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安魂曲》

標籤: 暫無標籤

325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阿羅諾夫斯基執導的這部名為《Requiem for a Dream》的影片,在國內有譯作《迷上癮》,也有《夢之安魂曲》。

《夢之安魂曲》 -劇情介紹
《夢之安魂曲》《夢之安魂曲》

本片取材於小胡伯特·賽爾白1979年的小說,經過了兼為作家的導演阿羅諾夫斯基的改編,講述了一個讓人心碎的故事。

在美國的一個窮人聚居區,住著一對母子。兒子哈里是個生活中的失敗者,他沉溺於電視和巧克力之中,感到非常孤獨。他希望時間能夠把他帶回青春時代,那時身穿紅衣的母親總能吸引同學們的目光。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他染上了毒癮。他深愛著一個可愛但卻毒癮纏身的女人馬里昂,然而卻無法用正常的方式獲得幸福的生活。為了擺脫悲苦的命運,他決定鋌而走險,和女友以及好友泰倫一起靠販賣海洛因賺大錢,但這個夢不可避免地落空了,他和愛人備受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他的母親已步入中年,肥胖而邋遢。她忍受著兒子無窮無盡的索取,過著毫無希望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了一個電視台打來的電話,說要她參加一個節目的製作。她以為這是她實現「做電視明星」夢想的開始,拚命打扮自己以獲得電視台的好感。但當她發現再也無法穿下那件曾給她帶來驕傲的紅衣服時,她開始瘋狂地吞食減肥藥……

廣告

就這樣,片中的四個主要人物都深溺於藥品的依賴中,他們相愛,但卻無法伸出援助之手;他們還活著,但夢想已離他們越來越遠……

《夢之安魂曲》 -導演介紹
《夢之安魂曲》《夢之安魂曲》

達倫·阿羅諾夫斯基於1969年2月出生在紐約的布魯克林,從小就喜歡古典電影,少年時期開始喜歡塗鴉。後來他進入哈佛大學學習電影,在學校的作品還屢次獲獎。1996年2月,他開始籌備自己的長片處女作《圓周率》,兩年後面世的這部電影一鳴驚人,先是獲得聖丹斯電影節的導演獎,翌年又摘得獨立精神獎的最佳編劇處女作獎。

2000年,他再次自編自導了《夢之安魂曲》,也贏得了不錯的反響。2005年,他還入圍「最需要關注的好萊塢100人」,而他的未婚妻就是出演本片的英國女星雷切爾·薇姿。

廣告

阿羅諾夫斯基的電影中擅於使用hip-hop蒙太奇技術,即以快動作表現影像和動作,並伴之以音響效果。他還慣用白色淡入淡出,而影片配樂則多以弦樂與電子節奏融為一體。

《夢之安魂曲》 -幕後製作

這是一部用來體驗而不是理論分析的影片,它通過一對母子各自的「癮」,表現了我們生活中存在的形形色色的不良追求。本片導演達倫·阿羅諾夫斯蓋推出的第一部作品《圓周率》 (Pi),以其大膽探索的表現方式聞名於電影界,本片依然令人大開眼界。演員簡直不是表演,而是玩真的,尤其是女主角伯斯丁把一個高難度的角色詮釋得觸目驚心。

影片導演達倫·阿羅諾夫斯基於1998年推出他的處女作《派》,這部影片以其在藝術上的大膽探索而聞名於電影界,所以他的第二部作品《夢之安魂曲》還未上映就引起了廣泛關注。電影上映后,立即引起了評論家們的強烈反響,很多評論把它列入年度最好影片之列。

廣告

整個故事籠罩在一種悲觀絕望的氣氛中,而演員的令人信服的表演更使觀眾們彷彿置身於角色的生活之中。但被評論家稱讚最多的還是扮演母親的艾倫o伯斯頓。她曾在紅極一時的恐怖片《驅魔人》中扮演母親。在《夢之安魂曲》中,身著肥大衣服,頭戴蓬亂假髮的她和《驅魔人》中的形象判若兩人,而她的表演更是深入地表現了角色的內心世界,成為本片的一大亮點,評論界紛紛驚呼:艾倫的才華一直被好萊塢忽視了,她應當憑著《夢之安魂曲》中的角色拿到一尊奧斯卡獎。

《夢之安魂曲》 -幕後花絮

因為片子的末尾出現的"一群衣冠楚楚的人觀看一對男女的一些活動"的鏡頭太"有傷風化",MPAA擬將這部影片定為NC-17級。

導演本人和藝匠公司方面拒絕做出影片結尾處的修改,影片以"無定級"的形式推出,最後只能在幾個特定的影院放映,票房大打折扣。

廣告

《夢之安魂曲》 -影評
《夢之安魂曲》海報

這是一部不是好來塢風格的美國電影,是一部震撼人心的佳作。它的觸目驚心主要不是視覺的,而是心靈的,你會在看完以後永遠記住這個電影里的故事。

2000年的世界電影總讓人感到平淡,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缺少了像去年的《疾走羅拉》《角斗俱樂部》這樣富於探索精神的非主流作品,本片的推出多少填補了這個空缺。

導演達倫·阿羅諾夫斯基於1998年推出他的處女作《派》(Pi),這部影片以其在藝術上的大膽探索而聞名於電影界,所以他的第二部作品《夢之安魂曲》還未上映就引起了廣泛關注。電影上映后,立即引起了評論家們的強烈反響,很多評論把它列入年度最好影片之列。

被禁的教育片

本片描寫的是一個年青的癮君子因毒品而毀掉了自己以及和自己有關的所有人。先是自己的母親因孤獨而誤食興奮劑一類的保健藥品(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了)而最終不幸也染上毒癮;后是自己的女友因沒錢買毒品而走上比賣淫更加悲慘的道路;而自己也因注射感染而最終被截肢;自己一起吸毒的朋友也被捕勞教。這讓我想起一部挺老早的名叫《白粉妹》的電影。兩部電影無論是在題材上,或是內容上都有著眾多相同之處。當然,作為西方「禁片」,該片也不可能一點沒有色情影頭,但即使在描寫女主人公在進行最最下流的當眾表演時,我所看到的乳房的鏡頭也不及其他禁片的百分之一恐怕。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前者就成了禁片,而後者則被插上了禁毒的大旗。也許這將成為一個永久的迷,供人們世世代代去探討了。

影片在開始時用的是一種比較歡快的手法,色彩明快,情節也較為平淡。這時影片所向我們展示的似乎是兩個普普通通的美國青年日常懶散、安逸的生活片斷。他們偷賣傢具以搞到錢,他們吸毒,他們和女友做愛,他們回家向母親吹牛自己的賺錢能力。這時我們反覆看到的一個鏡頭便是,白色粉末、鼻孔、瞳孔放大,這和後面反覆出現的冰箱要吃老太太的鏡頭行成鮮明對比。

看到這也許你會覺得平淡無奇,插著手,撇著嘴的等待乳房的儘快出現,啊,如果你真的是這樣期盼著的話,那你也許會有所失望,因為她的確是出現了,不過只是一小下而已。不過這失望不會延續很久,很快,情節的必展看起來有些不對勁了。主人公的母親這時成了整個調子轉折的風向標。老太太越來越無法適應那種兒子久不歸家而帶來的孤寂感,而她卻還要在眾人和終於回來一次的兒了面前強裝笑顏。我實在想不到導演竟能把這一孤獨感表現得如此淋離盡致。

寡居的老 太太由於終日無聊而迷上了一個指導老年人保健的電視節目,並開始服用節目中介紹的一種藥片。此時不斷重複的鏡頭變 成老 太太打開櫃櫥門,數出藥片,一口服下。隨著藥物的使用,以及無法排解的孤獨的壓抑,黑暗的房中終日獨自看著電視的老太太開始產生幻覺得。她不斷看到電視屏幕中年身著紅衣,青春榮光的自己榮獲了大獎而被邀接受採訪的情景。而突然彷彿又見冰箱張著大嘴沖了過來,要吃掉自己。夢境無情的打破了,藥品所帶來的快感終於在惡夢的面前附首。看到這裡所帶給我的震撼不亞於任何一部經典,它所刻劃的那種無助的孤絕對是個堅韌的魔鬼。

廣告

《夢之安魂曲》劇照

魔鬼這種人也許確實壞得一無是處,但至少它們身上有一種品質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那就是堅強不屈,不達目的事不罷休的精神。即使到了形勢逆轉,自己成為弱者,必敗無疑的時候,它們依然抱著必勝的信念,即使這信念也失去了,它們還有著放手一博,同歸於盡的勇氣。也許它們能成為英雄敵手的關鍵就在於此,而人們真正怕的也就是它們像海潮般不會真正退去的韌勁。

孤獨正是這樣一種魔鬼的化身,它來了,人便無藥可救。老女主人公所飽受的煎熬被表現得如連自覺心腸較硬的我都覺得難受,舞台、鮮花、名主持人和藥片、電視、冰箱形成強烈虛實對比,將夢境砸得粉碎。終於,老女人主公在這種折磨之下精神失常,竟然跑到電視台去要求參加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的節目,而最終落到被收容住院的下場。

本人認為,對於老女主人公遭遇的描寫是本片的精華所在,它傳神的使我們體會到了老女人主公所經歷的痛苦。而在手法上,黑暗的房屋、迷幻的張著大嘴的電冰箱再加上老女主人公驚慌失措的面部表情大特寫都將片初那些較為明快的調子一掃而光,產生了銳痛的藝術效果。

故事三條主線中的另一條便是兩個男主人公,他們好像是跑到別的地方去弄毒品(這點我也有點沒看明白),而在這途中,白男主人公的胳膊上由於扎針感染而潰爛,最終導致截肢,而他的朋友,黑男主人公也因此被拘捕勞教。

最後一條主線,也是我們對禁片們所最最期待的東西來了,那就是白男主走後,留下被他帶著染上毒癮的白年青女主。她由於毒癮發作卻沒錢過癮而不得不找到一位黑人好像是參議員似的人物進行賣淫活動(又讓人想起白粉妹)。更有甚者,這位老黑竟然要求其參加一個全部由上流人士參加淫亂聚會。會上白女年青主人公和另外一位賣淫女在桌子上的表演,以及四周西服革履的興奮得面部扭曲的上層人士們高呼著的「 end to end 」也許能讓你稍微睜大雙眼。但她那在花妝間里竟子中已經被毒品折磨得滿臉斑點,眼圈發黑的臉龐卻讓會讓你的短暫的興奮被悲哀所取代。

廣告

 影片的結果也非常的耐人導味,四位主人公分別以同一個動作在各自的地方結束了他們的表演,那就是慢慢的側卧著蜷起身,隈縮在床上或沙發上。他們是怎麼了?是累了?是害怕?是絕望?也許是想回到過去,回到那些幸福的時光;也許會是想要忘掉那一串串閃閃發光的名字。

《夢之安魂曲》劇照 

吸毒者的悲歌

《迷上癮》(requiemforadream)又譯《夢之安魂曲》,拍攝於2000年。影片的基調很健康,表現了吸毒者害人又害已這一主題。對這一主題,中國人更有身同感受的體驗,中國近代史的開啟就是以一場偉大的反吸毒的戰爭拉開序幕的,對影片中表現的吸毒者的悲慘遭遇,我們並不健忘的記憶,一定會奉送上同情之淚的。

只是影片過於寫實了。我現在越來越傾向於一部好電影就是一個寓言。不一定真實,但構思一定要具備寓言的素質,像《拯救大兵瑞恩》與《細細的紅線》同是反映二戰,且一年誕生,但前者是一個寓言故事,反響強烈,而後者則是戰場實錄,就不如前者風光。

在《迷上癮》中,幾乎以報告文學的實事求是精神,表現了一個家庭被毒品的毒害過程。電影呈兩條線索,平行蒙太奇地交待情節,一條是母親莎拉因為減肥而服藥上癮,另一條是兒子哈里因為吸毒而走上了販毒的絕路。

在影片中,其實影射了電視也是一種毒品。在母親這條線索中,莎拉整天迷醉於電視里的世界,相信電視里的任何信息,並且一直陶醉在電視舞台上的風光中,直到走火入魔,精神失控,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仍然念念不忘的是對參與電視遊戲節目的期待。這反應了一種精神毒品對人的誤導。

在兒子的一條線索中,可謂中規中矩,淋漓盡致地反映了毒品的直接傷害。哈里因為陷入毒品中難以自拔,涉險販毒,卻讓女友賣身聚斂毒資,本來恩愛的情侶,卻在毒品的左右下,分割在生與死的兩端。

影片為突出毒品的危害,以柔情的筆調,表現了浪漫的情侶之愛,以深情的對白,闡述了母子情深。這些屬於正常人的情感,一旦與毒品遭遇時,可以說是「兩者皆可拋」。影片中的母子情與戀人情,表現得十分纏綿而溫馨,與東方人的感情觀念很是相似,但正因為寫出這種美好,更襯出毒品的可怖。影片可以說為表現主題是無所不用其極。

但畢竟故事太平鋪直敘了,可以看出影片在藝術手法上力求多搞一些花樣,使影片即使在內涵上沒有一點深度,但在藝術上希望小有成就。於是,我們看到,影片交叉進行著母親與兒子的兩條線索,到影片結尾,形成了四個交叉進行的時空,即,兒子哈里因毒品發作住院、母親在精神病院治療、女友出賣肉體、哈里的好友黑人青年在牢中的焦慮等待。影片在這四個空間里輪番跳躍,竭力烘托緊張與懸疑氣氛,在藝術上,還是力求有所建樹吧。但畢竟主題框架已經定好了,再複雜的花腔,也無法提升電影的品位。這說明一部電影的關鍵還在於立意,而不是技巧。

《夢之安魂曲》劇照

夢幻與靈魂的終點

 人的不安定和痛苦往往來自於精神與肉體的矛盾。人們往往不是忘記了精神的存在,而追求肉體的滿足,就是忽略了肉體的存在,而追求精神的滿足。這兩種矛盾狀態都會帶來痛苦,使人被自己踐踏、異化,或者應允他人對自己的控制,其結果都是精神被支配,肉體被奴役。或者更直接的,他們直接被自己的夢想所控制和奴役,而夢想是被社會操縱的,於是他們就逃不過失去自由和自我的下場。《夢之安魂曲》就向我們展示了人類的這一境遇。

影片講述了四個人的邊緣生活:中年喪夫的莎拉整天以電視為伴,一天她接到電話,得知她成了一個電視節目的幸運觀眾,可以上電視成為明星,於是她為了穿上那件她年輕時穿的那條紅裙子而開始了減肥的計劃。而她的兒子哈里則和朋友泰倫在街上販毒,以此賺取金錢希望能和女朋友瑪莉安過上幸福生活。一切似乎都很順利,但在不知不覺中,所有的東西都失控了,這四個人都被自己的嚮往所牽引,漸漸走向黑暗的深淵。

故事從夏天開始,到冬天結束。一步步地,由起因、經過到結果,這些健康、善良而無辜的人,不是被虛假的想象帶來的「活力」燃盡,就是在冷酷孤獨中傷害自己,並被迫應允別人對自己的傷害,他們被現實剝奪著,最後離希望越來越遠。這不禁使人想到,在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無數的人成天被慾望或者期待所驅使,左奔右突,離棄了所有,包括自己,不可避免地也被恐懼和焦慮困擾著。但是人們往往沉迷於這些恐懼和焦慮,以及這些不安定的東西帶來的痛楚,把它看作達到希望或者期待的必然途徑。


和《猜火車》等一樣,《夢之安魂曲》也是描寫混亂的一代,垮掉的一代的影片,但是它描寫的對象,不僅僅是青年,也包括老年人等組成的社會邊緣群體,這使它對社會的針砭更廣泛和深刻有力。另外它陰鬱的氛圍,始終充斥著某種恐慌和無法表述的憂慮,這些都和那些調侃型的小病小痛的另類電影有很大的區別。它拒絕調侃和黑色幽默,原因是這些都不足以引起人們足夠的痛感。它也並非只想表現吸毒問題,作為「顛覆傳統電影」,它的顛覆性表現在它置疑了人類的希望與沉迷這兩種基本的生存狀態——在無法控制的情況下,期待與慾望的沉迷是危險的,猶如沉迷於毒品一樣。它牽涉的是三種交叉的矛盾問題:現實與夢想的矛盾、清醒與沉迷的矛盾、肉體與精神的矛盾。一種情況,他們認為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目標,並沉迷在達到這個目標的過程中,忘記了現實,直至失去一切。期望促使夢想的幻覺膨脹與飛升,但是往往只消卜的一聲,夢想和幻覺都通通消失;另一種情況,追求無止境的身體享受,以為能使自己的生命更充實,其實是在付出身體與尊嚴的代價交換微不足道的物件。可是在交換的瞬間,我們已然忘記了自己的一切:「我們是破碎的,只為著另外一些破碎而存在。」 他們以為能在這種精神幻覺和身體享受中得到無窮無盡,然而他們卻並沒有在這些希望和滿足中得到真正的充實和來自現實的真切回應。

《夢之安魂曲》劇照

幻覺中,莎拉看到自己上了電視,而光彩照人的另一個自己卻和主持人走了出來,他們一起嘲笑著她和她的屋子,然後看著這個自己和那個主持人一起變得瘋狂而猥瑣。他們一齊向她喊著:「莎拉,喂我!」這似乎象徵著一種被吞噬的恐怖。而電視里的觀眾——作為充滿希望的人們的幸福來源,竟然也只是電視里的幻象!雖然人們正因為希望和夢想(幻覺)的存在,「才願意去微笑,才願意生存下去」,但是沉迷其中的結果往往是整個生命被這些幻覺所吞噬,只剩下空洞的事實——這個我們決意離棄的現實。絕望是怎樣的情形?耗盡一切去得到一些,可是得到了卻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而曾經有過的美好也不復存在,甚至在美夢逝去后,現實的殘酷嘲弄還在延續。絕望與可悲連在一起,在失去了一切后,得到的一切又齊齊嘲笑他們的痴心和期盼和在期待中盲目而軟弱的自己。人們如此鍾愛某些東西,以至將生命拋擲其中,將人生交於這些夢想,並期待它們給自己帶來快樂和幸福的慰藉。然而它們並沒有使生命的顆粒飽滿渾圓,相反,它們卻在人們的樂意並授意下將生命的意義、價值擠壓、揉碎,將他們放逐到空曠的荒野,讓他們彷徨失所。這就是真正的悲劇——不止是「夢醒了,卻無路可走」,甚至是「夢醒了,卻不知身在何處。」

也許,還有另一種選擇:懷抱著希望和夢想沉沉睡去,用蜷伏於母體中的姿態,繼續祭奉那些夢想,沉迷於虛幻的美好中,而所有的美好,也只有在夢中延續與終結。於是我們看到結尾,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將身體蜷縮起來,進入夢鄉,彷彿重回與母體相連的懷抱。他們在繼續做夢,不過這個夢只是以往一切夢的憑弔。它在用所剩無幾的力量終結和埋葬過去和自己。泰倫蜷縮在牢房床上入夢,也許此時他想起了小時候與母親的對話:「我以後要做大人物」;「你不一定要做大人物,只要做媽媽的好孩子。」做個好孩子,這個願望也許永遠地落空了,最後他在昏睡中才又見到了母親懷抱著幼年時的他的情景。莎拉也終於看到了夢的結尾:容光煥發的她在電視節目中見到了依然健康的兒子,擁抱著他,喜極而泣:「我愛你,哈里。」兒子說:「我也愛你,媽媽。」觀眾起立鼓掌……夢結束了,悲劇也落幕了。

沒有喋喋不休的畫外音,它僅僅用畫面、色彩和音樂就向我們表達了一切——疏離、淡漠、無奈、痛苦,一切已足夠濃黏了。影片始終以陰暗調做背景,然而卻始終壓抑著憂悒的底色,讓人物像在夜裡被照亮的小孩子,細膩、明亮,恍若無辜的天使。背景的沉鬱,突出了人物的鮮活,醞釀著悲劇的趨向。唯一與之不同的兩段場景卻是處於同樣的幻覺:瑪莉安站在靠海的堤岸上,面朝大海,陽光和煦,海風吹拂著她的長發,哈裡面帶笑容,向她跑去,一邊喊著她的名字,而我們卻聽不到他的聲音。天、地、人都籠罩在陽光和朦朧的氛圍中。一切是美好的,卻又是詭異的,這就是他的夢。最後他被截去了手臂,在沉睡中,他依然跑向碼頭,向著瑪莉安跑去,帶著笑容,依然喊著她的名字,可是到接近的瞬間,瑪莉安消失了,而當他後退的時候,也跌進了無盡的深淵,於是我們終於聽到了他絕望的、撕心裂肺的呼喊:「瑪莉安!」

通過模擬思維混亂的狀態,將那些眼花繚亂的快動作配以毫無意義的、沒有生氣的語言片段,同時混合著那些發自潛意識的,匪夷所思的聲響,影片給人帶來一種奇特的體驗。「過度壓抑導致的胡言亂語」這個評語恰好提示了影片具有的Cult Film元素——出人意表的人物、氣氛與環境製造出的被異化的實感,它常常激發人的想象力,產生類似詭異的趣味和獨特的、耐人尋味的創新體驗。本片配樂由著名的室內樂團Kronos Quartet演奏,異常出色地烘托出陰鬱絕望的氣氛。在哈里和瑪莉安這對戀人親密無間的每個片刻,蘇格蘭風笛的低聲轟鳴,都在他們眼前展開一個充滿未知創傷的陰鬱世界,而在悲劇到來的時刻,小提琴的奏鳴重迭再重迭,則不斷迭加著痛苦和焦慮的意欲,以至趨向於窒息。

《夢之安魂曲》劇照

寓意

《夢之安魂曲》是一部坦誠的電影,它直接將那些被隱藏著的、無奈地骯髒著的現實暴露出來,將那些黑暗中的痛苦攤開,細細查看它們發黑的紋理,它的目的只是為了指引我們去尋求一個答案:這個世界在以怎樣光怪陸離、無法理喻或慘不忍睹的形式行進著。然而這種直接,卻觸動了美國電影檢查機構。評審認為片尾那場戲太有傷風化,而導演和發行公司又拒絕對影片進行修改,所以只能採用「拒絕等級」和「R等級」(17歲以下由父母陪伴)兩種版本上映。這就使得它只能在少數幾家電影院上映,從而失去了大量的觀眾,但是導演和電影公司對電影藝術的堅持態度卻使電影的藝術真實得以完整保存。

《夢之安魂曲》被評為最具爭議最觸目驚心的十部電影之一,它的觸目驚心主要不是視覺的,而是心靈的。電影用那些人物的人生軌跡作為線條,完整地描摹了那些暗淡的人生圖景。它的真實和犀利釋放出無數的苦痛,並用這些苦痛和悲切洗滌現實中的虛妄。雖然電影講述的是虛構的故事,但是放眼現實,像這樣的人生沉浮在現實中卻是俯拾皆是。我們既然已經熟知這些悲痛的來源與表象(種類),看到這些被夢想損害、被現實侮辱的人們,那麼在我們準備或者正在改變和滿足自己時,就應該問一問自己,這樣做真的能讓自己充實和快樂嗎?也許只有當我們站在夢幻與靈魂的終點,才會明白「在肉體的基礎上,不忘精神的詩意守侯,讓精神的生長,促成肉體的完善」才是趨向於至美與至善的人性之路。 

《夢之安魂曲》 -榮譽


2000年波士頓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女主角
2001年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女主角
2001年佛羅里達影評人協會最佳女主角
2001年坎薩斯市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女主角
2000年拉斯維加斯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女主角
2000年斯德哥爾摩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美國電影協會(AFI)2000年度十大影片

《夢之安魂曲》 -音樂賞析
《夢之安魂曲》劇照

這是導演達倫·阿羅夫斯基首次執導的一部影片,是一部很有才華而且有著濃厚黑色基調的電影作品。影片根據休伯特·塞爾比1968的小說改編而成。阿羅夫斯基以其狂熱的、充滿想像的、令人震撼的獨特視角,描述了四個人滿懷希望又充滿失落的悲劇生活。這是一部風格獨特的令人心悸的影片。

這部影片通過深刻地剖析四個人絕望的心境,使得觀眾在心靈上受到了強烈的震撼,影片在視覺上也充滿魅力。特別是影片的最後的半小時,從來也不曾有那一部影片會如此地讓人感到心痛。

影片的配樂自然也很沉迷、壓抑,尤其是《Winter》這部分,充滿了痛苦與不可自拔的絕望感。英國前舞曲樂隊 Pop Will Eat Itself 成員 Clint Mansell 將電子、搖滾、工業之音和現代先鋒音樂糅合成一劑迷藥,從夏到秋再到冬,惟獨沒有春天,和電影的主題十分貼和。演奏者是古典、先鋒音樂四重奏 The Kronos Quartet。

專輯曲目:

1 Summer, Summer Overture
2 Summer, Party
3 Summer, coney Island Dreaming
4 Summer, Party
5 Summer, Chocolate Charms
6 Summer, Ghosts of Things to Come
7 Summer, Dreams
8 Summer, Tense
9 Summer, Dr. Pill
10 Summer, High on Life
11 Summer, Ghosts
12 Summer, Crimin' & Dealin'
13 Summer, Hope Overture
14 Summer, Tense
15 Summer, Bialy & Lox conga
16 Fall, Cleaning Apartment
17 Fall, Ghosts-Falling
18 Fall, Dreams
19 Fall, Arnold
20 Fall, Marion Barfs
21 Fall, Supermarket Sweep
22 Fall, Dreams
23 Fall, Sara Goldfarb Has Left the Building
24 Fall, Bugs Got a Devilish Grin Conga
25 Winter, Winter Overture
26 Winter, Southern Hospitality
27 Winter, Fear
28 Winter, Full Tense
29 Winter,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30 Winter, Ghosts of a Future Lost
31 Winter, meltdown
32 Winter, Lux Aeterna
33 Winter, Coney Island Low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