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后寄歐陽永叔》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夢后寄歐陽永叔》是宋代詩人梅堯臣所作詩詞之一。  

《夢后寄歐陽永叔》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夢后寄歐陽永叔   

創作年代:宋代   

作者:梅堯臣   

作品體裁:五言律詩

《夢后寄歐陽永叔》 -作品原文

 夢后寄歐陽永叔[1]   

不趁常參久[2],安眠向舊溪[3]。   

五更千里夢,殘月一城雞。   

適往言猶在[4],浮生理可齊[5]。   

山王今已貴[6],肯聽竹禽啼。

《夢后寄歐陽永叔》 -作品註釋

 [1]歐陽永叔:即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   

[2]常參:唐宋官制,在皇帝正朝日,於大殿朝見,稱為常參,參與朝見的稱為常參官。梅堯臣曾官至太常博士,得與常參。   

廣告

[3]舊溪:即故鄉,宣城有東、西二溪,見作者《東溪》篇中。   

[4]往:指夢中赴京華與歐陽修相會。   

[5]浮生:這是梅堯臣自嘲的說法,指自己大半生虛度。   

[6]山王:山指山濤,王指王戎。二人皆為晉時名士,與阮籍、嵇康等合稱「竹林七賢」 。這裡以山王代指歐陽修。

《夢后寄歐陽永叔》 -作品賞析

此詩作於1055年(至和二年)。是年,梅堯臣五十四歲,在宣城居喪。首兩句「不趁常參久,安眠向舊溪」,講的就是這個事實。梅堯臣居喪前,官為太常博士,得與常參。從1052年(皇祐五年)居母喪,其冬扶靈柩歸故里,至此將近三年,故說「不趁常參久」。此詩為夢后所作,故開頭點出「安眠」。接下去,「五更千里夢,殘月一城雞」兩句,轉入「夢后」情景。   

廣告

這首詩之所以見稱於人,主要就在這三四兩句,特別是第四句,寫景如畫,並含不盡之意。一些文學史就以它作為梅堯臣「狀難寫之景,含不盡之意」的範例。   

梅堯臣提出這一名論時,他以「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為例,認為「道路辛苦、羈旅愁思,豈不見於言外?」梅堯巨這時「安眠向舊溪」,並沒有「道路辛苦、羈旅愁思」;然而,他在夢中走過「千里」(在夢中走到京中,見到歐陽修),「五更」時醒來,看到的是屋樑「殘月」,聽到是滿城雞啼。這種眼前光景與夢境聯繫起來,就有了說不盡之意。   

杜甫《夢李白》中寫到夢后時說:「落月滿屋樑,猶疑照顏色。」那是把要說的「意」說了出來(也還含有未盡之意)。這裡「殘月」二字實際上概括了杜甫那十個字。這裡的「一城雞」與茅店的雞聲不一樣,因為那是催人上道,而這裡卻還在「安眠」之中。但「殘月」雖在,而不見故人「顏色」,耳邊唯有「一城雞」聲,離情別緒湧上心頭。不特如此,「雞唱」還是催人上朝的信號。《周禮·春官·雞人》即利用雞的「夜呼旦,以叫百官,王維詩也說:「絳幘雞人報曉籌」。梅堯臣「不趁常參久」,在夢回聞雞時,又會想到「漢殿傳聲」(《春渚紀聞》語)。所以,這一句不僅寫出在「安眠向舊溪」時的夢醒情景,而且寄託著去國(離開京城)、思友之深「意」。   

廣告

第五句的「往」,指夢中的魂「往」到京城與歐相見,是承「千里夢」而來的。「言猶在」是夢後記憶。杜甫的夢李白,寫夢李白來;此詩則寫詩人「往」;杜甫對夢中情景描寫較多;而此則僅以「言猶在」三字概括過。這是因為兩詩所要表現的重點不同,詳略自異。夢中「言猶在耳」,頃刻間卻只剩下「殘月」、雞聲,這使詩人想到「人生如夢」,因之而覺得得失「可齊」之「理」。這就是第六句「浮生理可齊」的含意。關於「人生如夢」,有人斥為消極,但這只是一方面;從身在官場者說,看輕富貴功名之得失,才能保持廉節、操守,因而還是未可厚非的。   

結尾說「山王今已貴」,是用山濤、王戎來比歐陽修。歐陽修當時已官為翰林學士,故稱。「竹禽」,梅堯臣在《夾竹花圖》詩中說:「花留蛺蝶竹有禽,三月江南看不足。」可見竹禽是江南之物。梅堯臣是用古人來自比的,因為山濤、王戎與阮籍、嵇康原本都是隱居。「肯聽竹禽啼?」是問他是否還有山林之興;言外之意,則是希望他保薦自己。因為山濤曾薦過嵇康。   

廣告

山濤保薦嵇康,而嵇康卻寫了《與山巨源絕交書》;梅堯臣卻希望歐陽修保薦自己,有人認為這樣太庸俗了,是貶低了梅堯臣。其實,當時的時代、事情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梅堯臣原本不是山林隱士,而宋朝制度,官吏考績又要看保薦者多少。而且,梅堯臣在詩中先說「不趁常參久」,再說到「夢后」的滿城雞聲;又說到他對官場得失並不十分介意,然後再微示求助之意,正是老老實實說話。既不是遺世脫俗,也不是汲汲富貴,這樣反而表現出梅堯臣的品格。另外,寫此詩的那一年八月,梅堯臣返回京城;第二年(1056年,即嘉祐元年)便由歐陽修與趙概的聯名奏薦,而得官國子監直講。   

論人必須顧及「全人」,講詩也必須顧及全詩。如果尋章摘句,再加抑揚,反而會失去真實。

《夢后寄歐陽永叔》 -作者簡介

 
  梅堯臣(1002—1060),字聖俞,宣州宣城(今屬安徽)人。宣城古名宛陵,世稱梅宛陵。少時應進士不第。歷任州縣官屬。皇祐(1049—1054)初期賜進士出身,授國子監直講,官至尚書都官員外郎。曾預修《唐書》。詩風古淡,對宋代詩風的轉變影響很大,與歐陽修同為北宋前期詩文革新運動領袖。有《宛陵先生文集》,又曾註釋《孫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