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天空之城》三部曲:《天空之城Ⅰ:風中群島》、《天空之城Ⅱ:雷霆之艦》和《天空之城Ⅲ:水源之戰》講述了一個充滿艱辛的未來,是一部關於愛情、戰爭、壓迫和歷險的科幻史詩巨作。16歲「塞津族」少年瓦萊麗和「京塞族」少年勞倫斯在面對種族差異的困惑、撲朔迷離的感情糾葛、希望與絕望的交織、理智與情感的搏鬥、壓迫與反壓迫的較量……之後,為你揭開記錄地球自我毀滅進程「卡萊爾檔案」之謎,帶你開啟地球自行分解真相,為你演繹一曲未來人類生存與自我拯救的科幻傳奇。

廣告

1 《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 -內容簡介

《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

故事開始發生在2251年。勞倫斯是一名年輕的尋寶者。他和父親一起,走訪了無數死寂的森林,目的只有一個,盡最大可能收集世界上最寶貴的財富:水。因為在這個嶄新的世界里,水資源幾近枯竭:地球上曾有的河、湖、海洋都不復存在。

那一年,身為「塞津族」人的瓦萊麗只有16歲。「塞津族」是人類進化的高級形態,擁有一種獨特的超能力:能夠依照自己的意願,將事物聯合在一起。也正是憑藉塞津人的這種超能力,當前這個被稱為「天空之城」的世界才得以為繼。作為新牛津學院的學生,嚴苛的校規和缺乏激情的生活使得瓦萊麗終日悶悶不樂。然而,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將會面臨怎樣驚人的挑戰。她預料不到,自己的命運將和一個叫勞倫斯的男孩兒聯繫在一起。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冒險后,他們無意中獲得了一份來自遙遠過去的禮物:莉莉·卡萊爾博士的工作筆記。憑藉卡萊爾博士珍貴的記憶碎片,他們將揭開「天空之城」的終極秘密……

廣告

2 《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 -序言

2078年4月28日。冰島,工程總基地。
北緯64度23分,西經21度13分。海平面以上150米。
莉莉•卡萊爾博士一絲不掛地沿著走廊向前走,天花板上不斷噴洒出消毒霧氣,地板上鋪著薄薄的一層綠色的液體,冰冷刺骨,凍得莉莉的腳底幾乎失去了知覺。透明的牆壁外面,當值的衛兵沖著她擠眉弄眼。卡萊爾博士用相同的方式回敬了他:渾身赤裸的狀態並沒有讓她感到一絲尷尬。畢竟,她為這個計劃已經努力工作了七年。工作起初是在阿拉斯加,後來便是這裡——冰島。她很清楚,自己有多麼的迷人。不足三十歲的她,擁有曼妙的身材,精緻美麗的臉龐,飽滿而堅挺的胸部,棕褐色的長發在消毒霧水的濕潤下像蔓藤一般捲曲著,沿著她光潤的雙肩披散下來。

來到走廊的盡頭,莉莉把手掌放在一張金屬圓盤上。在系統確認電子指紋核對無誤后,面前的門便悄無聲息地打開了。她走進了那個小小的隔間,四周的牆壁是透明的,另一位士兵筆直地在玻璃牆后守著。此時,溫熱的水柱從天花板中噴瀉而下,把她的整個身子包裹了起來。負責檢查的士兵拿起話筒說:「檢查程序已基本完成,卡萊爾博士。現在您需要到樓上接受身份驗證,隨後再進行一次短暫的消毒程序,就可以出去了。」 「沒問題,謝謝你。我已經習慣了。」

廣告

「是的。從您的通行記錄中,我們得知:一周前您剛剛來過這裡。請問您完成整個檢查程序需要多久?一個小時?」「只為出去,需要兩個半小時;回來,也同樣需要兩個半小時。」卡萊爾博士回答說。士兵輕輕地吹了聲口哨,說:「您這樣值得嗎?下面基地里什麼都有哦,包括游泳池和健身房!」
「但看不到一縷陽光,」莉莉平靜地回答,「我想出去透透氣。」從士兵的淺色瞳孔中,莉莉能讀出他的疑惑與不解。不過這也並不奇怪,卡萊爾博士笑了笑。
「外面挺涼爽的,卡萊爾博士,只有十八攝氏度。」士兵說。在冰島,這已經算是夏天了。莉莉•卡萊爾博士是一位致力於研究全球生態的環境學家,這個星球上的一切都是她研究的
對象,當然也包括氣溫。整個地球的溫度一直在升高,或許是由於溫室效應或者污染,抑
或是因為……哦,不,最好還是別想那麼多。那不過是她自己在杞人憂天。
或許情況還要糟糕得多。在士兵做出最後一個示意手勢后,卡萊爾博士被不斷上升的小隔間送到了地面。朝左望去,遠處應該就是格萊姆瀑布 。雖然宏偉的瀑布被草木繁茂的懸崖峭壁完全遮擋住了,但莉莉依然能從那振聾發聵的響聲中感受到兩百米落差后水流的巨大威力。觀景露台上灑滿了金色的陽光。鞋底下面幾乎什麼都沒踩到,莉莉卻感覺水泥地面變得越來越燙了。一隻鳥在不遠處的沙漠空地上休憩,莉莉仔細觀察,發現那是一隻鴿子,它正在用喙和爪子尋找地上的麵包屑。

廣告

「該死的鳥!」莉莉的背後傳來一句罵聲。
只見,吉莫博士走到莉莉的身旁,很隨意地把手搭在她的肩上,然後伸出一隻腳驅趕那隻鴿子。於是這隻鴿子跳躍式地跑得更遠了一些。「這是一隻斑尾林鴿 。」莉莉解釋說,「本不該在這裡發現。即使會見到,也是在盛夏。因為它們是一種喜歡炎熱和城市的鳥,可這裡並不是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
「幸虧不是。」吉莫喘息了一下。吉莫博士差不多五十歲了,身體很健壯,灰色的頭髮修理得像毛刷一樣齊整。他晒黑了,因為每天下午他都在基地的「地下日光浴平台」度過。當然,他本可以將時間分配得更合理一些。
「博士……」
「叫我安德魯。」
「安德魯……我開始感到擔憂了。太陽,地表的熱度,還有這隻鴿子,這些分明都是線索。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吉莫爆發出一陣大笑讓人感到不安,他接著說:「你們這些環境主義者,永遠都是一個樣子。你們關心氣候的變化、冰川還有那些莫須有的無稽之談,卻不懂得享受時光。你看,雪都融化了,我們卻不得不把自己封閉在這個地洞里,這實在太可惜了。」吉莫博士伸了伸手臂,再一次地撫在莉莉的肩上。莉莉努力剋制自己不去爭辯她是一個環境學家,而不是環境學主義者。吉莫很狡猾,但他是紐曼大學的副校長,因此,在很多方面可以幫助她。「我為明天的會議準備了一份簡要的報告。」莉莉鎮定地說,「我希望向科學術委員會展示有關阿爾法十二號能源 的最新模擬結果。或許您……你,安德魯,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吉莫笑了笑:「當然了,小丫頭。這一回你模擬的結果是什麼?熊貓的滅絕嗎?」
吉莫博士顯然沒有察覺到:莉莉眼中閃過的那一絲冷峻的目光。他接著說:「不管怎樣,我沒問題。不如今晚我們一起共進晚餐吧,就你和我。來我家裡吧,這樣也可以順便把你的報告展示給我看,說不定我們會度過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呢。」莉莉克制著心中的厭惡,裝作不經意地眨了眨眼,然後將頭轉向了另一邊。她想:「也許吉莫這頭豬會忘記共進晚餐這件事,會忘記那份報告,也許不會。總之,所有的事情都有度……」不遠處,那隻斑尾林鴿懶洋洋地站起來,抖抖翅膀,朝瀑布的方向飛了過去。

3 《天空之城一:風中群島》 -試讀章節

第一部分
懸浮在空中
第一章
2251年獲月18日,德國黑森林。
北緯47度57分,東經8度29分,零線以上70米。所有的樹木都已感染病菌。樹榦長得很矮小且扭曲。它們向上生長著,被光禿禿的樹枝壓得喘不過氣來。它們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樣子,這讓勞倫斯回想起一片荊棘叢生的樹林。這個年輕的小夥子砍掉了一塊樹皮,嗅了嗅覆蓋在上面的黴菌。「全都死了。」 他說,「現在這只是一塊可以用來生火的木頭。」

小夥子的父親約瑟站在距他前方几步之遙的小山坡上,裝作什麼也沒聽到。約瑟是一個非常機智的人,任何有可能熄滅他熱情的事都會被他拋在腦後,他絲毫不會在意。此時此刻,約瑟正全神貫注於那立在他面前的兩隻淺色的、光滑的探水杖,裡面綁有獨角獸的鬃毛。約瑟說,這些東西可以幫助他們找到水源。勞倫斯對此一點也不感興趣,儘管這恰恰是他們的工作。就這樣徒步前行了六個小時,勞倫斯的雙腳已經失去了知覺。 和他五十多歲的父親相比,他還太年輕,只有十八歲。他繼承了母親高挑的身材、深色的頭髮和一對漆黑如深夜般的眼睛。勞倫斯已經成家。和他相比,父親約瑟則又矮又胖。儘管如此,即使約瑟幾個小時肩負水冷凝器一刻不停地行進,他的體力也足以支撐,絲毫不會放慢腳步。「繼續前進。」 父親鼓勵著勞倫斯,一邊說一邊留意著掛在他腰間皮鞘內的探水杖,「我們必須翻越那座天塹,然後在那裡露營過夜。」

勞倫斯露出一絲疲憊的微笑,接受了這個訊息。他們一路保持這瘋狂的節奏已經有幾個星期之久了。牧月已經過去,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是熱月二十五日,那是向烏扎克償還所欠的一千升水的最後日期。然而此時此刻,他們才收集了不到兩百升水,而每天勞倫斯和父親為了活下去還要喝掉三升水,儘管三升水對於維持生命而言少得可憐——這實在是一件糟糕透頂的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