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6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夜半歌聲》有三個版本,分別為1937年電影,1997年電影和2005年電視劇。

廣告

1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影片簡介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民國初年,宋丹萍在秋柳社任演員,經常演出進步的劇目來鼓吹革命。他和豪紳的女兒李曉霞發生了愛情,但遭到了豪紳的阻撓。惡霸湯俊因追求曉霞遭到拒絕,惱羞成怒指使流氓用硝鏹水毀壞了宋丹萍的面容。宋丹萍被毀容后怕連累曉霞終身,為使她斷絕希望,假稱自己已死。曉霞聞訊后因受刺激而精神失常。伴隨曉霞的只有一個年老的奶媽。宋丹萍在戲院看門老頭的幫助下,隱居在附近一家戲院的樓頂上。每當月明之夜,他昂首高歌;曉霞每聽到這夜半歌聲就得到了安慰。10年後,有一個劇團借這座戲院演出,青年演員孫小鷗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結識了隱居在戲院樓頂上的宋丹萍,宋丹萍向他講述了自己的身世,希望小鷗能繼承他未竟的事業同封建勢力作鬥爭,並代他去安慰曉霞。影片結尾,宋丹萍和前來侮辱女演員的湯俊展開搏鬥,湯俊失足墮樓而死,宋丹萍遭到追捕從塔頂縱身清流。

廣告

2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199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地區:香港
類型:愛情
語言:粵語
導演:于仁泰 Ronny Yu
主演:張國榮 Leslie Cheung

          黃磊 Lei Huang

          吳倩蓮 Chien-lien Wu

          郭振鋒 Philip Kwok

          鮑方 Fong Pao
        上映日期:1997-02-01

廣告

3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影片介紹

1926年秋,著名歌星宋丹平(張國榮飾)主演的歌劇傾倒了成千上萬女歌迷,但他唯獨鍾情清純可愛的杜雲嫣(吳倩蓮飾),兩人熱烈地墜入愛河,愛得如膠似漆。雲嫣的父親聞訊后勃然大怒,將雲嫣禁閉在家,並將她許配給豪門顯貴。

雲嫣卻在訂婚夜宴上裝病離席,私會丹平。權貴公子妒火中燒,派人毒打丹平,並放火焚毀了劇院。雲嫣堅信丹平未死,裝瘋賣傻。每逢月圓之夜,她都會在劇院的廢墟上聆聽到一曲從虛無縹渺中傳來的愛歌。  

十年後,一個小劇團租用了這個鬧鬼的破劇院。青年演員韋青(黃磊飾)遇到鬼魅一般的丹平,於是又引發一場感人至深的愛情悲劇…… 

劇照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夜半歌聲》

4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2005年電視劇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2005年《夜半歌聲》
導演:黃磊Lei Huang
集數:30集
影片類型:愛情 / 劇情
片長:30集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普通話
色彩:彩色

5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演職員表

導演 Director:黃磊 Lei Huang
編劇 Writer:韓煒 Wei Han   黃磊 Lei Huang
演員 Actor:黃磊 Lei Huang
徐熙媛 Barbie Hsu
何潤東 Peter Ho
孫莉 Li Sun
劉磊 Liu Lei
袁弘 Hong Yuan
劉德凱 De-kai Liu
賈妮 Ni Jia
劉璇 Xuan Liu

廣告

6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劇情梗概

東北,冰天雪地,一片純凈。兩個年輕亮麗的女學生童若凡、於歌,十八九歲純潔爛漫年紀,大學畢業和同學來東北畢業旅行,走散了,在雪野林中迷路,卻少不更事,沉浸在林海雪原的天籟之聲中。一聲槍聲!走出兩個奇怪的男人,一個半人半獸模樣的「獵人」,一個衣著華麗的富家子弟。一個叫宋丹萍,二十一二歲年紀,其時已是盛名之下的音樂劇演員,另一個叫陳天逸,和宋丹萍年齡相當,來自南國天堂市,為逃避家中的包辦婚姻,來到這純凈的世界放鬆心情。

本故事的四個主人公在此純真世界不期而遇。此刻,在他們面前,之後的一切紛亂、破壞、戕害、痛苦、無奈都沒有展開。

四個人在雪原的小木屋裡度過了浪漫的兩日。宋丹萍和陳天逸都愛上了純真天性的童若凡。

廣告

一天清晨,童若凡在雪地里建造了一個玲瓏晶瑩的冰雪屋,象童話里的場景。

雪野中,陳天逸邀請宋丹萍去天堂市,他說,要為童若凡蓋一個冰雪屋一樣的歌劇院,讓宋丹萍帶團演出中國最早的西洋歌劇。宋丹萍一口答應。

南國,天堂市,一個炎熱的小島城市,陳天逸和童若凡、於歌三個人的家鄉。

陳家和童家是這個島上的富貴之家。特別是陳家,陳天逸的父親陳廣疇早年在南洋做生意,之後一直在天堂市發展,產業甚至包括了島外的許多地方,他的合伙人叫林道中,一個儒雅幹練的中年人,是陳氏家族的執行董事,具體負責陳家的全部生意。

陳廣疇為兒子安排了一個婚事。對象正是童若凡,只是陳天逸並不知道。從北國回來之後,他更是竭力反對此「包辦婚姻」。陳廣疇許諾以大筆資金為兒子建歌劇院,條件是陳天逸要答應婚事。並說此事要謝謝林叔叔,是他一手在安排建歌劇院的事。

廣告

童家,童若凡看到了自己慈祥而體弱的父親童仲鶴。她同樣不知道父親迫於生意上的頹勢,利益所迫,將童若凡許給了陳家。正愁不知向童若凡開口。和獨居在家的妹妹七姑(年輕時人稱七小姐)商量對策。七姑顯然並不願意童若凡早早嫁人,更何況是嫁到霸道的陳家。言語之中,七姑對陳廣疇及其林道中一夥很沒有好感。大哥委婉地提醒七姑,過去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

後來知道,這個優雅的中年婦人七姑,在當年,人稱七小姐,和遠房表哥林道中有過一段感情,還有過一個私生子,卻被林道中所負,私生子被哥哥童仲鶴秘密送走。天堂市的人只知道七小姐是個有潔癖的老處女,卻不知這世界上誰都有一本心底深處的情感賬本。

於歌也住在童家,她好像從小沒有了父母,一直伴著童若凡長大,情同姐妹,卻多少有一些親庶之別。她與童若凡一樣的美麗出色,甚至比童若凡活躍生動,卻掩不過童若凡的脫俗清靈。親愛中不免常有些心意闌珊。

廣告

宋丹萍帶著一個小劇團來到,其中有照料劇團事務的松叔。他們上了島沒有等到陳天逸,卻感受到天堂市市民極度的善良與和平。宋丹萍說,這簡直是一個無欲之島,我一直想找這樣一方樂土。

童若凡設計了一個冰雪世界氛圍的歌劇院。她的靈感來自於宋丹萍的鋼琴聲以及他默契而濃郁的情愛。

於歌最早發現宋丹萍和童若凡的愛情,但是她除了祝福之外別無他想,有一次,她甚至穿著童若凡的服飾出現在宋丹萍面前。可是她發現宋丹萍對她沒有一絲感覺。

於歌也發現了陳天逸對童若凡的灼灼目光。她平衡了,她認命,這個世界上,只要童若凡在她身邊,男人的目光永遠不會駐留在她的身上。

這一切陳天逸並不知情,他只知道自己不可遏止地愛上了童若凡,並竭力反抗著父親安排的婚事。

陳廣疇以不給予建歌劇院資金為要挾,陳天逸幾乎要和家庭決裂。倒是林道中從中干旋,陳天逸很感激。他並不知道這是林道中的一件黑道生意,除了洗錢之外,甚至還涉及到林道中侵吞島外的童家財產。

林道中在島外還有許多私人買賣,有的連陳廣疇也不知情。

歌劇院建設過程中,宋丹萍發現了一個陰謀。原來歌劇院的地皮是島上準備蓋公益慈善院的。其中涉及到一些黑幕,而林道中正是幕後人。宋丹萍為島上居民的善良品性感染,急公好義。卻被林道中察覺,欲加之罪。

宋丹萍找陳天逸說出隱情。可是陳天逸堅持歌劇院是他們共同的夢想,希望宋丹萍不要庸人自擾。這是他們第一次的衝突。宋丹萍看到了陳天逸身上的世故、甚至冷酷的一面。兩個朋友醉酒吵了一架。可是童若凡和於歌的出現,讓這對好朋友又化解了,童若凡出示了一首動人的歌詞,大家約定一起譜曲。童若凡一手拉宋丹萍,一手拉陳天逸,一臉燦爛。

幾個月後,一座玲瓏剔透的歌劇院建成了。一個炎熱小島上,出現了北國風情的冰雕玉琢般西洋風格的歌劇院,一時轟動全島。

歌劇院成的那天晚上,劇院天台上,星光耀眼,天台上,只剩下宋丹萍和童若凡,兩人情到深處,成就歡愛,賽若神仙眷侶。

同時,陳天逸在家中知曉,父親安排的婚事原來是和童家結親,大喜,飛奔到童家。在花園撞見童若凡打扮的於歌,錯認,擁在懷中狂吻。正因宋、童情感而憂鬱的於歌消受著這個男人的衝動,陳天逸卻戛然而止,發現錯擁她人。於歌告訴陳天逸,你愛的人並不愛你,卻愛上了你最好的朋友。其實,於歌心中另有憂鬱,因為她發現自己也愛上了宋丹萍。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夜半歌聲》[1937年電影]
兩家的結親事終於為幾個年輕人共知。一時大家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陳天逸痛苦之餘,想到放棄愛情,成全友誼。我行我素、放浪不羈的宋丹萍則準備在首場演出后,還了陳天逸的人情,帶著童若凡遠走高飛。

同時,宋丹萍發現了林道中的秘密。甚至這陰謀正是源於陳天逸的父親。宋丹萍不能確實陳天逸是否知情。

陳天逸從於歌處知道了宋丹萍準備「私奔」的計劃,一時心傷,他覺得宋丹萍為了愛情背叛了友誼。

兩個本來親密無間的好友,此時各懷心事。宋丹萍表示自己愛童若凡的決心,並說,這個天堂市並不是他想象中那麼乾淨善良,他不願意在這裡停留。他和陳天逸約定,歌劇《十二夜》的首場演出,就是他們友誼的終結點。

陳天逸痛苦萬分。父親象一個腐朽而精明的老人一樣,給兒子灌輸著殘酷的生存法則。彷彿要證明自己的成長,對於父親和林道中安排的一場復仇,陳天逸默認著。痛苦地猶豫著,又一次次被嫉妒支撐、點燃。而林道中的陰謀正是首場演出當晚,火燒歌劇院,這樣不僅涉及到一筆巨額保險金,更有助於使他先前的陰謀得到掩蓋。

首演當晚。一場大火,禍及了天堂市上百條生命。這是一場安排細密的陰謀,幾個人分別放火,幾個人乘亂在大火中向宋丹萍潑硝鏹水,其中一個金三的男子,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妻女因為迷戀宋丹萍的風範,事發時也在場,不幸死在大火混亂中。此人事後痛苦不堪,終於在八年之後,宋丹萍重新踏上小島的那天,投海自殺。

人間慘劇之後,天堂市好像變了面貌。陰雲密布。宋丹萍在大火中被潑了硝鏹水,好像葬身火海。童若凡痛失愛人。父親終於離世,童若凡悲傷之餘,一方面迫於情勢,迫於父親的臨終遺言,一方面為陳天逸的深情打動,嫁給了陳天逸。

可是陳天逸娶到了童若凡之後,良心上時時受到譴責,因此在妻子面前不能人事,痛苦不堪。童若凡則象一個未嫁娘一樣,平靜無欲地生活在陳家,宛如一個靈魂暫時封存的人,心中保留著對宋丹萍的情感,表面上卻和陳天逸象一對恩愛夫妻一樣出現。

八年後。

天堂市變樣了,成了一個炎熱潮濕的慾望之城。各種各樣的人在島上尋找著各自的私慾。正逢一天一夜的日全食,天堂市一開始陷入了極度的驚慌,繼而進入了奢靡的狂歡。

此時的歌劇院,成了廢棄的空樓。

一個叫「洪先生」的英俊男人出現了,此人是一個富商。出手闊綽。一來就住進了一個靠近歌劇院的豪華別墅。跟著他的是當年的松叔。這個男人正是宋丹萍,他的臉被毀壞,但是松叔每天給他施以護理,並製作了一個英俊異常的假面,如同「畫皮」一般可以以假亂真。

一個帶著江湖劇團的年輕人肖鷗也出現了,他的身邊有一個歡快的女孩田飛。沒有人知道肖鷗正是七姑和林道中的私生子。

肖鷗還是一個私家偵探,八年後的天堂市成了一個炎熱、陰鬱的慾望小島,案件頻頻。

陳天逸的神情也象天堂市一般陰鬱,口吃更重了。雖然他已擁有了一個妻子,這個妻子正是童若凡。童若凡的臉色猶如當年的七姑。靈魂似乎不附在身上,整天彈著鋼琴。

於歌成了一個慾望女孩,從一個又一個男人身上汲取可憐的關愛。她也是陳天逸的秘密情人,陳天逸在她面前找到了一絲男人的自信,可以放任自己的性情和排遣內心的痛苦。於歌現在還是島上天堂電台的播音員。日全食的消息就是用她慵懶性感的聲音通告全島的。

日全食終於過去了,三十六個小時的黑暗結束的時候,海上漂來一個屍體。全島嘩然。死者是陳天逸名下公司職員,因此把陳天逸給牽扯進去了。警察局一個少不更事的年輕偵探的審訊,把陳天逸的家庭生活揭示了出來,陳天逸和童若凡夫婦貌合神離的生活被人們傳開了。

肖鷗的舞台劇《哈姆雷特》上演了,表現著復仇的主題。之後,有一個酒會。洪先生出現了。陳天逸和童若凡也出現了,在公眾場合的夫妻默契而甜蜜。洪先生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那一晚,出現了短暫的停電,黑暗中,一個女客好像看到了一張可怕至極的鬼臉。尖叫一聲就昏死過去。

當晚,人們又聽到歌劇院樓頂上傳來縹緲的歌聲,好像是當年宋丹萍的歌聲。而這一天,正是歌劇院失火的忌日。

一連出現事件,島上人人心惶惶。說是要抓鬼。而鬼樓正是封存已久的歌劇院廢墟。

圍繞著要不要拆歌劇院。島上議論紛紛。各派人物也各有動作。林道中和法官是當年陰謀的製造者,因為利害關係保護著共同的秘密,當年許多見證人都死於非命。他們唯一忌憚的是警察局聽說要來一個新任的警長,但是至今未露面。

而童若凡要保存記憶的廢墟。她懇求陳天逸保護歌劇院的廢墟。這讓陳天逸感到為難而痛苦。他越來越了解到,自己娶到了童若凡的人,但她的心,一直是宋丹萍的。他把自己的痛苦向於歌傾訴,表示自己願意接受一切懲罰,來平息自己一直無法安寧的內心,只是不希望讓童若凡知曉,倒不完全為了自己,而是他知道,童若凡的性格,如果知道了這件事,她會精神崩潰。於歌感覺到陳天逸身上看似無理確有情理的乖戾。但是出於她的愛,也出於她的性格,她選擇的是與陳天逸一起分擔這個並不輕鬆的秘密,一起承擔這個真相。。

此時的力爭保護歌劇院的肖鷗受到了一個神秘人(宋丹萍)的委託,要去調查當年宋丹萍失蹤案的真相。同時,警察局新任警長走馬上任,接管島上的一系列未結案件,同時,把重點放在當年歌劇院起火特大傷亡事件。私下裡,我們可以發現,這個新任警長和那個發了軍火財的英俊大亨「洪先生」(宋丹萍的化名)有密切的關係。

秘密與真相象一把劍,懸在人們頭頂,彷彿隨時會墜下。人們內心被咬噬,行為因此變形。

於歌收到了一張私人灌制的唱片,錄的正是當年宋丹萍的歌聲。附上的一個短箋上說如果在電台播出,會有驚喜出現。懷著一種奇怪的好奇心,於歌在晚上播出了這唱片。並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陳天逸。

陳天逸感到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壓制著他。他感到威脅,準備隨時消除這種威脅,以此保護童若凡。他一直超乎尋常地愛著童若凡,他甚至虛妄地想通過對童若凡的關愛和保護,來救贖自己曾經對宋丹萍做過的惡行。

陳天逸問於歌,如果是你,發現自己的愛人死而復生,而自己嫁的人卻是他的仇人,你會怎麼樣?你會不會殺了這個混蛋?於歌回答,我會。可是童若凡不會,她會殺了自己。

同時,肖鷗也發現了這一驚人真相。他也結識了純潔的童若凡,他感覺到如果真相一旦揭開,這個不解世故的女子童若凡對這個醜陋的世界絕望。對愛情絕望。

其實他們都錯了。童若凡是一個表面文弱、內心卻有一種超越凡俗的堅強,在她的世界里彷彿沒有恨,只有愛。她不愛陳天逸,但她也不知道如何去恨。當她一步一步知道了事件的真相之後,她痛苦、失望,但是她要做的只是去愛,去重新找到自己當年的愛情。讓她真正感到痛苦的是,宋丹萍此時已經在一種仇恨的驅使之下,喪失了愛的心力, 童若凡見到了「洪先生」。可是這個掩蓋在假面下的男人渾身上下瀰漫著死亡一般的復仇氣息,令她感到陌生、恐懼。

宋丹萍已經了解了全部真相。他希望資助肖鷗演出當年他演出過的歌劇,像《哈姆雷特》一樣,複製一個當年的場景,然後當著世人的面狠狠地嘲諷童若凡的「愛情」,然後在大火中殺了陳天逸。這樣的情景出現在他的夢中。讓他瘋狂,無法自拔,只有將復仇的行為進行到底。可是松叔的一句話,讓他感到虛妄,陳天逸死得再慘,童若凡再難堪,許多事情無法逆轉。宋丹萍像哈姆雷特一樣陷入了一種沉重的猶豫。

沒有真相,人們就可以自以為是地幸福下去了,這是陳天逸的人生哲學。陳天逸要做的是,不管發生什麼,不能讓童若凡了解真相。他虛妄地希求和童若凡永遠平和平安地「相愛」下去,為此,他可以做一切事,包括再次解決宋丹萍,或者,以自己的死來結束一切,藉此解脫自己內心的痛苦。擊劍館里,當年的好友、今天的仇敵見面了,陳天逸受了宋丹萍一劍,請求宋丹萍,他可以報仇,可是不要把真相告訴童若凡。他們之間,只要死一個,童若凡就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至於死的是誰,沒有所謂。宋丹萍無可避免地猶豫了他憤怒地吶喊:為什麼?為什麼這一切要發生在我們身上?!

宋丹萍決定不殺死陳天逸的肉體,而選擇殺死他的靈魂。他要讓陳天逸失去生的樂趣,感受他的痛苦。

松叔看到了宋丹萍的迷失,他知道,宋丹萍必須經過一個人生的劫數,才能解脫出來。他悲憫地期待著宋丹萍早日從仇恨的陰影里走出來,直面人生的難題,承受人性的壓迫,去勇敢地面對過去發生過的事情。至少,為了童若凡的愛。

可是這樣的契機無法出現。當年懸案的調查漸漸浮出水面,林道中一夥加緊了作惡的步驟。肖鷗在調查中被捲入,差點連累到身邊的愛人田飛。一番周折后,肖鷗查到了林道中這個幕後的黑手,沒料到七姑為他講述了自己的身世。肖鷗無意間找到了自己的生身父母,這本來是他來天堂市的真實目的。最後,林道中在向兒子、向愛人、向所有人的懺悔中,開槍自盡。

一個大雷雨夜,童若凡終於看到了宋丹萍被毀容后的真面目,當她了解到宋丹萍正是因為自己的臉,自己的仇恨,再也無法從心結中走出來,再也不敢面對自己的時候,她勇敢地做出了決定,她要用自己的行為來激發出眾人心底泯滅殆盡的良知——

童若凡自毀雙眼,她表示,自己再也不願意看到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東西,任何的慾望和骯髒,任何的暴力和醜陋,任何的無奈和憤怒,她寧願選擇失去看到醜惡世界的眼睛,只保留感受人間美好的心靈。

在如此的傷痛之中,陳天逸懺悔了,他向童若凡懺悔,自己一生都錯了,彷彿錯領了上帝的任務,傷害朋友,傷害愛人,也傷害自己。

宋丹萍也被激醒,他痛恨自己的脆弱,正視自己的愛變成了恨,以愛的名義去驅使自身內心的怒火蔓延。

歌劇院重新蓋成了,所有演員帶著面具上場,演員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

舞台上是一片雪野,世界回復到最本真純然的格局,開場吟唱的是愛情,吟唱愛情令所有人觸摸著生命的童真,也讓所有人看到童真的逝去。戲演下去,是一出有關復仇的悲劇,有關人生真相,有關人性真面目。《哈姆雷特》的改裝版,復仇以槍進行,到最後高潮處有互相射擊一場。本來該由宋丹萍扮演的角色被於歌替上,而於歌手中的槍則被陳天逸私下換上了真槍。

於歌的槍響了,她希望能用這個「舉槍」的動作把陳天逸從自己的生命中剔除出去,她也勇敢地希望能正視自己的感情,正視自己的生活。可是,陳天逸真的倒下了,而且,身下流出了鮮血。

幕拉上了,所有演員、包括「死」去的都紛紛起身謝幕,可是陳天逸沒有。

於歌流淚到了他跟前,說,我從來沒有拒絕過你,我本來只希望用道具槍向你復仇。可是,為什麼……

陳天逸說,也許是命運,希望這個故事有這樣的一個結束。

宋丹萍和童若凡不知所終,有人說,在東北的林海雪原中見過他們,現在,宋丹萍脫下了面具,以自己的真實面目面對自己的愛人,而童若凡,還是那樣的美麗純潔,他們在無暇的冰天雪地平靜地生活著,遠離塵世的喧囂和醜陋,那兒,有美麗的天籟之聲,有愛的旋律,彷彿是純凈的天國。

於歌離開了天堂市,後來,成了上海灘名聞遐邇的電台播音員,向亂世中的男女們講述著愛情的悲喜劇。

天堂市還是一如既往地日常安逸,人們談論著宋丹萍和童若凡愛情傳說,憧憬著傳說的高潔,卻嘆息自身的庸常與世俗。

至於肖鷗和田飛,他們相信真愛的存在。他們在這個小島上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陪著雍容嫻靜的七姑,他們的母親。偶爾在夜深的時候,那段熟悉的主旋律會悄然響起,不知何處傳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