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君書》

標籤: 暫無標籤

247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商君書》是商鞅及其後學的言論著作集。《漢書-藝文志》著錄《商君》二十九篇,班固注曰:名鞅,姬姓,衛后也,相秦孝公。《諸葛武侯集》中始有《商君書》之名,又稱《商子》,《隋書》、《舊唐書》、《新唐書》、《宋史》或著錄《商君書》,或著錄《商子》,皆曰5卷。現有26篇,其中第16篇存目無文,第21篇有錄無文,實存24篇。舊題商鞅撰。

《商君書》浙江書局校刻西吳嚴氏本《商君書》
《商君書》是商鞅及其後學的言論著作集。《漢書-藝文志》著錄《商君》二十九篇,班固注曰:名鞅,姬姓,衛后也,相秦孝公。《諸葛武侯集》中始有《商君書》之名,又稱《商子》,《隋書》、《舊唐書》、《新唐書》、《宋史》或著錄《商君書》,或著錄《商子》,皆曰5卷。現有26篇,其中第16篇存目無文,第21篇有錄無文,實存24篇。舊題商鞅撰。據後人考證,多為商鞅之後的人,「殆法家者流,掇鞅餘論,以成是編」(《四庫全書總目》)。

《商君書》 -簡介

商鞅(?~公元前338),

《商君書》《商君書》
衛國人,曾輔助秦孝公(公元前361~前338在位)實行變法,取得「民以殷盛,國以富強」(李斯《諫逐客書》)的實效。他在思想上屬前期法家。《商君書》即闡發了他這一派的學說,以推行法治、注重農戰、極刑厚賞為中心主張,而以富國強兵為宗旨。語言風格冷峻廉悍、樸實無華,體現了法家不事文飾、務求明白實用的特點。

廣告

《商君書》的文體多樣。議論體有《農戰》、《開塞》、《划策》等十數篇,或先綜合後分析,或先分析后綜合,兼用歸納演繹,首尾呼應。有時也運用比喻、排比、對比、借代等修辭手法。《徠民》篇運用了「齊人有東郭敞者」的寓言,以增強說理的效果和形像性。說明體有《墾令》、《靳令》、《境內》等篇,是對秦政令的詮釋。辯難體有《更法》,通過人物對話相互駁辯來闡述中心論點,司馬遷錄入《史記.商君列傳》(文字有改動),用以表明商鞅的主張。

關於《商君書》的作者,學術界頻有爭論。一種意見認為《商君書》基本是偽書,持這種看法的有郭沫若、黃雲眉、顧實、劉汝霖等。另一種意見是基本肯定《商君書》的作者是商鞅,持這種看法的除史志的編著者外,還有呂思勉、譚獻等人。第三種意見認為,《商君書》是商鞅遺著與其他法家遺著的合編,此書非作於一人,也非寫於一時,持這種看法的有高亨等人。的看法是,前兩種意見有些牽強,第三種意見有一定道理。《韓非子-五蠹》篇說:今境內之民皆言治,藏商、管之法者家有之。這說明商鞅確著有此書。

廣告

《韓非子-內儲說上七術》引公孫鞅曰:-行刑重其輕者。輕者不至,重者不來。是謂以刑去刑-這與《商君書-靳令》、《說民》篇文字大致相同。司馬遷在《史記-商君列傳》最後說:余嘗讀商君開塞耕戰書,與其人行事相類。

《商君書》正好有《開塞》、《農戰》篇,這說明韓非、司馬遷所見到的商鞅的著作,基本都在《商君書》中。但此書在後人編纂或流傳過程中,攙人一些其他法家的言論,這是不可避免的。法家是先秦諸子百家中的重要一家,法家著作是民族傳統文化遺產的重要部分,批判地吸收民族文化遺產的精華,對於建設社會主義的文化事業具有重要的意義。

《商君書》 -作者簡介

商鞅「少好刑名之學」,專研以法治國,受李悝、吳起等人的影響很大。後為魏國宰相公叔痤家臣,公叔痤病重時對魏惠王說:「公孫鞅年少有奇才,可任用為相。」又對惠王說「王既不用公孫鞅,必殺之,勿令出境。」公叔痤死後,商鞅聽說秦孝公雄才大略,便攜同李悝的《法經》到秦國去。通過宦官景監三見孝公,商鞅暢談變法治國之策,孝公大喜。

廣告

《商君書》商鞅
周顯王十三年(前356年)和十九年(前350年)先後兩次實行變法,變法內容為「廢井田、開阡陌,實行郡縣制,獎勵耕織和戰鬥,實行連坐之法」。這時太子犯法,商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刑其太傅公子虔與老師公孫賈。秦孝公十六年(公元前366年),太傅公子虔復犯法,商鞅施以割鼻之刑。前340年,率秦趙軍敗魏國公子昂將軍,魏割西河之地與秦,將人民遷居至大梁,此時魏惠王大忿:「寡人恨不用公叔痤之言也。」商鞅因功封於商十五邑。

公元前359年,正當商鞅輔佐秦孝公醞釀變法時,舊貴族代表甘龍、杜摯起來反對變法。他們認為利不百不變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無過,循禮無邪。」商鞅針鋒相對地指出:「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復,何禮之循?」「治世不一道,便國不法古,故湯武不循禮而王,夏殷不易禮而亡。反古者不可非,而循禮者不足多。」從而主張「當時而立法,因事而制禮」(《商君書·更法篇》《史記·商君列傳》)。這是以歷史進化的思想駁斥了舊貴族所謂「法古」「循禮」的復古主張,為實行變法作了輿論準備。公元前338年,秦孝公死,商鞅遂遭到政敵的迫害,車裂而死,全家亦被殺。

廣告

《商君書》 -法家思想

《商君書》側重記載了法家革新變法、重農重戰、重刑少賞、排斥儒術等言論,主要反映了法家的政治思想。

《商君書》《商君書》

首先是革新變法思想,這是法家思想的精髓。《更法》篇詳細記述了商鞅與甘龍、杜摯在秦孝公面前爭論變法的問題。

針對秦孝公怕變更法度、改革禮制受天下人非議的想法,商鞅說:行動遲疑就不會有名,做事猶豫就不會成功。我勸君王還是趕快下決心變更法度吧,不要怕別人的批評議論。法度是愛護人民的,禮制是利於國事的。所以聖人治國,只要能使國家強盛,就不必沿用舊的法度;只要有利於人民,就不必遵守舊的禮制。針對甘龍因襲人民的舊禮俗去施行教化,不費什麼事就能成功。依據舊法度治理國家,官吏既很熟悉,人民也能相安的說法,商鞅說:這都是俗人的言論。夏、商、周三代的禮制不同,而都成就了王業;春秋五霸的法度也不同,而都成就了霸業。所以聰明的人創造法度,而愚昧的人受法度的制裁;賢人改革禮制,而庸人受禮制的約束。不能和受禮制約束的人商討大事,不能和法度制裁的人計議變法。針對杜摯效法古人就沒有錯誤,遵守舊禮就沒有姦邪的說法,商鞅說:古代的政教不同,效法哪個古人?帝王不相因襲,拘守誰的禮制?禮制、法度要隨著時代而制定,命令要符合實際的需要。所以我說,治理人民,並非一個方法;為國家謀利益,不必效法古人。

廣告

三代不同禮而王,五霸不同法而霸,治世不一道,便國不必法古成為商鞅倡導變法的名言。《開塞》篇從考察人類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入手,論證了戰國末年只能實行法治,才是唯一可行的治國道路。聖人不法古,不修今。法古則後於時,修今則塞於勢。從而說明只有變法革新,才能使國家富強興盛。

其次是重農重戰思想,這是法家思想的重要內容。《商君書》中有關重農重戰的論述最多。如《農戰》說:國之所以興者,農戰也。善為國者,倉廩雖滿,不偷於農。國待農戰而安,主待農戰而尊。《靳令》說:農有餘糧,使民以粟出官爵,官爵必以其力,則農不怠。朝廷讓人民拿剩餘的糧食捐取官爵,農民就會賣力耕作。《算地》說:故聖人之為國也,入令民以屬農,出令民以計戰。……勝敵而革不荒,富強之功,可坐而致也。國家富強的功效就在農戰兩項。

廣告

《去強》說:興兵而伐,則武爵武任,必勝。按兵而農,粟爵粟任,則國富。兵起而勝敵,按兵而國富者王。《墾令》篇還提出了20種督促人民耕墾土地的辦法。如國家按統一標準徵收地稅,農民負擔的地稅就公平了,國君講求信用,百官不敢作弊,農民就會積極耕種土地。可見。重農重戰。是法家治國的根本大計。

就三是重刑少賞的思想。加重刑罰,輕微獎賞(有時也說厚賞)、是法家的重要思想。《錯法》篇說:明君之使其臣也,用必出於其勞,賞必加於其功。功常明,則民競於功。為國而能使其儘力以竟以功,則兵必強矣。《去強》篇說:重罰輕賞,則上愛民,民死上;重賞輕罰,則上不愛民,民不死上。興國行罰,民利且畏;行賞,民利且愛。加重刑罰,減輕賞賜,就是君上愛護人民,人民就肯為君上死。加重賞賜,減輕刑罰,就是君上不愛護人民,人民就不肯為君上而死。《去強》又說:以刑去刑,國治;以刑改刑,國亂。故曰:行刑重輕,刑去事成,國強;重重而輕輕,刑至事生,國削。也就是說,用刑罰來免除刑罰,國家就治;用刑罰來招致刑罰,國家就亂。《開塞》說:治國刑多多而賞少,故王者刑九而賞一,削國賞九而刑一。可見法家是重刑而輕賞的。

對如何執行刑罰時,法家主張要統一刑罰。《賞刑》說:所以壹刑者,刑無等級,自卿相將軍以至大夫庶人,有不從王令,犯國禁,亂上制者,罪死不赦。有功於前,有敗於后,不為損刑。有善於前,有過於后,不為虧法。這就是說,執行刑賞對誰都一樣。

其四是重本抑末,反對儒術。這也是法家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壹言》篇說:能事本而禁末者,富。所謂末就是指的商業和手工業。《農戰》篇說:農戰之民千人,而有《詩》、《書》辯慧者一人焉,千人者皆怠於農戰矣。農戰之民百人,而有技藝者一人焉,百人者皆怠於農戰矣。豪傑務學《詩》、《書》,隨從外權,要靡事商賈,為技藝,皆以避農戰。民以此為政,則粟焉得無少,而兵焉得無弱也。可見,法家對儒家的儒術是排斥的。

《商君書》 -政治思想

《商君書》中,

《商君書》《商君書》
「壹」,是被反覆討論的命題。其提出「壹」的概念,要求整個社會的思想和行動高度一致,立意將整個社會控制在來自上方的專制的權力之下。《賞刑篇》曰:「聖人治國也,審壹而已矣。」又曰:「聖人之為國也,壹賞、壹刑、壹教,壹賞則兵無敵。」《壹言篇》云:「聖王之治也,慎為察務,歸心於壹而已矣。」是為其證。

「壹」,有兩方面的意思。首先是思想的統一,再者就是政令的統一。理論言談統一於上,不得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必導致盲目服從於君主,《戰法篇》即曰:「凡戰法必本於政勝,則其民不爭;不爭則無以私意,以上為意。」又曰:「若民服而聽上,則國富而兵勝,行是,必久王。」思想的高度統一,正是為維護君主的權威服務的。《靳令篇》曰:「利出一孔者,其國無亂。」《弱民篇》曰:「利出一孔則國多物……守一則治。」《農戰篇》曰:「民見上利之從壹空出也,則作壹,作壹則民不偷。民不偷淫則多力,多力則國強。」又曰:「能壹民於戰者,民勇;不能壹民以戰者,民不勇。」《壹言篇》曰:「治國貴民壹;民壹則朴,朴則農,農則易勤,勤則富。富者廢之以爵,不淫;淫者廢之以刑而務農。」

在這種強調上下一致的思路下,必然形成專制、威權的政治結構。《算地篇》曰:「主操名利之柄,而能致功名者,數也。聖人審權以操柄,審數以使民。數者臣主之術,而國之要也。」《修權篇》曰:「權者,君之所獨制也。人主失守,則危;君臣釋法任私,必亂。故立法明分,而不以私害法,則治;權制獨斷於君,則威;民信其賞則事功成,信其刑則奸無端。惟明主愛權重信,而不以私害法。」《算地篇》曰:「立官貴爵以稱之,論勞舉功以任之,則是上下之稱平。上下之稱平,則臣得盡其力,而主得專其柄。」《壹言篇》又云:「夫民之從事死制也,以上之設榮名,置賞罰之明也。」所以,君主所有的舉措,都是為加強自身權力而考慮;而百姓的興作,也不得不依違於其間。《君臣篇》曰:「道民之門,在上所先。故民可令農戰,可令遊宦,可令學問……民徒可以得利而為之者,上與之也。」

君主大權獨制,使百姓如握掌上,以君主來控制政治及社會的一切,令百姓官吏富貴之途皆出君主之手,正如《去強篇》所言「治國之舉,貴令貧者富,富者貧。貧者富,富者貧,國強。三官無虱,國強;而無虱久者,必王」。如此,則民眾之自由及運命完全操於君主之手,像《慎法篇》所云「民倍主儉而向私交,則君弱而臣強」這樣的現象,是絕對禁止出現的。

在君主獨大、社會完全一體化的情況之下,必然出現一個結果,那就是民眾自由與權利的嚴重缺失。首先,沒有思想的自由。《商君書》反對詩書,反對言談,反對私教,禁除遊學,甚至提出「燔詩書」的主張,對民眾進行思想控制,目的就是厲行愚民政策。《說民篇》曰:「國有禮有樂,有詩有書,有善有修,有孝有弟,有廉有辯──國有十者,上無使戰,必削至亡;國無十者,上有使戰,必興至王。」「辯慧,亂之贊也。」由此看,《商君書》認為思想、學術、文化不利於富國強兵,甚或導致亡國。究其原因,是因為《商君書》認為,民眾受了教育,就有了思考的能力;有了思考的能力,就會對政策產生質疑,如此則會損害君主的權威和尊嚴,破壞統一的政治格局。因此,《農戰篇》云:「善為國者,官法明,故不任知慮;上作壹,故民不偷淫,則國力搏。國力搏者強,國好言談者削。」

《商君書》《商君書》

其次,沒有生產的自由。《商君書》提出「利出一孔」。這個唯一的孔道,就是「農戰」。除此之處的商業、娛樂等事項,盡在禁除之列。《農戰篇》曰:「聖人之治國,作壹摶之於農而已矣」。《農戰篇》曰:「止浮學事淫之民壹之於農。」《農戰篇》云:「是以明君修政作壹,去無用,止畜學事淫之民,壹之農,然後國家可富,而民力可摶也。」其例不勝枚舉。

沒有思想能力的民眾個體,只能把自己交由君主,個人服從整體,下服從於上,在整個社會中,再也找不到單獨的鮮活的個體。《史記·商君列傳》云:「令民為什伍,而相牧司連坐。不告奸者腰斬,告奸者與斬敵同賞,匿奸者與降敵同罰。」從制度上把所有個體民眾組織進整個政治統治體系,凡事皆賴於聽命於上層之官吏的舉辦,民眾的自由,只留下附首聽命了。

《商君書》在富國強兵和穩定的口號下,進一步壓制了民眾對自由和權利的訴求。

在《商君書》里,君主作為一個明主、作為一個聖人的主要標誌,就是要實現「富國強兵」。《商君書》內所談論的所有問題,基本上都是圍繞這個「富國強兵」這一個核心來展開的,其中論及「強國、國強、國富、強兵、兵強、無敵」的字眼貫穿始終。事實上,秦孝公及商鞅在秦國變法,也正是為了此目的。《更法篇》曰:「法者,所以愛民也;禮者,所以便事也。是以聖人苟可以強國,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禮。」是為其證。

視實力為立國之本、實現國家的強大是《商君書》政治思想的主要原則。《慎法篇》曰:「國之所以重,主之所以尊者,力也。」《農戰篇》曰:「常官則國治,壹務則國富。」《畫策篇》也說:「所謂強者,使勇力不得不為己用。其志足,天下益之;不足,天下說之。恃天下者,天下去之;自恃者,得天下。得天下者,先自得者也;能勝強敵者,先自勝者也。」《史記·商君列傳》云:「宗室非有軍功論,不得為屬籍」,「有功者顯榮,無功者雖富無所芬華」。君主以戰得強兵,民眾以戰獲軍功,在整個社會言戰的氣氛之下,秦國社會組織、思想意識及行政政策均准軍事化,最終形成一個厚具有濃軍事意味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裡,絕對服從和嚴格等級成為主要特徵。

維持穩定也是《商君書》中的主旨之一。《弱民篇》曰:「主操權,利;故主貴多變,國貴少變。」《農戰篇》云:「凡治國者,患民之散而不可搏也,是以聖人作壹,摶之也。國作壹一歲者,十歲強;作壹十歲者,百歲強;作壹百歲者,千歲強,千歲強者王。」《壹言篇》曰:「治國能摶民力而壹民務者強,能事本而禁末者富。夫聖人之治國也,能摶力,能殺力。制度察則民力摶,摶而不化則不行,行而無富則生亂。故治國者,其摶力也,以富國強兵也;其殺力也,以事敵勸農也。」

同時,在《商君書》中,還有轉嫁國內危機於外國之策劃。《靳令篇》曰:「國貧而務戰,毒輸於敵,無六虱,必強。國富而不戰,偷生於內,有六虱,必弱。」《去強篇》曰:「國強而不戰,毒輸於內,禮樂虱官生,必削;國遂戰,毒輸於敵國,無禮樂虱官,必強。舉勞任功曰強,虱官生必削。」把一切鬥爭的矛頭指向於外,從而保證國內局勢的穩定。《史記·商君列傳》雲秦人「為私鬥者,各以輕重被刑大小」,又雲秦人「勇於公戰,怯於私鬥」,可見在法令及政策上是有相關的規定的。

富國強兵與政治社會穩定相互表裡,富國強兵,是政治社會穩定的前提。而關鍵在於,社會及政治的穩定,不會打破當前的政治格局和社會階層關係,因此,也就不可能損害社會的整體利益,既得的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就可得以保全。穩定主張的提出,就具有尊重當前既得利益的政治意味。

《商君書》反覆重申法制、以法治國的原則。

《商君書》《商君書》

在《商君書》中,「法」是政治生活中的最可重視的因素。《畫策篇》曰:「民本,法也。故善治者,塞民以法,而名地作矣。」又曰:「聖王者,不貴義而貴法——法必明,令必行,則已矣。」《錯法篇》曰:「夫聖人之存體性,不可以易人;然而功可得者,法之謂也。」《慎法篇》曰:「法任而國治矣。」

為了厲行法制,法令必須掌控在君主所能控制的法官系統之內。《君臣篇》曰:「故明主慎法制。言不中法者,不聽也;行不中法者,不高也;事不中法者,不為也。言中法,則聽之;行中法,則高之;事中法,則為之。」《靳令篇》曰:「靳令則治不留,法平則吏無奸,法已定,不以善言害法。」執法是法制的重要環節。《慎法篇》云:「劫以刑,驅以賞。」執法的精神要充分體現在刑賞上。民之情,皆懼死,是以《商君書》重刑賞。民怯,則以刑驅之,《去強篇》云:「怯民勇,勇民死,國無敵者強,強必王」;又輕罪重處,「故重輕,則刑去事成,國強;重重而輕輕,則刑至而事生,國削」。民有功,則重賞,《錯法篇》云:「為國而能使其民儘力以競於功,則兵必強矣」;「明君之使其民也,使必儘力以規其功,功立而富貴隨之,無私德也,故教化成。如此,則臣忠君明,治著而兵強矣」。違法則重刑,曰「以刑去刑」,甚至「刑於將過」。

《商君書》雖言「尚公」的觀念,但此「公」非《禮記·禮運篇》所云「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之「公」,也非《呂氏春秋·尚公篇》所云「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之「公」。《禮記·禮運篇》、《呂氏春秋·尚公篇》中的「公」的思想,是強調「天下」之意,突破了為君主一人之私的狹隘觀念,是對君主專權的否定,是以天下、國家、民族立意的,有一種博大的民眾利益關懷。而《商君書》中的「公」觀念,實際上是一種君主本位,不是政府、民族本位,更絕非人民本位。其「尚公」的政治理念是集體利益口號下的「君利」中心說,是對民眾利益以及個人正當權益的壓迫,是把個體民眾作為政治統治工具的理論依據。

《商君書》 -軍事思想

《商君書》的大多數篇章都涉及軍事,其主要的軍事思想可以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

《商君書》《商君書》

一是積極主張戰爭。它認為戰國時代是武力征伐的時代,「萬乘莫不戰,千乘莫不守。」(《開塞》)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條件下,戰爭直接關係到國家的生死存亡,要立足天下,稱王稱霸,就必須從事戰爭,「國之所以興者,農戰也。」反對所謂「非兵」、「羞戰」的論調,明確肯定戰爭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以戰去戰,雖戰可也。」(《畫策》)

二是農戰結合。它認為,農耕為攻戰之本,因為農業生產不僅為戰爭提供物質基礎,而且人民致力於農耕,才會安土重居,從而為保衛國土而戰。農、戰結合才能使國富兵強。

三是重刑厚賞,以法治軍。「賞使之忘死,威使之苦生……何不陷之有哉!」(《外內》)通過刑、賞要造成人民「樂戰」的風氣,「民聞戰而相賀也,起居飲食所歌謠者,戰也。」(《賞刑》)

四是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戰略、戰術。主張明察敵情,量力而行,權宜機變,靈活主動。強調用兵作戰要「謹」,反對盲動。注重士氣在作戰中的作用。在《兵守》篇中探討了守城防禦作戰的原則和方法。

當然,《商君書》的軍事思想必然帶有時代和階級的局限性。它鼓吹好戰,將戰爭抬高到壓倒一切的地位,以為戰爭可以解決一切問題。至於「能勝強敵者,必先勝其民」(《畫策》)的觀點,則反映了它的階級立場。

《商君書》 -主要版本

《漢書-藝文志》著錄《商君》二十九篇,

《商君書》《商君書》
班固注曰:名鞅,姬姓,衛后也,相秦孝公。《諸葛武侯集》中始有《商君書》之名,又稱《商子》,《隋書》、《舊唐書》、《新唐書》、《宋史》或著錄《商君書》,或著錄《商子》,皆曰5卷。現有26篇,其中第16篇存目無文,第21篇有錄無文,實存24篇。舊題商鞅撰。據後人考證,多為商鞅之後的人,「殆法家者流,掇鞅餘論,以成是編」(《四庫全書總目》)。

《商君書》有嚴萬里校本,近人朱師轍撰有《商君書解詁定本》,王時潤撰有《商君書集解》。未代鄭樵《通志-藝文略》、晁公武《郡齋讀書志》都說今亡三篇,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則說今亡其一,可能是他們所見的版本不同,因而所記的缺佚篇數也不一樣。今本《商君書》共有26篇,其中兩篇只有篇目而無內容,加上《群書治要》卷36引《商君書-六法》中一段,實際只有24篇半。

《商君書》 -相關詞條

佛教繪畫《黃帝內經》《九章算術》《春秋公羊傳》毛文龍
唐朝官制《四書集注》《天工開物》《春秋左氏傳》朱彝尊
樓蘭遺址《白虎通義》《五經正義》《明夷待訪錄》韓非子
中國神話《船山遺書》《梅花易數》《傷寒雜病論》南五祖

《商君書》 -參考資料

1、《中國大百科全書》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2、《中國少年兒童百科全書》      浙江教育出版社
3、《中國古代典籍一百種簡介》   電子科技大學出版社
4、http://www.confucius2000.com/poetry/sjsdzzgdsjszjzy.htm

廣告

廣告