊張。
觀眾:我第一次上坦克車時,非常緊張,就像剛才演員說的,它裡面特別小.只有一個瞭望口,基本上能看到前方十米左右,感到特別憋悶,
主持人:你在表現張蕾時,無論是在泥塘里滾,還是開坦克車,是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張可這個人物原型?
范智博:是,我覺得一直是她的這種意志力支撐著我。
主持人:你想過她為什麼要堅持體能訓練嗎?現代科技更注重高科技、智慧,不拼體力也可以呀?
范智博:鍛煉體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鍛煉一個人的意志力。我自己的理解就是意志力支撐她做任何一件事情。開始我看劇本,我覺得是不是導演為了藝術和電視的手法,給她藝術化了。但導演跟我談的時候,他說「不是,這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當時我傻了,把我給振住了。後來塑造她的時候,我特別小心。
主持人:趙森有一句話說得特別有道理。他說「很多人放棄不是因為體力,而是因為骨氣」。趙森還是能夠理解張蕾的人,可為什麼我們在劇中看到,他非但沒有照顧咱們弱小的女軍官,還處處刁難她。 
姚居德:劇中人物認為女人嘛!應該做一些輕巧簡單的工作,不應該到軍隊指揮員這個領域裡。
主持人:也就是說趙森刁難她還是為了男性的大男子主義當張蕾從國防大學畢業,當上了副團長之後,超過了趙森,我覺得趙森的內心痛苦開始了,您理解他個人內心痛苦最根本的原因是什麼?
姚居德:不平衡,原先是趙森訓練張可,現在反過來張可訓練趙森,再有一個是大男子主義思想根深蒂固,所以想不通。
主持人:他重新報告那一剎那,等於說人物關係徹底的轉變。要克服他心裡的這個檻,真的得需要足夠的時間來思考。包括他最後要轉業回家,他這個人物內心的痛苦有很多,有軍人經歷的人都會有這個痛苦。
姚居德:雖然我轉業了,但我思想已經轉變了,雖然到了地方,咱們之間,比一比看,我到了地方,我還會像現在這樣,而且要掌握各方面的科學知識,因為時代需要科學,需要文化。
主持人:「你的笑也是女人中最美的」,是不是也印證了他的大男子主義徹底的轉變了?
姚居德:對。
主持人:您覺得劇中的張蕾有沒有給您回答?
姚居德:她沖著我笑了,作為女人的一面。
主持人:我覺得劇中有一句話,其實挺能昭示主題,張蕾是一個神話,一個中國的神話。前面我們也談到了,英雄是時代的產物,因為有了這個時代,張蕾在這個偉大的時代當中把一個神話變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活生生的現實,我覺得這個戲,張蕾這個角色一出來,肯定會讓大家覺得非常驚喜、非常振奮,也相信這個戲能夠抓住咱們的觀眾。
《女裝甲團長》 -幕後
在拍攝《女裝甲團長》的日子裡,范智博不僅體會到了軍人的苦與累,更重要的是感到了從未有過的使命感。在和鋼鐵般的戰士們一起摸爬滾打中,她被訓練成了一名真正的軍人。開機第一天,范智博全副武裝負重20多斤,感覺很神氣。沒想到導演一聲令下,「三步上坦克」。啊,三步,十步也上不去呀。在戰士們的指導下,范智博開始練習蹬爬,一次又一次,腿撞了,疼了,破了,再來。旁邊的人看了,實在不忍。導演說找個替身,范智博咬著牙,也想放棄。可戰士們矯健上坦克的樣子對她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放棄,這個女裝甲團長還怎麼當。「人的精神是不能被打垮的。我一定要征服它」。范智博對導演說自己能行。夜幕降臨了,拍攝又開始了,一個身輕如燕三步飛上坦克的女軍官已經登上坦克的駕駛台,戰士們的掌聲、笑聲和讚揚聲匯聚在拍攝現場。深夜躺在床上,范智博滿腿的淤血和傷痕告訴她,一切才剛剛開始。接下來的是負重下的跑步和爬山,還有高溫下在臭泥塘中翻滾爬行……說實在的,苦點累點范智博都還能頂得住,可要在讓人一看就噁心的泥水中埋住頭臉實在是犯難。正當她發獃的時候,突然幾十名戰士毫不猶豫地衝進臭泥溝,並在泥水中完成了各種訓練動作。「 軍令如山倒」,我是女裝甲團長,還猶豫什麼?這一刻范智博鼓足勇氣,一頭扎進臭泥溝中,臉上和身上到處粘滿泥水,可心裡卻非常自豪。她通過自己的努力再現了新中國女裝甲團長的風貌,把一個真實可信令人鼓舞的女軍人的形象奉獻在觀眾面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