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子》

標籤: 暫無標籤

6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天仙子》是唐教坊曲名。來自西域,或雲本名《萬斯年》,後用為詞牌,多詠調名本意,乃因聲度辭,緣題而賦。

《天仙子》《天仙子》

《天仙子》,唐教坊曲名。來自西域,或雲本名《萬斯年》,後用為詞牌,多詠調名本意,乃因聲度辭,緣題而賦。有單調、雙調兩種:單調三十四字,六句五仄韻(稱《天仙子》第一體)、四仄韻(《天仙子》第二體)、兩仄韻三平韻(《天仙子》第三體)、五平韻(《天仙子》第四體)等。雙調六十八字,上、下片各為《天仙子》第一體譜式(即:六句五仄韻),也就是單調五仄韻之重疊。

《天仙子》 -格律

⊙仄仄平平仄仄(韻)
⊙仄仄平平仄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句)
平仄仄(韻)
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仄仄(韻)

《天仙子》 -作者

宋 沈蔚

《天仙子》 -詩詞正文

景物因人成勝概。滿目更無塵可礙。等閑簾幕小欄干,衣未解。心先快。明月清風如有待。誰信門前車馬隘。別是人間閑世界。坐中無物不清涼,山一帶。水一派。流水白雲長自在。

廣告

《天仙子》 -《天仙子》--張先
《天仙子》《天仙子》

時為嘉禾小倅, 以病眠, 不赴府會.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作者簡介】

張先 (990~1078) , 字子野, 吳興 (今浙江湖州市) 人.宋仁宗時進士, 做過刑部的屬官.曾官至都官郎中。他精於詩詞。著有《張子野詞》。 在宋代詞壇上流傳一段佳話。工部尚書宋祁聽說有位詞人填詞工巧,尤善寫「影」,十分佩服。有一天,他慕名去訪,先命僕從通報說:「尚書想見『雲破月來花弄影』郎中」。這位詞人聽了通報,大驚道:「是『紅杏枝頭春意鬧』(此為宋祁詞句)尚書來訪嗎?」於是,急忙出屋相迎,置酒款待。這位被宋祁稱為「雲破月來花弄影」郎中的,就是北宋早年比較出名的詞人張先。

廣告

【註釋】

①"嘉禾", 宋時郡名."小倅", 小官.②"持酒", 端著酒杯.③"臨晚鏡", 晚上照鏡子.④"流景", 光陰似流水一般.⑤"後期", 後會的期約.⑥"記省", 即記憶.⑦"並禽", 成對的小鳥.⑧"暝", 日落, 天黑.
【導讀】

這是一首懷舊之作, 開篇一、二句點明愁之深, 恨之切, 難以排解.第三句是問春之語, 意謂春去能回.然而年華易逝, 意中人相會無期.下闋一、二句寫了"並禽"、"月來"、"花弄影", 顯示出眼前的景物雖然和諧, 但是"明日"呢?又將是滿徑落花, 人老春殘.這里具體點明了上闋的一個"愁"字, 一個"傷"字."雲破"句, 字句描寫精工, 為張先平生得意之作.

【譯文】

《天仙子》《天仙子》

《水調》歌曲一聲聲,不禁端起酒杯仔細傾聽,午間醉后醒來可愁悶卻未醒。送別春天,春天要去多少時日才能返回?夜裡照一照明鏡,感傷流失了光景,舊日的事待到以後,只是徒勞的記省。

廣告

沙灘上並立一雙飛鳥,池塘上呈現蒼暝,浮雲撕破,月兒探出頭來,花兒舞弄自己蔭影。重重疊疊的簾幕密密遮住青燈,隨著風兒搖曳不定,人們正入睡鄉萬籟寂靜,明日的落花定將鋪滿路徑。

【分析】
此首不作發越之語,而自然韻高。中間自午至晚,自晚至夜,寫來情景宛然。首因聽《水調》而愁,因愁而借酒圖消,然愁重酒多,遂致沈醉。迨沈醉既醒,眼看春去,又引起無窮感傷。「送春」四句,即寫春去之感。人事多紛,流光易逝,往事則空勞回憶,後期則空勞夢想,撫今思昔,至難為繼。「沙上」兩句,寫入夜凄寂景象。「雲破」句,寫景靈動,古今絕唱。「重重」四句,寫夜深人靜,獨處簾內,又因風起而念落花,仍回到惜春送春之意。李易安「應是綠肥紅瘦句」,亦本此,然太露跡,並不如此語之蘊藉有味矣。

【賞析】

廣告

詞中開篇便是詩人在暮春的時節里把酒聽曲,藉以消愁的一副慵懶的樣子。一時感傷往事與匆匆流過的時光,悵然而頗顯寂寂之憾。在下闕中,「沙上並禽」四字益顯孑然孤獨,但這並沒有打消詩人閑適賞景的雅緻,暗沉中忽地「雲破月來花弄影」,一「破」一「弄」,跳脫快然,用筆如神,令諸般景緻立呈眼前,原本烏雲遮月的心情也在此刻輕鬆起來,這首詞至此已是全文的高潮。然詩人並未為景為情所迷,「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便是作者自甘孤獨,坦然面對未來的人生感受,愁緒與慵懶並未消去他生活的真性情。

【賞析二】

這首詞前有一短序,可以成為解讀此詞的一把鑰匙。小序中交待了作詞的時間、地點和作者當時的身份,同時也交待了作者借病閑居,不想入俯。這兩點說明當時憶經五十二歲的張先因性格孤傲,仕途失意,只做了個掌管文書的吏。 這首詞的上片寫傷春之情。詞人把酒聽歌,所聽之歌為水調歌。此歌是隋湯帝鑿汴河時所制,其聲韻悲切。詞人把酒聽歌意在消愁,結果卻酒醒愁未醒。由此看來,詞人傷春為表,傷已才是里。春去尚有回歸日,而大好青春卻一去無返機了。「幾時回」,實際上是「傷己」之餘的自問了。向晚臨鏡自照,青絲變白髮,又怎能不漸生華年飛逝的悵惘之情呢?最終發出了往事不堪回首萬事皆成空的慨嘆!
下片描繪了庭院池塘之景,並藉以烘托傷春傷己之情。前兩句寫所見,鳥兒成雙是愛情和美滿的象徵。「瞑」是暮色,與上片的「午醉」相照應,交待了時間的推移,足見詞人惜春戀春之情。「雲破月來花弄影」,是千古傳誦的名句,一個「弄」字寫活了月下之「花」,盡顯擬人之妙處。但是,更重要的是這個「影」字,這才是詞中的「詞眼」,是這首詞中美學境界的焦點之所在。春之將去,殘花尚且顧影自憐,對這美好的大自然充滿了眷戀之情。這能不引起詞人的思考嗎?簾幕重重,燈影朦朧,人漸靜而「風不定」。其中的「風」字又是本片中的關鍵詞,是貫穿整個下片的。因為「風」起春寒,鳥兒才緊緊依偎;因為「風」散浮雲,月亮才得以重現;因為「風」起,殘花月下始弄「影」;因為「風」起,詞人才猜想「明日落紅應滿徑」。終篇「落紅」與開篇的傷春前後呼應,使上情下景,渾然一體。
這首詞有兩個藝術特點。第一是感情激切,有一種鬱結於胸的自傷和悵惘之情,不吐不快。
第二是「影」字傳神。詞人善於抓住「影」字來開拓美學境界。張先對「影」字情有獨鍾。據記載,當時人們送張先一個美稱:「張三中」,謂能道得心中事、眼中景、意中人也」。他自己卻說:「何不曰:『張三影』,『雲破月來花弄影』、『簾壓卷花影』、『墮風絮無影』,吾得意句也。」(后兩影,有人傳為「浮萍斷處見山影」、「隔牆送過鞦韆影」)。 
無獨有偶,李白的《峨眉山月歌》中有「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李煜《浪淘沙》中有 「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他們之所以對「影」字鍾愛有加,這得歸因於中國古代詩詞追求朦朧意象美的風格。張先深知如此,一個「影」字傳神地寫出了 「花」的情趣,「花」對生活的積極態度,更重要的是表現出一份應該珍惜青春的美好感情和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
【賞析三】

廣告

《天仙子》《天仙子》

此詞為臨老傷春之作,為張先詞中的名作。全詞將作者慨嘆年老位卑,前途渺茫之情與暮春之景有機地交融在一起,工於鍛鍊字句,體現了張詞的主要藝術特色.
上片起首三句寫作者本想借聽歌飲酒來解愁。但他在家裡品著酒聽了幾句曲子之後,不僅沒有遣愁,反而心裡更煩了。於是在吃了幾杯悶酒之後便昏昏睡去。一覺醒來,日已過午,醉意雖消,愁卻未曾稍減。馮延巳《鵲踏枝》:「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無限。」同樣是寫「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的閑愁。只不過馮是在酒闌人散,舞休歌罷之後寫第二天的蕭索情懷,而張先則一想到笙歌散盡之後可能愁緒更多,所以根本連宴會也不去參加了。這就逼出下一句「送春春去幾時回」的慨嘆來。應當指出的是,此句中的前後兩個「春」字,有不盡相同的涵義。上一個「春」指季節,指大好春光;而下面的「春去」,不僅指年華的易逝,還蘊涵著對青春時期風流韻事的追憶和惋惜。這就與下文「往事後期空記省」一句緊密聯繫起來.
四、五兩句反用杜牧詩句:「自悲臨曉鏡,誰與惜流年?」,以「晚」易「曉」,主要在於寫實。小杜是寫女子晨起梳妝,感嘆年華易逝,用「曉」字;而此詞作者則於午醉之後,又倦卧半晌,此時已近黃昏,總躺在那兒仍不能消愁解憂,便起來「臨晚鏡」了。這個「晚」既是天晚之晚,當然也隱指晚年之晚,此處僅用一個「晚」字,就把「晚年」的一層意思通過「傷流景」三字給補充出來了。
上片歇拍中的「後期」一本作「悠悠」。從詞意看,「悠悠」空靈而「後期」質實,前者自有其傳神入化之處。但「後期」二字雖嫌樸拙,卻與張先上文「愁」、「傷」等詞綰合得更緊密些。「後期」有兩層意思。一層是說往事已成過往,故著一「空」字。另一層意思則是指失去了機會或錯過了機緣。甜蜜的往事在多年以後會引起人無限悵惘之情,而哀怨的往事則使人一想起來就加重思想負擔。這件「往事」,由於自己錯過機緣,把一個預先定妥的期約給耽誤了。這使自己追悔莫及,而且隨著時光的流逝,往事的印象並未因之淡忘,只能向自己的「記省」中去尋求。但尋求到了,卻並不能得到安慰,反而更增添了煩惱。於是他連把酒聽歌也不能消愁,即使府中有盛大的宴會也不想去參加了。這樣的結尾把一腔自怨自艾、自甘孤寂的心情寫得格外惆悵動人,表面上卻又含而不露。詞之上片所寫,是作者的思想活動,是靜態,頗具平淡之趣。
下片從動態方面寫詞人即景生情,極富空靈之美。作者未去參加府會,便在暮色將臨時到小園中閑步,藉以排遣從午前一直滯留在心頭的愁悶。天很快就暗下來了,水禽並眠在池邊沙岸上,夜幕逐漸籠罩了大地。這個晚上原應有月的,不料雲滿夜空,並無月色,既然天已昏黑那就回去吧。恰在這時,起風了,剎那間雲開月出,而花被風所吹動,也竟自在月光臨照下婆娑弄影。這就給作者孤寂的情懷注入了暫時的欣慰。此句成了傳誦千古的名句,王國維在其《人間詞話》中評曰:「雲破月來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這句權威性的評語主要是論其遣詞造句之功力,其實這句妙處不僅在於修詞鍊句的功夫,主要還在於詞人把經過整天的憂傷苦悶之後,居然在一天將盡時品嘗到即將流逝的盎然春意這一曲折複雜的心情,通過生動嫵媚的形象給曲曲傳達出來,讓讀者從而也分享到一點欣悅和無限美感。正如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評云:「心與景會,落筆即是,著意即非,故當膾炙。」又楊慎《詞品》云:「景物如畫,畫亦不能至此,絕倒絕倒!」
結尾數句,作者先寫「重重簾幕密遮燈」而後寫「風不定」,並非遷就詞譜的規定,這只是說明作者體驗事物十分細緻,外面有風而簾幕不施,燈自然會被吹滅,所以作者進了屋子就趕快拉上簾幕,嚴密地遮住燈焰。但風更大了,縱使簾幕密遮而燈焰仍在搖擺,這個「不定」是包括燈焰「不定」的情景在內的。「人初靜」一句,是說由於夜深人靜,愈顯得春夜的風勢迅猛;聯繫到題目的「不赴府會」,作者這裡的「人靜」很可能是指府中的歌舞場面這時也該散了罷;再結合末句,又見出作者惜春、憶往、懷人的一片深情。好景無常,剛才還在月下弄影的奼紫嫣紅,經過這場無情的春風,恐怕要片片飛落在園中的小路上了。結句內涵頗豐,既有傷春之逝的惆悵,自嗟遲暮的愁緒,又有賞春自得的竊喜.
此詞聞名於世的主要原因還是善於鍊字。作者在詞中正是通過「花弄影」開拓了美的境界,使全詞為之生輝.
【賞析四】

廣告

此詞作於張先在嘉禾作判官,時年五十二歲,託病而未去赴府會,不去聽歌賞舞。而獨自在家對酒當歌,詞中表現的正是他嘆老傷春的情懷。

開篇二句,寫未去赴府會而在家獨酌當歌后的心情。一邊聽歌,一邊飲酒,本極其愜意。《水調》為隋煬帝開汴渠后所自作,是當時名曲。詞人「持酒」而聽,說明樂曲很美,引人入勝。詞人本欲持酒聽歌來遣愁,但午醉雖醒,愁不單未去,反而愁腸滿懷。為什麼呢?「送春春去幾時回?」明知今春雖然已去,明年會再來,此處問春之語,實在是指春天帶走了年華,一去永不復返。春去不會停留,人已垂垂老矣。「臨晚鏡,傷流景」,是說自己對著鏡子,看到兩鬢花白,回首往事,老大無成,瞻望將來,更不堪設想,因而覺得心灰意冷。「空記省」寫出了愁緒之深重。

上片從「午醉」到「晚鏡」,時間由午到暮。詞人愁悶無聊,重在抒情。

下片專寫晚景。情從景出。池上已暝,水禽並眠於沙岸上。反襯自己形單影隻。這傷春情懷又豈無悼惜年輕時的戀情之意?「雲破月來花弄影」,為歷來傳誦的名句。「雲破月來」是說明月衝破雲層而出,「花弄影」是風吹花樹,花在月下擺弄身影。這是暗寫風。下面四句樸實無華,著重寫風,這是明寫。由於外面風大夜深,詞人只好用重重的簾幕遮住燈燭。剛剛睡下,又想到大風之後,明天恐怕是「落花滿徑」了,既回應「送春」,又令人更添傷春之感,倍添惜春情懷。

這首詞「愁」字貫串全篇,含蓄而深沉,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作者用詞鍊句的功力。「雲破月來花弄影」是千古傳誦的佳句。「破」、「弄」兩個動詞下得極其準確。天上,月移雲飛,地上,花影搖曳,這都暗示了有風,為下文的「密遮燈」、「花滿徑」作了伏筆。同時,「破」、「弄」二字將雲、月、花都人格化了,使景物由靜而動,富有生命力。

張先,對宋初詞的形式發展有相當的助推作用。功不可沒。他的用詞鍊句,給後人作出了範例。得到後人的稱誦。

「雲破月來花弄影」之句。天上,月移雲飛;地上,花影搖曳,都暗示有風。清風徐徐致「雲破」,「雲破」處「月來」撒下溶溶月光,「月來」方有「花弄影」,月映花枝,花枝弄影,一句三折,環環相扣,風、雲、月、花、影渾然一體,襯托出暮春之夜的柔和清新。

《天仙子》 -參考資料

[1] 八鬥文學網 http://poem.8dou.net/html/poem/0/poem_4292.shtml

[2] 百度知道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4467832.html?si=2

[3] 讀者之家 http://www.readerstimes.com/bbs/thread-77071-1-1.html

[4] 般若導航網 http://www.mifang.org/wx/w2/p44.html

[5]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http://www.5156edu.com/page/08-11-01/39915.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