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

標籤: 暫無標籤

75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夢天》是唐朝詩人李賀的作品之一。

《夢天》 -作者

唐 李賀

《夢天》 -詩詞正文

老兔寒蟾泣天色,雲樓半開壁斜白。
玉輪軋露濕團光,鸞佩相逢桂香陌。
黃塵清水三山下,更變千年如走馬。
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


《夢天》 -註釋
  (1)夢天:夢遊天上。   (2)老兔寒蟾:神話傳說中住在月宮裡的動物。屈原《天問》中曾提到月中有兔。《淮南子·覽冥訓》中有后羿的妻子姮娥偷吃神葯,飛入月宮變成蟾的故事。漢樂府《董逃行》中的「白兔搗葯長跪蝦蟆丸」,說的就是月中的白兔和蟾蜍。此句是說在一個幽冷的月夜,陰雲四合,空中飄灑下陣陣寒雨,就像兔和蟾在哭泣。   (3)雲樓句:忽然雲層變幻,月亮的清白色的光斜穿過雲隙,把雲層映照得像海市蜃樓一樣。   (4)玉輪句:月亮帶著光暈,像被露水打濕了似的。   (5)鸞佩:雕刻著鸞鳳的玉佩,此代指仙女。桂香陌《酉陽雜俎》卷一:「舊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異書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此句是詩人想象自己在月宮中桂花飄香的路上遇到了仙女。   (6)三山:指海上的三座神山蓬萊、方丈、瀛洲。   (7)齊州:中州,即中國。《尚書·禹貢》言中國有九州。這兩句說在月宮俯瞰中國,九州小得就像九個模糊的小點,而大海小得就像一杯水。[1]
《夢天》 -作品譯文

  天色凄清,老兔寒蟾正低聲嗚咽,月光斜照,半開的雲樓粉壁慘白。   玉輪軋著露水沾濕了團圍的光影,桂花巷陌欣逢那身帶鸞佩的仙娥。   俯視三座神山之下茫茫滄海桑田,世間千年變幻無常猶如急奔駿馬。   遙望中國九州宛然九點煙塵浮動,那一片海水清淺像是從杯中傾瀉。[2]
《夢天》 -作品賞析


  浪漫主義詩歌的突出特點是想象奇特。此詩寫夢遊月宮的情景,前四句寫在月宮之所見;后四句寫在月宮看人世的感覺。詩人的用意,主要不在於對月宮仙境的神往,而在於從非現實的世界冷眼反觀現世,從而揭示人生短暫,世事無常的道理。《李長吉集》引黎簡的話說:「論長吉每道是鬼才,而其為仙語,乃李白所不及。九州二句妙有千古。」《唐詩快》評價說:「命題奇創。詩中句句是天,亦句句是夢,正不知夢在天中耶?天在夢中耶?是何等胸襟眼界,有如此手筆!」在這首詩中,詩人夢中上天,下望人間,也許是有過這種夢境,也許純然是浪漫主義的構想。   

廣告

開頭四句,描寫夢中上天。第一句「老兔寒蟾泣天色」是說,古代傳說,月里住著玉兔和蟾蜍。句中的「老兔寒蟾」指的便是月亮。幽冷的月夜,陰雲四合,空中飄灑下來一陣凍雨,彷彿是月里玉兔寒蟾在哭泣似的。第二句「雲樓半開壁斜白」是說,雨飄灑了一陣,又停住了,雲層裂開,幻成了一座高聳的樓閣;月亮從雲縫裡穿出來,光芒射在雲塊上,顯出了白色的輪廓,有如屋牆受到月光斜射一樣。第三句「玉輪軋露濕團光」是說,下雨以後,水氣未散,天空充滿了很小的水點子。玉輪似的月亮在水汽上面輾過,它所發出的一團光都給打濕了。以上三句,都是詩人夢裡漫遊天空所見的景色。第四句則寫詩人自己進入了月宮。「鸞佩」是雕著鸞鳳的玉佩,這裡代指仙女。這句是說:在桂花飄香的月宮小路上,詩人和一群仙女遇上了。這四句,開頭是看見了月亮;轉眼就是雲霧四合,細雨飄飄;然後又看到雲層裂開,月色皎潔;然後詩人飄然走進了月宮;層次分明,步步深入。   

廣告

下面四句,又可以分作兩段。「黃塵清水三山下,更變千年如走馬。」是寫詩人同仙女的談話。這兩句可能就是仙女說出來的。「黃塵清水」,換句常見的話就是「滄海桑田」:「三山」原指傳說中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神山。這裡卻是指東海上的三座山。它原來有一段典故。葛洪的《神仙傳》記載說:仙女麻姑有一回對王方平說:「接待以來,已見東海三為桑田;向到蓬萊,水又淺於往日會時略半耳。豈將復為陵陸乎?」這就是說,人間的滄海桑田,變化很快。「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古人往往以為「神仙境界」就是這樣,所以詩人以為,人們到了月宮,回過頭來看人世,就會看出「千年如走馬」的迅速變化了。   最後兩句,是詩人「回頭下望人寰處」所見的景色。「齊州」指中國。中國古代分為九州,所以詩人感覺得大地上的九州有如九點「煙塵」。「一泓」等於一汪水,這是形容東海之小如同一杯水被打翻了一樣。這四句,詩人盡情馳騁幻想,彷彿他真已飛入月宮,看到大地上的時間流駛和景物的渺小。浪漫主義的色彩是很濃厚的。   李賀在這首詩里,通過夢遊月宮,描寫天上仙境,以排遣個人苦悶。天上眾多仙女在清幽的環境中,你來我往,過著一種寧靜的生活。而俯視人間,時間是那樣短促,空間是那樣渺小,寄寓了詩人對人事滄桑的深沉感慨,表現出冷眼看待現實的態度。想象豐富,構思奇妙,用比新穎,體現了李賀詩歌變幻怪譎的藝術特色。

《夢天》 -作者簡介

 
  李賀(790——816),唐代詩人,字長吉,福昌人,人稱「詩鬼」。因避家諱,不得應進士舉,終生落魄不得志,二十七歲時英年早逝。他繼承了《楚辭》的浪漫主義精神,又汲取了漢魏六朝樂府及蕭梁艷體詩的長處,以豐富的想象力和新穎詭異的語言,表現出幽奇神秘的意境,通過凌駕大自然而創造出新奇幽美的藝術境界,創造出獨特的藝術風格,並對中晚唐時期的部分詩人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