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簽名》

標籤: 暫無標籤

7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福爾摩斯系列被譽為開創偵探小說歷史"黃金時代"的不朽經典,100多年來已經被譯為57種語言,深受各國讀者喜歡,很多人都是因為福爾摩斯的緣故,才喜歡山偵探小說的。本書是福爾摩斯全案系列的第一本,這兩個長篇正式宣告了一個偉大的文學人物和一組黃金搭檔的誕生"血字的研究"

四簽名——福爾摩斯最出名的故事之一,也是柯南道爾的成名作《四簽名》

 

《四簽名》 -故事概要

 

1.版本、譯本情況


英文版篇名為《The sign of four》,標準縮寫:SIGN。

最早發表於美國1890年2月的《Lippincott's Monthly Magazine》(《利平科特雜誌》)。

中文版較早期翻譯的版本有:1903年稽長康、吳夢鬯譯《唯一偵探譚四名案》、1904年商務印書館編譯所《案中案》和1916年劉半儂譯《佛國案》(收入上海中華書局1916年5月出版的《福爾摩斯偵探案全集》(共44案))

群眾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福爾摩斯探案集》(一),1981年出版的《福爾摩斯探案全集》(上)中,此篇譯作《四簽名》,譯者均為嚴仁曾。在此前, 1958年,群眾出版社曾出版單行本《四簽名》(福爾摩斯探案2),譯者嚴仁曾。由於未見1958年版本的原書,所以未作對比,不知是否作過修訂。

廣告

其他中譯版本情況,參見《福爾摩斯寶典:附錄:福爾摩斯探案故事中譯本列表》


 

《四簽名》 -2.出場人物

四個簽名:

瓊諾贊·斯茂(Johnathan Small)

莫赫米特·辛格(Mahomet Singh)

愛勃德勒·克汗(Abdullah Kahn)

德斯特·阿克勃爾(Dost Akbar)

亞瑟·摩斯坦上尉(Captain Arthur Morstan):英國軍隊軍官。

梅麗·摩斯坦(Mary Morstan):摩斯坦上尉的女兒。

約翰·舒爾托少校(Major John Sholto):已故英軍軍官。

塞笛厄斯·舒爾托(Thaddeus Sholto):舒爾托少校的兒子。

巴索洛繆·舒爾托(Bartholomew Sholto):塞笛厄斯的孿生哥哥。

廣告

麥克默多(Mcmurdo):巴索洛繆的僕人。

拉爾·拉奧(Lal Rao):巴索洛繆的男管家。

博恩斯通太太(Mrs. Bernstone):巴索洛繆的女管家。

埃瑟爾尼·瓊斯(Athelney Jones):英格蘭場的警探。

老謝爾曼(Old Sherman):透比的主人。

透比(Toby):一條外形醜陋、長毛、垂耳,但擁有令人驚奇嗅覺能力的狗。

茂斯凱·斯密司(Mordecai Smith)船隻出租人。曙光號(The Aurora)的船主。

童格(Tonga):安達曼島土人。

維金斯(Wiggins):貝克街小分隊(Baker Street Irregulars)隊長。

 

《四簽名》 -3.故事梗概

這是1887年7月7日。當故事開始的時候,福爾摩斯正在注射7%的可卡因溶液。他的這一不良行為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了。華生對此表示了強烈的反對。

廣告

梅麗來拜訪福爾摩斯,尋求幫助。她的母親,在她還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去世,她的父親是駐印度的英軍軍官。她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父親,多年前她就被送到一所寄宿制學校。

大約十年前,她的父親請假返回英國。1878年12月3日,她收到一封父親發來的電報,說他已經到了倫敦一家旅館,要她過去。但當她當天即趕到那家旅館、想父女團聚的時候,卻被告知她的父親在她到來的前一天已經離開,而且再也沒有回來過。

舒爾托少校是她父親同一個團的退伍戰友。在她父親失蹤的時候,舒爾托就居住在倫敦。他們兩人曾一起在安曼達島上的駐防部隊中任職。1882年4月28日,莫斯通上尉失蹤四年後,舒爾托少校去世。

舒爾托去世之後,也就是從六年前的1882年5月4日開始,梅麗開始每年在相同的日期收到一顆價值昂貴的珍珠。

廣告

1887年7月7日,在她前來拜訪福爾摩斯的當天,她收到一封要她去一家戲院外見面的匿名信。

梅麗在她父親的東西中發現了一張寫有四個簽名的藏寶圖。

他們前往戲院,被用馬車很快地載離,去會見塞笛厄斯。

塞笛厄斯居住在一所奢侈的公寓里,他告訴他們,自己的父親從印度帶回了一大宗的財寶,其中部分應該屬於摩斯坦上尉。當年,摩斯坦上尉一到倫敦,就曾來找他的父親闡明此事。在舒爾托少校臨死之前,他告訴兩個兒子,他曾與摩斯坦上尉因為平分寶物意見分歧,發生過激烈爭吵,摩斯坦上尉,本來就有嚴重的心臟病,在這個過程中由於心臟病突然發作而死亡。

塞笛厄斯和巴索洛繆在父親死後,立即開始徹底搜查他們家中的里裡外外,但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最後,就在一天前,巴索洛繆終於發現了這宗寶物。塞笛厄斯希望分給梅麗她應得的一部分,以彌補自己父親曾犯下的錯誤。巴索洛繆勉強同意了。

廣告

當華生、福爾摩斯、梅麗和塞笛厄斯四人到達巴索洛繆的住處時,發現他已經被用毒棘謀殺,寶物也已經失蹤。

童格踩到了巴索洛繆試驗室中的木榴油,福爾摩斯利用透比靈敏的嗅覺開始進行跟蹤追擊。透比最後帶他們來到了泰晤士河邊的一個碼頭,福爾摩斯打聽到他跟蹤的目標已經於24小時前租了一艘汽艇離開。

福爾摩斯要求貝克街小分隊的隊長維金斯帶領他的部下沿泰晤土河上游、下游搜索「曙光」號汽艇。但是他們什麼也沒有發現。

福爾摩斯化裝成一個水手,開始親自探查。他最終發現那艘失蹤的船正在進行維修,並且獲知茂斯凱·斯密司等人將於晚上8點離開修船廠。他與瓊斯聯繫,讓他準備一艘警用汽艇在修船廠對岸,以便在曙光號離開時進行跟蹤追擊。

「曙光」號駛向準備開往巴西的埃斯梅達號。

警察的汽艇追上了「曙光」號。在追趕的過程中,那個安曼達土人曾用吹筒向福爾摩斯和華生吹出過一隻毒棘,他當即被福爾摩斯和華生用槍擊中掉在河裡淹死了。

廣告

華生搬著寶箱去見梅麗。但到箱子打開的時候,卻發現它是空的。由於此時,橫在他們之間的巨額「財富」形成的障礙已經消失,華生鼓起勇氣向梅麗求婚,梅麗也答應了。

原來,當斯茂發現快被警察追上的時候,他已經將寶物分散拋在了大約5英里長的泰晤士河中。

斯茂給福爾摩斯等人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他曾是英軍駐印度部隊的士兵,由於一系列的變故,最後在「大叛亂」時期來到了阿格拉的一座城堡。他和三個錫克戰士殺死一位土王的僕人,並盜取了他帶來的寶物。

舒爾托和摩斯坦當時是駐監獄的軍官。斯茂與他們兩人達成協議,如果能幫助斯茂等四人逃脫,將告訴他們藏寶物的地點。但是舒爾托欺騙了斯茂、摩斯坦和其他人,他拿到寶物后就立即返回了英國。

斯茂的工作是幫助監獄的醫生幹活,所以他也學會了一些醫學知識。有一次,他發現一個叫童格的土人因重病而瀕臨死亡,在他精心照顧之下童格慢慢地恢復了健康。就這樣,他們成了莫逆之交。童格有一艘船,斯茂利用它從監獄逃脫。斯茂和童格用了好幾年才返回倫敦。由於舒爾托少校僱人嚴密防衛,斯茂一直到他去世也沒有機會接近。

「四簽名」的故事結束了,我們偉大的主人公的生活還在繼續:華生很快就要與梅麗幸福地結婚,福爾摩斯由於無案可破又沉溺於可卡因的瓶子……

 

 

《四簽名》 -4.提到的其他案件

1、血字的研究。

2、法國偵探福朗斯瓦·勒·維亞爾請教的一件遺囑的案件。

3、1857年裡加城案件。

4、1871年對聖路易城案件。

5、西色爾·弗里斯特夫人的一樁家庭糾紛。

6、印度、森尼干比亞案件。

7、主教門珍寶案。


 

《四簽名》 -5.福爾摩斯的偵探術

1、檢驗信封。

2、筆跡檢驗。

3、查閱報紙廣告。

4、清楚地理標誌(城市建築)。

5、足印檢驗。

6、警犬追蹤。

7、利用貝克街小分隊。

8、化裝:老水手。

9、利用交通工具追蹤:警用汽艇。

 


 

《四簽名》 -6.福爾摩斯名言

 

1、關於福爾摩斯

我的體質非常特別。工作的時候一點兒也不覺得累,如果閑著無事反而會使我委頓不堪了。

I have a curious constitution. I never remember feeling tired by work, though idleness exhausts me completely.

我好動不好靜,一遇無事可做的時候,我就會心緒不寧起來。

My mind rebels at stagnation.

我追求精神上的興奮。

I crave for mental exaltation.

不用動腦筋,我就活不下去

I cannot live without brainwork. What else is there to live for?

2、關於婦人和愛情

即使是最好的女人,也決不能完全信賴她們。

Women are never to be entirely trusted - not the best of them.

可是愛情是一種情感的事情,和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冷靜思考是有矛盾的。我永遠不會結婚,以免影響我的判斷力。

Love is an emotional thing, and whatever is emotional is opposed to that true cold reason which I place above all things. I should never marry myself, lest I bias my judgment.

感情作用會影響清醒的理智。

The emotional qualities are antagonistic to clear reasoning.

3、關於偵探術

除去其他的因素,剩下的必是事實了。

Eliminate all other factors, and the one which remains must be the truth.

我不是曾經和你說過多少次嗎,當你把絕不可能的因素都除出去以後,不管剩下的是什麼――不管是多麼難以相信的事――那就是實情嗎?

How often have I said to you that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偵探術是――或者應當是一種精確的科學,應當用同樣冷靜而不是感情用事的方法來研究它。

Detection is, or ought to be, an exact science and should be treated in the same cold and unemotional manner.

我向來不作任何例外。定律沒有例外。

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

溫伍德·瑞德對這個問題有很好的解釋。他論道雖然每個人都是難解的謎,可是把人類聚合起來,就有定律了。譬如說,你不能預知一個人的個性,可是能夠確知人類的共性。個性不同,共性卻是永恆的,統計家們也是這樣的說法。

Winwood Reade is good upon the subject. He remarks that, while the individual man is an insoluble puzzle, in the aggregate he becomes a mathematical certainty. You can, for example, never foretell what any one man will do, but you can say with precision what an average number will be up to. Individuals vary, but percentages remain constant. So says the statistician.

我向來不猜想。猜想是很不好的習慣,它有害於作邏輯的推理。

I never guess. It is a shocking habit -- destructive to the logical faculty.

 

《四簽名》 -在線閱讀

http://www.yifan.net/yihe/novels/foreign/mosi/4sig/4sig.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